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言传身教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大杂院两进的结构,前面住着十来户人家,穿过过道,后面是个大小格局一样的院子,也住了十来家。

  何淑敏的家就在后面院子东头的一间屋子。

  “哎呦!二丫下班啦?快进屋,进屋进屋……”何淑敏妈看见闺女回来,高兴的张罗,脸上满是慈爱。

  “二妹回来啦?今天累不累?赶紧坐下,就等你吃饭啦!”何淑敏嫂子忙拿筷子拿碗,殷勤伺候小姑子。

  “二丫,姑姑好阵子没见你,心里怪想的,你瞧瞧,这是姑姑给你拿的花布,看看多鲜亮!刚好做一身新衣服!”何淑敏姑姑疼爱的看着侄女。

  何淑敏应着,扫了眼姑姑手上拿着的大红底条纹布,心里喜欢,面上仍矜持道:“谢谢姑姑。”说完又转身把手里的布包交给她妈。

  “妈,这是姑父给的鸡蛋,他说今天中午就不过来了,让给我爸炒个下酒菜。”

  何淑敏妈连忙接过,打开布包见里面是六个白皮大鸡蛋,高兴的合不拢嘴。

  她爸何坤齐也感到老怀欣慰,以前这个妹夫仗着在省城的亲戚,很是不把他这个娘家大舅哥看在眼里,平时那个态度要多傲气就多傲气。

  不过话说回来,终究还是亲戚,要不是托他的门路给二闺女安排到县委食堂工作,她哪能认识那么些大干部?自家儿子接班的事能这么轻易就解决?

  “二姐,等曾团长过来你带我去见见,上次的事还没谢他呢!到时候我在国营饭店炒俩菜,我们哥俩好好喝一杯,再和他商量商量怎么惩治厂长家的龟儿子!”何爱军头上还缠着纱布,老气横秋说道。

  他刚刚十六岁,这周已经是印刷厂的正式工人。

  厂长儿子赔偿了他二十块钱医药费,拿着钱买了双不要券的猪皮鞋,换上新工作服,头发梳的溜光。兜里装着一包牡丹香烟,看见工友就发一根,到处是一片称赞声,一扫往日窝囊受气的熊样!

  何淑敏看大弟弟语气轻浮,不由得皱起眉头:“你可别再闹事了,徐大哥和赵科长都嘱咐过,千万不能再招惹人家,冤家宜解不宜结。”

  何坤齐瞪眼呵斥二儿子:“你姐说的对!你以后要在印刷厂呆一辈子,没事老得罪人干啥?没听人家干部都说了嘛?冤家宜解不宜结!”

  “二小子!你再敢打架我可不轻饶你!”何淑敏姑姑也恐吓。

  何爱军瞪眼梗着脖子道:“怕啥?敢不服就让省长把他爹的厂长撤掉!”

  “啪”何坤齐举筷子就照儿子头上敲了下:“没轻没重的东西!心里有数就行,这话是能说出口的吗?以后在厂子里可不能当人面这么说!”

  何爱军捂着头撇撇嘴,到底没再说话。

  “来来来,二妹,快坐过来吃饭!”何淑敏嫂子端过来笼屉,招呼小姑子吃饭,一家人都围坐过来。

  何家的屋子是青砖大房,进深挺长,按说也不小,只是一家子八口都挤在里面,显得格外局促。

  三合板打了个隔断,里间住着何淑敏哥嫂,她哥哥在木器厂上班,嫂子在造纸厂,两人单位都没分上宿舍,结婚后就挤在家里住。

  外间放着一张大床,她爸妈带着两个小儿子睡,旁边一张小床是何淑敏姐俩的。

  满满当当挤了一屋子,圆桌支在屋门口一点空地上,一半坐椅子,一半人就得挤在床上坐着。

  今天中午何淑敏大哥在厂子吃饭没回来,妹子和小弟弟也带了干粮在学校吃,家里吃饭的除了爸妈嫂子和来做客的姑姑,就他们姐弟俩,还是挤得满满当当。

  何淑敏看了眼笼屉,眉头又皱了下。

  何妈把布兜里的鸡蛋放橱柜里锁好,只拿出两个炒好端上来,还绊了一大盆萝卜丝咸菜,煮了一大锅菜粥。

  笼屉里蒸的是两样干粮,四个玉米面馒头,剩下十来个都是黑乎乎的菜团子。

  何妈拿起一个馒头递给孩子爸,又那拿了一个给孩子姑姑,还剩下两个,一个递给何爱军,犹豫了下,最后一个给了何淑敏,自己拿起一个黑面菜团子。

  何淑敏嫂嫂盛完粥,回到桌上看了眼何淑敏手里的馒头,轻撇了下嘴角,不情不愿的拿了个黑面菜团子吃起来。

  何淑敏拿起筷子,闷声不吭的吃饭。

  何姑姑一边劝哥嫂吃鸡蛋,一边跟何淑敏聊家常。

  “二丫,我听你姑父说,你跟公安局的徐同志处的挺好?我跟你说,徐同志可是好人!你姑父没少跟我提,说他人缘好,见谁都是笑眯眯的,从来就没发过脾气……对人也热心,县委大院属他最老实厚道!”

  何淑敏由衷点头:“我知道徐大哥是好人,那天我去说爱军出事,徐大哥立刻就要去逮捕厂长的儿子,结果他对象死活拦着,徐大哥就没去成,要不然早就把人抓起来了。”

  “操!”何爱军拍桌子:“好人有什么用?当公安的抓个人都不敢,啥都听女人的,真窝囊!”

  何淑敏瞪他:“不许你说徐大哥!”

  何姑姑不悦:“老二,你别瞎说!要不是人家徐同志,曾团长能给咱家帮这么大忙?人家能认识咱们?徐同志本来就心肠软,那可是个老实人!”

  何坤齐连连点头,呵斥了儿子几句后又语重心长教导:“二丫,吃水不忘挖井人,要说这事,咱家也是沾了人家徐同志的光,虽说心肠软的人成不了什么大事,当初我就因为心软才……哎!你可不能学你弟弟眼高手低的瞧不起人家,平时有点眼力价,勤快点,看见有啥活儿就帮着做做。”

  何姑姑忙道:“听你姑父说,徐同志平时让你去帮着打菜,直接把钱包都给你拿着啦?我跟你说,那是人家信任你,二丫,人家越是信任你可越是要小心仔细!千万不能因为人家厚道,你就学那小家子气没见识的占人便宜!”

  何淑敏笑笑:“姑姑,这道理我懂!平时帮着徐大哥买东西,一两都不会少,一分钱都不会差!”

  何坤齐连连点头,他教出来的子女绝对不会手脚不干净。

  何姑姑放下心又问:“他对象真的啥也不会干?长得好看不?家里干啥的?”

  何淑敏不屑:“长得不如大姐,没爹没妈就自己一个人儿,在邻省厂子里上班,被褥不会拆洗门帘子不会缝,人也懒。平时咋咋呼呼的,眼皮子浅嘴巴馋,看见点吃的就没命的抢,徐大哥和赵科长他们谈正事,啥话她都敢插嘴,没少闹笑话。”

  听得何姑姑直咋舌:“徐同志那人我远远见过一回,长得高高大大仪表堂堂的……咋就找了这么个对象啊?”

  何妈看了眼闷头大口夹鸡蛋的儿媳妇,撇嘴道:“好汉无好妻,赖汉抱花枝!”说完又瞪了孩子爸一眼。

  何家嫂嫂斜眼瞥见婆婆眼神,撇着嘴停下筷子,望向小姑子眼神热切道:“二妹!徐同志已经有了对象,换是换不了了,曾团长结婚没?他对象啥样的?”

  何姑姑也忙问:“是啊,我听你姑父说当兵的常年不休假,都顾不上找对象,歇探亲假都是回来找对象结婚的,曾团长整天和你们一帮人玩牌吃饭,他还没结婚吧?有对象没?”

  何淑敏点点头:“曾大哥喜欢县委的黄干事,以前天天过来就是看她的,曾省长家都当她是儿媳妇了,可是黄干事心里装着徐大哥,就是不同意……”

  听得几个女人直唏嘘。

  何妈咋舌道:“省长家的公子她还不乐意?徐同志再好也就是个公安啊?现在的公安跟以前的警官可不一样,要权没权要钱没钱的,不能收保护费也没人送礼……”

  何坤齐瞪了老妻一眼,心想怎么又提这茬?忍了忍没敢出声。

  何姑姑看了眼嫂子,冷笑道:“现在新社会,人民公安为人民,跟旧社会的黑皮狗能一样么?”

  何妈噎的一怔,不悦看了眼小姑,忍了忍也没出声反驳。

  何嫂嫂见婆婆吃瘪,心里乐开花,嘴上道:“曾团长既然对象没谈上,那就还是光棍呗?也不知道省长家挑儿媳得要啥条件的,怎么着也得找个县长家的闺女吧?门当户对!”

  何姑姑好笑:“现在不讲究门当户对那套封建思想啦!只要出身好思想好,男女就能走到一块儿自由处对象!你们看看省里县里的这些干部,谁家娶媳妇嫁闺女尽攀高枝来的?都是看成分好,思想要进步!”

  她婆家是县上的工人家庭,大姑姐嫁的就是省城干部的亲戚,人家可没讲究门当户对,现在讲究的是个人成分!

  想到这里何姑姑不悦白了她嫂子一眼。

  以前那年月,像她哥这样念过好几年书的可不简单,可是现在呢?啥干部都没混上,在印刷厂当了一辈子的工人,前些年还险些被连累。为的啥?还不是娶了这么个丧门星?丈母娘家里置办了几亩地被划成富农成分,大姨子嫁给旧社会的警官,又是个地主的成分。虽说现在成了寡妇,守着傻儿子混日子,但是成分摆在那儿,在村里就是抬不起头来。

  她哥和坏分子成了姻亲旦挑,以前没沾多少好处,现在平白惹了一身骚。还敢提什么公安没钱没权的话,以为自己还是警官太太的亲妹子呢?要不是看在侄女出息了,她才懒得来家走动。

  何淑敏嫂子听完何姑姑一席话,顿时来了精神:“二妹,既然曾团长跟那个黄干事成不了,你和他处处呗?没准儿还真能成了呢!到时候你哥……”

  “胡说什么!这话能当着姑娘的面说嘛?”何妈不敢和何姑姑翻脸,借机训斥儿媳。

  也就是现在,要是搁以前,小姑子敢跟她这样夹枪带棒的说话?她家会娶这么个没规矩的儿媳妇?当年她姐夫警局里的同僚和县城的商户,多少人想和她家攀亲家呢!不过幸好自己没嫁给那些人,要不然现在也和她姐一样,落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苟且偷生。

  何淑敏嫂子阴着脸住口,低头狠狠朝那盘子鸡蛋下筷子。

  何淑敏闷头吃饭一声不吭,吃完饭差不多下午一点半,也该回单位上班了,下午还要在后厨洗菜择菜。

  何姑姑跟何淑敏一道出来,姑侄俩在路上说悄悄话。

  “二丫,你跟姑姑说实话,曾团长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何淑敏吃惊抬头:“姑姑!你怎么这么说?曾大哥喜欢的是黄蕊姐姐啊!”

  何姑姑笑眯眯点了下侄女额头:“傻姑娘!你当姑姑不知道啊?前阵子你给你姐的军用粮票是不是人家给你的?衣服也是他给你买的吧?你拿回家织的那件毛衣也是他的吧?你们小姑娘都觉着自己挺有心眼的,那点小心思又能瞒得住谁?”

  何淑敏急道:“不是那样的!曾大哥不在乎这些东西,那天随手拿出来分给我们的!”

  何姑姑大笑:“怎么不见他给我啊?当着姑娘的面大方就是有那个意思!不过人家还真大方的起,你知道团长一个月多少钱津贴么?小二百块呢!”

  何淑敏低下头小声喃喃:“人家怎么能看得上我?”

  何姑姑摇摇头,笑的语重心长:“你看徐同志的对象,不也是他们自己处上的?当初看着什么都好,真要结婚了才发现她什么活儿都不会做,这不也没分手么?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一旦有了感情,舍不得分开,连爹妈都拦不住!”

  何淑敏低着头不说话,心里若有所思……

  县委大院,大家都刚吃完午饭,刷饭盆的刷饭盆,在家吃的也都忙着刷锅洗碗。

  曾少刚和徐友亮一连气都吃了三个馒头,剩下一个两人又对半掰开,一人半块吃的盘干碗净,茶水喝的没色了才放下筷子。

  叶青高高兴兴吃光一个馒头,倒茶喝茶,看着桌上干干净净的碗碟还挺高兴,自己今天打的菜挺受欢迎!

  “小叔子,你这么爱吃食堂的菜啊?晚上我还给你打!”叶青好心道。

  曾少刚忙不迭点头:“爱吃爱吃!小嫂子打的菜就是好吃!吃多少都没够!”

  徐友亮笑着不说话,动手收拾桌子,刷锅洗碗。

  叶青更加得意:“食堂的菜……还凑合,就是馒头不好吃,硬邦邦的,晚上我给你烙饼吧?我烙的油酥饼可好吃啦!”

  曾少刚睁大眼睛:“真的啊?那太好啦!小嫂子亲手烙的饼我可得好好尝尝。”

  徐友亮洗着碗,脸上的笑容越发舒心:“刚子,这回你可赶上了,她烙的饼还真不错,我也就吃过一回……”

  这事也记着?小心眼!叶青腹诽,马上跑到橱柜翻看东西,白面足够,白糖也有,就是缺了花椒面芝麻酱这些佐料,挨个报出名,让徐友亮买回来。

  徐友亮连连答应,曾少刚兴奋的直搓手,恨不得马上就吃晚饭!他刚才没咋吃饱……

  到了上班时间,两人一道出门。

  叶青把晾晒在外面的被褥都抱进来铺好,暖洋洋的太阳味道,躺在上面直打瞌睡,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已经下午四点多。

  吃了块点心,叶青又无所事事,做晚饭还太早,想了想,那就先给自己做点吃的吧!

  洗手擦干,找出面盆,放好案板,兑好温水开始和面,揉成光滑的一团等着发酵。

  不大一会儿水开了,灌好暖壶放一边,铁皮炉子就闲下来。

  佐料还没买回来,不过不碍事,有什么算什么,叶青架上饼铛子,揪下一小块面团,手脚利落的先烙了张大糖饼出来。

  “小叶,烙饼呐?”门外有人出声。

  叶青抬头见是女科长,忙高兴招呼:“尹科长,快来快来!”正好有人陪下午茶。

  叶青热情将人拉进屋,招呼她坐下,重新泡了茶,糖饼切成精致小角,摞在碟子里端上来,又从橱柜拿出瓜子花生糖块,摆了一桌子请人吃。

  尹科长笑看着她忙乎,也不客气,拿起一角糖饼就吃起来,边吃边赞:“好吃!手艺真不错!徐公安真是有福气……”

  叶青呵呵傻笑。

  “哎呦!你们吃啥好东西呐?小叶!你咋不叫我呢?”部长老婆笑吟吟站在门外。

  叶青忙站起来:“袁大姐!快来快来,正说找你呢!快尝尝我烙的饼……”

  热情把人拉进来,让座倒茶,袁大姐端起茶杯也拿了一角糖饼品尝。

  叶青想了想,又去隔壁叫书记老婆一起过来。

  时间正早,齐婶还没开始做饭,早就听到隔壁动静,见叶青主动来叫她,高高兴兴的答应,敞着门就过来了。

  “嫂子!”

  “齐婶!”

  部长老婆和女科长忙站起来招呼。

  齐婶笑容和蔼:“都坐都坐……咱们今天一块儿尝尝小叶的手艺!”

  叶青大咧咧笑着搬椅子倒茶,四个女人,老中青三代,又是家庭妇女又是国家干部,居然也聊得热火朝天话题融洽。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半个多小时,屋子里还正说的热闹。

  站在门外的黄蕊和周梅看着屋内情景不由得就是一愣,呆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尹科长早就看见她们,轻笑下,故作惊讶道:“呀!黄干事,你这么早就下班了啊?”又抬手看看手表,此时才刚刚五点半。

  黄蕊面色平稳,心里却暗暗腹诽,你不是更早就下班了?到底没敢辩驳,那是她部门的科长……

  周梅索性揽着黄蕊笑嘻嘻进屋:“尹科长,我们过来就是看看叶同志病好了没,平时都挺熟的,她病了我们也担心不是?高同志在农场咋样了啊?那边缺医少药的,可千万别病了!”不就是个副科长么?虽然不是一个部门,但是和小赵同级别,她可不怕!

  尹科长轻哼一声,垂下眼帘不再说话。

  叶青皱眉,这个周梅,怎么专挑人家软肋捅刀子啊?人家丈夫在农场改造,你就这么高兴?真不地道!于是伸手过去,轻轻攥住尹科长手背。

  尹科长抬头看看叶青,冲她笑笑,轻微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袁大姐看了眼叶青,再扫向周梅时眼神不由凌厉,语气嘲讽道:“周干事真空闲啊,你和小赵结婚也好几年了吧?咋肚子还不见动静啊?男人虽说一心扑在工作上,到底还是盼着有个后不是?要不然升了科级处级部级的……又有什么用啊?大姐劝你一句,抽空赶紧去医院检查检查,有病早点治!”

  叶青目瞪口呆,差点就要喝彩啦!厉害!这位更敢说,直接就揭短打脸,铺垫都没!

  周梅早就气的脸色通红,偏她又一句不敢反驳,虽说就一家庭妇女,小气抠门不上台面,那可是小赵他们部长的老婆!何况人家还生了四个儿子……

  齐婶笑眯眯地站起来:“时间也不早了,小叶还要做饭,咱们聊得差不多就都回家吧!”

  袁大姐和尹科长纷纷站起来。

  齐婶看了眼橱柜又皱眉摇头:“小徐到底是男人,做饭的东西也不会准备,葱姜蒜啥都没!小叶,我家都有,你缺了啥找我来拿。”

  叶青忙点头。

  部长老婆忙看了一圈,拍腿道:“哎呦!酱油醋花椒大料咋都没啊?我早就说啦,指望男人当家,迟早都得喝西北风去……小叶,你等着,我这就回家给你取去!”

  女科长也连连摇头:“油瓶子都空了,待会儿都不够烙半张饼的,小叶,我家有花生油,小白菜也有,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

  叶青点头干笑,那些东西上次过来捣乱都让她给用光了……

  部长老婆和女科长离开,不大一会儿又回来,手里满满当当的拎着的都是东西,除了她们说的各种调料,还有小白菜大白菜海米冬瓜……

  齐婶也拿了葱姜蒜过来帮叶青安置。

  徐友亮和曾少刚回来时,屋子里满满登登的正热闹。

  “齐婶!嫂子,尹科长!你们都在啊?”徐友亮笑眼弯弯。

  曾少刚跟在身后,也挨个打过招呼。

  袁大姐正哈哈大笑着,看见徐友亮回来忙搭话:“小徐!我们都聊半天啦,还吃了小叶烙的糖饼!”

  尹科长也笑:“徐公安,小叶的手艺可真不错,那饼烙的又酥又脆,往后你可有口福了。”

  徐友亮望向屋里正傻笑的叶青,心里一时间各种滋味,仿佛在梦里一样……

  齐婶笑着赶人:“行啦行啦!快给小叶腾地方做饭吧!你俩也赶紧回去做饭!”

  闹哄哄的散去,屋子里就黄蕊周梅还坐着不走。

  叶青赶紧过去接过徐友亮的拎包,打开翻检,掏出几包佐料,高高兴兴去准备晚餐。

  徐友亮摘下帽子脱掉制服,帮着弄好煤油炉,叶青坐上锅熬粥,又去铁皮炉子上烙饼。

  这下材料可齐全了,油酥饼,葱油饼,五香饼芝麻酱饼……

  趁着间隙洗菜择菜,切好准备齐。

  屋子里徐友亮抽着烟正和黄蕊聊天,好像在商议什么文艺汇演。

  周梅和曾少刚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叶青白眼,没脸没皮!什么时间啦?还让我开口请你们吃饭啊?可没准备你们的……

  那边黄蕊正拿起一个茶杯给自己倒茶,叶青一惊。

  “茶茶茶……杯!小黄花!别用那个!”尼玛!昨晚放床头柜的那个……上午洗完随手放写字台上了。

  黄蕊一怔,看了看手里的精致小茶盅,冲徐友亮笑道:“这个茶盅还真漂亮,景德镇的吧?”

  徐友亮也笑:“别管什么地方的,你喜欢就用吧!”

  叶青差点没噎死,徐友亮!你缺不缺德啊?

  黄蕊笑笑,果然倒上茶

  叶青还要阻拦,被徐友亮笑着拦住:“叶青,别小气!做你的饭去!”

  叶青瞪眼,我是小气嘛?

  黄蕊轻撇了叶青一眼,举起茶杯笑着凑到嘴边,姿态优雅的轻饮。

  叶青无语望天,喝吧喝吧!小心喝多了怀孕!

  叶青扭身出去继续做饭,大饼都烙齐,进屋自己去掏徐友亮衣兜,拿了钱包又去食堂。

  她打算买酱猪舌和酱肘子,那个配大饼最棒!结果小炒窗口的宋师傅也不知道闹什么情绪,一脸的不悦,和国营饭店一样的价钱,菜量却给的少之又少……

  叶青客气理论,袁大姐凑过来助阵,犀利巴拉一顿数落,宋师傅乖乖加量,硬是比刚才多了近一倍!

  这叫什么事?叶青气的干瞪眼说不出话来!

  袁大姐轻哼:“小叶,以后别跟他们客气!这些人心里糊涂算计,偏偏还非要学着眉高眼低,见风使舵,你别和他们讲道理,直接开骂!”

  叶青忙不迭点头。

  回到宿舍,黄蕊和周梅已经不见了。

  热腾腾的大饼各种口味,盛了高高的一小筐,两样酱货切片摆好盘子,清炒小白菜,辣子大白菜,海米酿冬瓜……小米粥熬的软软糯糯。

  徐友亮笑着招呼:“刚子,赶紧吃吧?”

  曾少刚眼神放亮,拿起大饼,下筷子不客气大吃起来,边吃边赞:“亮子!小嫂子做的菜真好吃!”

  叶青更加得意,解下围裙坐过来,热情张罗,三个人吃的汤足饭饱。

  天气变暖,剩饭剩菜放不住,徐友亮和曾少刚强撑着打扫干净,一点都没剩!

  吃完饭叶青去泡茶,徐友亮刚要洗碗,何淑敏就来了,抢下他手里的活儿。

  没一会儿,周梅赵洪文两口子也来了,黄蕊紧跟其后,一桌子牌友又凑齐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91章 言传身教》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