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三月春风,转眼便是杨柳青青,惠安县委大院,一排排青砖瓦房笼罩在浓浓翠绿中。

  家家户户都把铁皮炉子搬到屋外,摘下棉布门帘拆洗,屋门大开着,窗户上的玻璃擦得一尘不染。

  打扑克上瘾,周六不上班,一大早食堂吃过饭,一屋子年轻人又聚在一起甩牌拍桌子。

  “出出出牌!小赵!别抽烟啦!”

  “不抽……不抽了,一对疙瘩!”

  周梅小赵两口子婚后还没孩子,大周末也无所事事。

  “一对尖子!我赢啦!洗牌洗牌……”徐友亮甩牌。

  “歇会儿吧?玩好几轮了。”黄蕊建议。

  “歇会儿!”徐友亮从善如流。

  周梅拿了暖壶去倒水,黄蕊细心收拾好圆桌和小板凳,徐友亮和赵洪文歪坐在椅子上又开始吞云吐雾。

  “今儿大周末,天气还这么暖和,咱们不能光打牌啊?”周梅说。

  “不打牌还能干什么?”徐友亮问。

  赵洪文寻思:“打乒乓球?羽毛球?”

  “不玩那个!出一身臭汗有什么好玩的?”周梅否决。

  “我们去阅览室看书?”黄蕊建议。

  “我不去!”徐友亮又否决。

  周梅眼睛转了转:“要不聚餐吧?整天不是吃食堂就是在家清汤寡水,怪腻歪的,咱们自己炒几个菜,再去供销社买两瓶白酒,连吃带喝!”

  “好主意!”

  “有意思……”

  “就这么办!”

  纷纷响应,一致赞同,马上就开始策划。

  “我家还有一把韭菜,两个白萝卜!”周梅大方赞助。

  赵洪文马上道:“我去供销社买白酒!”

  黄蕊想了想说:“那我去国营饭店买馒头吧?”

  徐友亮乐:“那我就等着吃吧!”

  立刻遭到集体鄙视。

  “徐友亮,你就等着吃啊?你也不害臊?”周梅白眼。

  黄蕊明眸闪烁巧笑兮兮:“还没有厨师呢,难道咱们要生吃?我可不会做饭。”

  徐友亮耻鼻:“你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要是能做饭菜太阳就打西边出来。”

  黄蕊蹙眉:“那怎么办啊?”

  “徐大哥,我会,我给你们做饭。”屋里一直没出声的何淑敏笑着说,手里还拿着针线正在缝纫拆洗过的门帘。

  徐友亮拍手大乐:“小何,原来你还会做饭啊?太好了!就你掌勺,要是做的好吃咱们集体呼吁你在食堂当大师傅!”

  何淑敏低头笑:“徐大哥,你又逗我。”

  黄蕊微微泄气,周梅给她一个安慰眼神,继续安排道:“要我说,大家一起参与才有意思,你们两个男的也不能当甩手掌柜,都要动手!”

  徐友亮和赵洪文对视一眼,不情不愿的各自勉强点下头。

  周梅雀跃:“好啦!饭菜有了,厨师有了,现在就差炊具啦!徐友亮,咱们就在你屋里做吧?正好你家东西都全。”

  “嘿!周梅?你瞎子啊?我又不在家开伙,哪有东西?”徐友亮不解。

  周梅指着橱柜上的锅碗瓢盆道:“谁瞎子啊?那不都是?”

  徐友亮好笑:“那可是我结婚的东西!媳妇还没娶进门呢,东西先给你们用了,到时候我新婚新人的……你们再给我买新锅啊?”

  “切!”周梅嗤笑一声,走过去拿起锅反过来。

  “睁眼说瞎话!你看看锅底上面的黑印子?明显就是用过的!”

  “就用了一次……”徐友亮无奈解释。

  “用过一次也是旧的,早就该扔啦!”周梅争辩,那一次是谁用的她知道。

  徐友亮好笑望着她,看了眼里间的何淑敏,压低声音挑眉道:“周梅,难道……你家小赵每晚都做一回新郎?”

  足够屋里几人听到的声音,四个人都是一愣。

  周梅最先反应过来,冲上来就打:“徐友亮!你个流氓!”

  徐友亮大笑着躲闪,赵洪文咧嘴闷笑。

  黄蕊低头羞涩轻笑,眼神嗔了徐友亮一眼,唇形微动轻轻无声吐出俩字:流……氓。

  想起那天在她家的情景,又一次双颊微红,娇嗔的又瞪他一眼。

  徐友亮似乎心意相通,眼角冲她轻轻眨下。

  黄蕊轻哼薄怒,眼中却是无限柔情!

  说笑声阵阵,一室春光……

  城外西边大道上,叶青正在百米冲刺!

  尼玛!破地方!连个公交车都没有!

  九点钟下了车顾不上吃饭,一路疾驰开始越野狂奔!

  百米冲刺的速度,迎风乱飘得头发,外套扎在腰间,叶青跑的蓬头垢面气喘吁吁,形象全无!

  才跑了三十几分钟!刚刚一半的路,加油加油,坚持!

  “叮铃铃……”身后自行车响,叶青惊喜回头,瞪眼望着来人。

  一身绿军装,个头威猛四肢发达,短平头没有戴军帽,此时他也看见叶青,一捏车闸,自行车划了个半圆停到她跟前。

  “小同志,一个人呀?你要去哪里啊?”

  肤色微黑眉眼粗狂,勉强算得上五官端正,却是声音轻佻。此时眼睛正幽幽冒着绿光,毫不避讳直愣愣的上下打量她,一脸的猥琐相!

  叶青吃了一惊,不觉后退几步,冷着眼看他,强作镇定。

  虽然大白天,可是荒郊野外,一个人都没有!

  “小同志?你吭声啊?是不是一个人赶路?”绿军装继续小声询问,眼神色眯眯地盯着叶青,还吞咽了下口水。

  叶青吸气稳住心神,退到一旁冷冷说:“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等着我男人来接我,他是公安!马上就要到了!”

  绿军装似乎犹豫下,马上又涎着脸凑上来:“那我骑车载着你去迎他吧?没准儿走不了多远就遇上了呐?快来来!上来!坐前面……”

  “滚!我不认识你!”叶青怒吼。

  绿军装瞪眼:“我是雷锋叔叔!真的,我不骗你!”

  叶青连连后退。

  绿军装扔开车一步步紧跟,眼珠子在她胸前扫来扫去,不住吞咽口水。

  “小妹妹……我是好人,我不骗你!”

  叶青咬咬牙,心一横,站在那里不动了,手伸到挎包,冷眼看着眼前的绿军装。既然/里有这样的败类,自己就算是为国除害吧!

  “你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你!”叶青恐吓。

  绿军装继续嬉皮笑脸:“好妹妹,来,你杀了我吧!哥哥看见你就不想活啦……”

  叶青猛地抽出刀,举起来就砍!

  “啊!”短促一声惊呼,绿军装吓了一跳,要不是闪得快,那刀差点就砍到裤裆上,将将躲闪过!

  叶青红着眼睛,举起刀又一下狠命砍过去!

  “别别……别冲动!我逗你呢!啊啊……救命啊!”

  绿军装转身就跑,推起自行车窜上去,疯了似地往前蹬,越来越远,一下子就看不到身影。

  叶青追了几步气喘吁吁坐在地上,砍刀扔进空间,脸上冷汗津津,好半天都动不了地方,委屈的瘪瘪嘴想哭:“徐友亮……你怎么不来接我啊?你在干什么……”

  惠安县委大院,屋子里欢声笑语一片。

  “徐友亮,想不到你刀工这么好,菜丝切的好细啊!”黄蕊惊呼。

  徐友亮穿着白衬衣,深蓝羊绒背心,衬衣袖子挽起来正当当当切菜。听到黄蕊夸赞,得意冲她挤挤眼,手下一把菜刀越发耍弄的技巧娴熟,惹得黄蕊连连娇笑。

  “哎!黄蕊你真是好命!没想到徐友亮还会做家务,哪像我家小赵啊,家里油瓶子倒了都不扶。”周梅抱怨。

  赵洪文正笨手笨脚的择菜,听到老婆抱怨不满嘟囔:“洗衣服做饭本来就是女人该干的,我个大男人……”

  “人家徐友亮不是男人?”周梅高声喊。

  徐友亮吃惊回头:“周梅!啥意思?你说我不是男人?”

  “哈哈哈……”黄蕊捂着肚子笑的直不起腰。

  周梅也笑喷。

  徐友亮放下菜刀不依不饶:“小赵,可是你老婆先给我造谣的啊!这事儿大了去了!竟然说我不是男人……”说着就冲周梅走过去,一脸狞笑,动手就……

  “啊——徐友亮!你流氓!”周梅笑骂着躲闪,不停拍掉他伸过来的毛手毛脚。

  “敢说我不是男人!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徐友亮追过去动手动脚。

  老嫂子小叔子,开玩笑逗弄不算个事,单位里私交好的同事,未婚男青年和已婚女同事逗弄也是常有。当然,反过来就不行了,已婚男人要是和小姑娘这么玩笑,那就是真流氓了。

  “黄蕊!哈哈……你快管管他!小赵!快过来救我……哈哈哈……”周梅一边大喊一边耐不住徐友亮挠她痒,又叫又笑。

  赵洪文笑着站起来阻止:“行啦行啦!别闹了,够了啊,赶紧做饭!”

  徐友亮这才笑着住手。

  “呸!臭流氓!”周梅整理衣服笑骂。

  几个人闹够继续洗菜切菜,黄蕊一直在旁看着,现在也跃跃欲试,伸手就摘下墙上的新围裙。

  “别动那个!”徐友亮忙阻止。

  黄蕊看了眼蓝底小黄花的新围裙,心中了然,不悦的扔到徐友亮身上,冷哼道:“谁稀罕!”

  徐友亮笑笑没说话,将围裙折好重新挂回去。

  黄蕊转了圈,看看各人手里都有活儿,小赵择菜,周梅洗菜,徐友亮切菜。尤其何淑敏,正在洗刷从食堂借来的铁锅,弄得蓬头垢面脸上还沾着灰,就她一个人闲着。

  “徐友亮,你教我切菜吧?”黄蕊说。

  “好啊,来!”徐友亮放下菜刀。

  黄蕊甜甜笑下,抚了抚散着的长发。

  她一直梳公主头的发式,头顶的秀发从耳后抓到脑后,用一根发卡别住,下面的长发都披散着,看上去文静秀美,可是干起活却不太方便。

  “周梅你带皮筋了么?我要把头发绑起来。”黄蕊问。

  “没有,咦!刚才我好像在写字台上看见有几个。”周梅说。

  黄蕊一手揪着头发,忙去翻找,果然看见写字台上随意散放着几根黑色皮筋,拿起来就往头上扎。

  “那是叶青的……”徐友亮走过来在她耳边低声。

  黄蕊瞪他一眼,扯下来嫌弃扔到桌上,同样低声道:“我才不碰她用过的东西!”

  徐友亮轻笑:“那……我呢?”

  耳边呼呼热气,黄蕊心跳的厉害,双眼水波粼粼的嗔他。

  两人背对着一屋人,站在桌前悄悄话。

  徐友亮挑眉继续轻声:“说啊?怎么想的?要不要碰我?我可不是东西……”

  黄蕊险些乐出声,随即又红着脸小声啐他:“呸!流氓!”心跳乱成一片!

  正当空气暧昧的化不开时……

  “亮子!救命啊——”

  一屋人抬头向外看。

  一个穿绿军装的大块头从自行车上跳下,飞快冲了进来。

  “刚子?出什么事了!”徐友亮急切问。

  “流氓!有女流氓啊!拦路劫色!我不答应她就拿刀砍我,吓死老子啦!呜呜……”曾少刚抱住徐友亮肩膀嚎啕大哭!

  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

  “噗嗤”黄蕊先笑出声。

  徐友亮白眼,一把推开曾少刚。

  其他几个人都醒过味,看着高大英猛的年轻军人哭哭啼啼,不停诉说路上被人非礼,想笑又不敢笑,顿时都紧咬着下唇憋的喘不过气来。

  黄蕊干咳几声:“曾少刚!你有完没完?捣什么乱呢你?信不信现在我就去给曾婶打电话?”

  曾少刚收起哭丧脸,马上又两眼放光:“黄蕊妹妹!你也在啊!刚才吓死哥哥啦,快来安慰安慰我……”说着就冲黄蕊扑过来。

  黄蕊厌恶躲开:“讨厌!”

  曾少刚还要往前凑,徐友亮闪身拦住。

  “别闹了!你怎么过来啦?”

  曾少刚撇撇嘴,这才扯过椅子坐下,拿起桌上的烟点着:“他们出差的出差,开会的开会,就剩我一个人在家没意思,我就寻思来看看你。谁知道半路上能遇到那事呢?亮子,我没骗你!真的!那女流氓可凶了!带着刀呐!老子差点就被她得手!你说说,我这么个黄花大小伙,万一……”

  “行啦!”徐友亮冷着脸出声阻止:“别胡说八道了!没看见屋里还有女同志吗?”

  赵洪文这才醒过神,他可是头一回看见这样的军人!小心开口问道:“小徐,这位是……”

  徐友亮还没说话,黄蕊嗤笑出声,语气轻蔑道:“他啊?是咱们曾省长家的二公子,省妇联主/席的儿子,炮兵团的曾团长!不过目前还是副的。”

  曾少刚和徐友亮面色都没变,但是谁也没往下接话。

  屋里其他几个顿时一惊!

  周梅瞪大眼睛看着,不可置信!她只知道黄蕊父亲是省里的干部,从没听她说起过居然还认识省长家的儿子!而且两人关系看起来还非同一般!

  何淑敏偷偷打量眼曾少刚,眼前这个威武风趣的军人真的是省长的儿子么?怎么一点架子都没?她父亲印刷厂厂长的儿子都整天端着架子吆五喝六……

  赵洪文神情拘谨:“小徐,怎么……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你还认识曾……曾团长?”

  徐友亮笑笑:“以前在他们家住过一段时间。”

  曾少刚叉着腿大咧咧嚷嚷:“亮子,拉倒吧你!是就住了一段时间吗?要不是我……哼!要不是我爹……你?哼哼!”

  徐友亮撇他一眼没说话,任由屋里众人误会,不解释。

  众人听到耳朵里,心中各有所思。

  曾少刚站起来,又凑到黄蕊跟前:“妹妹……你想我了么?我可是转乘来看你的……”说着手就伸过去,要摸她头发。

  黄蕊厌恶拍开:“走开,你别总缠着我!”说完又朝徐友亮身边凑近一步。

  “去去去!”曾少刚伸手推开徐友亮,又继续纠缠:“黄蕊妹妹!你为什么总是对我一幅冷冰冰的样子?为什么不搭理我?我哪里不好啊?啊?你说啊?说出来我一定改,黄蕊……”

  徐友亮被推到一边,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出去继续切菜。

  小赵心里叹气,纨绔子弟啊!/子弟都不是好东西!这种人怎么能混到部队上呢?年纪轻轻的就是团长?别管正的副的,家里没后台能走到这一步吗?

  他今年三十岁,在县委是最年轻的科长,虽然也是副的,只有自己知道能走到这步有多艰难!

  周梅看着曾少刚低声下气的和黄蕊纠缠,心里叹气,到底是大院的女孩子,身边结识的都是/子弟。虽说徐友亮长得不错,可到底是个没根没基的公安,听意思还是仰仗了省长的关系?

  原本帮忙她倒贴追求,看她欲求不得的样子心里还挺痛快的,现在……没想到她身边还有那样优秀的追求者。

  同样的大学毕业,同样的专业水平,又分配到同一个单位,只是因为家世和相貌不同,两人的机遇就要差别这么大么?

  屋里气氛忽然转冷。

  曾少刚和黄蕊纠缠一会儿,又夹着烟满屋子溜达参观。

  “亮子!你就住这破地方啊?哎呦!这破床破橱柜……你大街上捡得吧?瞧瞧,瞧瞧,啧啧,这破书柜……”曾少刚看着上面的双人合影顿时愣住了。

  在外面低头切菜的徐友亮摇头笑笑,顾不上搭理他。

  屋里的黄蕊冷哼:“你以为谁都跟你家一样?四室一厅红木沙发,吊扇电话……洗漱间大的能睡人?我们这儿可没陶瓷浴缸,洗澡就在屋里呢!”

  曾少刚回过神又嬉皮笑脸凑过来:“好妹妹……你来我家洗啊!哥哥捧着毛巾香皂伺候你……”

  “走开,讨厌!”

  “来嘛来嘛……”

  ……

  看的赵洪文直摇头,作风不正派!

  听得周梅直恍惚,陶瓷浴缸,能睡人的洗漱间……

  不大一会儿,何淑敏烧好菜,热了馒头,一样样的端到屋里圆桌上。

  才刚刚上午十一点,徐友亮就招呼大家吃饭。

  锅是从食堂借的,徐友亮咬紧牙不同意用他结婚的东西,没办法,他们只好各自回去拿来自家饭盆。

  “大家都坐!刚子也坐,开吃!”徐友亮招呼。

  曾少刚大咧咧坐下:“我的筷子呢?”

  何淑敏没等徐友亮出声,忙主动去筷笼,拿了一双崭新的竹筷递给曾少刚。

  黄蕊笑笑:“呀!我也忘记拿筷子了,徐友亮,你也给我拿一双吧?”

  徐友亮低头犹豫。

  周梅撇嘴:“小气劲儿!连筷子也不让用啊?”

  徐友亮无奈:“用吧用吧,小何,给他们拿筷子!”

  何淑敏忙不迭的端来筷笼,给几人挨个放好,倒上白酒,这才坐下。

  “来!咱们……”徐友亮端起酒杯刚要说祝酒词。

  突然门外一声颤巍巍深情呼喊:“徐友亮……”

  一屋子人回头。

  叶青头发吹得乱七八糟,穿着粉色羊绒薄衫,腰间还扎着蓝色外套,楚楚可怜地站在门外。

  “叶青?你怎么……又过来啦?”徐友亮面色吃惊。

  “我来看你啊!”叶青哭腔。

  徐友亮无奈:“那……你先进来吧!”

  叶青吸溜着鼻子一瘸一拐进来。

  “你……你先洗洗去!”徐友亮神色嫌弃。

  叶青听话倒水,洗了把脸,划拉了几把头发,这才过来。

  “你们吃饭啊?饿死我了……”

  也不用人招呼,叶青自己去橱柜拿了碗,搬过一张板凳走到桌前,看看落座次序,嘴巴撅起来。

  “你闪开!这个是我的位置!”叶青冲黄蕊喊。

  黄蕊没动,冷静抬头看着徐友亮。

  徐友亮拉下脸,狠狠地瞪叶青一眼,吓得叶青一哆嗦!撇撇嘴又走到另一边。

  “咦?这是什么东西?”

  绿呼呼的一大坨缩在桌子底下,叶青皱起眉头,伸手就揪住后衣领子往外拽。

  “你怎么在这里?”叶青喊。

  “女……女侠饶命!”曾少刚浑身哆嗦。

  徐友亮眼睛眯了眯,不着意射向他,曾少刚立刻腿软,老老实实猫腰任由叶青揪着,一声不吭。

  叶青回头:“徐友亮!你认识他?”

  “认识。”徐友亮语气淡淡。

  叶青深吸气,想了下,笑笑没说话,松开手里揪着的后衣领子,在绿军装后背上拍了拍:“滚一边儿坐去!你的位置我征用啦!”

  “是是……”曾少刚缩着肩膀搬板凳,坐到叶青对面,黄蕊和何淑敏中间。

  不大的圆桌满满的挤了七个人,徐友亮,黄蕊,曾少刚,何淑敏,赵洪文,周梅,叶青,徐友亮,黄蕊……数晕了,大家围成一圈。

  “我好饿啊,早饭都没吃!昨晚也没吃……”叶青谁也不搭理,抄起筷子就大吃,边吃边嘟囔。

  其他人视线交错,错综复杂乱七八糟的对视好几眼,纷纷也拿起筷子。

  黄蕊招呼:“周梅,小何,你们快吃,尝尝这个韭菜,还是徐友亮亲手切的呢!”

  徐友亮举杯:“来!咱们喝着……刚子,你换个大杯!”

  “亮子……”曾少刚怯怯望一眼。

  “哦!差点忘记,你酒量不行,那就罚你一小杯吧?意思意思就行啦。”徐友亮道。

  曾少刚松口气,痛痛快快端起来酒杯。

  黄蕊巧笑嫣然:“今天咱们聚餐,尽看大家忙乎了,就我什么都没干,我也敬大家一杯!”

  徐友亮黄蕊一同敬酒,众人回应,纷纷喝尽。

  叶青自顾自吃着,一桌人谁都没搭理她。

  推杯换盏,互相敬酒,客套来往说笑……几杯下肚,大家开始吃菜,气氛融洽。

  “叶青,你从新南过来几点下的车?怎么这时候才到?”徐友亮貌似刚想起来她。

  叶青吃的头也没抬:“别提啦!路上遇到一大坨狗屎!浓黄挂绿的……”

  “咳嗯嗯……”黄蕊小声干咳。

  周梅撇嘴,盯着饭盘里的韭菜炒鸡蛋有点反胃……

  叶青笑眯眯抬起头,筷子放嘴里吧唧了吧唧,然后拿出来伸到盘里夹了一大筷子韭菜炒鸡蛋,放到徐友亮饭盆里。

  “徐友亮,你快吃啊,你炒的菜好好吃!”

  徐友亮面色不变,夹起来放嘴里:“是小何炒的。”

  “哦?”叶青眼珠子在何淑敏身上转了几圈,又扫了眼黄蕊和周梅两口子,最后视线落到绿军装身上。

  “徐友亮,你怎么认识他的?我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叶青问。

  “我发小,小时候一起玩儿过,叫刚子,部队放假刚回来。”徐友亮淡淡介绍。

  叶青点点头:“哦!那啥……绿,刚子是吧?你认识我么?”

  曾少刚猛烈摇头:“不认识……不认识!”

  叶青摇头:“你怎么可以不认识我呢?好吧!既然你说不认识,那就自罚三杯,我恕你不知者不罪!”

  曾少刚连连点头,没废话,抄起酒瓶子端起酒杯,自斟自饮连干三杯!

  叶青叹气:“哎!你说你怎么能不认识我呢?害得我想敬酒都不知道说什么……”

  “不用,不用敬!我我我自己喝!”曾少刚又干了一杯。

  叶青这才看着他无限惋惜缓缓说道:“我是徐友亮的对象!你好哥们儿的未来老婆!这回你认识了么?记住没?”

  “认识认识!记住了!”曾少刚连连点头,一头冷汗!

  “你就没啥表示?”叶青皱眉。

  “我……我我,我再喝一个!”曾少刚端起酒杯,仰头喝尽。

  叶青啧啧摇头,语重心长道:“谁让你喝酒啊?我是说,你现在知不知道应该叫我什么?”

  “嫂子!”

  “乖!”叶青笑,站起来,端起徐友亮身边的酒杯。

  “初次相见,嫂子也没给你带见面礼,这样吧,我敬你一杯,咱们就算认识了,以后嫂子让着你,不和你计较!来,我先干了,你喝三个!”

  叶青仰头喝尽!酒杯重重放下。

  曾少刚晕晕乎乎忙站起来,手里的酒瓶子已经空了!

  叶青忙喊:“那个……小何?你身边不是还一瓶么?给他满上!”

  小何坐着没动,看了眼叶青,眼神转向曾少刚。

  徐友亮站起来,探身拿过酒瓶子,手指捏开瓶盖,亲手给曾少刚斟上,满满一杯!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他。

  曾少刚眼神发飘,心虚的看了眼酒杯,又瞟了眼身旁笑眯眯的徐友亮,狠狠心,一口闷了进去!

  “再来再来!还差两杯呢!”叶青嚷嚷。

  徐友亮举起瓶子又倒酒。

  曾少刚摇晃了下,盯着酒杯开始打嗝。

  黄蕊皱眉担忧望着徐友亮:“还是算了吧?他不能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真要闹出事你……”

  徐友亮没动,耳充不闻。

  黄蕊又转头,不悦道:“叶同志,大家见个面而已,不用这么灌酒吧?你知道他是谁么?”

  叶青不看她,只死死盯着那团绿狗屎。

  曾少刚瞄了眼徐友亮脸色,神情顿时绝望,咬着牙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又喝了下去!

  “哈哈!”叶青鼓掌:“果然好样的!以后你也是我兄弟!来!还差最后一杯!”

  曾少刚脸色通红,额头上虚汗直冒,一手捂着胃部开始抽搐。

  徐友亮又给他满上。

  “喝啊?”叶青催促。

  “够啦!”黄蕊拍桌而起。

  “叶同志!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知道你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后果吗?”黄蕊气的脸色涨红。

  叶青费解:“有你什么事?他是你男人啊?要不然你替他喝!”

  黄蕊气急,眼神求救般望向徐友亮。

  徐友亮看着曾少刚脸色也颇为担忧,微微蹙眉为难道:“黄蕊,叶青不认识刚子,要不你……”

  黄蕊二话不说,抢过曾少刚酒杯一口喝尽!

  曾少刚感动的看着黄蕊,“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黄蕊啊!好妹妹啊!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啊啊啊……”

  叶青无语坐下,白眼。

  徐友亮也落座,笑着招呼:“大家快吃!吃吃……”

  众人松了口气,这个叶青,真能搞事!

  纷纷继续下筷,馒头早就没了,一碟鸡蛋炒韭菜,一个炒萝卜丝,一个炝炒大白菜显得有些不够吃。

  曾少刚墨迹半天,挨了黄蕊几声骂,没事人般开始不住夹菜:“亮子,你咋不多准备点儿?这点菜够谁吃的?”

  黄蕊冷笑:“本来也没准备你的,不吭不响就过来,谁认识你是谁啊?”

  叶青照旧大口吃菜,不理会她指桑骂槐。

  曾少刚同样吃的没心没肺。

  “咦?徐友亮,你家筷子上怎么坑坑洼洼的?哪买的?”周梅才发现,费解道。

  徐友亮无奈叹气:“早就说过不让你们用了,叶青磨牙时候咬的。”

  时间突然静止般……

  “我吃饱了。”

  “你们吃吧……”

  “咳咳”

  “……”

  众人纷纷放下筷子,桌上只剩叶青和曾少刚在大嚼大吃。

  徐友亮回头看了曾少刚一眼。

  曾少刚一哆嗦,也讪讪放下筷子。

  叶青不客气吃到最后,酒足饭饱,眯着眼睛去泡茶。

  “亮子!我……我没吃饱!”曾少刚红着脸在屋里打晃悠。

  徐友亮好笑:“本来也没准备你的,没饱就没饱呗?”

  几人心里腹诽,他们也没吃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78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