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农家院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叶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外面已经天光大亮。揉着眼睛坐起来,看看四周陌生的摆设,这才想起来是昨晚吃饭的农家院。她居然喝醉了,没刷牙没洗脸,穿着衣服在土炕上睡了一夜!

  再看看一旁,炕桌上杯盘狼藉,黄蕊何淑敏躺另一端还在呼呼大睡。

  看看表,已经上午八点啦。

  “哎,起床啦!小黄花!那个……小何,快起来!”

  连着叫了几遍,两人才有了反应,迷迷糊糊先后坐起来。

  “这是哪里啊?”黄蕊问。

  “哈哈!”叶青大笑:“你也醉了吧?还和我拼酒吗?灌不死你!”

  这么一说,黄蕊也想起昨晚的情景,摇头轻笑下,并不理她,随手捋顺头发,姿态优雅掀开棉被起身。

  叶青看的直恍惚,美女就是美女啊!起床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何淑敏也清醒了,瞪着不大的眼睛迷迷怔怔的,面色忐忑不安。

  叶青啧啧,这小姑娘虽然相貌普通,但是偶尔露出的怯生生样子其实也挺勾人的……要防着!

  三人身上还都穿着昨晚的衣服,睡了一夜,皱皱巴巴的。

  黄蕊倒凉茶漱口:“昨晚吃过肉食没刷牙就睡了,我现在一嘴的腥气。”

  何淑敏似乎有同感,拿起昨晚自己用过的杯子,也倒了一杯水漱口。

  叶青吧唧吧唧嘴,她也没刷牙,还好,余留酒味仍旧清香,好酒啊!

  晕晕乎乎下炕,叶青何淑敏排队等脸盆洗漱。

  黄蕊洗完,擦干脸梳好头发就去开门。

  “别!”叶青出声阻止,我还没洗呢!蓬头垢面的样子让徐友亮看见多难堪?小黄花你故意的吧?说话已迟,黄蕊早就将门打开。

  “哈哈!原来他们就睡这儿啊!给咱们当门神呢!”

  门外传来黄蕊大呼小叫的声音,叶青顾不上洗脸忙跑出去。

  屋子旁边的柴禾垛里,徐友亮裹着棉被蜷缩在下面,正在酣睡,旁边是那个绿狗屎。

  叶青一阵心疼:“徐友亮!徐友亮……你醒醒,回屋睡去,早晨雾气重,会风湿的!徐友亮……”

  徐友亮迷迷糊糊睁开眼:“叶青……”

  叶青轻声哄着:“乖啦,来,先坐起来缓缓……等下我扶着你进屋。”

  卷缩了一夜,叶青怕他腿脚麻木,不停的揉搓。

  “叶青,我没事……”徐友亮看她。

  叶青低头继续揉搓:“笨死你了,怎么不去厨子那屋凑合下?深山老林的睡外面整晚,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寒气,等老了有你受的,你可别让我伺候……”

  “叶青……”

  徐友亮话还没说,冷不丁被一个讨厌的声音打断。

  “小嫂子……你也过来给我揉揉呗?哎呦哎呦!我后腰疼……”

  “滚!”

  “滚!”

  两人同时出声。

  除了叶青,四个人神情都有些疲倦,好像都还没缓过神来。

  徐友亮和曾少刚撑不住,早饭随便吃了两口便回屋睡觉,院子里吃早饭的石桌上只剩她们三个女人。

  浓稠的精磨玉米粥,新鲜的凉拌野菜,叶青吃的精神十足!

  小小的农家院群山环抱,几间土坯房也不像昨晚初见时那般破落,反而世外桃源般雅致,叶青心情顿时轻松!像是前世约了好友去度假般。

  “小黄花,吃完饭咱们玩什么?”

  “叶同志,我叫黄蕊!”

  “我也不叫叶同志啊?我叫叶青!”

  叶青嬉皮笑脸,转头又向何淑敏:“小白花!吃完饭咱们去采蘑菇吧?”

  何淑敏正心神忐忑,听到叶青玩笑,冷下脸淡淡道:“我不认识你!”

  切!叶青白眼,一个个都来挖我墙角,还装不认识我?

  黄蕊不耐烦看表:“几点回去啊?耽搁一晚了,下午我还想去图书馆看书。”

  何淑敏惊慌失措抬起头,她整晚没回家!

  叶青有些气恼:“小黄花!你怎么这么自私啊?昨晚徐友亮为了给咱们腾地方,在柴禾堆蜷缩了一夜!现在让他多睡会儿不行吗?回什么回?等他睡醒了再说!”

  黄蕊一怔,暗暗懊恼,她怎么没想到呢?

  何淑敏眼神闪烁,到底没出声催促。

  一直等到快中午时候,两个男人才睡醒,精神抖擞的从屋里出来。

  院子里,黄蕊何淑敏还有些打蔫儿,手臂支在石头圆桌上昏昏欲睡,叶青一个人正自娱自乐,满院子蹦蹦哒哒像只兔子。

  徐友亮双眼含笑,唇角上挑的看着她。

  “徐友亮!你醒啦?快来快来……后面院子里还养着狗呐!我带你去看看!”叶青兴奋招呼。

  这年头粮食人都不够吃,几乎没见过谁家有宠物,一年多了,叶青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养狗。大黑狗浑身毛色油光滑亮的!看见她不叫不动,给它剩菜剩骨头它也不吃,饿傻了吧?

  “你给我老实会儿,别招猫逗狗的!”徐友亮轻笑道。

  叶青撇撇嘴,嘟嘟囔囔走到石头圆桌前坐下。

  “小白花?小黄花?哎哎!回神回神!他们都起来啦,能回家啦!”

  两人厌恶看了眼叶青,谁都没搭理她。

  徐友亮曾少刚搬了两把藤条圈椅坐了过来。

  “快中午了,吃过饭再回去。”徐友亮交代。

  “好啊好啊!我还要喝酒!”叶青鼓掌。

  “还喝?”徐友亮好笑看她一眼,又看了看黄蕊何淑敏,无奈道:“我说……你们女同志耍起酒疯来怎么比男人还粗野呢?”

  黄蕊一怔,漂亮双眸愣愣看着徐友亮,昨晚她做了什么失态的事么?样子很难看么?

  何淑敏也呆愣愣的,她喝醉了吗?说错什么话没?

  曾少刚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们……你们抱着酒坛子抢酒喝,嘴里叽咕叽咕……骂骂咧咧的,哈哈……还差点打起来!”

  黄蕊松了口气,她从不说粗话,骂人的一定是叶青。

  何淑敏也踏实下心来,原来只是抢酒,她应该没说错什么话,打起来的肯定是她们俩。

  叶青怔了好一会儿,才皱眉道:“我说呢,怎么觉得浑身骨头有点酸……小黄花?昨晚你是不是打我了?”

  黄蕊斜她一眼,自己打她了么?说实话,心里还真想狠狠扇她一巴掌!真的做了么?眼神无辜的看向徐友亮。

  叶青瞪眼,回头道:“徐友亮!你给我说实话,昨晚我们是不是真打起来啦?我有没有吃亏?”

  徐友亮看着她,认真点下头:“真打了,你吃亏了……”

  叶青气急,蹭的站起来,要找黄蕊算账,徐友亮一把拦住:“你给我坐下!”

  曾少刚赶紧站起来劝架:“小嫂子,小嫂子……别别别,没打!真的!我作证,你没吃亏……这次我可没骗你!”

  叶青气呼呼地坐下,到底没找黄蕊麻烦,两个男人都护着她,自己讨不到便宜。

  黄蕊瞥了叶青一眼,眼神得意,继而又云淡风轻般轻笑摇摇头继续端庄坐着。

  “小何,你整晚不回家没事么?下午我送你回去吧?跟你家里人解释下?”徐友亮关心问。

  黄蕊住宿舍,小何可是每晚要回家的。

  何淑敏慌忙摆手:“没事没事……徐大哥,你千万不要去……”

  要是让她爸知道她跟男的在外面喝酒还过夜,肯定得打死她!虽然啥事都没,说出来他爸也不会相信,千万不能让家里知道!

  徐友亮皱眉:“那你怎么跟家里人说呢?”

  “我……我就说去我大姐家了,她家在前洼子村,有时候我也过去住!”何淑敏急道。

  徐友亮笑笑:“那好吧,没事我就放心了。”

  叶青白眼,未成年少女夜不归宿,还撒谎?这个小何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怎么胆子这么大呢?幸好是跟着她们来的,要是被坏人骗出来,卖了都不知道哪找去!

  中午的菜式很简单,两个炒青菜,一盘子肉炒山蘑,一盘子煎鸡蛋,一锅小米粥,一小盆骨头汤。

  一大筐白面馒头,五个人就着菜吃的喷香,叶青只觉得又累又饿,一口气连吃了两个馒头。

  徐友亮殷勤招呼:“黄蕊,小何,你俩多喝这个汤,里面有中药,解乏提神的。”说完亲手帮她们盛汤。

  叶青举着碗眼巴巴的等着,结果徐友亮压根没看她!压住一肚子火气,叶青愤愤拿起汤盆,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碗,谁知刚要喝就被徐友亮抢了去。

  “我还没尝呢……”徐友亮说着端起碗一饮而尽。

  叶青气的干瞪眼,再看汤盆,已经空了……

  吃过饭时间还早,驼背厨子收拾了碗筷上茶,几人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

  三月的天儿,阳光十足却也不晒,比晚上暖和多了。

  黄蕊脱去棕色毛料外套搭在椅背,重新坐下,修身的同色毛呢长裤,上身穿着件浅黄色的高领线衣。

  “好舒服的天气啊!”黄蕊微微扬起下巴,声音轻柔。

  修长的脖颈,优雅的坐姿,完美比例的腰身分割线……美腿俏皮的打着晃。鹅黄色的发卡别再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标准的瓜子脸,一双眼睛清澈无暇,刀削般的鼻子,诱人的的双唇……

  长发垂肩上,一阵清风吹过,几根发丝飘到白皙美丽的脸上,素手轻轻拂去,展颜微微笑意,眼中便是水波潾潾……

  叶青都看呆啦……美人啊!

  何淑敏羞怯的低下头,自形惭愧!

  徐友亮眼中毫不遮掩的欣赏!

  曾少刚直愣愣盯着,像是要把衣服看透……

  完啦完啦!叶青暗想,对手太强大啦!不承认也不行,太漂亮啦!啧啧……还很会穿衣服,完全清楚自己的优势,那种高领毛衣也就她的长脖子才能穿的好看,天鹅仰颈的姿势,a杯居然也显得波浪起伏!

  四道目光或欣赏或妒忌或艳羡。

  黄蕊恍若未觉,端起茶杯笑道:“徐友亮,刚才那个汤味道还真不错!”

  “是不错!”徐友亮点了根烟,眼睛上下打量,不错眼珠的欣赏美女举手投足,生怕看漏一眼。

  叶青白眼,你是说汤还是说人啊?臭男人!就知道看脸,怎么不懂得欣赏内涵呢?

  低头瞄了眼自己的c杯……比小黄花有内涵多啦!叶青顿时重拾自信扭腰挺胸摆了好几个姿势,不停冲旁边抛媚眼:徐友亮!看我看我……

  徐友亮眼神始终没离开黄蕊,看都没看叶青半眼,只是嘴角有些止不住的抽搐……

  “黄蕊,喜欢的话咱们再来,我还要回请刚子。”徐友亮声音温柔的不像话。

  曾少刚涎着脸凑上:“黄蕊妹妹,你喜欢么?下次哥哥带你来,我请客!咱们继续烤全羊……”

  黄蕊白了眼他,没搭理,又冲徐友亮道:“徐友亮,昨晚的那几道菜也还可以,下回叫上周梅,咱们再来吃一次。”

  徐友亮叼着烟笑:“那得问问赵科长,看他愿不愿意。”

  曾少刚也笑:“打牌的那个?那个赵什么的媳妇?好啊!叫来叫来!早知道昨天就该把她叫来……啊,……多好?反正这么多菜都没吃完,那啥,尤其最后那倒汤菜,要是她来……敞开了吃!啊?还不用收拾……桌子。”

  黄蕊撇他一眼,皱眉不悦道:“你怎么不尊重别人呢?当人是垃圾桶么?几道破菜能值多少钱?有你这么损人的么?周梅可是我好姐妹!”

  曾少刚嬉皮笑脸连连讨饶,黄蕊神情孤傲,也不搭理他。

  叶青翻白眼,几道破菜?小黄花你说的真轻松。现在什么年月?外面可都还在吃黑面馍菜团子呢!

  昨晚那几道菜的水准,虽说比不上国际饭店的云楼,但是比对外开放的十二楼强多啦!比不上苏州南园,但是和松鹤楼不相伯仲,尤其是原山原珍就地取材更胜在原汁原味。几道破菜……切!没准儿卖你一次都不够菜价呢,清高个屁啊!

  叶青呲牙裂嘴鄙视黄蕊,徐友亮眼神依旧没动,嘴角又抽搐了两下。

  “那个赵什么现在啥级别?”曾少刚认真打听。

  “副科级,组织部的,正打算再往上升一步……”徐友亮淡淡介绍。

  “周梅也盼着呢!小赵从农村出来的,没什么背景关系,工作认真进步,他能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离不开个人的努力……”黄蕊马上热心说好话,如果曾少刚肯帮忙的话,小赵没准儿真能升成正科级,自己往后还用得着周梅。

  “他是王部长一手提携的吧?”

  “嗯,李副处长也挺器重小赵的……”

  “哪个王部长?你们惠安的王会申?”

  “赵洪文哪年入的党?”

  “是他,入党是五二年吧?我听周梅说过,小赵挺有文采的,还给省报投稿发表过文章呢,思想觉悟高于普通群众,爱岗敬业责任心强,积极向组织靠拢……”黄蕊侃侃而谈。

  叶青听他们聊得热乎插不上嘴,都是他们的人际圈,除了周梅赵洪文,其他人自己连名字都没听说过,只能无聊喝茶。

  以前怎么都没听徐友亮说过这些?什么进步什么级别……原来他也关心啊?看着黄蕊和徐友亮大谈特谈工作上的事,叶青越发气闷。

  何淑敏也插不上话,她小学都没上几年,家里废了好大劲才找了县委食堂临时工的工作让她上班。食堂的活儿虽然辛苦,但是幸亏有这份工作,要不然也得跟她姐似得,嫁到村里,整天带孩子种地干农活……

  小院子四周是郁郁葱葱的洋槐绿柳,春风吹过,日头暖洋洋的,坐在石桌前喝茶聊天,说不出的惬意。还有那壶茶水,味道说不出的沁人心脾,这样的环境沐浴春风,人的火气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了,就连色眯眯的绿狗屎都一脸的轻松正经。

  “叶青,你们矿上最近怎么样?”徐友亮终于想起她。

  叶青心不在焉:“矿上……挺好的啊?最近一直在挖煤……”

  “噗嗤”黄蕊忍不住笑出声。

  曾少刚脸上一个劲儿的抽风。

  徐友亮也乐:“你呢?工作怎么样?”

  “我……我也挺进步的,工作努力……嗯,积极向组织靠拢,嗯……敬业!”叶青醒过味,结结巴巴学他们套词。

  徐友亮笑眼弯弯:“你的入党申请批了吗?”

  叶青一脸疑惑,还有这事?又忘啦!

  “还……目前暂时虽然还没,但是嗯……他们,他们正在研究,我级别……工作成绩都比较突出,我每周写厂报,我也挺有文采的!我思想觉悟也……挺那啥的,他们对我很重视,所以需要慎重考虑。”叶青好不容易说利索,长吁了一口气。

  徐友亮恍然大悟:“哦!那还真是对你挺重视的,回去后好好工作吧!下周你就别过来了。”

  撵我?不让我来?没门!叶青忙笑道:“没事没事!我不累!我要工作生活两不误,你一个人在这边也没人帮你洗洗涮涮的,我多不放心啊?下周我还来!”

  徐友亮真诚道:“叶青,你不用担心我,有小何呢,她每天都帮我洗衣服打扫卫生,你就放心吧。”

  叶青吃惊瞪眼,每天都帮他打扫?放心个鬼啊!

  “小白花?你……你每天都帮他打扫啊?你不累么?”叶青看向何淑敏道。

  何淑敏抬头看着她摇头:“我不累,几下工夫的事儿,我在家做惯了,晚上下班顺道就帮徐大哥打扫了……”

  晚上下班?叶青干巴巴吞咽吐沫,噎的说不出话来,大晚上孤男寡女独处一室……

  叶青来了两次都看见何淑敏,头一次她没进门,昨天是和一群人在屋里,现在听这意思平时晚上也去?

  叶青仔细打量何淑敏,小姑娘身量不高,两根长麻花辫,穿着件打补丁的灰蓝色大罩衫,肥肥大大看不出身材。五官平常,此时小脸热的通红也不肯脱掉罩衫,应该是里面的衣服羞于见人……有这工夫你接点手工活做做,赚点钱给自己买件衣裳多好?叶青有些无奈。

  “小何,他又不给你工资,白使唤你,你多吃亏啊!是不是?听我的话,以后别帮他打扫了啊?你有这时间,不如下班回家后……歇着多好?”叶青还真有点发不出脾气,小白花楚楚可怜,貌似家境不太好。

  “叶同志,我闲不住!”何淑敏神情倔强。

  叶青差点气个倒仰:“那你做手工啊!我像你这么大时候天天晚上回宿舍做手工,串珠子做珠帘,叠纸盒啦……我跟你说,可有意思啦!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重复简单动作,就像老和尚念经一样,做着做着就心平气和,时间像流水般划过……还能赚钱呢!你别看几分几厘不起眼,慢慢积攒起来就是好大一笔!可开心啦!简直是白捡的!拿着钱高高兴兴给自己买件新……糖果啊!”

  叶青说的都是真的,慢慢回忆起自己前世兼职打工拿回宿舍做零活的时光,脸上表情神往,越说越兴奋,险些刹不住!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女人的衣裳男人的钱包……那可都是脸面!

  这年代没有土豪大款,干部工资再高也有限,别看绿狗屎摆阔家里背景云云,毕竟就是个当兵的,不见得真有多少钱,徐友亮跟他比自然也不差。

  三个女人中,黄蕊穿着最讲究,一身毛呢外套长裤既符合时代又处处透着不同常人的身份优越感,一看就是干部家庭的子女。

  叶青当然穿的也不差,她是怎么漂亮怎么穿,徐友亮曾少刚穿的都是制服,这里五人就小何姑娘衣衫褴褛,叶青怕提买衣服怕伤她自尊心,赶紧换了词。

  “不喜欢吃糖果你还可以买别的啊?你想想……是不是很有意思?”叶青还在游说。

  何淑敏神色早就不耐烦,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啰啰嗦嗦说这么多想干什么!

  黄蕊嘴角上扬,垂下眼帘微微遮挡住眼中鄙视,叠纸盒?串珠子?学校里家境贫寒的农村学生貌似也都这样挣钱。她说的是买衣服吧?家里穷到做手工赚钱了还想着穿衣打扮?

  徐友亮眼睛直直盯着叶青,不知道在想什么。

  曾少刚略有惊讶,又看看徐友亮,好一会儿才回神,难得正经道:“小嫂子,你以前……喜欢吃糖啊?呵呵,以后……想吃就让亮子给你买!吃多少都行!不用跟他客气!”

  叶青冲他翻个白眼,听话不听音儿,我是在说糖吗?我吃那么多糖干嘛?不怕糖尿病啊!

  徐友亮皱眉寻思片刻,转头冲何淑敏说:“小何,这阵子你天天帮我洗衣服打扫卫生,确实辛苦,要不这样吧,待会儿咱们去省城逛百货,我送你件衣服?”

  何淑敏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徐大哥,我……我愿意帮你做的……只是一点小活儿。”

  徐友亮挑唇角笑笑:“再小的活儿也是劳动啊?我怎么能让你白做?听我的话,就这么说定啦!”

  何淑敏咬着唇轻轻笑着,点点头竟然同意了!

  叶青无语望天,这小姑娘……自己说那么半天,明示暗示就差直接说啦!就算你对徐友亮有企图,关系还没挑明前你又给洗裤头又给织毛衣的……有这功夫还不如赶紧挣钱把自己打扮漂漂亮亮的站出来光明正大的竞争呢!

  亏自己还顾忌她自尊心没敢提衣服,徐友亮倒好,大咧咧的就直接说送衣服,你这不是扇人脸么?送黄蕊衣服那叫讨好恭维投其所好,因为人家不缺!送何淑敏衣服算怎么回事?有你这么说话的么?你算哪根葱啊?人家穿的再破,衣服轮得着你送?

  小白花你也真是的!就算不敢骂回去,也应该捂着脸跑出去啊?你竟然还接受了!你不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么?真是让人无语!叶青郁闷的说不出话来。

  曾少刚提着的一颗心放下来,煮熟的鸭子险些飞了,于是笑的越发灿烂:“小何妹妹!昨天的饭太好吃啦,你做的吧?啧啧……真好吃!可惜就是没有肉……亮子太小气,下次哥哥带肉来,你给哥哥……给哥哥做熟了,行不行?”

  何淑敏忙点头:“曾大哥,我会炒肉,下次一定做给你吃。”

  “哎呦!妹妹,咱们可说准了啊,你一定得让我吃上!走走,去省城!今天说啥曾大哥也得送你件衣服。”

  何淑敏忙摆手:“不用不用!曾大哥,我不要……下次你来,我做给你吃。”

  曾少刚不依:“嗨!看不起哥哥咋的?亮子买的衣服你收,我买的你不要?说!是不是看不起我?”

  “没……没有没有。”何淑敏连连摆手。

  “那就这么说定啦!”曾少刚一锤定音。

  何淑敏红着脸低下头,算是默认了。

  叶青又一次无语,到底谁看不起谁啊?敢问这话的人自然是从不担心被人看不起,人家那意思是说你别给脸不要!小白花你怎么来者不拒啊?别人使唤你也认,轻视你也收,你……哎!

  徐友亮瞥了眼叶青,笑笑没说话。

  “徐大哥,等今天回去我就帮你和曾大哥织毛衣……”何淑敏神情感激。

  “行,小何真懂事,听你的,咱们一会儿就去买毛线,衣服也一起买。”徐友亮笑容和煦,像是宠溺妹妹的邻家大哥哥。

  “徐友亮,待会儿我想看看皮鞋,你眼光好,帮我挑挑?”黄蕊笑道。

  “都一起去,收摊,现在就走!”曾少刚率先站起来。

  叶青腹诽一肚子脏话暗骂不停,气呼呼喘大气,忍着没发作,到底还是坐上徐友亮的自行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81章 农家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