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一夜无梦,天光大亮时,叶青仍在沉沉昏睡。

  徐友亮轻手轻脚搬开她胳膊腿,下床洗漱。

  早饭打回来时候叶青还没醒,昨晚洗的衣服已经晾干,摘下来整齐叠好放在床头,痰盂放在床脚,收拾齐,徐友亮这才碰上门出来。

  到了公安局,其他三个还没来,徐友亮坐下看看了时间,拿起电话开始拨号,电话接通,是任大姐接的。

  “喂?任部长吧?我是徐友亮。”

  “呦!徐公安啊,小叶还没来上班呢,你有啥事啊?等她来了给你回电话吗?”

  “叶青在我这里,她昨天来看我,突然生病了,麻烦任部长帮她请几天假。”

  “啊?又病了?还是低血糖吗?哎呦呦……你说说你们年纪轻轻的怎么都不注意身体啊!去医院了没?输液没?上次住院……”

  话筒那端任大姐一直在絮叨,徐友亮一直仔细听着,眉头越皱越紧。

  “喂?徐公安?”

  “我在听,任部长,麻烦你帮她多请几天假,这次我给她好好调养。”

  “好好好,你让她好好歇着,别担心这边工作……”

  挂了电话,徐友亮点着烟想事情,刘局萧队和老王陆续来上班。

  “小徐,听说叶同志昨晚病啦?留在你那没走?”老王打听。

  徐友亮点头:“是病了。”

  刘局一怔:“病啦?严不严重?”

  “没事,调养几天就好。”徐友亮笑道。

  萧队长心里清楚,笑呵呵道:“你嫂子收拾完就过来,我让她给你带了点小米,你屋里不是东西都有吗?俩人没事在家里熬点粥,别老出去吃!再看看缺什么,让你嫂子带着你都买回来。”

  徐友亮笑着答应,又拿起电话给曾少刚打过去,说了几样东西让他从省城捎过来。

  不大一会儿萧大嫂到了公安局门口,推着自行车在屋外喊他,徐友亮忙出去。

  县城就那么大点地方,供销社离着公安局也不太远,徐友亮骑车驮着萧大嫂,十来分钟就到了供销社门口。

  支好车,徐友亮把钱包掏出来递给萧大嫂,脸色微红:“嫂子,她什么都没带……”

  萧大嫂接过钱包笑道:“知道啦!”

  徐友亮穿着制服,在供销社门口背身站着,萧大嫂一个人进去。

  县城供销社最里面的柜台,不起眼角落里堆放着几个纸箱子。

  “小胡,忙啥呢?“萧大嫂招呼售货员。

  年轻女售货员二十五六岁年纪,高身量,长得端端正正,一根大辫子是已婚装扮。

  “呦!嫂子来啦!用点啥?”

  惠安县不大,面上的人大多都认识,供销社的售货员是粮食局胡科长的闺女。

  萧大嫂笑道:“给我拿几刀纸!”

  小胡忙答应一声,却并不碰那几个纸箱,而是拿出钥匙,打开柜台下面的橱柜。

  “嫂子,上面配新货啦!带塑料袋包装的,也是一刀的量,三毛七一包呢!”说着掏出一包摆在柜台,包装撕开一个小口子给她看。

  萧大嫂收手摸了摸道:“呦,比上回那种强多了,就买这个吧!你给我先拿四包,再给我留五包,过几天我还来。”

  “哎!”小胡把撕开的那包放回去,又重新拿了四包没拆封的放柜台上。

  “嫂子,还用什么?”

  萧大嫂凑近小声嘀咕一句。

  “哎!那个也有新货!”小胡说着又蹲下身,在柜台下面一阵捣鼓,拿了两个小纸盒出来,放柜台拆开:“嫂子你看!”

  萧大嫂背过身,遮掩着打开,两个都抽出半截仔细瞧瞧,又塞回去装好。

  “要这种的!来俩。”举着其中一个说。

  小胡忙应声,两个拆过的扔回去,拿了两个全新的出来。

  “嫂子,给您一个红的一个蓝的,蓝色的就分了六个!”

  “行!就知道你偏向我。”萧大嫂笑道。

  小胡也乐,看了看外面压低声音:“嫂子,外面是徐公安吧?”

  萧大嫂点头:“是他,跟我一块儿过来的。”

  小胡声音又压低了几分:“听说他跟对象分手啦?”

  “别听人瞎传!人家俩人好着呢!”萧大嫂拍了她下,假作生气。

  小胡撇下嘴:“还不是我娘家那个二嫂?就是不死心!非要把她妹子介绍给人家,也不想想,当初我家小姑子可是齐书记亲自给介绍的!人家都没看上……她也不看看自己家什么出身?工人家庭,要不是我二哥鬼迷了心窍,她能嫁到我们家?结了婚还不安分,还想把她娘家妹子也拉扯出来……”

  小胡的爱人是纪检办曹处长的儿子。

  萧大嫂也撇嘴:“小徐眼光高着呢!以前我给他介绍的省里人事局冯局长家亲侄女,他不也没看上?”

  “嫂子,我还听说……”小胡凑近一阵耳语。

  萧大嫂俯耳细听后也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一会儿笑骂,一会悄声,叽叽咕咕的又说了好一会儿。

  “行啦!小徐外面等着呢,他还有正事要办,咱俩改天再细说!”萧大嫂笑着道别。

  “嫂子,改天再过来啊,卫生纸我给你留着!”小胡也客气送人。

  “行!你别忘了啊,五包!”

  “嫂子就放心吧!”

  “走啦啊。”

  “慢点儿……”

  萧大嫂这才拎着牛皮纸包着的一大包东西出来。

  徐友亮正在门口等着,见人出来忙迎上去。

  萧大嫂把一大包轻飘飘的东西递给徐友亮,钱包还给他,推过自行车,从菜篮子里拎出一个小布口袋塞他手里。

  “小米拿回去,你们在家自己熬着喝,别总去食堂打小灶,后厨的老宋手黑着呢!两碗小米粥恨不能赚你一斤粮票!他是省里农机局赵处长表弟的小舅子,连齐书记都不放在眼里,去年找他要俩鸡蛋蒸蛋羹,硬是收了齐书记老婆八毛钱!还有上回……”

  徐友亮笑着听萧大嫂絮叨完才开口:“放心吧嫂子,我记住了!”

  “等过了这阵子,你让小叶出来走走,我带着她熟悉熟悉县里环境,你别老带着她出去瞎跑!你们得学着过日子,将来……”又是一轮唠叨。

  徐友亮耐心听着一一点头答应。

  萧大嫂这才松口气:“行啦!你赶紧回去吧,我还得去副食店买菜。”

  “嫂子慢走!”徐友亮笑着挥手道别。

  牛皮纸包着的一大包东西轻飘飘的,小米也没多重,徐友亮一手拎着,大步往回走,路过县国营饭店时候停下,推门进去。

  “哎呦!啥风把徐公安吹来啦?”

  两根麻花辫,胖乎乎的圆脸儿服务员热情站起来,扔下手中瓜子,脸上笑的跟朵花似得。

  徐友亮也笑:“小朱,最近又漂亮了啊!咋养的?都吃啥好东西啦?”

  “去你的!就知道逗我!漂亮你咋不和我处对象?”

  “谁让你不早点长开啊?人家是女大十八变,你这都二十三了才越来越好看,早知道现在你能长这样,当初我就不急着处对象了,可惜可惜……”徐友亮打趣。

  “哈哈哈哈……”小朱一阵银铃般豪爽笑声。

  她爸爸是县里供销科的科长,家里跟公安局的人都认识,她和徐友亮在县委大院常碰面,两人没啥牵扯,开玩笑也随意。

  逗趣了几句,小朱低声问道:“啥事?”

  徐友亮凑近也压低声音:“精细面给我来几斤!”

  小朱白眼:“就你嘴刁!今儿都几号啦?早没了!还有十来斤富强粉,你爱要不要!”

  徐友亮低笑:“要要……你给的我什么都要!”

  小朱一听就乐啦:“再贫嘴我就给你普通粉!要不要?”

  徐友亮马上讨饶,小朱白她一眼,转身去了后厨,不大一会儿出来,手里一个拎这个菜篮子,从窗口递出去。

  “把你手里的东西装进去吧,回头篮子再送我家去!”小朱道。

  徐友亮把手中的米袋子放进去,将篮子从窗口拎出来,手中顿时重了许多。

  一手拿好,另一手掏出钱包,往外数钱和粮票。

  小朱嗑着瓜子问:“哎,我说,你对象哪儿的人啊?看着面生,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她?”

  徐友亮笑道:“她在惠安没呆几天,你当然没见过,改天我领她过来吃饭,再正式介绍你们认识。”

  “行!你带她来,我让后厨给你们弄点好吃的!”小朱大方道。

  “你说话可得算数啊?”

  “切!这点小事谁还骗你?记着赶月初过来啊!”

  “一言为定!”

  “行啦行啦,快走吧!”

  “回见!”

  徐友亮一手拎着菜篮子,一手拎着牛皮纸包,走回县委大院。

  叶青刚醒没一会儿,迷迷糊糊看看表,已经上午九点多了,闹钟没响就是不用上班……

  屋门响动,钥匙开锁的声音,徐友亮推门进来。

  “醒啦?肚子饿不饿?”

  叶青迷迷瞪瞪看他,摇了摇头。

  徐友亮放下东西,关上门锁好,把牛皮纸袋拿写字台上拆开,里面是四大包卫生纸和两个小纸盒。

  牛皮纸扔一边,徐友亮洗过手又过来,卫生纸撕开包装放到床上,两个小纸盒看了看,一摸一样,只是上面的字体一个红色一个蓝色的。干脆两个都打开,将里面的东西都扯出来扔床上,仔细研究。

  叶青呆愣愣看着,嘴巴都长大了:“徐友亮,你买的啊?”

  徐友亮没抬头:“是啊!”

  叶青瞪大眼睛:“你……你怎么和售货员说的啊?”张的开口么?

  “还能怎么说?就说你把衣服弄脏了,在家光着出不了门呗?我这也是没办法……”徐友亮低头又在折纸。

  “你你你……呜呜……”叶青欲哭无泪。

  徐友亮掀开棉被,又要扯她腰带。

  “等会儿等会儿……”叶青拦住,吱吱呜呜道:“我,我……还要先去趟厕所。”

  “那你去啊?”徐友亮看她。

  叶青噘着嘴不吭声,公共厕所啊!就在县委大院东边,里面一排蹲坑,中间什么遮拦都没有!

  好几次去都在里面遇到熟人,上次劝架的那个妇女主任,隔壁的书记老婆,啥啥部长的媳妇,啥啥部门的女科长……都一边跟她打招呼一边脱裤子,还蹲着和她聊天……

  她现在连她们系的什么腰带,穿的什么秋裤什么裤头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万一自己这身装扮被人看见……以后还来不来?

  “怎么了?”徐友亮问。

  叶青恼羞:“我这样能让人看啊?以后我还见不见人啦?”

  徐友亮闷笑:“这不挺好看的么?”

  叶青白眼,气哼哼不理他。

  徐友亮笑够了道:“那不是还有痰盂么?”

  叶青纠结的看着地上的痰盂,想了又想,权衡利弊……还是皱着眉头下床,将痰盂搬到床后面,避开他视线。

  “你把耳朵捂上!”叶青喊。

  “你别尿出声!”徐友亮不配合。

  叶青无语望天,小腹的涨意越来越严重,顾不上许多啦!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快速拆开身上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蹲下就开闸放水!

  一阵刺耳的声响中,叶青再一次心灰意冷,于是又开始破罐破摔……

  “徐友亮,拿卫生纸给我!”

  “我给你垫好了。”

  “我要先擦一下!你以为跟你一样啊?我甩的了么我?”

  “哦!明白啦!”

  徐友亮拿着纸过去。

  叶青接过,当着他面大咧咧的擦好,扔痰盂里。站起来,上身穿着邹巴巴的白色针织内衫,里面真空,下身光溜溜的……站在那儿眼神发直,反正脸已经丢到姥姥家了……

  徐友亮将垫上纸的月事带拿过来,从她腿间穿过去,先绑上一边,又返回去折了个小团,仍旧塞到后面位置防洪截留,这才抓起另一边的两根白带子,细心绑上。

  大红底碎花长条,里面胶皮外面布面,兜着白生生翘臀……左右各两个白布条,系好拴在纤细腰肢上。

  看一眼……两边打的蝴蝶结似乎不太对称,于是拆开又重绑了一遍。

  又看一眼……似乎有点歪,于是拆开又来一遍。

  再看……

  “你有完没完!”叶青大喊。

  “嘘!你再喊,书记可要来了啊?”徐友亮恐吓。

  叶青缩下脖子,不敢再出声,到底又让他绑了第三遍才算完。

  收拾整齐,穿好里外裤子上衣,刷牙洗脸梳好头,叶青终于觉得脸面回来,又可以重新做人啦!

  “去把痰盂拿厕所倒了。”徐友亮吩咐。

  叶青怔住,瞪着眼看他。

  “瞪我干嘛?你看看现在都几点啦?再等会儿别人都拿着饭盆去食堂,你端着痰盂出去好意思啊?快去!”徐友亮说完敞开屋门等她。

  叶青鼻子抽搭着,到底还是走过去端起痰盂,谁让里面的东西是自己留下的呢……

  拿牛皮纸遮掩着,叶青鬼鬼祟祟,做贼似得往厕所走,路上又遇到那个啥啥部门的女科长,她手里也端着个痰盂!

  “叶同志!去厕所啊?”女科长热情打招呼。

  叶青尴尬笑笑:“嗯嗯……你,你吃饭了没?”

  女科长更加热情:“还没来得及做饭呢!这不?一进门就一摊子屎尿等着,我家老二还光着呢!”

  科长还在家做饭?

  叶青好奇:“你家自己开伙啊?怎么不去食堂吃呢?”

  “你在咱们食堂多吃一阵子就知道啦,我跟你说,食堂做的那个菜,蒸的那个馒头……啧啧,没法说!”女科长嫌弃摇头。

  “不好吃么?我觉得挺好的啊?”叶青纳闷。

  “那是你都赶上周末,今天你再尝尝?尤其那个炒萝卜丝,千万不能打!还有晚上那顿那面条汤……”女科长边走边解释。

  “啊?还不一样啊?”

  “没错!明天的小米粥也不能吃!”

  ……

  两人一路说到厕所,进来看见书记老婆也在刷痰盂,那个啥啥部长的老婆正在蹲坑大解……

  叶青打过招呼,继续追问女科长食堂伙食,两人说的热闹,书记老婆加入进来。

  “咱们食堂的大师傅没一个省油的灯!你多吃几回就知道了。”

  部长老婆也耐不住寂寞,一边提裤子一边道:“是啊是啊!你中午过去就知道了,今天的主食也就玉米饼子能吃,一会儿去食堂我找你,带着你去买!”

  女科长忙说:“今天的菜也就白菜炖豆腐凑合,实在没时间炒菜就买那个,待会儿我带着你排队!”

  书记老婆笑道:“你和小徐在食堂吃的话,今天就吃玉米饼和白菜炖豆腐,稀的就打份玉米粥,过会儿到食堂我领着你!”

  “好啊好啊!咱们几点去啊?”叶青兴奋。

  “哎呦!都十一点啦!”

  “赶紧的!”

  “快点快点!晚了就被人打光啦!”

  ……

  叶青赶紧端起涮好的痰盂,跟着她们从厕所出来,急匆匆分开各自回家拿饭盆。

  徐友亮正在写字台前坐着抽烟。

  一进屋,叶青将痰盂随手往床下一扔,冲到洗脸盆架前赶紧倒水洗手。

  “徐友亮!快点拿饭盆,今天咱们吃玉米饼,白菜炖豆腐和玉米面粥,去晚了可就没啦!你快点!”

  徐友亮赶紧掐灭烟,笑眼弯弯:“好啊!”

  两人锁好门,前面叶青急步小跑,后面徐友亮笑眯眯跟着,一前一后来到食堂。

  刚进食堂,部长老婆已经冲叶青招手。

  “小叶!快过来,我给你占着位置呢!”

  “哎!来啦!”叶青拿起饭盆的小碟子就往前跑。

  徐友亮追上,递过个小纸片:“叶青,拿着饭卡!”

  叶青一把抓过,赶紧跑过去凑到部长老婆身边,把位置占上。

  主食窗口最早端出大箩筐,里面是黄橙橙热气腾腾的玉米饼。

  “给我来六个。”部长老婆递上饭卡。

  大师傅接过饭卡,拿过圆珠笔在上面划了几道,六个玉米饼装到她饭盆。

  部长老婆端着饭盆回头:“小叶,你们吃几个?”

  叶青举着饭卡一脸茫然:“我吃一个就够了……”

  部长老婆一把抽出她手中饭卡,递到窗口:“这是徐公安的对象,她要三个!”

  大师傅看了眼叶青,在饭卡上也划了几道,然后装了三个玉米饼放到她碟子。

  两人离开窗口。

  部长老婆边走边嘱咐:“你以后记着,玉米饼也就周一的能吃,顶多明天再吃一顿,往后就别买了,到周六再开始……”

  叶青颠颠跟在后面,忙不迭的点头。

  等她们走到桌前,徐友亮仿佛刚看到般,忙站起来打招呼。

  “今儿嫂子来打饭啊?刘部长干啥去了?”

  “他?又下乡了呗?一星期都不着家了!”部长老婆撇嘴抱怨。

  “你家二小子最近在学校怎么样啦?”徐友亮关心问。

  “还那德行!等老刘回来得往死里打!”部长老婆神情愤恨。

  “别打别打……小孩子嘛!批评教育为主,回头我有时间去趟他们学校,跟校委的人好好谈谈。”徐友亮承诺。

  部长老婆眼神放亮:“那太好啦!小徐,这边你放心,回头赶紧抽时间去一次,要不然人家今年不让他毕业!”

  “嫂子放心!”

  叶青看着两人寒暄不明所以,好像关系挺好的……

  部长老婆刚走,女科长就来了。

  “哎!小叶,快点啊!白菜炖豆腐已经端出来啦!”

  叶青又一次激动,赶紧放下玉米饼,抄起菜盆就跟了去。

  徐友亮又追了过来:“叶青,拿着菜票!”

  叶青一把抓过,赶紧小跑过去,菜食口已经挤满人。

  女科长挤到窗口,回身一把抢过叶青手中的菜票,高喊着:“两份两份!我的和徐公安对象的!”

  叶青赶紧端着菜盆凑到跟前。

  窗口大师傅看了眼叶青,接过她们手中的菜盆,打了满满两勺菜,油汪汪的白菜炒粉条,里面好几块油煎大豆腐!

  “哇!这个菜只要三分钱啊?好划算!”叶青兴奋道。

  女科长也高兴:“那可不?就这个最实惠!只周一有,而且来晚了就没啦!以后可得早来!”

  “记住啦记住啦!”叶青点头。

  两人走到桌前,徐友亮又笑眯眯站起来。

  “尹科长今天不忙啊?”

  女科长笑道:“再忙也没办法啊?老二才刚断奶,我家那位又是指望不上的,我不两头跑还能咋样?”

  徐友亮神色同情:“老高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反正农场离着咱们县不远,回头我让那边分管处的同事劝劝他,也抽空回家看看,怎么着的大周末也得来一趟吧?老二生下来还没见过他这个爸爸呢……”

  女科长眼神惊喜,却摇头叹气道:“他也是犟脾气,前阵子写信还说要在农场好好改造,我拿他没办法!”

  徐友亮神色愤怒:“男人再怎么着也得顾家啊?你别管了!不行我亲自过去,拉也要把他拉回来!”

  叶青迷迷瞪瞪看着他们,农场改造这些字眼她明白什么意思,可是……还有自愿不想回家的?不明白!

  女科长已经满脸期待,望了徐友亮一眼什么都没说,回头拉住叶青兴奋道:“小叶!这周是月底,周三有红烧肉!你可别忘了啊,到时候我来找你。”

  叶青两眼冒光:“真的啊?一个月只有一次么?”

  女科长看着她,从心底由衷笑出来:“真的!一个月能有一次也就够了!”

  徐友亮笑笑,坐下没再说话。

  叶青和女科长寒暄几句,两人挥手道别。

  刚放下菜盆,书记老婆又来了。

  “小徐,小叶,菜打好了没?”

  徐友亮忙站起来:“齐婶,饭菜都打齐了,叶青一向粗心大意,又马虎惯了,以后您多教教她。”

  书记老婆笑眯眯道:“熟悉熟悉就好啦,谁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

  叶青咧着嘴干笑,也不知道怎么回话。

  书记老婆笑眯眯看着她道:“小叶,走吧?咱们去打汤!”

  “哎!”叶青忙又抄起汤盆跟上。

  徐友亮再一次追上:“叶青,拿着钱包!”

  叶青接过,颠颠地又跑过去。

  到了汤食窗口,书记老婆递过一分钱,要了份玉米粥。

  叶青赶紧拿出二分钱:“我要两份!”

  书记老婆笑着拦住:“你和小徐喝一份就够啦!”说着接过她手中举着的纸币,拿出一分钱递给大师傅,剩下的又塞给她,抢过汤盆递过去。

  “这是徐公安的对象,来一份粥。”

  这个窗口的大师傅也看了眼叶青,点点头表示记住,长柄大汤勺探到锅底,捞了又浓又稠满满一汤勺的玉米红豆粥,给她装进饭盆。

  叶青瞪眼,还能这样?

  书记老婆笑着看她一眼,也不说话,两人离开窗口又回到桌前。

  “小叶,明天是中午是蛋花汤,后天晚上是羊杂汤,回头我还带你来!”

  叶青使劲点头,这个她知道,撇上捞下不喝中间汤!

  徐友亮客气道谢,站起来送书记老婆离开才坐下。

  叶青高高兴兴坐下,筷子递给徐友亮一双,催促道:“快吃!我打的饭菜都是今天最好吃的!”

  徐友亮笑着接过,就着玉米饼大口吃菜。

  “好不好吃啊?”叶青问。

  “果然不错!”徐友亮忙道。

  叶青得意,下筷如飞,不时还往门口瞟,陆陆续续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三五结伴,高高兴兴交谈,食堂热热闹闹的打饭催菜声。

  直到两人吃完,收拾好饭盆,叶青才看见黄蕊端着饭盆,独自一人进来。

  “小黄花,你才过来啊?我们都吃完啦!今天就不陪你喽,你自己吃吧!”叶青得意。

  黄蕊笑笑:“没办法,工作太忙了,哪像叶同志你这么闲在啊?”

  叶青一怔,工作?坏啦!今天周一!脸上不由得就一片焦急,慌张望向徐友亮。

  徐友亮好笑:“你现在才想起来工作啊?任部长在电话里说给你一周的假,放心歇着吧!”

  叶青顿时放下心,又恢复笑意。

  黄蕊也笑:“叶同志好好养病,等我忙完抽空去探望你。”

  叶青皮笑肉不笑的冲她咧下嘴,拉着徐友亮离开。

  刚刚中午十二点,下午两点才上班,叶青起得晚,这会儿精神头正足,放下饭盆拉着徐友亮出来散步遛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87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