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省城开会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早晨六点钟,县委食堂空荡荡的,就徐友亮一个人在吃饭。

  周末大家都起得晚,除非有事,否则这个点都还在睡觉。

  “黄蕊,早啊!你也去省城开会?”徐友亮大声招呼,显然心情很好。

  黄蕊嗔他一眼:“上周就跟你说过,我们部门还是派我去。”

  上周?徐友亮眼神荡漾,终于又到周末!

  “徐友亮,我可没借到自行车啊!”黄蕊说。

  徐友亮心不在焉:“借车干嘛?我载你,咱俩一起去!”

  黄蕊低头巧笑嫣然。

  吃过饭,两人匆匆收拾了饭盆就上路。

  一路上,徐友亮将自行车骑得飞快,黄蕊在后座不得已紧紧抓住他衣服后襟。

  “徐友亮!你骑这么快干嘛?座谈会八点半才开始!”

  徐友亮耳充不闻,快速蹬车,不到八点就到达了省工人文化宫。

  大礼堂稀稀落落只坐了十几个人。

  “太早了,人还没来齐呢……”黄蕊抱怨。

  “坐后面!”徐友亮吩咐。

  黄蕊随着他做到后排靠门口的座位。

  耐心熬到快九点,台上讲演人员终于都来齐,会议开始。

  徐友亮正襟危坐,神情专注的听着会议报告,一动不动。

  黄蕊翻出笔记本,时不时记录,心里幸福感满满的……多久没有这样了?两人并肩坐在一起……

  近十一点才散会,徐友亮蹭地站起来,大步就往外走。

  “徐友亮,你慢点儿!”黄蕊赶紧追上,和他并肩走到一起。

  两人格外突出的身高,很快就引来一片瞩目。

  男的一米八五,一身制服英姿挺拔,女的一米六八,白色小黄格子的呢子半大衣,蓝色修身长裤,公主头黄色发卡。都是二十几岁的年纪,怎么会有这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妙人佳偶?

  黄蕊目不斜视,走的端庄优雅,她喜欢这样的瞩目,喜欢人们艳羡的目光,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出来文化宫,大太阳正烈。

  “徐友亮,咱们下午做什么?几点回去?要不先去吃饭吧?”黄蕊问。

  徐友亮站在开阔处没动身,眼神在四周雷达扫视一遍后,轻轻皱眉。

  “徐友亮?你怎么安排的?”黄蕊追问。

  徐友亮紧绷的肩膀稍稍松懈下来,语气有些失落:“没什么安排,你不回家看看?”

  黄蕊父亲是省委的干部,她家就在省委大院,时间还早,回去吃午饭还来的及。

  黄蕊低头想了想,笑道:“也好!我就回去看看,你不去看看曾省长么?你也好长时间没去了吧?”

  徐友亮看了她一眼,笑道:“我还有点别的事,省委大院就在前面,你走着去吧,我就不送你了。”说完开锁推自行车飞快离开。

  “徐……”黄蕊张嘴欲呼,摇摇头又停下,微怔的片刻便自己朝家走去。

  徐友亮自行车骑的飞快,到了城郊的火车站,转了几圈,空荡荡的车站不见人影。

  难道跑惠安县去了?这个笨蛋!

  骑回市区,又到邮局排队打电话。

  “喂?小史吗?我徐友亮,你推开窗户看看我那屋门前有人没?”

  “喂,没有?上午有人找过我么?”

  “也没有?行,我知道了,先这样!”

  徐友亮恹恹挂断电话,神情稍有失落,推着车走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来到省委大院。

  门卫警备员查验了工作证,填写了登记表,徐友亮骑车进了大院,在一栋四层楼前下车。锁好车上楼,二楼的一间单元房停下敲门。

  屋门很快打开:“小亮!你咋才到呐?就等你开饭啦!快点进来!”五十多岁扎围裙的妇女拽他进屋。

  四室一厅的格局,绿色门窗,地板砖,墙上挂着书法横幅,半截墙围也刷着绿漆,客厅正当中摆放着长短两组沙发和红木茶几。

  “曾婶,曾叔呢?”徐友亮问。

  “在书房呐!你快去叫他出来吃饭!”

  徐友亮直接推门进了书房:“曾叔,我过来啦!”

  书桌后坐着个老者,头发花白,精神健烁。

  “来啦?先吃饭!你婶子亲自下厨做了好些个菜。”

  徐友亮跟在老者身后出来,刚要坐下,猛地从身后窜出来一道高大身影,冲着他就挥拳!

  徐友亮利落猫腰闪身,抬腿一拌,一推一拿,抓住铁腕一个反剪,那人就被他按倒在沙发上。

  “曾少刚,怎么样?你服不服?”徐友亮问。

  被钳制住的绿军装头脸埋在沙发垫子上,不住哀嚎:“服!亮子!我服啦!快放开,痛死我啦!”

  徐友亮松开,绿军装一挣脱开钳制便一跃而起,马上又挥拳,两人左躲右闪打的不可开交。

  曾省长看报纸抽烟等着上菜,压根不看他们。

  曾婶不耐烦呵斥:“都几岁的人啦?这么玩儿你们也没够?坐下吃饭!”

  小保姆端上饭菜摆桌。

  大米饭,红烧肉,辣子炒白菜,鸡块烧萝卜,麻婆豆腐,一大盆醋椒汤。

  曾省长放下报纸,掐了烟,拿起筷子。

  徐友亮端起碗,夹了一筷子红烧肉大口开吃。

  “曾婶,就是这个味道!还是你做的地道,别处吃不来这个味儿!”

  曾婶笑看着徐友亮,不停他给夹菜。

  一晃十来年,当初住在她家的半大小子整天调皮捣蛋,让人恨得牙根痒痒,现在居然都这么大了,像个男人样了。

  “好吃你还不过来?这都多久没来啦?过年时候也不露面!你一个人怎么在惠安县过的?吃饺子没?屋里冷不冷?你们食堂伙食咋样……”这就开始唠叨。

  徐友亮一一回答。

  曾省长慢条斯理的夹着菜,等老伴儿消停了才问:“老刘最近怎么样?小萧呢?”

  徐友亮边吃边含糊道:“还那样,刘局担心编制再变动,萧队长整天操心他家几个小子吃穿。”

  曾少刚吞咽着饭菜嘟囔:“你们那破地方,穷乡僻壤的呆着有什么劲?整天还不闷死?”

  徐友亮瞪他:“你怎么又跑回来啦?部队给你探亲假?不会是被撵出来了吧?”

  曾少刚耻鼻:“我们部队换驻地,调休,我就回来看看。”

  “强子嘎子他们呢?”徐友亮问。

  曾少刚含糊应道:“还那样!都好着呐,强子还是营长,嘎子年后刚混上个小排长,就你没出息!穿一身白皮整天开会学文件瞎晃悠……”

  徐友亮抄筷子就戳过去,曾少刚连忙抵挡,两人又闹的不可开交。

  “行啦,都给我老实吃饭!”曾婶发威,仿佛一下子又回到十几年前。

  “你说说你俩这不争气的!啊?多大啦?几岁啦?媳妇呐?啊?还这么没着没吊的!找打是不是?”曾婶数落。

  曾省长也皱眉:“小亮,你之前不是说请我喝喜酒吗?到底什么时候?”

  曾婶就等着这话头呢,马上又开始炮轰:“小亮,我得说你!你这事做的忒不靠谱!定好了的结婚日子,说改就改?这么长时间了人也不领来给长辈见见?你媳妇呢?在哪呢?开始说的那么热闹,一下子就没音啦?人呢?大风刮跑啦?”

  徐友亮忙求饶:“别急别急,再等等……等等!保准娶进门!”

  曾婶不依:“还等?这都多久啦?搁别人那儿孩子都生出来啦!你怎么就这么没用!”

  曾少刚大笑不止。

  曾婶猛的一筷子敲他头上:“你也是个没用的!你跟小亮同岁,瞧你二了吧唧的德性,还不如他呢!”

  曾少刚赶紧垂下头不敢吭声。

  徐友亮幸灾乐祸,低笑不已。

  曾省长敲桌子:“吃饭吃饭!”

  四人一通猛吃。

  曾婶又夹了一筷子红烧肉给徐友亮:“小亮多吃!整天在食堂也吃不着好东西,专门给你烧的。”

  徐友亮忙大口吞咽:“曾婶,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过来?”

  曾婶纳闷:“老黄家闺女说的呀?说你和她一起来开会,还要办点事,让她先过来带个好……”

  徐友亮一怔,微微皱眉道:“我是跟她一起来开会,可没这么嘱咐过她,我原本打算看看办完事多晚,时间来得及再过来看你们。”

  曾婶停顿了下,继而冷哼道:“我说呢!你咋突然就懂事了?还知道先打招呼带好啦?那丫头就是鬼主意多,随了她那个爹,一脑袋算计!之前我给你介绍的小常姑娘,她爸也在咱们省委,她妈跟我一个单位的,小常自己在省文化馆上班……多合适的条件?就是她从中挑拨!不过小常那孩子也是个耳根子软的,没成也好……不过要是你跟小常成了,顺顺当当结婚,现在孩子都……”

  徐友亮看曾婶反反复复,又数着手指头算日子,心里好笑,小常?哪个小常?他怎么都没印象了?

  曾少刚冲他挤眉弄眼,徐友亮瞪回去。

  “吃饭吃饭!”曾省长又强调。

  吃过饭,小保姆过来收拾碗筷,老两口各自回屋去午休,徐友亮跟着曾少刚去了他房间。

  “你这狗窝也不收拾收拾!还能下脚么?”徐友亮嫌弃。

  曾少刚嬉皮笑脸仰倒在床上:“就你事多!哪就脏啦?前天小张阿姨刚给打扫过。”

  徐友亮皱眉抖了抖椅垫,反过来放好,这才坐下,掏出烟点上。

  “给我来根儿!”曾少刚伸手。

  徐友亮一怔:“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曾少刚自己拿过烟点上:“部队里都抽,闻着闻着就学会了。”

  徐友亮白他一眼没说话,站起来在屋里巡视,眼神眯了眯,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沓电影画报,看了眼嗤笑出声:“你就这品味?”

  曾少刚一把抢回来放好:“去!当兵三年老母猪赛貂蝉,你没听说过啊?老子当兵都九年啦!”

  徐友亮好笑,摇摇头没吭声。

  曾少刚突然一个翻身坐起来:“亮子!我们新换的驻地离着新南市不远,你媳妇不也在那儿?她什么单位?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以后我帮你照看着……”

  徐友亮眼神冷下,一个健步扑过去,把人按倒。

  “你打算怎么帮我照看?”语气令人发寒。

  曾少刚吃痛:“别!别别……我胡说的!我是说有空去拜访下小嫂子,没别的意思!”

  徐友亮松开,坐回椅子上继续抽烟。

  曾少刚呲牙裂嘴的坐起来,捡起地上的烟叼嘴里,揉着胳膊不悦道:“至于的吗?我又没说什么……”

  徐友亮不理他。

  曾少刚凑过来:“你挺滋润的吧?地方上这么多小姑娘……你还搞上了小嫂子……得手没?”

  徐友亮费解:“什么?”

  曾少刚瞪眼:“少跟我装!你们到啥程度啦?亲过没?摸了吗?都吃过了吧?”

  徐友亮看着他一脸猥琐样直摇头:“刚子,你在部队整天就琢磨这个?你哪来的这么多不健康思想?”

  曾少刚气急:“你少打岔!快说!啥滋味?”

  徐友亮冷下脸:“别胡说八道!我们正正经经的发展恋爱关系,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曾少刚不信,但是看徐友亮一本正经的脸色又迟疑:“真的那么正经?手都没摸过?没亲过嘴儿?”

  徐友亮面容严肃:“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在一起只办正事!你别给我胡思乱想。”

  曾少刚无趣,又倒回床上。

  徐友亮目光如炬,在屋里探视,扫了一圈儿,朝书架走去,搬开一摞马列毛选,从夹角抽出一本小册子。

  “别动!我还没看完呢!”曾少刚跳起来阻止。

  徐友亮冷着脸挥开他胳膊:“公安临检,扫黄!这本罚没!”

  曾少刚瞪眼:“凭什么?”

  徐友亮随手翻了几页,笑道:“手抄本,小黄书!不利于青少年身心健康,我没收。”

  曾少刚气急:“谁他妈青少年?我跟你同岁!”

  徐友亮正色:“我就从来不看这些!”

  曾少刚讪讪缩回手,眼看着徐友亮把小册子揣兜里。

  下午两点来钟,老两口午休过从卧室出来,曾省长坐在客厅沙发上喝茶,曾婶在屋里忙活。

  “当当”有人敲门。

  小保姆打开门。

  “呦!黄蕊啊!快进来!”曾婶热情招呼。

  “曾叔叔好!曾婶好!”黄蕊乖巧有礼。

  “好好!快坐。”曾婶拉着黄蕊的手满面笑容,仿佛喜欢她的不得了。

  曾省长抬下眼皮道:“小黄来啦?那俩臭小子都在屋里,去找他们玩儿吧。”仿佛在说七八岁的小孩子。

  黄蕊抿着嘴偷乐,坐在沙发上不动地方。

  屋里的两人听到动静开门出来。

  “哎呦!黄蕊妹妹!你来看我啊?想哥哥了吧?”曾少刚嬉皮笑脸。

  黄蕊白了他一眼没搭理。

  曾婶拿毛巾一把抽过去:“去!别胡说八道!当谁都跟你似得没皮没脸?以后再让我听见你乱说看我不揍你!”

  曾少刚吐吐舌头不敢吭声。

  黄蕊娇笑出声:“活该!让你整天没正型!还是曾婶疼我,打你替我出气,哼!”

  曾婶脸上笑容不变,看向她的眼神满是慈爱。

  黄蕊指着徐友亮道:“曾婶,你看我说对了吧?其实他早就想来看您,这不?办完事就赶紧过来了?”

  又回头道:“徐友亮,我提醒的你对吧?中午曾婶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

  徐友亮也笑:“黄蕊就是善解人意,要不是你提醒,我今儿还蹭不上饭呢!中午那个红烧肉……啧啧!”

  曾婶拍下他笑骂道:“就知道吃!”

  又冲黄蕊道:“他这个小白眼狼哪会想我啊!这都多久没露面啦?没良心的……你们俩都在惠安县工作,以后你可要记着帮婶子提醒他。”

  “放心吧曾婶,我帮你看着他!”黄蕊俏皮眨眼。

  坐了会儿黄蕊起身告辞。

  “徐友亮,你几点走?待会儿叫我一声,我还有东西要带回去。”

  徐友亮看下表:“我再坐会儿,三点钟门口集合。”

  黄蕊眉头轻蹙:“我要带的东西挺多,怕搬不动……”

  徐友亮轻笑:“那你在家等着,我去找你。”

  “好!”黄蕊点头,又转头到:“曾叔叔再见!”

  曾省长嗯嗯回应,曾少刚涎着脸挥手:“黄蕊妹妹,有空记得再来看哥哥啊……”

  黄蕊白他一眼,优雅转身离开。

  关上门,曾婶冷下脸:“什么东西!跟我这儿挑三拣四的,逛百货呐?当我家门就是这么容易进的?”

  曾少刚照旧嬉皮笑脸:“你不就是想儿媳妇吗?我俩谁娶不是娶?亮子不要我娶了得啦!反正小时候我常穿他的破鞋……”

  “去你的!”曾婶拍他:“没羞没臊的东西!你整天在部队呆着,娶这么个玩意儿扔家里做啥?专门恶心我呐?”

  曾少刚吃瘪,捂着头躲开。

  徐友亮好笑不已。

  曾婶转头又问:“小亮,怎么她又冲你挤眉弄眼的黏糊上了?你最近招惹她啦?”

  徐友亮摊手:“我没事招惹她干嘛?谁知道她闹什么春?”

  曾婶回头又呵斥曾少刚:“你也给我老实点!别人家一勾搭你就往上凑,缺心眼的东西!回头再让小丫头给玩儿了,我看你脸往哪儿搁!”

  曾省长还是笑呵呵的:“你别管,让他们玩儿……”

  曾少刚涎着脸凑上来:“亮子!要不你就收了她凑合用吧?把你媳妇给我……啊!”话没说完就挨了一拳,徐友亮追过来接着打,两人又闹成一团。

  曾省长看着好玩,在一旁给两人出招指点,曾婶不理他们,起身继续去收拾。

  下午三点,徐友亮准备告辞。

  “我走了,曾叔。”

  “去吧!在惠安踏实呆着,目前别想其他。”

  徐友亮微微失落:“我知道了。”

  曾婶送出门口,徐友亮下楼离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75章 省城开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