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新南二矿厂委,叶青来去匆匆。

  “叶青姐,你怎么好几个周末都不在家?”蒋红棉好不容易抓住叶青,拽着她胳膊不撒手。

  “呵呵……我忙呢!”

  “你在忙什么啊?怎么不跟我说说?”

  叶青无奈:“你再等等,我办完这件事一定告诉你!”

  “为什么现在不可以说?”蒋红棉不依不饶。

  叶青想了想道:“红棉,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电影里那个女主演么?”

  蒋红棉忙点头:“记得!你说她入戏太深,将来的感情生活和婚姻都不会太顺利,还说什么……性格影响命运?”

  叶青又不是学戏剧表演的,她哪里知道什么是入戏什么是表演?只不过是仗着先知身份晓得那位女演员的一些八卦绯闻和悲惨命运罢了。

  “叶青姐,那个女明星年轻又漂亮,还会演戏,你怎么说她婚姻不顺呢?”蒋红棉果然被转移注意力,又想起这茬。

  叶青干笑:“呵呵……我逗你呢,不管怎么说,会演戏的才是好演员!”

  蒋红棉若有所思,叶青赶紧趁机脱身。

  摆脱好姐妹纠缠追问,叶青照旧来去匆匆。

  “小叶啊,这是给咱们矿指导安装设备的总工程师。”

  “呵呵……欢迎欢迎!”

  “叶同志你好,我姓邵,邵景辉。”

  “呵呵……你好你好!”

  叶青心不在焉,上班下班等着周末。

  匆匆又是一周,天气一天一个变化,一场小雨过后,柳丝碧绿,榆杨枝叶一截截一片片延展开。

  叶青穿着白色线衣扎着外套,气喘吁吁进了惠安县委大院,来到徐友亮宿舍门口时,顿时一愣!

  里面安安静静的,冲门口的写字台,黄蕊穿着白色衬衫鹅黄色毛线开衫坐在前面,一个人正在看书,听到声音回头,冲叶青笑道:“你来啦?进来吧。”

  叶青愣神,这谁的宿舍?徐友亮和你换房啦?疑惑不解走进屋,见屋内熟悉摆设这才放下心,放下拎包,自顾自倒水洗脸。

  “叶同志请坐,喝水么?”黄蕊热情招呼。

  叶青冷笑,走过去到碗柜拿了自己的杯子:“你喝吧!那茶杯是给客人用的,我的在这里。”

  黄蕊轻笑,并不在意。

  屋内一片寂静,两人沉默片刻,叶青还是忍不住打破。

  “小黄花,你累不累啊?”

  “什么?”黄蕊眼中一片纯净。

  叶青嗤笑:“徐友亮没在,你别跟我装了。”

  黄蕊摇头笑笑:“叶同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青冷笑:“你怎么会不明白呢?瞧你整天黏糊糊的,徐友亮真要是对你有心思还能不表态?他追你了么?当你面和我提分手了么?你说你还假惺惺的凑他身边干什么?”

  黄蕊收起和善,看着叶青冷笑道:“既然你要把话挑开了说,那请恕我也直言!”

  叶青挑眉:“你说。”

  “我不管你们之前怎样的交往纠缠,但是处对象和结婚不一样,你应该知道,婚姻需要经营和相互扶持,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需要两人齐头并进,这才是所谓的举案齐眉……你能帮他什么?”

  叶青好笑:“说的好像你能帮他什么似得……你爸那个职位在省委一抓一大把吧?不如那个绿狗屎他爹吧?徐友亮用得着你帮?”

  黄蕊摇头:“男人对权势的追求永无止境,他需要一个贤内助站在身边,陪他一起打拼。”

  “你打算让他吃软饭啊?靠你?裙带关系?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吧?”叶青讥笑。

  黄蕊瞥了她眼:“我跟你说不明白,也懒得跟你说,毕竟大家出身不同,我从小耳闻目染,比你清楚。”

  叶青轻哼:“你清楚,你妈也清楚,你们全家都清楚!怎么你爹还只是个小干部呢?你说你跟他又能学的了什么好?小黄花,我劝你一句,官场那套算计你不要用在自己婚姻中,以免得不偿失。”

  “无论官场和情场,都是不见硝烟的战场,叶同志,我也劝你一句,相爱是两人彼此神圣的付出,不是占有和索取,死缠烂打得来的婚姻不一定能幸福,你应该懂的适时放手,人要有自尊心!”

  “哈哈哈……小黄花!你确定你的所谓自尊不是自负?你爹就是这么教你的啊?他上战场是不是也只动动嘴皮子劝降啊?要是敌人都懂得放手,谁他妈还打仗啊!”

  黄蕊好笑的摇摇头,没说话。

  “你是一定要和我争喽?”叶青问。

  “是!”黄蕊回答的坚定。

  “那好吧!到时溅一身血你可别怪我,你自找的,我也不算误伤无辜!”叶青放狠话。

  黄茹冷笑:“那就走着瞧!”

  一阵沉默,片刻,外面传来大呼小叫的尖细嗓音。

  “黄蕊!快来帮帮我,好重啊!”

  黄蕊脸色恢复温婉,赶紧站起来:“来啦!周梅,你们怎么弄了这么大一口锅啊?”

  “还不是你和徐友亮的馊主意?你们这些没结婚的,一脑门子都是浪漫思想,什么野炊啊郊游啊吹风啊……亏你们都想的出来,出去吃饭当然要锅,总不能生着吃吧?”

  絮絮叨叨中,周梅何淑敏抬着口大锅进来,里面还放着各种碗盆。

  “呦!叶同志又来啦?您坐您坐,先歇会儿……不急着帮我们干活儿。”周梅热情招呼。

  叶青白眼,谁说我要帮你们干活儿啦?坐着没动也没吱声。

  “那是曾大哥的床铺!”何淑敏突然厉声。

  叶青吓了一跳,她一进门就发现屋里多了张行军床,上面是绿色军用被褥,刚进门见小黄花一个人在屋,顾不上细想,坐下就跟她说话。

  穿着外衣坐别人的床铺确实不卫生也不礼貌……不过,小白花,你急赤白脸的干什么?招你惹你啦?这到底谁的宿舍!

  叶青翻个白眼,到底还是起来,搬了把椅子扯过来坐下,她可不想和黄蕊一起坐写字台跟前。

  周梅一边和何淑敏一起收拾,一边斜眼看着叶青,不时轻笑。

  “叶同志,听徐友亮说你做饭手艺不错,要不然他也不会追求你,今天我们可有口福了,待会儿你给咱们露一手?”周梅亲切道。

  叶青好笑,手艺?自己做饭的手艺还不如徐友亮呢!以前在新南,他下厨的次数反而更多。传闲话挑拨你也有点谱行不行?再说,你算哪根葱?尝我的手艺?

  “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周干事,你是徐友亮什么亲戚啊?我怎么以前没听说过?”叶青嘲讽。

  “叶同志也太计较了,大家同事,平常亲亲热热的不分彼此,做顿饭算什么?徐友亮以前的对象……那个小曹姑娘过来,可没少亲自下厨做饭!”周梅面露不悦。

  叶青嗤笑,还真是下死心挑拨,不就是前女友么?成年人谁还没点感情经历?自己和徐友亮在一起时候可没看见过什么小曹姑娘出来晃悠。

  “周干事对徐友亮还真关心,他和小曹姑娘没分手时候你们也这么热心张罗的吧?啧啧……赵副科长在县委组织部工作真是屈才。”你们两口子怎么不去当大茶壶呢?

  周梅冷笑,是屈才,就差一个机会!是金子到哪儿都发光!她男人马上就要转正,到时候自己身份可和现在不一样。正科级,名正言顺的科长夫人!比在座的几个女人都尊贵!要不是看在徐友亮的面子,自己才不会说话这么客气。

  虽然听得出叶青嘲讽,但是周梅没有接话再说下去,话赶话越说越难听,再说就该吵起来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候,黄蕊虽然给牵了线,但还得要徐友亮在中间做说客,毕竟是男人们的事。

  现在徐友亮和两个女人的关系未明朗,小赵的事也没明朗,曾团长肯帮忙究竟是因为徐友亮的关系还是想着讨好黄蕊,也不明朗!

  所以现在就算自己有心帮黄蕊,也不能往死里得罪叶青,关系闹僵就不好来往了。再说了,万一曾团长是冲着黄蕊去的,他们两口子再给徐友亮撮合,那不是得罪人么?

  周梅没搭理叶青,转头笑道:“黄蕊,你说他们几个男人知道买什么菜吗?别到时候有干的没稀的,有荤的没素的……笑话就大啦!”

  黄蕊在旁正等着看好戏,见周梅突然偃旗息鼓转了话题,脸上笑容淡下来。

  “谁知道呢,曾少刚虽说在外面有点本事,在家就是个二世祖大少爷,他哪里知道米面肉菜怎么买?小赵也不常买菜吧?我看就指望徐友亮了……”

  上周从省城一起回来,曾少刚住了一晚回去,转天又过来,住了两天才回去,刚走今天又回来,都快常驻这屋了。跟着他们一起打牌吃饭,嬉笑打闹,半个县委大院的人都知道曾省长家的二公子和他们交好……

  为了帮周梅,牌桌上饭桌上她可没少给牵线搭桥说小赵的好话,让曾少刚给跑跑关系帮他升一级。周梅现在这是耍什么小聪明?自己的意思她不明白么?不软不硬的说两句话就算交差了?哪有白帮的忙?

  周梅听得出黄蕊话音冷漠,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这种挑拨离间的事男人不能做,必须她出手,可是现在自己不能生硬的来!看看黄蕊,又看看叶青,左右为难,转转眼珠又看到了何淑敏。

  “小何,你身上的毛衣是刚织好的吧?还真好看!比黄蕊身上那件还漂亮呢!”周梅夸赞。

  何淑敏笑笑没答话,继续低头忙乎。

  叶青早就注意到何淑敏了,别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小白花脱了灰蓝色补丁大褂,换上浅黄新线衣套件粉色毛衣开衫,鲜嫩嫩的还真好看!尤其脸上洋溢的快活神情,这才是十七八岁少女该有的模样。

  “小白花,你还真织出来啦?一星期两件毛衣啊?你可真厉害!”叶青真心夸赞。

  何淑敏看向她笑笑:“徐大哥那件还没织完呢,要不叶同志你过来接了我手里的活儿?我也好赶紧织几针。”边说着手里还在不停洗刷。

  叶青目瞪口呆,小白花你说话不结巴啊?呦呦!听听着夹枪带棒的……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

  “呵呵,你忙你忙!能者多劳,呵呵……”叶青翻个白眼。

  何淑敏低下头继续洗涮,也不搭理她。

  四个女人,周梅何淑敏在屋外打水洗刷借来的锅碗瓢盆,黄蕊在写字台前看书,叶青无所事事,东摸摸西看看……

  床上放着织了半截的深蓝色毛衣,平平整整的针脚,扭着麻花纹……叶青知道那是徐友亮的。

  切!破毛衣有什么稀罕!伸爪子就挠了几下……

  站起来四处看看,书柜敞着,黄蕊手里捧着一本书正看得出神,叶青认出那是徐友亮的。

  书本是给人乱看的么?万一上面批注了自己什么不要脸的心得,你这不是自曝人前么?果然,黄蕊正仔细注视上面的钢笔字迹,目露欣赏。

  叶青过去,从书柜随手抽出一本厚厚大部头,“啪”的就甩到桌上,吓了黄蕊一跳。

  “呵呵……你看你看!我也找本书看,呵呵……”叶青干笑。

  “啪叽啪叽”“啪啪啪”……叶青一本本往桌上扔书。

  黄蕊皱眉摇头,书是看不下去了。

  “叶青,你在干嘛呢?”随着说话声,徐友亮笑眼弯弯的进屋。

  叶青惊喜回头:“徐友亮!你回来啦?你干什么去啦?”

  在屋里听了几耳朵,叶青始终没找三个女人打听徐友亮去哪儿。一个个怀着鬼心思,话从她们嘴里说出来还不知道怎么歪曲,干脆不问!省的自己再费心思分辨真假。

  “我和刚子赵科长他们去村里买点吃的,中午大家一起出去野炊踏青。”徐友亮举了举手里的面口袋。

  “我在给你收拾书柜呢!”叶青举了举手里的书。

  徐友亮唇角上挑:“真勤快!你慢慢收拾,咱们过会儿就出发。”

  “哎!”叶青高高兴兴把书往书架上摆。

  一阵车铃声,外面咋咋呼呼的嗓门传来。

  “哎呦!小嫂子来啦!我说亮子咋骑的飞快呢。”曾少刚拎着一只捆绑的活鸡,到门口扔给何淑敏,自己进屋。

  “小叔子,你好!”叶青笑眯眯打招呼。

  “小嫂子几点到的啊?咋不提前吭一声?我一大早就来啦!早知道我去车站接上你,咱俩一起过来多好?你说说……亮子也不去接人,让小嫂子一个人赶路,万一碰上流氓可咋整呢?啊?”曾少刚又开始胡说八道。

  叶青白眼:“你不是一大早就过来了么?路上还有流氓啊?你们惠安县治安真差!”

  “小嫂子!我可不是流氓!”

  “谁说你流氓啦?你不是雷锋叔叔吗?”

  两人没皮没脸的开始斗嘴。

  徐友亮坐下吸烟,好笑的摇头,也不理他们。

  黄蕊展开书本凑过来,轻声说着什么,徐友亮不时点头和她交谈。

  不大一会儿,赵洪文也回来了,菜篮子里装着一大筐青菜,还有一条子猪肉,小半瓶花生油。

  周梅赶紧迎上去:“呦!还真都买回来啦?”

  屋里的几人也都停下说笑,迎了出去。

  “猪肉买着啦?”

  “呀!还有小油菜呢!”

  “这是什么?芥菜吧?还有扁豆……”

  “这个是梅豆吧?”

  北方的春季正是青黄不接时候,除了冬天储存的大白菜萝卜土豆,很少能吃上新鲜绿叶蔬菜,这一大筐碧绿的青菜可不容易得来。

  曾少刚买来的是一只鸡,这么会儿功夫,何淑敏已经拔毛放血开膛破肚收拾干净。

  周梅快手快脚将男人带回来的青菜洗干净择好,连同一条子猪肉也洗干净切好,分门别类装进碗里,放菜篮子里拿笼布盖上。

  叶青一看,赶紧去扒啦徐友亮带回来的面口袋,里面是小半口袋的大米,嘿嘿,她啥都不用干!

  徐友亮望着叶青轻笑一声,坐着继续抽烟。

  黄蕊也闲着,女王巡视般看了一圈儿几人买的东西:“大米不少,鸡也够肥,肉有两斤多吧?青菜也不少,这次总算是够吃了。”

  叶青轻哼,上次没准备我的,害你们不够吃啦?于是撇嘴扬声道:“这次不够吃也不怕,我吃徐友亮那份!”说完眼神示意,你说的哦,可以找自家男人要吃穿哦!

  徐友亮笑着点头:“我的给你吃!”

  曾少刚乐了,一脸猥琐凑过来:“黄蕊妹妹,你吃我的……”

  “去!谁稀罕吃你的!”黄蕊恼他。

  “嘿!我的可是鸡!又大又肥的鸡!上回不是给你吃了吗?好不好吃?你不喜欢?不吃鸡咱吃肉!哥哥带你去满汉全席咋样?妹妹……”曾少刚追逐。

  黄蕊瞪他,扭身躲到徐友亮身后。

  “行啦行啦!刚子,别闹了,赶紧收拾收拾咱们出发!”徐友亮拦住。

  锁好门出来,大铁锅放到自行车后架绑好,众人手里都拎着东西。

  三男四女,三辆自行车。

  徐友亮自行车后面驮着锅,叶青拎着米袋子坐前面。

  周梅拎着菜篮子做赵洪文车后面。

  曾少刚又是一人带两个,前面何淑敏拎着鸡,后面黄蕊拿着装调料的菜篮子。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83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