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晋江首发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两人吃完早饭,徐友亮收拾好出去上班。

  叶青又回到床上躺下继续眯着,醒来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钟,徐友亮还没回来,屋子里就她一个人。

  迷迷糊糊下床洗漱好,叶青开始发呆。

  今天星期二,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就她无所事事……

  玩点什么呢?叶青呆呆地看了眼房间,除了书就是棋,除了军棋象棋还有围棋跳棋,自己玩没意思。

  站起身,大敞开门,外面是个艳阳天,好舒服的天气!

  叶青高高兴兴抱出棉被褥子,搭在门前的铁丝上晾晒。

  窗户大敞开,外面绿柳丝长,燕子麻雀叽叽喳喳。

  桌上有些乱,书柜上也有一层浮沉,一定是昨晚徐友亮急着‘睡’,没仔细收拾。

  叶青拿了洗衣盆,兑好温水涮洗抹布,开始一点点擦拭,又收拾桌子开始扫地。

  “小叶,打扫卫生呐?”书记老婆笑眯眯站在门口。

  “齐婶,早!”叶青忙打招呼。

  “不早啦!”齐婶笑笑,看了眼她手中的笤帚,不由皱眉:“这笤帚苗都快掉光了,一下下扫的多费劲啊?”

  “呵呵……”叶青干笑,早就看见笤帚掉的快成秃子了,徐友亮没去买,她也懒得换,随便扫扫得啦。

  齐婶笑道:“快别用这把了,早就该换啦,小徐平时也顾不上,走走,我带你去总务科领把新的。”

  “啊?还能领新的啊?”叶青吃惊,白给的啊?

  齐婶笑着点头,又看看屋里的墩布,告诉她也该换了。

  叶青忙不迭点头,赶紧锁上门,跟着齐婶出去。

  两人一路说笑着到了前排的一间办公室,墙上挂着总务科的牌子。

  门敞着,里面两张办公桌,一个中年白胖男人用一张,两个年轻姑娘合用一张,都低着头写写算算不知道在忙什么。

  “哎呦!嫂子来啦?”中年男看见齐婶忙站起来。

  “齐婶。”两个年轻姑娘也站起来打招呼。

  齐婶一一招呼过,笑眯眯拉过叶青。

  “这是公安局小徐的对象,家里笤帚墩布该换了,怕她不认识路,我带她过来认认门!”回头又冲叶青介绍道:“小叶,这是朱科长,以后家里打扫卫生用的东西坏了缺了,就都来找他要!”

  叶青赶紧打招呼:“朱科长好!”

  “你好你好……”朱科长忙回应,又指着两个年轻姑娘介绍道:“这是我们科小李小王,我要是不在,找她们也一样!”

  叶青忙又打招呼,小李小王也热情回应。

  客套一番,朱科长亲自去旁边仓库拿了一把崭新的笤帚和一把新墩布,回来交给叶青,让她在登记表上签字。

  “把小徐的名字写上就行。”齐婶在旁指点。

  “哦!”叶青忙签上徐友亮的大名。

  一番寒暄,客气告别,叶青拿着新笤帚和墩布,跟着齐婶离开。

  望着她们背影,小李姑娘好奇:“不是说徐公安和对象分了吗?怎么每周都过来?这还住下不走啦?政法科那边的黄干事算怎么一回事?不是都说他们才是一对么?”

  小王姑娘摇头:“要我说,食堂那个临时工更靠谱,天天在徐公安屋里耗着,洗衣服做饭打扫,帮着买这个买那个……就差把徐公安钱包攥手里啦!”

  “对对!上周我还看见她在食堂买小炒,心里纳闷她个临时工怎么还在食堂吃小炒啊?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帮徐公安买的,手里拿着的就是他的钱包!”小李姑娘忙应和。

  朱科长哈哈大笑:“你们这些小姑娘……就知道盯着男人的钱包。”

  “那要盯着什么?”两个姑娘齐声问。

  朱科长举起登记簿,指着刚才叶青随手签下的名字道:“要盯着这个!”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一头雾水。

  叶青在屋门口和齐婶道别,各自回家。

  开锁进屋,换上新笤帚,旧的扔到门外土簸箕,叶青高高兴兴的继续打扫。

  “叶同志,你怎么把笤帚和墩布都扔了?”有人站在门口冷冰冰的问。

  叶青吃惊抬头,这才看到是何淑敏,拍拍胸口道:“小白花,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吓我一跳!”

  何淑敏捡起土簸箕里的旧笤帚旧墩布,皱着眉头进来。

  叶青哼着歌还在打扫,地上原本也不太脏,大面上扫扫就行。

  “叶同志,用旧的笤帚能扫到边边角角,你不该扔了,留着还有用。”何淑敏蹲下身在叶青早过的地面又是一通忙乎,不一会儿还真扫出一小撮尘土。

  叶青无语:“小白花!你这么仔细干什么?又不是做财务,差不多就行啦!”

  何淑敏没理她,旧墩布涮了水,继续擦地。

  叶青扶额,吃饱了撑的啊?你不去上班啊?

  “小白花,用新的!来来,给你新的……”

  “我不用!”

  “有新的干嘛不用?”

  “旧的不能扔!”

  ……

  两人正在拉拉扯扯时候,门外又有人出声。

  “叶青,你在干嘛呢?”徐友亮笑眯眯的走过来,身后还跟着曾少刚。

  何淑敏攥着旧墩布忙招呼:“曾大哥!”

  曾少刚嬉皮笑脸打招呼:“小何妹妹,小嫂子!”

  叶青眼神一亮,扔下新墩布就冲曾少刚热情扑过去:“哈哈!小叔子!”

  曾少刚满面惊喜,张开双臂等着拥抱,徐友亮一把将他手里的纸盒子夺过来,赶紧塞给叶青。

  叶青抱着两个大红纸盒子,笑的呲牙裂嘴:“稻香村的啊?我最喜欢啦!”说完转身自顾自进屋了。

  曾少刚一脸的委屈,瞪着眼睛嚷嚷:“哎哎……小嫂子!你不是欢迎我的啊?亮子!她……”

  徐友亮笑着踹他一脚,两人一起进屋。

  早晨没吃早点,叶青早就饿了,洗过手,抱着点心盒子拆开,捡了块酥皮枣泥馅的点心就大口开吃。

  何淑敏放下墩布,又是倒水又是搬椅子,殷勤招呼曾少刚。

  “曾大哥,你坐!”

  “曾大哥,喝茶!”

  徐友亮轻笑坐下,扫了眼屋里,看看外面晾晒着的被褥,脸上的笑容越发舒心。

  “叶青,你少吃点!待会儿该吃午饭了。”徐友亮嘱咐。

  曾少刚点着烟豪爽道:“小嫂子尽管吃!以后想吃尽管跟我说,稻香村桂顺斋,我什么都能弄来!”

  叶青嘴里塞着糕点含糊点头,到底还是吃了两块才罢休,盖上盒子,小气吧啦的放到床头柜里藏好,也不招呼别人尝尝。

  这年头的老字号点心可不是花钱就能买来,不知道徐友亮托了多少人情,一番心意,怎么可以拿来客气呢?

  何淑敏眉头皱了下,暗暗鄙视叶青的小家子气,拿起墩布接着把手里的活都忙完,看到门外水开了,拎下来灌上暖壶,又拿起干抹布,把叶青擦过的带着水印子的桌子书柜重新抹干净。

  “小何今天不在窗口啊?后厨干了半天活儿怪累的,快别忙了,坐下歇歇,待会儿一起吃饭。”徐友亮声音温和。

  何淑敏忙摆手:“徐大哥,我不累!今天下班早,中午家里要来亲戚,我忙完就回去,还要帮着我妈做饭呢。”

  食堂后厨的工作比较繁重,但是下班早,上午十一点就可以收工回家。窗口卖菜相较轻松些,可是要等到下午两点钟大家都吃完才能下班,晚上也要等到八点多钟才能走,食堂的职工都是一天一轮换,谁也没意见。

  叶青喝了两口茶放下茶杯道:“小白花,那些我都擦过啦!你赶时间还不赶紧回家?”你重新擦一遍干嘛?拆我台啊?

  何淑敏低头照样干活,也不理叶青。

  徐友亮好笑摇摇头,伸手抹了一把书柜的橱扇道:“叶青,这就是你擦过的啊?怎么比没擦时候还脏?”

  叶青腹诽,小白花太勤快,我还没来得及擦第二遍呢!

  徐友亮笑笑,掏出钱包饭卡塞她手里。

  “你去食堂打饭吧,刚子中午和咱们一块儿吃。”

  叶青拿着钱包忙点头,起身到碗橱跟前拿了饭盆,想了想又多拿了两个菜盆,这才捧着出去。

  刚刚十一点,食堂的人还不算太多。

  叶青站在窗口前左顾右盼,买什么呢?吃饭店她会点菜,既然徐友亮让吃食堂,那就是随便吃一口的意思吧?但也不能光吃白菜土豆啊?

  “小叶!打饭啊?”部长老婆亲切招呼。

  叶青眼神一亮:“袁大姐,快来快来!”

  部长老婆赶紧过来:“怎么啦?”

  “我要买什么菜啊?”

  “你今天熬粥了吗?你俩打算中午吃点啥?”

  叶青摇头:“没熬粥,来客人了,中午三个人吃……”

  部长老婆想了想,马上笃定道:“你去打八个三合面馒头,买两份菜,再让食堂抄个洋葱鸡蛋!”

  “汤呢?”叶青赶紧问。

  部长老婆瞪眼拍她:“人多不讲究!还喝啥汤啊?沏壶茶就行啦!”

  叶青忙不迭点头,跑去买了馒头和菜,那边部长老婆又拉着她去了个小窗口。

  “老宋!这是徐公安对象,她要洋葱炒鸡蛋,来四个蛋!”

  窗口里的宋师傅扫了叶青一眼,孤傲的点点头,到底还是倒足了油,滋滋啦啦的炒了个洋葱鸡蛋,满满的装了一菜盆。

  叶青打开钱包,付了六毛钱,心满意足的和部长老婆道别,别说,这个菜还真划算!小炒四个蛋搭了油炒熟只要六毛钱,比国营饭店都便宜!

  一路小心,叶青大盆小碟的抱进屋,徐友亮赶紧起身接过,摆在桌上,笑眯眯道:“叶青,买了炒鸡蛋啊?”

  叶青得意点头:“袁大姐带我买的小炒,这个菜最……好吃!”最划算的话可不能当着客人说出来。

  徐友亮低头闷笑,忙招呼曾少刚坐下。

  何淑敏还没走,主动帮忙拿了碗碟过来张罗,拿筷子时候,皱着眉避开上面带牙印的……

  三个人,八个馒头三个菜,一份炒白菜丝,一份炒土豆片,一份炒鸡蛋。除了炒鸡蛋是正常菜量,食堂的大锅菜一份只有一勺……

  叶青沏了一壶茶,高高兴兴端上来放桌上,徐友亮忍着嘴角抽动,热情劝曾少刚开吃。

  曾少刚瞪着眼睛一脸惊诧,看看叶青,又看看徐友亮,还是拿起三合面馒头,举着筷子大口吃起来。

  “亮子,今天的菜……真,真好吃!”

  三人开始吃饭,何淑敏告辞出来,一路上都微微皱眉,这个女人真能给徐大哥丢脸!

  曾大哥过来不是一次两次,每回徐大哥都让她拿着钱和粮票去食堂打小炒,嘱咐她买的都是好菜。白面馒头大米饭,带肉的菜要两个,时鲜的蔬菜至少也要来两个……就算是鸡蛋,也要满满一大盆的五彩鸡蛋羹。

  今天的菜算什么?总共才三个,两个还是食堂的大锅菜!

  袁大姐不就是那个小气吝啬爱占便宜的部长老婆吗?她家闹的笑话还少么?一壶茶水当汤……真是不开眼,跟着什么人学什么,把徐大哥的脸都丢尽了。

  还有曾大哥带来的高级点心和奶糖,平时都是给大家分着吃,怎么她自己全收起来了?还能再丢人些么?

  何淑敏一路低着头,匆匆回了食堂,准备收拾收拾下班回家。

  后厨房,宋师傅拦住的她。

  “二丫,是不是曾同志过来啦?”

  何淑敏忙点头:“姑父,是曾大哥来了,正吃饭呢。”

  宋师傅肥腻的脸上表情遗憾:“你咋不过来帮着打菜呢?这月的猪肉今天就配到了,你要是过来,我也好给曾同志菜里多加点肉,人家帮了你们家这么大忙……”

  何淑敏摇摇头:“那会儿我正忙着擦桌子呢,叶同志闲着,徐大哥就让她来打饭了。”

  宋师傅一怔,皱眉看看内侄女,没有吭声,毕竟不是自己家闺女,话说深了不合适。

  以前他老婆整天跟他唠唠叨叨,说他大舅子家孩子多负担重,想让他姐夫那边帮帮忙找个工作。活动了一年多时间,好不容易等个空缺,这才把大舅子家十七岁的二丫头安插到他们食堂当临时工。

  一个月十四块五的工资,粮食指标涨到二十五斤,大舅子家也算多了份进项。

  起初看内侄女胆小怕事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他颇有些瞧不起。没想到在食堂干了大半年,兴许是在窗口卖菜常和干部打交道的缘故,人也变机灵了,居然和徐公安拉上了关系。

  人情来往就是这样,一旦认识一个,后面的黄干事周干事赵科长……居然连省长家的门路都攀上了!

  接班的事这两天传偏了大半个县城,连省城他姐夫的表哥都知道了,家里来来回回问了他好几遍,这关系可非同小可!他姐夫表哥亲自打电话过来,嘱咐他一定得把关系处好,他自然连连答应,当初他来县委食堂上班还是托的人家的门路……

  宋师傅看着何淑敏心里有些不悦,到底是没上过几天学的小丫头,没个眼力价!这时候你不来打饭,擦哪门子桌子啊?想想还是没直接说她,转身去案台下面掏出个小布兜。

  “二丫,这个带回去给你爹,跟他说声,食堂这边走不开,今天我就不过去了,给他添个下酒菜。”宋师傅把布兜递给她。

  何淑敏望了眼布兜,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忙小心翼翼接过:“知道了,姑父。”

  宋师傅又说:“你姑姑从家里拿了块布,说是给你做衣裳,没事你赶紧收拾收拾回家吧,下午早点过来上班。”

  “哎!我这就回家给姑姑做饭!”何淑敏高高兴兴答应。

  “走吧走吧!”

  何淑敏满脸喜悦,小心拎着布包,离开食堂。

  她家住在县城东边,离着县委不算太远,也不是很近,走路回去要二十来分钟才到。

  这会儿快晌午,路上都是赶着回家吃中午饭的人,碰到好几个她爸印刷厂的同事。

  “呦!这不是老何家的二闺女?”有人打招呼。

  “马姨,你回家吃饭啊?”何淑敏忙乖巧回应。

  “哪来的现成饭给我吃啊?回去还得现做!还是你爸有福气,早早退休在家享清福……我家二小子今年都二十三岁啦,这么大人也没个对象,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上儿媳妇给做的饭呢!”

  中年妇女一路亲热拉家常,何淑敏边走路边淡淡笑着倾听,并不多答话,平时黄干事就是这样,显得跟普通人不一样……

  路上又接二连三碰到好几个熟人,有她们家邻居,有她哥哥嫂嫂厂子的同事,还有她弟弟妹妹学校的老师……

  “二丫,回家啊?”

  “小敏,回去帮你嫂子做饭啊?你这孩子真勤快!”

  “是啊,常听你嫂子在厂子里夸你,又懂事又会做活,我咋就没这么好的小姑子呢?”

  “何淑敏同学,你二弟弟今年上初中吧?那可是好苗子,学习不能耽搁了……”

  ……

  何淑敏一路和人招呼,知道的说上两句,不清楚的就皱着眉头不说话,平时周干事就是这样,一看就是当干部的人……

  和邻居一路搭伴,很快就回了大杂院。

  “二丫回来了啊?”邻居妇女端着水盆亲热招呼。

  何淑敏眼神闪过轻蔑:“吴婶,做饭呐?吴叔下班了吗?”

  “没回来!厂子里加班,中午都不让回家吃,我早晨特意给他带的饭!”吴婶热情道。

  何淑敏故作吃惊道:“呀!那我得赶紧回家看看我大弟弟回来没,他和吴叔在一个车间,今天家里来亲戚,说好的让他回家吃饭。”

  “早回来啦!你也快回吧!”吴婶脸上表情不变。

  何淑敏笑笑,眼睛瞥了眼不远处的小破窝棚,自从陈寡妇一家搬走,那个窝棚如今已经破旧的住不得人。

  当初你不就只配住那样的地方么?以为自己是谁?何淑敏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快步离开。

  吴婶冲着她背影冷下脸,轻啐了口:“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90章 晋江首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