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众人都没离开,何淑敏洗碗,其他几人收拾好桌子继续打牌。

  叶青无奈,只能坐在椅子上,手臂撑着桌子打盹。

  迷迷糊糊不知多久……再次醒来时才刚刚下午两点钟。

  “不行不行,亮子,我饿啦!”曾少刚红着脸大喊。

  叶青惊醒,看了眼屋内……没眼力价!怎么都还没走?

  徐友亮抓着牌正在酣战:“刚子你忍忍,刚吃过午饭,晚一会儿饿不死……”

  叶青抬眼皮瞄着,见黄蕊凑过头看徐友亮手里牌,顿时火起!转瞬间又嗲嗲道:“徐友亮……我也饿了,中午没吃饱。”

  徐友亮仍旧耳充不闻,认真和黄蕊研究纸牌。

  叶青气结!

  曾少刚涎着脸凑上来悄声道:“小嫂子?你饿啦?我也饿……”

  叶青冷笑看他,曾少刚吓得一缩脖子,灰溜溜躲开。

  “徐友亮!我也要玩牌!咱俩打一家。”叶青凑过去,插到他和黄蕊中间。

  徐友亮歪头皱眉看她:“你凑什么热闹?没看见小何一直忙到现在吗?还不过去把她手里的活儿接过来?”

  叶青刚想瞪眼,马上又泄气笑道:“好好好!我这就去!”

  颠颠跑开,凑到里边一直忙碌的何淑敏跟前。

  “你在做什么?”叶青问。

  “缝门帘。”何淑敏蹲在地上头也没抬。

  地上铺着好几张旧报纸,上面放着拆洗好的青色土布,里外两层夹着麻丝。

  “怎么不一块儿洗啊?干嘛拆开了又缝上?多费事啊?”叶青不解。

  何淑敏抬头,眼神鄙视:“里面的麻丝不能沾水!”

  “哦……”叶青这才明白。

  “叶青,你别光看着动嘴,跟小何好好学学!”徐友亮高声。

  叶青心里腹诽,暗骂不止,到底还是忍住气,拿了针线撅在地上,认真学起来。

  不就是把两层布缝起来么?这有啥好学的?叶青穿针引线,大胆下针。

  “叶同志!不是这样……”何淑敏出声。

  叶青看看她的:“哦!那样啊?好好……知道啦。”跪在地上调转个方向,继续撅着缝。

  那边徐友亮一直正脸盯着纸牌,打的认真。

  “桃子……八!”

  “对尖子!哈哈,徐友亮!你终于输一回啦!”

  叶青歪头拿着针线,耐心一针针缝纫。

  “叶同志!不是那样!你……”何淑敏着急。

  叶青费解:“又不对么?我这不是缝的挺好?”

  “你都缝歪啦!”何淑敏气急。

  叶青耸肩,歪就歪呗?缝上不就行啦?

  何淑敏不悦,突然使起性子:“你自己缝吧!我去洗衣服!”说完摔下针线站起来。

  “我说……哎?”叶青瞪眼看她,招你惹你啦?

  何淑敏端着衣盆去柳条箱拿衣服,一件件往盆里放。

  “哎!你给我放下!”叶青突然大喊。

  打牌看牌的几个都一愣,纷纷回头。

  只见叶青手里扯着一件什么东西正在瞪眼,何淑敏手里紧紧抓着另一头就是不撒手,那东西貌似……裤头?

  “徐大哥……”何淑敏转过头泪眼盈盈。

  “徐友亮!”叶青怒气冲冲!太不要脸了!居然让别的女人给他洗裤头!敢穿就剁掉他小jj!

  徐友亮笑:“小何,你给她,让她洗!”

  何淑敏委屈的松开手,叶青得意瞪她。

  “叶青,好好洗,搓干净点儿,记得用肥皂……”徐友亮抓着牌交代。

  “知道啦!”叶青没好气敷衍一声,抓起洗衣粉就出去。

  到了水房,接水泡上,倒了洗衣粉开始揉搓。

  裤头,背心,袜子……幸亏自己刚才偷偷把衬衣裤子拿出来,要不然还不知道搓到什么时候……

  三五下搓好,漂洗干净,叶青哼着小曲回来,在门前的晾衣绳挂好。

  “叶青,还有衬衣和裤子……”徐友亮在屋里提醒。

  ……尼玛!

  叶青翻个白眼,只得回屋拿了剩下的衣服,垂头丧气的又去了水房。

  凭什么你们玩牌我干活?这就是徐友亮所说的婚后生活么?真要是这样……让给黄蕊似乎也能接受,让她洗衣做饭变成黄脸婆吧!

  叶青气呼呼洗好衣服,端着衣盆回去,还没进屋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娇笑。

  到门口就看见徐友亮伏在黄蕊耳边不知道在说什么,惹她笑的花枝乱颤!

  奸夫/妇!狗男女!说什么也不能成全你们!

  叶青大口喘气,收起怒容,进屋放下衣盆,皮笑肉不笑的凑过来,讨好道:“徐友亮,我都干完啦!”

  徐友亮轻瞥了她一眼,收起笑容没有吭声,继续玩牌。

  周梅赵洪文两口子坐对面,徐友亮黄蕊挨着,曾少刚坐黄蕊另一边,两个大男人殷勤讨好,黄蕊笑的满面春风!时而冲曾少刚娇嗔瞪眼呵斥,时而又歪头和徐友亮轻声细语。

  叶青白眼,搬过来小马扎放后面,脑袋使劲往他俩中间挤……

  “徐友亮,我给你看着牌啊?”

  “叶青……你去看看水开了没有,开了的话把水灌暖壶里。”徐友亮皱眉,嫌她碍事,找借口支开。

  叶青装没听见,坐那没动,两眼只盯着纸牌。

  “小嫂子?咱俩玩儿吧?”曾少刚身子从黄蕊背后探出,眨着眼小声讨好,笑的一脸猥琐。

  叶青眼睛眯了眯,悄悄抬手冲他做了个杀人的动作!曾少刚吓得一哆嗦,忙缩回去继续给黄蕊看牌。

  “呜——”一声长鸣,外面炉子上的水壶真的开了。

  何淑敏还在缝门帘,抬头看了眼外面,又看看叶青,她没动。

  徐友亮不悦回头:“叶青,水开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

  叶青只得站起来,拿了暖壶去外面灌水,回来放下暖壶,铁壶里还剩半壶开水。

  那边牌桌已经打完一局休战,三个男人都在抽烟,黄蕊和周梅坐一起说说笑笑。

  “叶青,过来!剩下的水倒茶壶里。”徐友亮吩咐。

  叶青深吸一口气,转身笑眯眯地过来照办。

  “叶同志,麻烦你给我把水添上。”黄蕊举着水杯随意吩咐,扭着头继续和周梅说话,看都没看她。

  还要不要脸啊?叶青满腔怒火,使劲压制住火气,让我给你倒水?呵呵……行!我就给你倒!叶青满脸狞笑的举起了水壶……

  “黄蕊!小心!”周梅突然尖叫。

  几乎一瞬间,徐友亮一个健步窜过来,挡在黄蕊身前,大手紧紧攥住叶青握壶柄的手。

  黄蕊在座位上惊讶回头,这才发现叶青手里的铁壶壶嘴竟是冲着她的脸!里面可是滚烫的开水!

  “徐友亮!她……”黄蕊满脸惊恐,神色慌乱地抬头望着前面高大身影。

  一屋子安静的落针可闻!

  徐友亮没吭声,面色阴冷的让人害怕,一手紧攥着叶青提着水壶的手,另一只手拿过黄蕊的水杯。

  “倒水!”徐友亮冷冷吩咐。

  叶青心虚干笑:“好好好……”

  大手施力下压,开水缓缓注入杯中,徐友亮先递过去柔声说:“黄蕊,慢点喝,小心烫着。”

  黄蕊点点头,眼神一片炙热……他不会让她受到伤害!他会保护她!

  徐友亮夺过叶青手里的铁壶,自己拎着挨个给屋里的人添水。

  “喝水,大家喝水……”徐友亮热情张罗。

  众人纷纷松了口气,又开始说话聊天。

  叶青也嬉皮笑脸坐下,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本来就是吓唬吓唬她,谁还能真的大庭广众下行凶啊?

  “徐友亮,咱们几点吃饭啊?我又饿啦,我想吃肉!”叶青撒娇。

  徐友亮眼神窒了下,声音冷冷道:“把我的肉给你吃,你吃不吃?”

  叶青白眼:“小气!不就是吃点肉嘛……”说完不悦撅起嘴巴,无声嘟嘟囔囔。

  徐友亮胸口起伏微微喘着粗气,满脸怒容似乎是在生气。

  曾少刚忙大声道:“报告嫂子!我知道哪里有肉,就在这附近,烤全羊!”

  叶青顿时眼神一亮:“你说真的?”

  “向毛爷爷保证!千真万确!”

  叶青心情飞跃!烤全羊?真的有么?好久没吃啦!

  “徐友亮!徐友亮!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叶青扑过去摇晃大腿。

  徐友亮不耐烦:“之前听他说过,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亮子!我说的是真的!”曾少刚强调。

  叶青眼神亮了又亮,继续摇晃大腿:“徐友亮……”

  徐友亮耐不住烦躁,终于吐口:“真有?多少钱一只啊?”

  曾少刚蹭地站起来:“你别管价钱!我请客!”

  徐友亮耻鼻:“你有钱么?

  曾少刚急忙掏兜,军装裤兜,内衫,上衣口袋……零零碎碎掏出一大堆!

  花花绿绿的钞票堆在桌上,皱皱巴巴,有十元大钞,也有一两元几角的,看的大家都是一怔!这是多少啊?

  徐友亮笑笑,拿起来一张张慢慢展开,一五一十的认真数,点算清楚后道:“总共二百八十九块二,呵呵,估计吃两只都够了……”

  何淑敏震惊!小三百块钱!就这么随身装着?

  周梅暗暗咋舌,到底是高/子弟,不拿钱当回事!

  黄蕊轻哼,嘲讽道:“曾少爷真是有钱啊!您赶紧收起来吧,我们平民小百姓可没见过这么多钱,也吃不起整只的烤全羊!”

  曾少刚马上涎着脸凑上:“好妹妹!你尽管吃!想吃什么穿什么都和哥哥说,咱们有的是钱!你可劲儿花!我的就是你的,哥哥什么都满足你……”

  “粗俗!你请客?我还不去了呢!”黄蕊清冷转头,不去看他。

  徐友亮微微皱眉,犹豫道:“黄蕊……一起去吧?要不我请客?”

  黄蕊低头轻笑,张口刚要答应,冷不丁被叶青插话。

  “哎哎……别呀!”叶青转头又冲曾少刚笑的像朵花:“刚子是吧?呵呵,您财大气粗!有钱人!爽快!你请你请……你千万别跟我们客气!这屋您最大,咱们谁也不跟你争哈!”

  叶青说完手下使劲捅徐友亮胳膊,充什么冤大头啊?你一个月工资才几个钱?赶上个人傻钱多的,不宰他宰谁啊?

  果然,曾少刚被捧得飘飘然,豪爽道:“说了我请就我请,不就是百来块钱嘛!谁在乎!大家都去!”

  徐友亮暗笑不已,整理好的钱还给曾少刚,桌上还剩下一堆花花绿绿的票证。

  “哇!军用粮票啊?还有点心券!你们点心五斤五斤的发啊?”叶青满眼惊喜,伸手就要拿。

  徐友亮一把拦住,抢先拿起:“黄蕊,你最爱吃甜点,这个你拿着,别跟他小子客气!他不就是想摆阔么?”

  “拿着拿着!都给你们!”曾少刚满不在乎。

  黄蕊笑笑,倒也不拒绝,伸手从徐友亮手中接过,大大方方的装进口袋。

  叶青眼馋,眼珠子溜一圈:“哇!军用布票啊!一丈七尺,这个我要……”

  徐友亮一把又抢去,转手递给何淑敏:“小何,你拿着!”

  何淑敏拘谨的连连摆手:“徐大哥,我,我不要……”

  徐友亮笑道:“让你拿你就拿着,他们当兵的在部队吃穿不缺,这些都是给家属用的,他小子单身光棍也用不着,不拿白不拿,快收起来!”

  何淑敏犹豫了好半天,才红着脸伸手接过。

  周梅看的眼馋,眼睛在桌上巡视,跃跃欲试。军用粮票好几十斤!军用鞋票搪瓷缸票毛线票……这些能买多少东西啊!

  刚要伸手,猛地就被赵洪文拉住。

  周梅不解,回头见男人拉着脸不吭声,到底不敢自作主张,讪讪缩回手。

  赵洪文暗暗松了口气,让你拿你还真的就拿?你当男人的东西是那么好拿的?收了人家的东西,你不付出点啥能行么?几个未婚小姑娘拿就拿了,你个已婚老娘们凑啥热闹?男人都懂的道理,长辈也教过你们女人,怎么到事儿上就犯糊涂?

  叶青眼见着点心券布票都有了主,瞪着眼睛气鼓鼓说:“那张工业券……”

  “小何,你拿着!”徐友亮又给了何淑敏。

  这次,何淑敏只稍稍犹豫便接过。

  桌上还有张鞋票,叶青伸手就抓,徐友亮手疾眼快,一把抢了去。

  “黄蕊,鞋票你拿着,抽空再买双高跟鞋,你身材高挑,穿高跟鞋走路好看……”

  黄蕊轻笑接过,娇嗔了徐友亮一眼。

  叶青愣神,两个狗男女又在眉目传情!这么一会儿都对视多少眼啦?我就不信抢不过你,再抓!

  徐友亮故技重施,又抢先拿去:“小何,毛线票给你,你手巧会织毛衣,回头我给你钱去买几斤毛线,你自己织一件,顺便也给我织一件。”

  曾少刚在后面嚷嚷:“我也要毛衣,给我先织一件!”说完从手上的一沓钱里抽出两张十元,大方拍桌上!

  徐友亮冲曾少刚瞪眼:“你算哪根葱?人家认识你吗?你也不问问人家有没有时间?愿不愿意给你织?”

  何淑敏忙点头:“没关系的徐大哥!织件毛衣用不了多少工夫,我……我一起给你们织出来……”

  徐友亮又瞪曾少刚一眼,拿起桌上的钱一并递到何淑敏面前,无奈道:“那……辛苦你了小何,回头你给我好好织,给他随便缠缠,弄件渔网穿就行……”

  “噗嗤”何淑敏被逗笑,随即又羞涩点点头:“嗯!徐大哥,我知道你尺寸,我,我一定给你织好……”伸手痛快接下钱和毛线票。

  你知道他尺寸?哪里的尺寸?叶青凶巴巴瞪何淑敏,吓得她怯怯缩了下,望向徐友亮求救。

  徐友亮回头扫一眼,皱眉,叶青赶紧收起脸上的表情,冲何淑敏笑的温和。

  到底气愤难平,叶青伸手还要拿桌上的票证,结果被徐友亮大手一扫,全部拿走!

  “小何,都给你!快装起来!”

  何淑敏直接接下,砰砰心跳着将一大把票证和钱仔细装进衣兜。

  “徐大哥,你,你喜欢什么颜色的毛衣?”

  “蓝色,要开衫,我的尺寸你都清楚吧?”徐友亮挑眉笑问。

  “嗯,清楚!我过几天就织。”何淑敏诚恳点头。

  “不着急,我回头再告诉你买什么样的毛线……”徐友亮笑容温和。

  叶青忍了半天,早就怒气冲天,指着何淑敏大声呵斥道:“谁用你织啊!不许织!你要是敢织我就……”

  话还没说完,徐友亮猛地站起来,扯着叶青胳膊就把她拎了起来!

  “啊!”叶青突然双脚离地,惊恐大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79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