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新南市,周日的夜晚,刚刚晚上九点钟,叶青早早就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瞪着眼睛发呆。

  昨天心思活动了下,连带脑子也开始飞速运转,想清楚目前局势决定暂且按兵不动。

  心思动完就扔一边,感性又开始占上风。

  今天那对狗男女在省城一起开会,散会后,两个俊……奸夫/妇一定会去下馆子吃饭吧?

  叶青闭上眼睛,脑中全是一幅幅他们在一起的画面。

  那美女长得真漂亮啊!气质优雅,身材也好……她学过芭蕾么?站在徐友亮身边一定会吸引许多目光吧?围观群众一定都深深的……唾弃他们!

  吃过了午饭,然后他们再去看个电影,下午场出来已是月色朦胧……然后徐友亮在招待所开好房间,邀请美女和他锁上门纯洁的聊天。

  然后他们从苏联文学聊到马列著作,从毛选一卷聊到七十二卷……

  他们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东方红唱到太阳升……突然发现,彼此竟有着相同的人生理想和不要脸的三观!

  然后徐友亮深情凝视,美女含情脉脉……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徐友亮热情亲吻,摸啊摸……

  美女欲拒还迎,躲啊躲……

  脱衣服!脱鞋!撕掉小衣小裤!

  然后一起倒在床上!

  ……

  “啊!!!!”叶青捂着头大喊出声,好一会儿才捂着胸口冷静下来,抓起水杯猛灌一口凉水,看看表,两点了!

  翻身躺下,闭上眼……

  徐友亮浑身上下光溜溜,靠在床头叼着根事后烟。

  美女光溜溜躺在他身边,露出两团丰满,两条长胳膊,两条大长腿……

  “小蕊,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友亮!你没错!我愿意!”

  “小蕊,只怪你太纯洁太美丽!让我情不自禁喜欢你!”

  “友亮,你是风儿我是沙!让我们缠缠绵绵到天涯!”

  “让我们红尘作伴一起啪啪啪啪,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啪啪啪啪把握青春年华……”

  啊啊啊啊——叶青尖叫坐起。

  半夜三点!复又躺下,再次梦回。

  “友亮,那个黄脸婆怎么办?”

  “小蕊,我们对不起她!”

  “友亮,她无情她残忍她无理取闹,你和她分手吧!”

  “小蕊,她的确无情的确残忍的确无理取闹!我早就想和她分手!”

  “那我们还有什么错?”

  “都是月亮惹的祸!”

  两人再次深情拥抱……

  “我嫁给你!”

  “我们明天就领证!”

  ……

  周一早晨,叶青头发蓬乱,顶着黑眼圈一早出门,到办公室就开始一遍遍拨电话。

  “喂?徐友亮!”

  “叶青?早啊!”

  早你个头!叶青暗骂。

  “昨天你干什么去啦?”

  “开会啊?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叶青举着电话筒喘气:“开完会呢?”

  徐友亮语气无辜:“吃饭啊!”

  叶青愤恨,果然!狗男女!

  “吃完饭呢?”

  “聊天啊!”

  叶青大口喘气:“聊完天你们又干什么啦!”

  “没干什么啊?就是……然后就回去了。”话筒那端支吾。

  “就是什么?什么然后?”叶青喊。

  “喂?叶青,他们来上班了,我先挂了!”

  “徐友亮!”

  “嘟嘟……”

  冷静!冷静!叶青不断安慰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打算结束么?报复过他重新开始人生么?怎么自己这么难受?失恋期还没过去么?

  嫉妒!对!

  可是……自己到底是嫉妒徐友亮这么快找到新欢呢?还是嫉妒黄蕊可以和他啪啪啪啪?

  两样都可以有!

  我不用,别人也休想用!对!废了他,不许他和别的女人啪啪啪啪!

  星期二,中午。

  “喂!徐友亮!”

  “喂?叶青?吃过饭没?”

  “早吃过啦!我都从食堂回来半天啦!你怎么才接电话?什么饭啊吃这么久?”

  “哦!大小米两掺的干饭,炒土豆丝,还有……”

  谁问你这个!叶青气结。

  “我在问你干嘛吃这么久!”

  “哦……黄蕊和我聊苏联文学,聊着聊着就这么久了,食堂人都走光了我们才发觉……”

  混蛋!狗男女!你们大庭广众之下情不自禁了吧?就在食堂的饭桌上……

  “叶青,该上班了,我不和你聊了啊!”

  “喂?徐……”

  “嘟嘟……”

  尼玛!

  周三晚上,临下班前,叶青掐好时间拨过去。

  “喂,友亮……”

  “……你谁啊?”

  “我是青青……”

  “……不认识!”

  “嘟嘟……”电话挂断。

  叶青气的咬碎一嘴小白牙!

  周四中午,电话没人接听……直到上班时间徐友亮才回来。

  “喂!徐友亮!中午你干什么去啦?”

  “打牌啊!中午没事玩一会儿。”

  “和谁玩的?”

  “周梅小赵呗,我们打双家。”

  “你和谁一家?”

  “黄蕊啊!”

  “……”

  周五中午,又是临下班时间,叶青拨通电话。

  “喂,徐友亮……”

  “喂?叶青啊?”

  “是我啊,你忙么?”

  “不忙啊!”

  “我也不忙哎……”叶青举着电话声音轻柔。

  还没回答,话筒那边突然传来娇滴滴熟悉女声:“徐友亮,你怎么还没下班啊?给谁打电话呢?”

  徐友亮将话筒拿远小声道:“嘘……你先坐下等我会儿,我处理点事儿……”

  声音虽小,叶青可听得一清二楚!

  “喂,那谁啊……我现在有点重要的事要忙,咱们改天再聊啊,先这样吧,我挂了。”

  “喂!徐友亮……”

  “嘟嘟……”

  叶青咬牙切齿挂断电话!

  天气转暖,白天越来越长,傍晚吃过饭太阳还没落山,彩霞满天。

  惠安县委大院,几个老头儿坐在道旁下棋,围观者不时出声指点,水泥台子上几个年轻人在打乒乓球,也围着一圈人,叫好声不断。

  又到周五,气氛格外轻松。

  北房一间屋早早亮了灯,隔着门不时传出拍桌子大声吆喝的甩牌声。

  “小赵!出出出牌!堵他们俩!”

  “黑桃k!嘿嘿……徐友亮,你倒是跑啊?”

  “我不出!黄蕊先走!我掩护!”

  “我出方块a,周梅!该你啦!”

  屋内四个人围着圆桌打扑克,正战的热火朝天。

  “我最后一张是梅花七!哈哈……黄蕊,咱们赢啦!”徐友亮用力把牌拍桌上。

  “你小子真狡诈!”小赵不服。

  周梅嚷嚷:“就是!一张小破牌就赢我们?再来再来!”

  黄蕊低头轻笑:“歇会儿吧!拍的我手都疼了……”

  “歇会儿再打!”徐友亮站起来拿烟。

  一轮结束,几人都意犹未尽。

  扔给赵洪文一颗烟,两个男人开始吞云吐雾。

  周梅洗好牌放一边,黄蕊站起身给大家倒水。

  “小何,别忙了!过来歇会儿。”徐友亮喊。

  屋子里何淑敏正在刷洗一双男式球鞋。

  “我不累!徐大哥你们玩吧,不用管我。”

  徐友亮摇头笑笑,不再勉强。

  周梅扫了何淑敏一眼,轻轻撇下嘴,开口说道:“徐友亮,认识这么久,还没听你说过恋爱经过呢,你以前和那个叶同志怎么处上的?你都看上她什么啦?快说说!”

  徐友亮吸着烟好笑道:“怎么?你打算和赵科长离了再找一个?”

  “呸!我们两口子好着呢!”周梅啐他。

  徐友亮纳闷:“那你打听这个干吗?不是想学恋爱经验?你可是结了婚的女人,要安分守己,别净想着给赵科长戴绿帽子……”

  “呸呸呸!让你瞎说!”周梅笑着扑过去就打。

  “去你的!瞎说什么呢?”赵洪文也笑骂。

  天天凑一起打牌,几人关系越走越近,开玩笑也越发的随意。

  黄蕊微笑不语,静静看着。

  徐友亮笑着躲闪:“我怎么瞎说啦?处对象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处着处着就好上了呗?”

  “那总得有个过程吧?谁先看上的谁?”周梅不死心追问。

  徐友亮似乎低头认真想了想,又摇头道:“记不清了!稀里糊涂就好上了,你俩当初怎么处的?你和赵科长谁先看上的谁?”

  “我俩?”周梅得意:“当然是他先追求的我!我看他死皮赖脸纠缠得紧,就答应和他结婚呗!”

  她家在市区,又是大学生,当初刚分配来很是看不上惠安这个小县城,可是家里就普通工人,也没门路给她调回市里。何况姐妹们多,和父母全挤在一间平房,满的下不去脚,回市里工作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当时赵洪文是组织部重点培养的进步青年,出身好前途好。虽然身高刚一米七,长得也相貌平平,但是对她来说已经是不错的选择了,在市区也未必能有这样的人选。

  徐友亮了然点头,又问赵洪文:“赵大科长,你当时看上周梅同志什么啦?为什么死皮赖脸的追求人家?”

  赵洪文笑:“一见面就对眼了呗?我心想这辈子就她了,当然玩命的追求!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不?我们就结婚了么?”

  他家在农村,爹娘年纪大了,兄弟们各自成家孩子生了一堆,日子过得都紧巴巴的,指望不上谁能帮他。

  那时候县里分配来两个女大学生,工资高前途好,都还没结婚。黄蕊出身干部家庭,长得漂亮身量看着比他还高。

  他头脑清醒的分析过,追求黄蕊难度太大,自己机会渺茫。于是看准了相貌平平家世一般的周梅,果然一追就上手,没几个月就答应和他结婚了。

  徐友亮赞道:“你俩真是天作之合!”

  黄蕊笑笑:“说半天了,到底你当初是怎么追求的叶同志啊?喜欢她什么?我可还没对象呢!你说出来让我也学学。”

  或许白静怡说的没错,自从上周俩人在她家……他们之间明显亲昵了许多。

  黄蕊脸颊稍稍红了下,眼神闪动着直视徐友亮,等着他回答。

  周梅嚷道:“就是!咱们说你呢,扯上我们干嘛?快说说,你是怎么追求叶同志的?”

  徐友亮好笑:“我可没死皮赖脸追求她,就是遇上了,看着不错,那就准备结婚呗?”

  黄蕊皱眉:“哪里不错?”

  徐友亮挑眉:“做饭好吃,手艺不错。”

  周梅不信:“就这样?”

  徐友亮看她:“可不就是这样?男人娶老婆不就图下班有口热饭家里有人洗洗涮涮吗?还能图什么?”

  周梅撇嘴:“你这是找老婆呢还是找保姆啊?”

  徐友亮摊手:“嗨!你还别不信!要不你问问你男人,赵科长,你说说,处对象找老婆不就这点事儿么?要不然结婚干吗?”

  赵洪文笑:“也不全是……关键得看合不合得来,毕竟要过一辈子。”

  黄蕊点头道:“我赞同小赵说的,爱人之间要有共同的理想和人生观,以后的婚姻生活才能融洽和谐。”

  周梅忙道:“没错!还要各方面都般配!”

  徐友亮夹着烟轻笑,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说笑一阵,牌瘾又上来,赵洪文张罗再战一局。

  徐友亮马上响应,抓起扑克开始洗牌。

  周梅喊:“这次还打双家!我们两口子一起,你和黄蕊一对!”

  徐友亮洗着牌道:“行!这轮还杀的你们片甲不留!”

  “切!”周梅耻鼻。

  “小何!别忙了!过来,我教你打牌。”徐友亮喊。

  何淑敏正在掏炉灰,抬起头受宠若惊:“徐大哥,我不会……”

  “不会才要学,快过来!”徐友亮吩咐。

  何淑敏犹豫下,放下簸箕,怯怯地走上前。

  徐友亮搬了小板凳放在身前,双腿撇开:“坐这儿!”

  何淑敏脸红心跳,犹豫了下还是坐了过来。

  身后徐友亮的马扎比小凳子高一截,他人也高,大长腿分开,看上去像是把何淑敏整个人护在怀里。

  “来!你抓牌,我给你看着!”

  黄蕊面色微变,那天在屋里,他和她也是这样……

  周梅和赵洪文对视一眼,谁也没说话,四只手默契开始抓牌。

  “这张放这边……对!先出这张……”

  何淑敏举着牌眼神迷乱,脸颊通红。

  徐友亮在她后面俯身向前倾,双臂从她身旁直接伸到她身前,不时指点着她手里的牌,两人呼吸可闻,几乎要贴到一起。

  这一轮不如上次激烈,最后还是徐友亮和黄蕊这一对赢了。

  “时间不早了,我想回去休息,周梅小赵,要不你们接着玩?”黄蕊放下牌说。

  周梅马上站起来:“我们也不玩了,明天大周末,咱们再继续!”

  何淑敏仍旧心神恍惚,好一会儿才站起来:“我收拾桌子……”

  黄蕊笑笑,和徐友亮道别,起身出门,周梅连忙跟上。

  赵洪文落后半步,和徐友亮一起抽了支烟,告辞时候何淑敏也收拾完,两人一前一后离开。

  夜色深静,路灯下,周梅和黄蕊并肩走着。

  “那个何淑敏没安好心!你瞧她那个殷勤劲儿,贱不贱啊?天天跑过去给徐友亮收拾屋子,她怎么就不害臊呢?”周梅愤愤说。

  黄蕊摇头:“她自己愿意,徐友亮也不拦着,我能有什么办法?”

  周梅冷笑:“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条件?食堂临时工,大字不识几个,真是痴心妄想!”

  “我也没想到徐友亮居然喜欢那样的女人,做饭,洗洗涮涮……原来只是如此就俘获了他的心。”黄蕊无奈苦笑。

  周梅恨铁不成钢:“你也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男人嘛,嘴上那样说其实心里不一定就那么想的,洗衣做饭随便哪个女人都能做,关键是看谁做!”

  黄蕊一怔,不解望向她,眼神一片清澈。

  周梅叹气:“黄蕊,你就是太单纯了!你也不想想,如果你是男人的话,你是希望何淑敏那样的女人给自己洗衣做饭呢?还是像你这样的?”

  黄蕊歪着头笑的天真:“可是我不会做饭啊?”

  “那就学!你看我不也是婚后学的吗?”

  黄蕊细细低语:“为君洗手侍羹汤……”

  “对!要是让徐友亮知道你这样的女人也肯为他烧火煮饭,那还不感动死?什么何淑敏什么叶青都会丢到脑后!”

  黄蕊沉思片刻,轻轻点头,周梅高兴,伏在她耳边窃窃低语。

  屋内还亮着灯,徐友亮洗漱过,洗脚水倒出去,看看表已经夜里十一点半了,锁好门熄灯睡下,黑暗中不时低声轻笑,心情大好!

  此时,开往北泽省城的列车上,叶青正双眼通红。

  破车!龟速!什么时候才到站!<"><"><;">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77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