第73章 劳力士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徐友亮深吸一口气,面色不变进屋,淡定做到桌前。

  新买的圆桌支在屋子正当中,上面摆满碗碟搪瓷缸,一人一碗鸡蛋汤面,一样的小咸菜分装了三五个碟子,盘子里倒了醋,搪瓷缸装着酱油……

  “快吃啊!”叶青热情招呼。

  徐友亮看她一眼,拿起崭新的竹筷不动声色吃饭。

  叶青叼着筷子使劲在上面咬牙印,让你找新人!以后用我咬过的筷子吃饭,膈应死你们!

  “别把牙咯着。”徐友亮轻飘飘的一句。

  啊?叶青愣神,收起呲牙裂嘴的表情,换上笑脸,热心的帮他盛汤。

  吃过早饭,叶青捧着茶缸缩回床上看书,屋里真凉啊!

  徐友亮瞪着满屋子狼藉,叹口气,认命的开始收拾,锅碗瓢盆洗刷干净原样摆好,洗脸盆擦干放回原处,毛巾洗过晾上。

  “当当”有人敲门。

  徐友亮放下收拾一半的活计去开门。

  “徐大哥……你早晨没去食堂吃饭,我,我过来看看……”何淑敏怯生生地站在外面。

  徐友亮笑:“小何啊?进来坐!”

  叶青在床上好奇转过头,小何?又来一个?翻身下床,一下子窜过去,站在徐友亮身后盯着门外的女人。

  何淑敏吓了一跳,不敢正视叶青眼神,偷偷打量屋里。两天不来,屋子怎么成这样啦?这女人可真能嚯嚯!邋遢死!怪不得徐大哥要和她分手。

  “你叫小何?进来坐啊!”叶青皮笑肉不笑。

  何淑敏打了个冷颤:“不了,不了……你们,你们忙!”转身飞也似地跑了。

  叶青得意轻哼,转身又回到床上。

  徐友亮瞥了她一眼,暗笑不已。

  终于收拾完地面,徐友亮坐到写字台前点上一支烟,低头瞄了眼抽屉动过的锁,微微皱下眉,很快又舒展开,摇头轻笑。

  再扫视整个房间,发现书架上放了两人的结婚照,写字台多了两盒雪花膏和几个发卡皮筋,洗脸盆架上搭着块粉色小花的毛巾。

  徐友亮突然皱眉,朝皮箱走过去,打开查看,里面被人动过,伸手探到底,手指轻轻夹出一根粉色细带子,下面连着……

  叹气塞回去,关好皮箱,再看叶青,躺在床上抱着新枕头没事人般看书,褥子下面隐隐露出一小块浅蓝色真丝布料,走过去悄悄拽出来……

  徐友亮哭笑不得放回去,冷不丁就想起家里那只猫来,它也喜欢划地盘做标记,挑好地方刨坑抓挠,把自己的尿撒的到处都是……

  尿!徐友亮猛地弹起来,走到床后拿出痰盂……还好还好,放下心又坐回去继续吸烟。

  “叶青,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青回头:“不干什么啊?就是来看看你,你要是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

  徐友亮轻笑,掐灭烟朝她走过去。

  “你干嘛!啊……我要喊啦?”叶青躲闪,到底不敢再大呼小叫,生怕又把书记招来。

  徐友亮不急不缓的周旋,揩油占便宜。

  “混蛋!别碰我!”叶青恼怒。

  ……

  两人正在闹的不可开交,外面“当当”又是敲门声。

  徐友亮止住,皱眉。

  叶青整理头发坐好,拿起书继续翻看,徐友亮去开门。

  “小徐!怎么这么半天?在屋里干啥呢?”女人尖细的嗓音。

  “嫂子来啦?快请进!”徐友亮招呼。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进屋,自顾自坐下,齐耳短发,穿着女士中山装,神情倨傲,冷冷扫了眼叶青。

  “叶青,快起来,这是王公安的爱人,叫嫂子!”徐友亮吩咐。

  王公安叶青记得,不看僧面看佛面,她跟徐友亮的恩怨和其他人可没关系。

  忙整理衣服下床,甜甜笑道:“嫂子好!”

  白静怡勉强笑道:“叶同志,你好。”

  “嫂子请坐,喝水!”徐友亮热情招呼。

  叶青不明所以,没好意思回床上躺着,跟着徐友亮坐到他身边。

  白静怡捧着茶杯打量屋子,看到那些用过的锅碗瓢盆和乱成一团的床铺……眉头越皱越紧。

  那条新毛毯给用了呀?那可是徐友亮托关系从天津捎回来的!两床毛巾被也给嚯嚯啦?当初徐友亮为买这两条毛巾被往石家庄跑了三趟!

  你都给睡了,人家结婚还买不买新的呀?

  白静怡气结,再打量叶青,心头更是不悦。

  大红色一字领的宽松羊绒衫,里面没套衬衣,露出白白的脖子和锁骨,胸前鼓鼓囊囊的……普通蓝裤子倒是做的肥大,估计是刚起床的缘故,头发乱糟糟的,眼神迷离,一幅要勾搭人的模样……

  长得也就那么回事,比黄蕊差远了,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叶同志在新南市上班吧?做什么工作?”白静怡问。

  叶青还没说话,徐友亮接口道:“在那边矿区上班,工资不高还挺累的,我打算让她辞工回家呆着。”

  叶青白眼,被徐友亮瞪回去,示意她别说话。

  白静怡笑笑,工人啊?怪不得死抓着徐友亮不放,黄蕊可是大学生,工资五十六块呢。

  “你们俩相处时间不短了吧?前阵子听说要结婚,我们家老王随礼钱都准备好了,结果等来等去怎么就没信儿了呢?到底啥时候结啊?”白静怡试探。

  叶青傻笑,等着徐友亮回话。

  徐友亮也笑:“放心吧,让老王准备着,份子钱肯定能送的出去,要不?嫂子先给我?”

  “去你的!”白静怡笑骂,心里暗想给你肯定会给,就看到时候你娶的是谁了。

  两人一来一往凑趣,叶青枯坐着插不上话,有些无聊。

  白静怡转头又问:“叶同志,小徐要是娶了你才是他几辈子修到的福气,婚礼可得办隆重,他有没有给你彩礼?虽说现在新社会不讲究这个了,但老礼儿还在,当初我家老王和我结婚时候把存款都花了!还给我买了块坤表,上海牌的,你看……”

  叶青干笑着看白静怡展示手表,想起抽屉里那块劳力士,胸中气闷,他要留着给谁?

  想起当初决定结婚前,她还为自己的有所保留而愧疚,结果他呢?人家压根也没对你全部坦诚吧?不是说存款三百块么?这都花几个三百啦?叶青想着不觉就瞟了眼抽屉,委屈撇嘴。

  白静怡望着叶青神色笑笑,转头又说:“小徐!你可不能委屈了人家叶同志,啥都不给就娶人进门啊?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白来的不珍惜!”

  叶青气结:“徐友亮!我要手表!要劳力士!要白金带钻的!”

  徐友亮早就将叶青神色看在眼中,暗想这个笨蛋还真经不起别人挑拨,给个圈套就钻。

  “行!给你!”徐友亮答应完马上掏钥匙开抽屉,飞快掏出小盒子。

  叶青睁大眼睛,真的给我?

  白静怡也一怔,真有手表?

  徐友亮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细带子女士坤表,调好时间,拉过叶青手腕,套进去扣好,表链不长不短刚刚好。

  白静怡都愣住了:“小徐?你……你什么时候买的手表啊?这……劳力士的?”

  徐友亮笑道:“早就备下的,嫂子结婚时候,老王不也早早备齐这些?”

  “他?哼!他哪有你这个心思?要不是我提他还装糊涂呢……”

  叶青早就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了,举着手腕摇晃上弦,边摇边乐,古董劳力士!最贵的款!最多的钻!赚啦赚啦……赚翻啦!

  不对……应该说勉强算弥补上自己的损失,嘿嘿。

  白静怡什么时候走到叶青都没察觉,等到徐友亮送人出去,锁好门回来,叶青还在盯着手腕傻乐。

  “喜欢么?”

  “喜欢!”

  “我母亲的遗物。”

  “……”

  叶青怔住,收敛住笑容好半天才回过神,默默摘下手表小心放回盒子,怯怯看着他道:“还给你……”

  罪不及长辈,徐友亮欠她的找他讨要,他母亲的东西……还是算了吧。

  徐友亮盯着她:“为什么不要?”

  “你妈留给你的,你自己放好吧……”

  徐友亮递过盒子示意:“给你了,拿着吧!”

  叶青死盯着盒子,费力吞咽口水说道:“还是不……要了,还是留给,给你以后的妻子吧。”

  徐友亮摇头轻笑,抓住叶青手腕,拿出手表又重新给她戴上。

  叶青眨着眼看他:“真的给我?”

  “给你。”

  “分手也不收回去?”

  “……不收!”

  叶青咧嘴傻乐。

  “叶青,不管结婚与否,你都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女人……”

  “啊?什么?”叶青还在迷怔,徐友亮已经一把扯她过来,嘴唇贴上去……

  县委大院,白静怡沿着操场走到后面的宿舍区,进了一排红砖两层小楼。新盖的宿舍楼是小单间,里面住的都是单身的干部,分配来的大学生也住这里。

  “黄蕊,在宿舍吗?”白静怡敲窗户。

  粉色小碎花的窗帘打开,露出精致的一张笑脸:“静怡姐!在呢,快进来!”

  屋门打开,白静怡闪身进去关好门。

  不大的一间屋子,十来个平方,单身女子宿舍处处透着女性的柔媚素雅,粉色床单,碎花棉被,嫩黄色的塑料拖鞋。

  黄蕊穿着件浅粉色高领羊绒衫,头发松松绑个马尾,整个人显得气质高雅又青春靓丽。

  白静怡坐下,看着她不由赞叹:“真是女大十八变,小时候去你家玩,那时你还是个黄毛小丫头,一晃都这么大了!”

  “噗嗤”黄蕊掩嘴笑:“说的你跟七老八十似得,你才大我几岁?”

  白静怡也笑,小时候两家是邻居,相处和睦,两个小姑娘也是亲密手帕交,后来黄蕊父亲一步步高升,搬家离得远了才不联系。

  再后来白静怡进了惠安县委宣传部,和老王结婚生子,没想到过了几年黄蕊大学毕业也分配到惠安县委,童年的伙伴又一次聚到一起!真是不散的缘分。

  这么漂亮的人,随和的性子,良好的家世……怎么就姻缘不顺呢?

  那年惠安县分来两个大学生,一个是相貌平平的周梅,另一个就是令人惊艳的黄蕊,高挑的身量,纤细的身材,模样气质都不是这个小县城能见到的。

  分来没半年,周梅就嫁给组织部的小赵,正当大家都在猜测黄蕊这样的仙女花落谁家时,隔壁公安局又分来一个男同志。也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英姿挺拔的身形,一张好看的脸,穿着绿军装英武霸气,换上公安制服又是那样的风流倜傥,黄蕊是一见钟情,迷得不可自拔。

  徐友亮在操场打篮球,她就一旁递毛巾递水鼓掌助威,徐友亮在阅览室看书,她就把人家看过的书都找来认真研读,就为了聊天时能多说上几句话。

  那时候省里组织什么学习会议,县委都喜欢派黄蕊去,公安局那边就是徐友亮去。两个人搭伴,男的英挺帅气,女的高挑靓丽,不管走到哪都招人注目,真真的一对金童玉女!

  后来黄蕊对徐友亮的感情越发明显,几乎都快常驻公安局了,连他们刘局都调侃让她干脆调过来,在徐友亮对面办公。

  她是毫无保留的一头扎进去,可是徐友亮那边却始终态度含糊,不肯明确表态也不和她刻意保持距离,忽冷忽热跟猫捉老鼠似得,让人心急。

  白静怡亲自出面找过徐友亮,挑明了要给他俩牵线介绍,结果徐友亮竟然露出吃惊表情,说他和黄蕊只是同志友谊,从没考虑过发展男女感情。

  黄蕊知道后虽然伤心但是仍旧对他保留希望,毕竟都是单身男女,现在没考虑不代表以后不考虑,接触久了早晚会擦出火花。

  两年多时间,两人还是不近不远,看的白静怡都替他们着急,想着再出把力撮合撮合,谁知道他徐友亮突然就处上对象了!

  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农村丫头,办户口接触过几次,后来去了外地认亲,隔着几百里地两人居然处上了!

  徐友亮以前也是个没定性的,萧队长给介绍过邻居家姑娘,看过两次电影就黄了。省里文化馆的好像还有一个,交往不到俩月也散了,还有齐书记给介绍的他们宣传部的姑娘,见面聊了几回也没成!

  这次黄蕊仍旧耐心等待,以为他和那个叶青搞不了几天也得黄,谁知道没过多久,徐友亮费尽心思弄来房子,大张旗鼓的准备东西,竟然传出两人要结婚的消息!

  那天黄蕊扑在她怀里痛哭失声,问她到底自己哪里不好?那个女人究竟有多漂亮?

  白静怡审问老王,问来问去就说是一般人,从小被领养,来惠安县寻亲,徐友亮帮着找档案,一来二去,两人也不知道怎么就混到一起去了……具体长什么样老王形容不出来,只说不如黄蕊十分之一。

  黄蕊还是痛苦的难以自拔,说什么都不肯放手,幸好后来他们结婚的日子几次三番往后拖,黄蕊才重新振作起来。

  年后听老王的口风,两人终于是要散了,她和黄蕊都松了一口气。

  白静怡鼓励黄蕊趁徐友亮消沉赶紧抓住机会,黄蕊也不再太过矜持,拉着周梅两口子当说客,主动接近徐友亮。

  上周两人天天一起去食堂吃饭,晚上一起去阅览室看书,中午还一起打球……眼看着他们关系融洽越来越亲密,黄蕊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白静怡也替她高兴。

  前天听说他们周末还要一起去省城下馆子,白静怡更是出谋划策让她把关系更近一步,最好把恋爱关系确定下来。黄蕊也郑重答应,万事俱备,谁知道那女人突然杀了过来,搞得人措手不及,真是可恶!

  今天白静怡总算亲眼看到那个叶青,哼!哪里是十分之一?连黄蕊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都不如!没气质没长相,个头也不高,张嘴就管男人讨要东西,什么素质!徐友亮真是瞎了眼!

  可是他那态度……男女之间的情,过来人都能看得明白,瞒不住人,俩人绝对还没断呢!又该怎么跟黄蕊说呢?白静怡犯愁。

  “黄蕊……我刚从那边回来,他们……我觉得……”白静怡张不开口。

  黄蕊语气轻松:“听说他们昨晚吵架了?徐友亮还动了手?他们和好了么?”

  白静怡皱眉:“倒是不吵了,只是……”

  黄蕊挑眉:“她还没走么?还是提了什么条件才肯答应分手?”

  说起这个白静怡不由心疼:“你是不知道,徐友亮准备的那些东西被她都嚯嚯成什么样子!毛毯毛巾被脸盆毛巾都给嚯嚯啦!连香皂都没放过!”

  “咯咯咯”黄蕊忍不住直乐:“她要是喜欢就让徐友亮都送给她好了,不就是点东西吗?谁稀罕!”

  “还有手表呐!劳力士!刚才她死皮赖脸的要,徐友亮就给她啦!”白静怡急道。

  黄蕊一怔,又摇头笑道:“算了,徐友亮爱面子,不就是一块手表么?给就给吧,我不在乎。”

  白静怡心里发苦,哪能不在乎啊?可不只是一点东西的事!明显着徐友亮对那女的还有情,两人根本就没断!

  “黄蕊……我觉得吧,咱们是不是再等等?等徐友亮和那女的正式分开了你再……和他交往?现在那女的是成心来闹事,万一把你搅合到里面……影响不好。”

  黄蕊淡定笑道:“没关系,不就是几句闲话么?我也不在乎!”

  白静怡没辙,只得把话说的再明白些:“黄蕊啊,都怪我们家老王不好,听风就是雨的,我认真想了想,恐怕徐友亮还另有打算,你看他什么时候说过要和那女的分手?还不是照样对外说是他对象?”

  黄蕊摇了摇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岌岌可危了。”昨天徐友亮对叶青态度她都亲眼看到。

  白静怡有些着急,怎么就听不进去人劝呢?到时候那两个真的结了婚,你不就被凉这儿了么?

  “黄蕊,你听姐一句劝,徐友亮没分手前你不要往里面掺和,万一他们要是分不成呢?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

  黄蕊看了眼白静怡,笑的越发坚定:“所以我更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这时候走出来站在徐友亮身后,支持他鼓励他!”

  白静怡气结,顾不上考虑她感受,脱口说道:“他俩可是写过结婚申请的!你夹在中间算怎么一回事?”

  黄蕊奇怪看她:“那又怎样?不是还没领证么?就算是领了结婚证办了婚礼,难道就要拴牢一辈子?感情出现问题还不能离婚?如果因为我夹在中间他们就分手,那不是我的缘故,是他们的感情本身就有问题!应该顺其自然,三个人中不被爱的那个才应该离开。”

  白静怡怔神,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仔细想想,她说的似乎也有道理,自己的幸福为什么不能争取呢?算了,由着她吧,黄蕊自小就聪明,没准儿还真能让她给拆散呢!

  “万一他们散不成,到时候你……”

  “我不后悔!”黄蕊眼神坚定。

  ……

  徐友亮宿舍,叶青正懊恼的痛哭失声!

  一块古董劳力士,一时心神恍惚没留心,居然又被趁机占了便宜。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刻才明白占便宜吃大亏的道理,不过为时已晚,早就被攻城略地……

  “呜呜……徐友亮!你混蛋!啊……呜。”叶青嘴被大手堵住不停呜咽。

  “嘘……叶青,别喊!我真的没锁门!让外面人听见像昨晚那样冲进来,会绑了咱俩去斗破鞋!就这么光着去……你怕不怕?”徐友亮喘着粗气耐心劝说。

  “呜呜……”

  见叶青哽咽着点头,徐友亮这才松开捂着她嘴巴的手,集中精神开始/。

  ……

  屋内瞬间安静。

  “叶青……”徐友亮缓缓把自己/,仰面倒在一旁大口喘着气。

  “你混蛋!”叶青恼怒拿毛巾抽打他解气。

  徐友亮好一会儿才缓过神,随手抓过毛巾甩一旁,餍足笑道:“叶青,你看,咱们在你新房洞房过,今天在我新房也洞一次,你说这样是不是很公平?你也不吃亏了对不对?”

  账是这么算的么?对你妈个头!叶青心里暗骂。

  徐友亮笑的得意:“叶青,你看,你和我分手后,将来我和别人结婚,这屋里什么都是你用过的,连这张床都是你‘睡’过的,你是不是很高兴?”

  呜呜,亏大方了,得不偿失……叶青欲哭无泪。

  “再来?”徐友亮问。

  “滚!”叶青大喊。

  “好!我滚……”徐友亮听话仰面再次倒下,四个月了!终于又尝到滋味,比第一次还要浓烈百倍,难怪人说小别胜新婚……

  “叶青……”

  “别碰我!”

  “叶青?”

  “你滚!”

  ……

  日渐近午,纠缠半天,两人还是爬起来擦洗,穿好衣服去食堂。

  前面徐友亮步伐轻松,后面叶青愁肠百结,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儿!自己就这样报复的?

  “叶青,待会儿你仔细观察黄蕊同志,看看她适不适合跟我结婚,我会参考你意见的,哦,那个小何姑娘也不错,听话乖巧善解人意,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徐友亮不时低语。

  混蛋!叶青咬牙切齿。

  两人来到食堂,很快又被人注目。

  昨晚打架的动静不小,今天整个县委大院都传开了,食堂里交头接耳都在低声议论。

  “听说没?小徐对象昨晚挨打啦!茶壶都砸啦!”

  “哎呦!不是还没结婚么?这就打上啦?”

  “徐公安要散伙,那女的追过来纠缠,活该被打!”

  “要说黄干事和徐公安那才是真正郎才女貌的一对,男人啊,不对比不知道女人的差别。”

  “人家不是还没散嘛?黄干事太心急了……”

  “嘘……来啦!”

  徐友亮神采奕奕去打饭,叶青无精打采眼圈红红的坐在那里等着。

  “叶同志,你还好吧?”黄蕊坐到她对面关切问。

  叶青没好气:“关你屁事?”

  黄蕊怔下,随即无奈摇头笑笑,低头小口吃菜,并不和她计较。

  “黄蕊!吃饭啊?”徐友亮满面春风,又坐到她身边,和叶青隔着桌子对面。

  黄蕊嗔他一眼:“徐友亮,我可听人说啦,你使用暴力手段欺负女人,这可不是大男人作为,我不赞同!”

  “暴力?”徐友亮好笑:“你都听谁说的?我什么时候暴力啦?我一向尊重女性。”

  叶青白眼,装!

  黄蕊笑笑:“我喜欢语言沟通耐心交流,尤其爱人之间,粗鄙话语和暴力只会伤害感情。”

  徐友亮瞥了眼叶青,嗤笑道:“语言沟通?那也要像你这样有文化有素养的女人才行,赶上个半文盲你跟她说也说不明白,肢体沟通才直截了当!”

  叶青瞪眼,流氓!

  黄蕊轻轻摇头:“我不和你争论,对了,下周省里的学习会议你们局谁去?”

  “不知道,还没定准呢。”

  “我们部门又派我去,真是没办法……我的论文还没完成。”

  “能者多劳。”

  ……

  两人呱噪的叶青头疼,低声吼道:“徐友亮!你有完没完?吃饭还堵不上你嘴么?”

  黄蕊怔下,不可思议的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假装没听见。

  徐友亮皱眉,警告地瞪了一眼,也没吭声。

  一对狗男女心有默契的都不说话了。

  叶青心情舒畅的吃完饭,也不理会徐友亮,自己起身离开。

  “叶青!过来!看我打篮球。”徐友亮洗好饭盆追出来。

  叶青无聊,只得坐台阶上看他骚姿弄首。

  “叶青!过来!咱们打乒乓。”

  “不打!”

  “那……咱们回屋乒乒乓乓?”

  “我打!”

  消磨一个下午,快五点时候徐友亮才骑车送叶青去省城车站。

  临上车前,徐友亮深情告别。

  “叶青,你好好珍重,分手亦是朋友,等我结婚时候一定通知你!”

  叶青欲哭无泪,落荒而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73章 劳力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