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夜谈出身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晚上九点钟时候,县委大院熄了路灯,徐友亮出去打好水,进屋锁上门!”

  “什么意思?要是家里一堆七大姑八大姨的,谁知道都什么成分?和军人处对象也不允许?”叶青不解。

  徐友亮望着她道:“处对象都干什么?”

  叶青笑:“吃饭看电影聊天……打电话写信!”

  “叶青,认识刚子这么长时间了,你听他跟你说过他在哪个部队么?炮兵团可多了去,他提过自己部队什么番号什么归属么?他们团多少编制,驻地在什么地方,平时都干什么,他休假又是为什么……这些他说过没?你看赵科长周梅黄蕊他们,平时打听过他在部队的事么?”徐友亮耐心引导。

  叶青认真想了想,摇头道:“没有……”

  “刚子为什么不提?”徐友亮问。

  “保密守则!”叶青痛快回答,这个她知道。

  “为什么要保密?”

  “因为……不能让别人知道!”

  徐友亮拍拍她头笑道:“说对了!尤其是不能让有心人知道!”

  叶青还是不明白:“既然曾少刚能保密,工作上的事他不说不就行啦?回到家一字不提,他老婆又能知道什么?何况只是搞对象?小何就一食堂临时工,她能有什么心?”

  徐友亮好笑:“叶青,咱俩处这么久了,你说说,我都喜欢吃什么?爱看什么?平时都有什么喜好?”

  叶青干笑:“你喜欢吃我做的饭!爱看小手册,平时最爱不正经……啊!”

  话没说完,徐友亮眯着眼就扑过去,动手动脚的开始不正经。

  叶青尖叫着躲开,两人笑作一团。

  嬉笑打闹一番,叶青洗漱过躺床上,散着半干的头发抱着暖水袋发呆,她还是想不通!

  “徐友亮,既然被她家拖累都无所谓,这些小事被人知道了又何妨?家庭出身真的那么重要么?”

  徐友亮坐在马扎上正在搓洗叶青换下的衣服。

  “普通人无所谓,平民老百姓,就算床第间私密传出去也只是闹个笑话,笑笑就完了。刚子在那个职位,他要保密的事太多,日常生活喜好被人掌握……你知道对方会用什么手段要挟他说出来?”

  叶青仔细思量,不由心惊!传播这些小事的可不就是七大姑八大姨?原来现在的家庭出身真的很重要。”

  真的?叶青还记得和曾少刚头一回见面时的情景,真要是上过战场的,自己那把钢片刀对他而言只是样子货,看来他也就是嘴贱爱占便宜,应该不敢动真格吧?

  叶青一阵兴奋,翻身抱住徐友亮脖子道:“以后要是我遇到当兵的找麻烦,能不能把曾少刚名字抬出来吓人啊?”

  黑暗中徐友亮微微皱眉:“叶青,我以前教过你什么?”

  “不许找别家男人要吃穿!”叶青还记着。

  “也不许借别家男人的势!”徐友亮冷声。

  叶青撇嘴,现成的人脉关系网,干什么不用啊?

  徐友亮叹气:“叶青,你借了人家的势,被人家知道会怎么想?”

  “只是抬出名字用一用,谁能知道?”叶青不服。

  “被你恐吓的人真的就是害怕么?这次给了这个人名面子,日后怎么不会拿出来在他跟前卖好?你借了人家的名字,人家又会借你做什么?”徐友亮耐心解释。

  叶青轻哼,心想你懂什么啊?人脉资源怎么用那可是一门学问!人际关系学!你以为我真的傻乎乎直接说我认识曾少刚啊?多得是办法让人知道自己和部队的高/官关系匪浅,到时候两手一摊,我和他不熟,你们误会了!呵呵……

  徐友亮疑惑:“叶青,你干嘛想着要借刚子的势呢?我给你写的那些信,上面内容无不可不对人言,你平时和好姐妹聊天,就不提这些么?”

  叶青白眼,你有什么好聊的?月薪六十二存款三百……是三百么?每天抽烟不超过三只……是三只么?不喝酒……真不喝么?就算你是公安吧,也只能管惠安的治安,你能管到新南市?你有什么值得我炫耀?

  “徐友亮,你不是不说假话么?你一天抽几支烟?”

  “认识你之前每天不超过三只。”

  “你不是不喝酒么?”

  “不喝不代表没酒量。”

  叶青无语,气呼呼不再说话,存款的事现在不适合追问。

  黑暗中徐友亮无奈叹气:“叶青,你们小洋楼的李玉坤不也是军属么?我哪年退的伍,什么军衔转的业,你没和她聊过?”

  叶青呆怔,他信里还写过这些?没印象了啊!军衔又是什么东西?应该是职称吧?没职位,职称有个屁用!工资都不按照这个发!

  前世她公司有个小领导,原先是三流大学的副教授,辞职下海好些年,在公司里还动不动就提自己是教授……笑死人啦!

  你不是也退伍了么?这有什么好聊的?不怕尴尬啊?何况信已经烧了……

  叶青呵呵干笑,不知道怎么继续话题。

  徐友亮望着屋顶又一次无奈叹气,抓起叶青的手腕温声问道:“叶青,知不知道男人送女人手表是什么意思?”

  叶青来兴致,她还是喜欢这个话题,忙点头道:“知道啊!男人送女人手表是表示时间永恒,共度余生的意思!”

  徐友亮摇头:“不对!”

  叶青一怔:“怎么不对?”

  网上就是那样说的啊?包包是消耗品,表示这段时间我和这个女人交往,她是我情人,手表表示的是一辈子的有情人……还有什么意思?

  徐友亮冷声:“是警示其他男人!”

  有什么好警示的?又不是结婚戒指!叶青想了又想,百思不得其解,困意上来就懒得再问。

  “睡吧。”徐友亮拉过被子给两人盖上,掖好被角。

  关掉床头小灯,屋子里一片漆黑,外面也静悄悄的,早就熄了灯,窗外偶尔有鸟啼声……

  叶青探出身子,伸手打开床头柜,在里面摸摸索索。

  “叶青,你干嘛?”

  “呵呵……我要吃点心。”

  “不许在床上吃!”

  “就要!”

  三更半夜,在床上吃点心的滋味你们试过么?知道是多么*么?温暖的被窝,香甜的点心,结合在一起是那么的美妙……

  “不许吃!起来,下床去桌子跟前坐下,吃完漱过口再上来!”徐友亮强烈反对,打开台灯,拎着毛巾被把人拽起来。

  叶青不依,死皮赖脸的撅着躺下:“感觉不一样!我就要在床上吃!”

  “不行!”

  “就要!”

  徐友亮哄劝:“床上只能吃肉,来!尝尝今天的……”

  “我要吃点心!”

  “吃肉!”

  “点心!”

  “肉!”

  ……

  隔壁齐书记早就躺下,被旁边屋两人烦得不行!好半天都没睡着……

  “到底年轻啊!不知道节俭过日子,大晚上又是点心又是肉的……也不知道相互包容,谁想吃啥就吃啥吧,这也能吵起来?”

  旁边躺着的齐婶笑眯眯道:“有的人过完大半辈子都说不到一块儿去,还年轻,慢慢磨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93章 夜谈出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