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花魁佳人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绿草茵茵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周梅,快来啊!这里好美啊!”黄蕊展开双臂欢笑。

  “咯咯……”何淑敏坐在草地上也娇笑连连。

  叶青白眼,切!县城郊外小土山坡前一条小破河,美什么美?见过长江黄河钱塘浪潮么?见过黄山泰山峨眉风光么?没见识!

  不过话说回来,青青绿草地上,两朵小花,一个白衬衣鹅黄毛衫,轻盈展翅随风摇摆,一个浅黄衫粉红毛衣,娇柔笑意静静绽放……啧啧啧,画面好美啊!

  除了那团绿狗屎……潜伏在草地里,披上保护色,屎壳郎般瞪着大眼睛注视着猎物!

  叶青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蓝色列宁装……穿错衣服啦!来踏青也不提前说一声?要不然她准保打扮的五光十色百花齐放!

  “叶青,捡完柴禾了吗?动作快点!”徐友亮催促。

  尼玛!穿这身衣服就是干活儿的命!

  “知道啦!”叶青回头气愤大喊。

  不远处,徐友亮赵洪文正在挖坑点火支灶,周梅穿着一身灰色女式中山装也在忙着准备炒菜。

  哎!叶青感叹,衣服也决定命运!

  回去还要多做,多多益善,什么场合就要有什么衣服穿!

  柴禾烧起来,大铁锅倒上油滋啦滋啦冒烟,周梅快手快脚炒好几个青菜,陆续盛出来递给赵洪文。

  徐友亮已经铺好桌布,忙闪开让他放下。

  “叶青!你去把猪肉烧出来。”徐友亮吩咐。

  “知道啦……”叶青懒洋洋应声。

  洗手刷锅,烧热倒油,一小把白糖炒色,猪肉倒进去各种调味,小火咕嘟嘟乱炖,不一会儿收汁好装盘盛出。

  徐友亮接过摆好,起身去洗锅:“咱们先喝着,把鸡炖上,上面蒸米饭,喝的差不多也就熟了。”

  四人一起动手,整鸡入锅清炖,上面笼屉是浅盆子的蒸米饭。

  “刚子,叫她们来吃饭!”徐友亮冲远处喊。

  不一会儿,绿狗屎领着两朵小花回来,大家纷纷席地坐下。

  “呀!这么快就做好了啊?我还没帮忙呢,你们好厉害!”黄蕊修长的双腿弯曲在一侧,坐的姿态优雅。

  叶青大咧咧盘腿坐地上鄙视,就你吃闲饭!来之前小白花还干了不少活儿呢。

  不过话说回来,有这么个漂亮花瓶摆一旁,整桌饭菜都显得不一样,上档次!

  春光明媚,距离县城不远的郊外小山坡,大家热热闹闹开始野炊。

  “黄蕊,尝尝这个红烧肉,叶青的手艺!”徐友亮殷勤劝菜。

  黄蕊尝了一小口,淡笑道:“味道还真不错!徐友亮,叶同志的手艺比小张阿姨强多了吧?”

  小张阿姨?保姆?叶青冷哼。

  徐友亮笑笑没说话。

  曾少刚赶紧夹起一筷子红绕肉放嘴里:“呜呜……好吃!小嫂子的手艺比我妈强,跟小嫂子一比,我妈那手艺简直就不是给人吃的!”

  “哈哈哈,曾少刚!你敢这么说,等我回去告诉曾婶!”黄蕊娇笑。

  曾少刚嬉皮笑脸:“去啊!我妈早就盼着见儿媳妇……”

  “去你的!再胡说我可真恼了啊?”黄蕊娇嗔。

  曾少刚又连连求饶。

  “来来来,大家满上,先喝一个!”徐友亮从挎包掏出瓶白酒给大家斟上。

  叶青扫了眼酒瓶子,见是和上回赵科长从供销社买的劣质白酒一摸一样,勉强喝下一杯便不再凑前。

  众人纷纷举杯喝尽。

  徐友亮举着酒瓶道:“事先声明,今天女同志就一杯,谁也不许多喝!”

  叶青立刻赞同,破酒!让她喝也不喝。

  周梅看看赵洪文,自然也没意见。

  何淑敏皱着眉头,这个酒不如上回的好喝……

  黄蕊歪头笑道:“徐友亮,你这是歧视妇女,男女平等,凭什么我们女人不能喝?”

  徐友亮眼神宠溺:“黄蕊,你除外。”

  黄蕊娇嗔:“为什么?难道我不是女人?”

  徐友亮亲手给她又满上一杯:“女人中的女人,花中之首,自然不同凡品。”

  黄蕊笑眼盈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叶青目瞪口呆,当我面*啊?徐友亮你酸不酸啊?还女人中的女人花中之首……咦?花魁?

  “噗嗤”叶青乐出声,没文化真可怕,夸人都不会!哈哈哈……

  叶青自顾自笑的前仰后合,徐友亮好笑撇她一眼,众人谁都没搭理她,继续夹菜吃饭。

  三个男人,赵洪文殷勤敬酒,曾少刚只嘴唇沾沾,并不喝尽,徐友亮左右应酬,两边照顾都不得罪。

  四个女人,周梅跟着赵洪文不时倒酒,赔笑让菜,何淑敏静静坐一旁不知想什么,叶青脑子扔一边甩开腮帮子大吃大喝,黄蕊时不时就要夸赞赵洪文工作上的表现云云……

  “黄蕊妹妹,你咋这么欣赏赵科长啊?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曾少刚冷不丁半玩笑半认真道。

  一桌人都愣住了,周梅暗暗皱眉,赵洪文一头的冷汗!

  没有这样开玩笑的!老嫂子小叔子怎么逗弄都没事,他个已婚男同志和未婚女同志让人说出闲话,那可是要命的!

  黄蕊脸色变了又变,还是忍着没发作,眼神望向徐友亮。

  徐友亮放下酒杯,冷声道:“刚子,别乱开玩笑!”

  周梅醒过味也忙和稀泥:“就是就是,就我们家小赵这德行谁能看上他啊!也就是我瞎了眼跟他凑合,呵呵……”

  叶青暗暗好笑,这两口子……有意思!夫唱妇随配合默契,像是战友又像是同盟,总之就是不像夫妻。

  曾少刚大咧咧讪笑,闷头吃喝终于不再废话。

  黄蕊皱眉摇了摇头,曾少刚的嘴没遮拦,还真是什么不着调的话都能说出来,接下来自己要如何开口?

  周梅也皱眉,这可咋办?现在能看出人家是冲着黄蕊来的,万一误会了可就前功尽弃!不能再让她明着帮了。

  “黄蕊,来,吃菜吃菜,尝尝我炒的青菜。”周梅赶紧和黄蕊闲聊,不让她有机会开口。

  赵洪文松了一口气,心里叹息,男人的事还真不能让女人插手,险些耽误大事!

  “小徐,来,喝酒喝酒!全靠你引荐,要不然我也不能认识曾团长……”

  “哪里哪里……大家都是哥们儿,一起喝!”

  “认识了就是自家人,都喝都喝!”

  三个男人推杯换盏,周梅拉着黄蕊聊天,又是叶青和何淑敏被晾在一边。

  “徐友亮,鸡熟了没?什么时候能吃啊?”叶青不满,找茬闹换。

  “亮子……啥时候能吃啊?要不……我先喝点汤吧?”曾少刚也凑热闹。

  徐友亮皱眉:“都别心急,还不到火候!”

  黄蕊冷哼:“曾少刚,你说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也就罢了,怎么还馋嘴心急坐没坐相吃没吃相?”

  叶青恼火,她说谁呢?

  “小黄花,谁馋嘴心急啊?谁没吃相啊?馋嘴也就罢了,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知不知道你现在吃相有多难看?你对得起我小叔子么?”

  警告过你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来这套话里有话讽刺挑拨,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这里周梅和赵洪文是夫妻,我和徐友亮是恋爱关系。前面刚有了闲话,我再推你一把,牵扯上绿狗屎,一桌三个男人都和你说不清道不明,看你传出去是个什么名声!

  黄蕊看了叶青一眼,微微皱眉道:“叶同志,曾少刚和我都是省委大院的,我们很早就认识,只是普通邻居关系,我希望你以后不要随便乱泼脏水污蔑我的名誉!”

  “切!我小叔子年轻轻就是团长,长得又这么高大威武的,哪里配不上你?怎么就是脏水呢?又都没对象,喜欢你就处呗?咋还又勾搭上赵科长啦?你看上他什么了?人家可是有老婆的!”叶青不悦,来之前周梅在屋里没少讽刺挑拨,现在拿她男人说事也算还她。

  徐友亮没吭声,曾少刚若有所思的看看黄蕊,又朝对面赵洪文身上冷冷扫了眼。

  周梅赵洪文已经急的满头大汗!

  黄蕊恼怒:“叶同志,你说话要负责!”

  叶青冷笑:“谁不负责啦?你看看你,刚才夸了赵科长多少好话?人家工作上的事你都清楚,比他领导都清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老婆呢!”

  曾少刚已经满面怒容:“亮子!小嫂子说的是真的?操!你们这些文化人咋这么多花花肠子?老子被你们唰了啊?出钱出力最后还他妈给自己戴顶绿帽子!我他妈……”

  “息怒息怒,曾……曾团长,不是那样!怎么可能的事嘛!”赵洪文急着解释。

  “是啊是啊,曾团长,黄蕊和我是大学同学,她是看我面子才帮小赵的,你别听……有的人乱说!”周梅也急道。

  黄蕊气的说不出话,眼神连连望向徐友亮。

  徐友亮这才出声:“刚子,你别听叶青胡说八道,你也知道,工作上的事她什么都不懂。”

  叶青白眼,好心没好报!你知不知道女人吃醋是没理智的?亏我压着火气一句都没往你身上扯!

  “徐友亮!谁说我不懂?无利不起早,没好处谁会白帮忙?小叔子喜欢小黄花,愿意听她的话,小黄花帮赵科长图什么?还不是看上人家啦?”

  图什么叶青当然知道,不就是让周梅帮着撮合她和徐友亮么?切!我就往赵洪文身上泼脏水,有本事你们澄清啊?看你们谁敢把龌龊心思放台面上说!

  周梅现在恨不得掐死叶青!心想干脆撕破脸算了,反正徐友亮这个中间人已经用不着,以后凭着黄蕊的关系可以单独和曾团长接触,周梅眼神望向男人询问。

  赵洪文连忙眼神制止,过河拆桥是官场大忌!这次徐友亮引荐认识了曾团长,以后还要靠曾团长引荐曾省长,靠曾省长引荐省里其他领导……哪能用完一个拆一个啊?这可都是人脉!

  曾少刚早就黑了脸,眼神危险的盯着赵洪文。

  黄蕊焦急:“徐友亮!你赶紧跟曾少刚解释清楚,他最听你的话!”

  叶青那叫一个火大!你怎么自己不解释呢?

  周梅赵洪文也赶紧目光殷切的望向徐友亮,同时心想,幸好刚才没把关系闹僵。

  徐友亮斟酌片刻道:“咱们出来踏青主要是为了放松放松,工作的事情今天谁也不许再提!来来,咱们三个男的喝一杯,女同志们都吃菜!”说完和赵洪文对了下眼神。

  赵洪文心知肚明,果然不能当着女人说正事!一个个都以为自己多清楚似得,越搅合越乱!忙端起酒杯:“来来,曾团长喝酒我敬你一个……”

  曾少刚满脸怒气,到底还是强忍下来,端起酒杯,三人碰杯,各自喝尽,这事就算过去。

  周梅暗暗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再找黄蕊说话。

  刚才闹的那样尴尬,黄蕊自然不再帮着赵洪文说好话,对周梅也心生不满,自己这么做到底为了谁?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扇她耳光?

  何淑敏始终低着头吃菜,刚才闹哄哄差点吵起来她也听不懂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曾大哥真的是喜欢黄蕊么?他妈妈都当黄蕊是儿媳妇了么?徐大哥说那女人什么都不懂,活该!不懂还乱说话,真给徐大哥丢人……

  叶青偃旗息鼓,继续吃菜。

  “鸡汤怎么还没熟?”曾少刚不耐烦问。

  徐友亮笑:“小火慢炖才能吃出滋味,你着什么急啊?先吃几口素菜清清火!”

  “对对,吃菜吃菜。”赵洪文忙张罗。

  曾少刚夹了一筷子炒芥蓝,没滋没味的嚼了几口,吞咽下去,转头又嬉皮笑脸道:

  “黄蕊啊,咱俩都好了好些年了,青梅竹马……那啥两小无猜!要不咱们把关系定下来吧?啊?今儿你跟我回去见见咱爸妈,明天把证领了,晚上咱们就……啊?咋样啊?”

  黄蕊怒气冲冲:“曾少刚,你少痴心妄想,我对你没意思!”

  曾少刚似怒非怒:“啥?咋没意思啦?没意思你对我整天那样那样……咱俩还那样那样……怎么就没意思啦?到底有没有意思你给我个痛快话!跟我说清楚!”

  黄蕊无奈,又看向徐友亮。

  叶青赶紧夹了一筷子菜递到他嘴边:“徐友亮,吃菜!”伸手挡住他脸不让他和小黄花对眼神!

  徐友亮笑着张嘴接过。

  “好不好吃啊?我喂你好不好?”

  “好啊。”

  叶青连连举筷,又是夹菜又是倒酒。

  “徐友亮,抽不抽烟啊?我给你点烟好不好?”

  “好啊!”

  徐友亮笑眯眯掏出烟叼嘴里,拿出火柴盒,抽出一根火柴递给叶青。

  叶青手疾眼快,冲着他手里的火柴盒就划过去。

  徐友亮动作更快,小小火柴盒竖着夹在手指中来回翻滚,就是让她划不着!

  叶青咯咯笑着,举着火柴扑过去上下攻击。

  徐友亮哈哈大笑,举着火柴盒左手倒右手,左躲右闪,就是不让她碰到侧面的火磷,划不着火!

  叶青心急,一下下的往徐友亮怀里扑,主动投怀送抱!

  一桌人早就都看呆了!

  赵洪文羡慕,情不自禁就掏出烟。

  周梅狠狠掐了一把,低声呵斥:“不许抽!”

  赵洪文只得讪讪放下。

  黄蕊目光鄙视,何淑敏目瞪口呆。

  曾少刚直吞口水,尼玛!真会玩儿!

  折腾半天,到底让叶青逮找了空,噌地划着火柴,兴奋的连连娇笑,小心翼翼举着凑到徐友亮嘴边。

  徐友亮叼着烟凑上去点着,深深吸了口,神情惬意的吐出烟雾。

  曾少刚眼馋的不得了!

  “黄蕊妹妹,咱们也玩儿,快来快来!”说着就抢过徐友亮的烟盒,抽一根放嘴里,递上火柴撅着等黄蕊给点。

  黄蕊愤愤扔开火柴:“无耻!”

  曾少刚全不在意,又抽一根递给何淑敏。

  “小何妹妹,你陪哥哥玩,快来!”

  何淑敏怯怯拿着火柴满脸羞红:“曾大哥,我……我不会。”

  曾少刚气急,扔掉烟一把就扯过来黄蕊!

  “好妹妹,你也坐我身边!你给我夹菜……”

  黄蕊咬着唇气的满脸通红:“曾少刚!你放开我!”

  “害啥羞啊?咱俩恋爱关系,亲热亲热咋不行?”曾少刚不管不顾把人抱在怀里就乱摸!

  叶青目瞪口呆,大白天啊!绿狗屎这样动手动脚也太流氓了吧?我们刚才只是玩闹,你们来真的啊?

  黄蕊情急大喊:“徐友亮!”

  徐友亮皱眉出声阻止:“刚子!过了啊!”

  “有啥大不了的?老子又不是没摸过!她什么地方老子没看过?来来,亲一个……”曾少刚开始胡说八道。

  黄蕊举巴掌就打,被曾少刚大手一把捉住,凑上来就要当众亲吻!

  赵洪文连连摇头,始终没敢出声。

  周梅何淑敏都吓傻了!

  “刚子,你别乱来!”徐友亮一下子站起,走过去伸手把黄蕊扯了出来!

  曾少刚像只被抢食的恶狗,一脸杀气腾腾瞪着徐友亮。

  徐友亮把黄蕊推到周梅赵洪文那边,怒视着曾少刚:“刚子,喝多了是不是?开玩笑也要有个度!”

  这个傻子!叶青扶额,你多管什么闲事啊?大庭广众这么多眼睛看着,他还真能把小黄花怎样?没看见绿狗屎脸都黑了么?

  “别急别急,小叔子,有话好好说,他没别的意思,就是劝你们别有伤风化,你们……找背人的地方随便哈。”叶青忙劝架。

  “徐友亮!”黄蕊委屈大喊。

  “闭嘴!”叶青想扇她。

  周梅正在安慰黄蕊,和赵洪文对视好半天都不知道现在怎么办。

  “嘿嘿!跟我装什么贞洁烈女啊?老子还不信了!今儿就洞房!”曾少刚说着就要过去抓黄蕊。

  “你敢!”徐友亮阴着脸挡住去路。

  叶青无语,恶霸强抢民女,文弱书生逞强英雄救美……那坨绿狗屎块头可不小啊!黑壮黑状的!徐友亮你个傻子,你要挨打了啊!

  “亮子!你啥意思?你护着她?难道你也看上……”

  徐友亮挥手就是一拳!

  “操!”曾少刚立刻还击。

  叶青都没看清怎么回事,两人已经打成一团,大拳头一下一下的往徐友亮身上砸!

  “别打了!你们不要打了!”黄蕊尖叫。

  “徐大哥,曾大哥,不要……不要打架啊!”何淑敏吓得连连尖叫。

  “小徐!曾团长,有话好好说!”赵洪文赶来劝架。

  “好好说啊!别打架啊!”周梅高声劝阻。

  叶青想都没想,抄起一根烧半截的柴禾就冲了上来,朝着绿色的后背就要使劲抽下去!

  局势瞬间转变,徐友亮一个翻身压倒曾少刚,将他钳制住,叶青生生停住。

  “你跟我过来!”徐友亮揪着曾少刚呵斥。

  两个大男人拉扯扭打着就去了山坡后面。

  叶青扔下火棍愤愤回头冲黄蕊骂道:“都是你干的好事!勾三搭四就知道惹祸!”

  黄蕊缩在周梅怀里早就泣不成声,除了气愤,更多的是感动……

  赵洪文何淑敏围在一边不知道怎么安慰。

  叶青顾不上理他们,朝山坡那边追了过去。

  叶青气喘吁吁跑过来,见徐友亮钳制着曾少刚胳膊正在厉声训话,叶青觉得脑袋都大了,你真能得罪人!

  “徐友亮!你别……让我跟他说。”叶青道。

  徐友亮看了眼她,没阻拦。

  叶青稳住情绪,嬉皮笑脸凑上来:“小叔子,你没生气吧?徐友亮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好,真的!你可不能生他气啊!”

  曾少刚冷哼:“呸!当我傻子呢?”

  叶青又赔笑:“真的真的!你们是好哥们儿,他不能看着你犯错误不是?你想想,万一小黄花把今天的事捅到你部队去,后果是不是很严重?”

  曾少刚怔了下,低头似乎是在认真考虑。

  叶青一看他松动,马上又劝:“你也老大不小了,要是想搞对象就认真追人家啊?关系说清楚你再……怎样怎样,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现在算什么?人家压根不承认你是她对象,你再……那样,不是成了耍流氓了吗?”

  曾少刚继续沉思,似乎觉得有点道理。

  叶青赶紧再接再厉:“你想想啊,你这么年轻就是团长,年轻有为,前途一片光明,怎么能因为耍流氓耽搁前程呢?你在部队要好好表现,积极向组织靠拢,思想要进步……别看今年你还是团长,也许明年你就是军长了呢?”

  曾少刚眨巴着眼睛看她,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徐友亮眼睛望天,双肩抖动的厉害……

  “想想将来,你继续拼搏,再过两年也许你就当上……当上营长了呢?然后你再表现再立功,或许你还能当上……嗯……当上旅长啊?”

  叶青搜肠刮肚想不起来还有什么顺耳职称,这些职位名称太枯燥无趣了!为什么不像翡翠等级那样起名字呢?比如连长叫玻璃底,司令叫祖母绿……这样大家也有兴趣记住不是?

  “连长也有可能!然后就是排长,再往后就是……就是……”叶青仍在继续说:

  “班长。”徐友亮好心提醒。

  “对对!班……”咦?班长听起来不太威风啊?

  “别管什么长吧,总之是一片光明!小叔子,这样的前程你不想要么?”叶青耐心开导。

  曾少刚瞪着眼睛,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想!”

  叶青扶额,前程都不想了,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要破罐破摔啊!求助望向徐友亮。

  徐友亮嘴角抽搐好半天才忍住,强镇定笑道:“咳咳……刚子!听你嫂子的劝,往后还有大好前程等着你呢!”

  曾少刚苦着脸马上就要哭出来,那样的前程谁他妈想要?还不如当流氓呢……

  “小叔子,你就听我一句劝吧!过去给小黄花道了歉,就说你喝多了,以后你想干什么不要脸的事自己私下悄悄干啊?千万别大庭广众下那样……记住没?”叶青苦口婆心。

  曾少刚哽咽着点头:“谢谢小嫂子教诲……我记住啦!”

  “乖!去吧去吧!”叶青笑眯眯拉开徐友亮手臂。

  曾少刚被松了绑,头也不回的跑了!

  “徐友亮!你给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叶青没好气。

  徐友亮笑眼弯弯:“叶青,你要教诲我什么?”

  叶青白他一眼,朝山坡更远处走去,徐友亮忙跟上。

  “徐友亮,你们男人看女人无非就是两种,漂亮的和不漂亮的……你知道我们女人看同类,眼里能分出多少种么?”叶青边走边说,语气认真。

  “愿闻其详。”徐友亮虚心讨教。

  “我告诉你,同样的女人,有白花女,绿茶女,圣母小白莲和心机女,你别看她们外表柔柔弱弱娇俏可爱,或是贤惠或是很勤快……其实那都是手段!”

  徐友亮吃惊:“叶青!你是哪种?”

  叶青被噎的一口呛着:“咳咳……我不算!那是说别人的!”

  “哦……嗯?”徐友亮不解。

  叶青无奈:“我给你举个例子啊!我的好朋友蒋红棉,我以前和你提过吧?”

  “嗯嗯!”徐友亮忙点头。

  “你只知道我和她是好姐妹,你知道我们平时是怎么相处的么?”叶青循循善诱。

  “你们如何?”徐友亮好奇问。

  “我跟你说啊……这里面学问可大啦!我们是因为买衣服认识交好的,后来又是因为衣服闹别扭疏远,就是因为我穿了漂亮的衣服,没告诉她在哪里做的,后来我出布票带她去做,我们就又恢复友谊啦。平时她最忌讳自己初中没毕业,所以我不能提高中以上的知识,还要跟着她一起酸溜溜嘲讽大学生,一起鄙视不识字的文盲,一起分享可以说的秘密……这样我俩的交情才越来越亲近,才能一直做好姐妹!”叶青说的口干唇燥大喘长气。

  “哦……”徐友亮恍然大悟。

  叶青继续:“你们男人也一样啊,你千万别信什么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鬼话!我问你,今天你多管闲事阻止曾少刚亲近黄蕊,万一他误会你在和他抢,你想过后果会如何么?他会不会报复你?他爹会不会给你小鞋穿?”

  前世见多了,俩闺蜜挣男人,两兄弟抢女人,闹到反目成仇动刀子……

  徐友亮眼神望天,似乎是在认真思索。

  叶青赶紧趁热打铁:“你仔细想想……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多人看着,难道曾少刚真能对她怎样?黄蕊那么聪明,她不知道么?明明一句话就能拒绝的事,她非要拉上你替她出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徐友亮神色认真:“为什么?”

  “因为她分明是在享受两个男人为她争风吃醋!让你对她有保护欲,激起曾少刚对她的占有欲!你上她当了,被算计得罪人都不知道!”叶青越说越气。

  徐友亮微微皱眉:“叶青,你是不是因为吃醋嫉妒才处处针对黄蕊?”

  叶青连连摇头:“不不,徐友亮,我不会吃她的醋,更不会嫉妒,如果她是堂堂正正地站出来跟我抢你,我还敬佩她是个对手,可是你瞧瞧她假惺惺的那些小算计?阴沟里的老鼠一样,我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因为她根本就不爱你,就算是她肯和你结婚,她看上的也不是你这个人!”

  徐友亮表情凝重,一把将人拉进怀里,紧紧抱住。

  “叶青!你保护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84章 花魁佳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