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军棋象棋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县委大院大门不太显眼,里面却进深很大,结构像个图钉。

  从门口一条笔直的大道延伸,道路两旁都是一排排青砖瓦房,坐北朝南,每间屋子都挂着牌子。什么这个部那个办,啥啥处啥啥科啥啥局,反正叶青看着名字都差不多。

  一排排办公室走过去,是两个大建筑,门口开在路边,脸对脸冲着东西方向,是食堂和大会议厅,两层的水泥楼,对称立在大路两旁。

  再往里还是一排排的青砖瓦房,这些就是家属区了。

  绿树成荫,门前拉着晾衣绳,上面晾晒着各种颜色的衣物,门口又是炉子又是杂物,还有小孩子吵闹声,比前面肃穆的办公区热闹许多。

  再往里就是一个大操场,篮球架,乒乓球案,双杠……四周也是房子,远处还一栋红砖的二层小楼。

  叶青看着兴致缺缺,太低调了!

  两人在空旷的大操场上散步。

  “叶青,县委大门口挂着好几块牌子,知道那些牌子都是什么单位吗?”

  “我又不是文盲,当然知道!”

  “哦?你也知道?说来听听,这些单位都是干什么的?”徐友亮感兴趣问。

  “还能干什么啊?不就是字面意思呗?”叶青道。

  徐友亮忙点头称赞:“没错!就是字面意思,你知道他们之间什么关系么?”

  叶青想起他们矿上的工会厂委和各个科室,背着手兴高采烈的边走边说。

  “有丈夫有妻子,分工合作赚钱养家洗衣做饭;还有婆婆,成天唠唠叨叨但谁也不听她的!刁蛮小姑子整天监督嫂嫂是不是偷吃,哥哥是不是偷懒,不过她吃的也是哥嫂挣来的饭,才不搭理她呢!还有其他部门……反正都是家里乱七八糟的亲戚。”

  徐友亮怔了片刻,立刻大笑着鼓掌:“哈哈……叶青,说的真不错!”

  叶青得意,扬着下巴冲他笑。

  徐友亮笑后又问:“不过叶青,你为什么不怕婆婆和小姑子呢?惹恼了她们还不整天给你搬弄是非?”

  叶青浑不在意,她当然不怕!谁还和婆婆住一起啊?以后商品房上市,年轻人结婚谁不是先买房子搬出来过二人世界?

  “大不了就分家另过喽?谁怕谁啊!”

  徐友亮摇头:“要是现在家里只有一间房一口锅呢?”

  叶青想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厂子里三代住一起的,婆媳姑嫂矛盾还真不少!

  “那……那就只能少说话多干活儿,不让婆婆唠叨小姑子挑错!”

  徐友亮又摇头:“万一她们鸡蛋里挑骨头,就是不喜欢你呢?”

  “那就打!不给她们饭吃!”叶青凶巴巴的说。

  徐友亮好笑:“虐待婆婆,不善待小姑,娶妻不贤,丈夫想不休掉你都不行。”

  叶青纳闷,婆媳关系姑嫂关系真不好处理,幸亏她都没有……

  “那怎么办?”

  徐友亮耐心指点:“要听丈夫的话,丈夫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他自然会护着你,老太爷会劝说婆婆不要苛待儿媳,小姑子自然也不敢再多嘴多舌。”

  “哦!明白啦!”叶青心里暗骂:老古板!老封建!

  徐友亮又问:“这是小门小户过日子,要是大家庭呢?也要住一起,叔伯子侄一大群,妯娌姑嫂更多更复杂,各种姻亲来往……你要怎么办?”

  叶青瞬间精神:“宅斗!”

  徐友亮好奇:“你打算怎么斗?”

  “藏红花!银针!欢宜香!小纸条金钗玉佩诬陷!哼哼……谁惹我就收拾谁!”叶青做出高冷姿态。

  “哈哈哈哈……”徐友亮大笑。

  叶青生气:“你笑什么?我说错了么?那你说该怎么办?”

  徐友亮止住笑说道:“还是要听丈夫的话,在家相夫教子孝敬老太爷,等着丈夫在外面给你挣个一品诰命回来,你就能在家里横着走,姑嫂妯娌谁也不敢招惹你,婆婆也要敬你三分。”

  叶青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办公室政治?职场三十六计?挨不上啊!也许他说的就是婆媳关系吧?

  当初在学校,叶青最爱看古言小说和时尚杂志,对于爱好也不惜时间精力去网络搜集各种资料。自从毕业开始求职应聘,她才开始狂啃成功学名著,恶补人际交往。

  比如像{如何炮灰竞争对手}{教你识别反间计}{32招抓住上司的心}{用美食抓住男人的胃,用业绩顶主管的肺}……这些书叶青百看不厌,深得精髓,可是为什么还是搞不太明白他说的话?

  叶青郁闷的看了眼手上的劳力士,心想看来她也得买块真力时戴戴……

  徐友亮看眼叶青纠结的表情,笑笑没说话。

  两人绕过操场,从食堂后面又绕到前面的办公区,此时中午,办公人员都去吃饭午休,一排排挂着门牌的房舍静悄悄地。

  这时期职能部门都还一起办公,像后世常见的什么工商局水利局农业局的都还没独立出去,都挤在县委大院。就一两间办公室几个工作人员,一块门牌写着什么工商科、水利科、农业科、档案室……

  但是也不绝对,比如省城就有单独的档案局、农机局、商业局,新南市还有矿务局,惠安县也有单独办公的粮食局。

  一样的职能,有的叫局有的叫厅,有的就是什么部、什么处、什么科……反正乱七八糟的叶青也不懂有什么区别。

  不过她最清楚的就是内务科,那里就是办结婚证的地方!

  “叶青,你知不知道这些科室都是干什么的?像县委有办公室、组织部、宣传部……县政有建设科,审计科,工商科,水利科……他们又都是什么关系?”徐友亮又问。

  叶青不吭声,乱七八糟的她怎么知道?反正肉烂在锅里,自己人管自己呗?

  徐友亮继续引导:“叶青,比如黄蕊,她是政法科办事员,周梅是宣传部的干事,你说说她们都是干什么的?又是什么关系?”

  叶青没好气:“黄蕊和你眉目传情,吃饭打牌勾勾搭搭!周梅给你们穿针引线,顺带煽风点火挑拨我和你的阶级矛盾!”

  “哈哈哈……”徐友亮笑的前仰后合,拉住叶青忙又问:“我呢我呢?快说说!我平时上班都干什么?”

  “办户口查档案帮人找爹,陪小黄花去省城开会吃饭!”

  “哈哈哈……”徐友亮又是一阵大笑。

  叶青瞪他,说错了么?反正都是一帮不干实事的家伙,整天打牌聚餐,她在矿厂委还能组织大家挖煤呢!

  “叶青,县委大院里谁最大?她们都听谁的?”徐友亮忍住笑问。

  “书记和县长最大,父母官,一个是爹一个是妈,她们都听这俩人的!”叶青得意,这个她还是知道。

  徐友亮又问:“到底是县长大还是书记大?”

  “当然是书记大啦!”叶青也知道这个,矿上就蒋书记最有权。

  “为什么他最大?说说,书记平时都干什么?”徐友亮问。

  干什么?喝茶看报纸开会呗!学习毛选之余顺带偷听墙角,看谁家两口子吵架赶紧过去开茶话会!

  “嗯……要学习上级文件精神,组织大家开会,然后谁有事就大喊一声,书记就来解决问题啦!看谁不顺眼就骂他一顿,呵呵……”叶青干笑。

  徐友亮也干笑:“呵呵……叶青,齐书记的工作是不是你也能干?””

  叶青脸红了下,谦虚道:“不不,我不行,我太年轻了,资历还不够……。”

  徐友亮强忍住嘴角的抽动问道:“那要是等你资历够了,让你当书记,你打算怎么干?”

  叶青认真想想,正色道:“首先要调整机构,精简部门,简化办事流程!”

  徐友亮也来兴趣,忙问她:“你打算怎么调整?精简那些部门?”

  叶青想了会儿说道:“像工商科水利科农机科电业科……这些有关国计民生的都是重要部门,给他们盖个漂亮的办公大楼!让他们都独立办公,专心发展工商和水电,搞好县城建设!”

  “有道理!说得好!继续说,哪些部门要精简呢?”徐友亮鼓掌笑道。

  叶青眼神望天认真思考,自己说的那些部门本来就是重中之重,后世也都是这样分出去的,至于精简掉哪些么……

  “某部就没什么用,组织部……好像也没用,宣传部……不要了!民意科,科政法科什么的统统都精简掉!县长也我一个人兼任啦!”叶青大刀阔斧设想。

  徐友亮瞪大眼睛啧啧称赞:“叶青,你,你……太有魄力啦!说得好!不过……您一个人忙的过来么?精简掉的这些人都送哪儿?”

  “呵呵,我能者多劳……那些人我给他们办个大工厂,让他们都去当工人,赚了钱给他们盖楼房,三室一厅电灯电话,食堂天天大鱼大肉!然后一家一辆小轿车!”

  叶青当然知道要妥善安排下岗职工,干部也是人。

  徐友亮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还有个武装部呢?我们公安局您打算怎么安排?”

  叶青被自己的构想感染,咧嘴笑道:“你们公安局要维护治安保护人民财产,当然不能精简啦!武装部干什么的?也没什么用吧?让他们去工厂当保安!”

  徐友亮感叹万分:“叶青!看不出你还有如此远大理想,当县委书记太屈才了,你应该去中/!”

  叶青谦虚笑笑:“不不……我资历还是不够,中南……多等几年再说吧!”

  “好好好……我等着!”徐友亮忍住嘴角抽搐笑道:“走吧,咱们回屋下棋!”

  “好啊!”叶青痛快答应。

  两人回到屋,关好门,支上圆桌。

  “叶青,你都会下什么棋?”徐友亮拉开书架下面的柜橱问。

  “我什么都会!”

  没说假话,就是什么都会!天文地理鸡毛蒜皮,只是……什么都不精,学会了玩几次就丢一边。

  徐友亮拿了一副陆战棋出来,笑道:“那咱们玩军棋吧?”

  “好啊好啊!”

  叶青抢过盒子,棋子倒出来,棋盘折叠成小块,露出大小规则那块放自己这边,然后红子黑子分别码放好,打麻将那样摆了两排。

  徐友亮都惊了:“叶青……你这是什么玩法?”

  叶青嘻嘻:“比大小点,这样玩不费脑子!”

  徐友亮无语,还是坐下陪她玩。

  “你先出!”叶青喊。

  徐友亮随手拿起一个棋子扔出去:“团长。”

  叶青瞄了眼棋盘上的介绍,拿出一个棋子扔过去:“旅长!比你大!”

  徐友亮好笑的又拿起一个:“师长。”

  叶青又看看棋盘:“军长!”然后得意看向他,你出司令啊?快出啊!

  “我不出!”徐友亮挑眉看她。

  叶青泄气,看了看棋盘,纠结了一会儿又扔出一个:“排长!”

  “连长。”

  “营长!”

  “军长。”

  叶青纠结的看着棋局,该她出司令了……再纠结的看看徐友亮,你咋不按套路出牌呢?

  “出啊!叶青,快点……我要炸你的司令。”徐友亮笑的很欠揍。

  叶青才不上当呢,狠了狠心扔出炸弹:“我先炸了你的军长!”

  徐友亮鼓掌:“好!有魄力!该你了。”

  叶青扫了眼手中的棋子,撇着嘴扔出一个:“工兵……”

  “旅长!”

  叶青再看看,已经没牌了!颤巍巍扔出来最后的底牌:“司令……”

  “炸了!”

  “不玩啦!”叶青喊。

  “那咱们玩象棋?”徐友亮笑着建议。

  “好啊好啊!那个我也会!”叶青赞同。

  徐友亮转身去书柜又拿出象棋,叶青接过,这次是规规矩矩摆好棋盘。

  “红先黑后,我先来!”叶青嚷嚷。

  “您请!”徐友亮大方。

  当头炮,跳马,出车……老三招过后叶青又招架不住,几步就被吃掉了老帅。

  拿掉徐友亮的车马炮又战一局,还是输了。

  再来一遍,拿掉他的车马炮相仕卒……

  叶青不要脸的冲他干笑,棋盘上徐友亮那边只剩一个光杆老将。

  “来!”徐友亮大度。

  叶青赶紧七手八脚出棋……咦?那边太空了,不好借力……

  “叶青,和棋啦!”徐友亮提醒。

  “不玩了!”叶青又闹。

  “咱们还玩儿军棋?”徐友亮继续大度。

  “不玩,你耍赖!总是不出不出的!”叶青不依。

  徐友亮笑道:“咱们换个新鲜玩法?”

  “怎么玩?”叶青好奇。

  徐友亮又把军棋拿出来,按照刚才叶青比大小点的方法摆好,旁边的象棋也重新摆上。

  “军棋还是比大小,这次谁要是想不出牌,就要必须在象棋那边走一步,对方可以选择继续出军棋,也可以选择在象棋那边迎战,怎么样?”徐友亮解释规则。

  叶青果然被吸引:“好啊好啊!”

  又是一番酣战,叶青象棋那边已经失守,老帅被吃掉了!

  “叶青,你还没输,军棋那边还有棋子,形势紧急,司令也可以挂帅!”

  叶青连忙拿了自己的司令放到老帅位置,继续酣战。

  厮杀一阵,叶青的军棋已经应付不了一个小小营长。

  “叶青,你还是没输,战事紧急,文臣也可领军出征,把你的车拿过来当军长!”

  叶青赶紧调兵遣将,继续浴血奋战!

  “叶青,该去换纸啦。”徐友亮提醒。

  叶青正玩的意犹未尽,早就忘记这茬!愣了下,顿时感觉到下面的湿润,赶紧站起身找东西,大咧咧折好,拿着就出门往厕所跑。

  身后徐友亮大笑不已。

  叶青回到宿舍,坐下催促还要再玩。

  徐友亮看看表道:“不玩了!我该上班去了,你在家自己研究吧。”

  叶青点头,也不理他,果真自己码好两盘棋认真研究起来。

  徐友亮笑笑,穿好外套,带上帽子出门上班。

  叶青在房间里摆弄了会儿棋盘,又觉得没意思,收拾好放回去,开始看书。

  书架上都是个各种毛选马列,仅有几部古典小说也都是看过几十遍的,顿时觉得无趣,躺床上眯了一会儿,再醒来时候已经晚上五点多了。

  叶青迷迷瞪瞪下床洗漱过,想起中午时候那几人说的今天晚饭什么不好吃,面条汤?小米粥?记不清了!看看屋里,有一袋小米,叶青过去打开,淘米洗净,铝锅坐在火上烧水,开锅后将淘洗干净的小米下锅。

  再看时间刚好,拿起饭盆去食堂,中午用过的饭卡菜票连带钱包钥匙都在桌上,叶青抓起来都带着。

  到了食堂又遇见部长老婆和女科长,三个女人一通亲热寒暄,叶青在她们授意下打了三和面馒头和炒冬瓜,高高兴兴端回屋。

  圆桌上馒头炒菜碗筷都摆好,天色已经昏暗,屋里开着灯,屋门大敞着。

  叶青挂记着门外的小米粥,怕冒出锅,站在门口扎着围裙拿汤勺不时搅拌……

  徐友亮下班回家时,看到的正是此时画面,望着家里温暖灯火,心里顿时被塞得满满的……

  “叶青,做饭了啊?”徐友亮笑问。

  叶青忙点头:“嗯嗯……就熬了点粥,馒头和菜都是食堂打的,你快点洗手换衣服吧。”

  “好啊!”徐友亮进屋摘下帽子脱去外衣,洗过手坐下等着开饭。

  小米粥熬到浓稠刚好,叶青封了火,铝锅端到屋里晾着,铁皮炉子又坐上水壶,进屋关好门。

  叶青盛好饭递上筷子:“开吃!”

  徐友亮一手拿馒头,一手不时夹菜喝粥,脸上的笑容舒心惬意:“今天的饭好香!”

  吃过饭叶青去泡茶,躺床上举着本书闲看。

  徐友亮洗着碗问道:“叶青,没碰凉水吧?”

  “没事,稍微注意点就行啦,哪有这么娇气?”平时她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

  徐友亮皱眉:“该注意的还是要小心,身体哪能开玩笑?明天刚子过来,我让他给你捎了暖水袋,还有枣泥馅点心……”

  “真的啊?我最喜欢枣泥馅点心啦!”叶青兴奋。

  徐友亮好笑摇头:“馋猫!就知道吃。”

  叶青乐颠颠傻笑,徐友亮也笑,继续洗碗收拾,敞着门往外倒水。

  “哎呦!小徐自己洗碗啊?”尖细的嗓音,白静怡走进屋。

  “嫂子来啦?快请坐!”徐友亮忙招呼。

  叶青记得她,是王公安的爱人,连忙坐起身下床搬过椅子。

  “嫂子请坐!”叶青热情招呼。

  白静怡笑笑坐下,看了眼叶青道:“叶同志病了啊?我听说了就赶紧过来看看,你好点没有?”

  什么病她当然清楚,黄蕊早就跟她说了,没想到还真能把徐友亮给哄住,也就没结婚的愣头青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那算病么?

  叶青尴尬笑笑:“呵呵……小病,不碍事,过几天就好。”

  白静怡心里冷笑,可不过几天就好?你蒙谁呐?

  “叶同志,再小的病也不能马虎,去医院看过没?吃过药没?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身体呢?”言辞真诚表情关切。

  叶青更加尴尬:“我……我不碍事,真的过几天就好!”

  徐友亮摆好碗筷笑道:“嫂子不用理她,不是什么大病,热水袋捂捂肚子,吃几块点心就能好,就是嘴馋了。”

  叶青白他一眼,你才嘴馋!

  白静怡也白了徐友亮一眼,你个傻小子!可不就是热水袋捂捂就好?

  她可听老王说了,徐友亮让曾少刚从省城给带点心过来,那点心是一般人能吃着的么?托省长的门路从首都捎回来,这是要欠多大的人情?之前买毛毯也是托了那边,现在又要点心……徐友亮和省长一家那点情面全浪费在这些鸡毛蒜皮事上了,这个害人精!

  “叶同志,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衣服要不要洗?你别客气!我家老王和小徐一个单位这么多年的同事,好的跟一家人似得……你就当我是亲嫂子,有什么话直说,千万别跟我见外!”白静怡继续言辞真诚。

  叶青尴尬的无地自容:“不用不用……真的没事!过两天我自己就能洗……”都是女人,她怎么还不明白呢?非要人直接说出来啊?

  徐友亮收拾完坐下,点着烟笑道:“嫂子不用操心,我上班后她自己在家没事干,洗洗涮涮的也有时间。”

  白静怡笑笑没再继续,又闲话聊起别的琐事。

  徐友亮热情应着,又转头道:“叶青,别在椅子上坐着了,回头又着凉?赶紧回床上躺着去!”

  叶青左右也插不上话,得到示意忙冲白静怡不好意思笑笑,起身又躺回床上继续看书。

  白静怡聊了一会儿就站起来告辞,临别时还不忘亲热嘱咐叶青,需要帮忙就吭声,千万别跟她客气。

  叶青干笑,心想我又不知道你住哪,我找的着你吗?怎么吭声啊?

  白静怡客气过出门,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大院后面的单身宿舍。

  “黄蕊,在屋么?”白静怡上二楼敲门。

  屋门打开,黄蕊在里面笑吟吟道:“静怡,你来啦?快进来!”

  两人进屋关好门,黄蕊拉着白静怡坐下。

  “喝糖水么?还是喝茶?”黄蕊问。

  白静怡拦住:“你别忙,我说两句话就走。”

  黄蕊坐下,一脸笑容的看她,眼神仍旧清澈。

  白静怡叹口气:“黄蕊……我刚从那边回来。”

  “哦?叶同志怎么样了?我还打算去看看她呢,今天一直忙工作,还没抽出时间。”黄蕊关切道。

  白静怡冷笑:“你是不知道,徐友亮现在被她指使的团团转,我去的时候正在刷碗呢!”

  黄蕊低头笑笑:“女人这个时候本来就不能沾凉水,徐友亮做这些也是应该的。”

  “哼!也就你们未婚姑娘金贵!结婚过一年你再看看?每月一回,家里洗洗涮涮一大堆活儿等着,你不干谁干?男人才不管你能不能沾凉水呢!”白静怡耻鼻。

  黄蕊摇头:“徐友亮不会,他一向细心。”

  白静怡不屑:“那是他还不清楚怎么一回事,让那个女人给蒙住啦!你是没看见她那副样子,真跟得了多大病似得……还要暖水袋要点心,徐友亮傻乎乎的就都照办啦!”

  黄蕊无奈:“这种事谁也不好当面提醒,由着她折腾吧!”

  “那女人什么下三滥手段都使得出来,万一真要是生米煮成熟饭,徐友亮可就想甩也甩不掉了!”白静怡忧心忡忡。

  黄蕊脸色微红了下:“我相信徐友亮,他会自律。”

  白静怡疑惑望她:“黄蕊?你们……”

  黄蕊羞涩轻笑,并不解释。

  白静怡醒过味,兴奋道:“黄蕊!你快跟我说说!什么时候?当时怎么个情况?你俩是不是已经……”

  “瞎猜什么呢!才不是你说的那样!”黄蕊娇嗔。

  白静怡连忙赔笑:“想不让我瞎猜,你倒是说啊!”

  黄蕊歪头笑笑,好半天才羞涩道:“那天在我家,我头发卡在衣服后面的拉链里了……后来我进去里间换好衣服,他就一直在客厅坐着。”

  回忆那天情景,想起徐友亮当时说的话,黄蕊又一次耳红心跳。

  白静怡不禁纳闷,看不出来,徐友亮居然是柳下惠……

  县委大院北房宿舍,徐友亮都收拾好,早早洗漱过,锁门熄了灯。

  紧闭的窗帘上树影摇动,外面路灯的光线照进来,屋子并不黑暗。

  叶青放下书,惊得不可思议:“现在还不到八点!你这么早就睡啊?”

  “叶青,我想睡……”徐友亮眼巴巴望着她。

  叶青无语:“好吧好吧,困了你就睡吧。”上一天班的确辛苦。

  徐友亮眯着眼笑笑,脱掉衣服上床,扯过棉被给两人一起蒙上……

  四月天气,晚间只稍凉,一床棉被盖下来,没一会儿叶青就浑身发汗。

  “热死啦!”

  “叶青,线衣脱了……”

  一阵悉悉索索,叶青顿时觉得凉爽许多。

  “叶青……这东西紧绷绷的,穿身上勒不勒啊?”

  “嗯,挺勒的……”

  “我帮你脱了吧?”

  一阵悉悉索索,叶青身上又凉爽许多……

  “叶青,你穿着秋裤睡不舒服吧?”

  “嗯……”

  再一次悉悉索索,叶青光溜溜只剩一条带子……

  “叶青……”

  “我不热啦!”

  “没让你脱那个啊?回头再弄我一床……”

  “……”

  “叶青……腰还酸么?”

  “嗯……”

  “我给你揉揉吧?”

  “嗯……”

  大手覆上纤细腰肢开始……

  ……

  “我洗过了……”徐友亮低声。

  “我不吃……”叶青有气无力。

  “尝一下?”

  “不要!”

  ……

  徐友亮低头看了眼,瞬间明白,赶紧随手从床头柜上抄个东西,凑到叶青嘴边,

  叶青翻身低头:“咳咳……啐!给我水!我要漱口!”真恶心!

  徐友亮将手里东西放回床头柜,起身又去倒水,叶青瞥了眼刚才的容器……茶杯!

  一番折腾,徐友亮上床,靠着床头躺下,将叶青抱在怀里盖上棉被,点着一颗烟,抽的心满意足。

  “你不是想睡么?”叶青郁闷。

  “睡过了啊?”徐友亮涎着脸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88章 军棋象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