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夜谈男女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徐友亮吓了一跳,顿时心疼不已,赶紧扔掉烟站起身,走过去拆开捆在椅子上的麻绳,又松开手腕上的捆绑,乱七八糟的衬衣除去,将人抱起来放床上,盖上被子温柔抱住。

  “叶青,不哭了。”

  “呜呜……”

  “咱们不玩了,好不好?”

  “你混蛋!”

  “好,我混蛋!”

  又哄又劝,叶青好半天才止住哭泣。

  徐友亮好笑道:“瞧你这点出息!打不得,骂不得,性子还这么倔……还当特务吗?”

  “我是地下党!”叶青委屈哽咽,还不忘申辩。

  “你要是地下党,被敌人抓住可怎么办?”

  “叛变!投降!好汉不吃眼前亏!”叶青没好气,开始胡说八道。

  徐友亮拍她:“投降死的更快!”

  “为什么?”

  “敌军也不收废物!”

  叶青生气,气呼呼翻过身不理他。

  徐友亮忙赔笑讨好,转移注意力:“叶青?电影里的女特务漂不漂亮?你知不知道特务都是干什么的?”

  叶青撇嘴:“知道!保护电台,翻译电报密码,联络男特务做假夫妻,必要时候还要勾引男主角获取情报!”

  反特电影没白看,{羊城暗哨}{永不消失的电波}都是热门的片子,每次重演电影院都爆满,大家都爱看女特务!

  徐友亮大笑,扳过她身子问:“怎么勾引的?来!你给我学学……”

  叶青听得出他挑逗,扭着头不理他。

  徐友亮按耐住腰下,不敢轻举妄动,继续耐心哄劝。

  “叶青,你知道青浦军校么?他们就招收女学员组成特训班,专门培养女特务。”

  叶青果然被吸引注意力,扭过头好奇问:“不是黄埔军校么?什么时候改成青的啦?”

  徐友亮闷笑:“黄埔是黄埔,青浦是另一间,笨蛋!”

  叶青被嘲笑生气,翻过身又不搭理他。

  徐友亮赶紧又哄:“叶青?你知不知道伏龙芝军事学院?”

  听都没听过!叶青有点下不来面子,气哼哼反问道:“你知道霍格沃茨……军事学院么?”

  徐友亮认真想想,摇头道:“没有听说过!哪个国家的?他们什么技术见长?”

  叶青得意:“英国的!共分四个学院,一年级新生入学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戴上分院帽,分院帽会知道你该属于哪一个学院!然后学习不同的……军事理论。不管是哪个分院,他们所有人的飞行技术都很厉害!是目前世界任何一家空军都无可比拟的!”

  “这么厉害啊?他们驾驶什么型号飞机?”徐友亮捧场。

  “切!都这么厉害了,谁还稀罕开飞机啊?”叶青嗤笑。

  “那开什么呀?”

  “骑扫帚!”

  “哈!”徐友亮笑喷。

  “我说的是真的!”叶青抗议。

  “好好,我信,真的!”徐友亮止住笑一把抱紧叶青……

  ……

  “叶青,你想不想学开飞机?我教你好不好?”

  “太难了,我不学……”

  “不难,就三步骤,我一教你就会……”

  “好啊好啊!”

  徐友亮粗重喘息,唇舌在她耳边脸颊流连:“先要打开仪表盘和灯光,给飞机供电……”

  叶青耳边麻酥酥,连声问:“然后呢然后呢?”

  徐友亮大手覆上柔软耐心:“然后做火警测试,启动发动机……”

  叶青开始大口喘气,按耐不住好奇,强忍着又问:“再然后呢?”

  徐友亮大手探下去,声音嘶哑:“再然后,要提取燃油……”

  叶青溃不成军,软成一滩烂泥。

  “叶青!要飞么?”徐友亮喘着粗气急声问。

  “要!”叶青意乱神迷。

  ……

  床头小台灯亮着,窗外黑漆漆,噼噼啪啪的声响,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雨。

  等到呼吸平稳,徐友亮赤着身下床倒水拿烟,脸上精神亢奋,毫无倦意。

  叶青头发蓬乱双眼迷离,抱着棉被脑袋放空,不知道想什么。

  “叶青,咱们继续聊天!”徐友亮笑眯眯躺下。

  叶青呆怔怔点头:“好啊……”

  “刚才说到哪了?”徐友亮点着烟,深吸一口,烟雾吐出,顿时精神百倍!

  “开飞机……”叶青仍不在状态。

  徐友亮闷声低笑:“开过了!”

  叶青傻乎乎想了想又道:“伏尔加军校……”

  徐友亮又笑喷:“是伏龙芝军事学院!”

  叶青尴尬遮掩:“那个不熟悉,我要听黄埔军校,还有青的,我要听女特务!”

  “好!我给你讲!”徐友亮一手夹着烟,一手把人揽进怀里。

  “叶青,你猜猜招收的女学员在军校都学习什么?”徐友亮提问。

  叶青缓过劲儿,开始认真动脑筋,这个她可知道,前世电影里都演过!{女子别动队}{赤女特工}……

  “嗯,学习枪械暗杀,近身格斗,还要学穿衣打扮交际应酬,抽烟喝酒勾引男人……啊!”

  不等说完,徐友亮就在叶青头上狠敲了下:“胡说八道!”

  叶青委屈揉着头嘟囔:“本来就是嘛!”

  徐友亮皱眉:“你那脑子里哪来的这些龌龊想法?谁告诉你军校学这些?”

  电视里就这么演的啊?叶青撇嘴:“要不然学什么?”

  “学习马列思想政治理论!”徐友亮正色道。

  切!鬼才信!叶青白眼。

  ……

  徐友亮无奈:“叶青,真的!她们最主要的还是政治学习,枪械弹药也会教些皮毛,然后根据工作需要,再培训职业技能。”

  “光学习思想有什么用?不传授点真本事么?遇到敌人怎么办?”叶青纳闷,电影里不是这么演的啊?

  “临时招收的女学员学期短,培训过就奔赴前线参加抗战!”徐友亮继续解释。

  “万一真遇到敌人,思想过硬就行啊?靠一张嘴就能把敌人感化?”叶青费解,小黄花就是这么干的。

  徐友亮叹气:“你看看江姐多坚强?”

  叶青愤愤不平,同样的学校,同样的爱国热忱,女学员为什么不教那些真本事?被捕入狱不是白白牺牲吗?

  “她是傻子!要是我被捕,进去就交代!有什么说什么!然后吃香喝辣穿金戴银当特务……才不保密呢!”叶青气急败坏。

  徐友亮无语,气闷的好半天才说出声:“叶青,你当敌军都是傻子啊?没价值的人谁给你好处?还吃香喝辣穿金戴银……你交代什么?你能知道什么?”

  “组织名单我全说出来!还有电报译码,我全都交代了!”叶青还在泄愤。

  徐友亮思量片刻问道:“叶青,你知道什么是译码么?”

  “知道啊!破解电报真实意思的代码。”叶青答。

  “有多少种?”徐友亮马上问。

  “嗯……”叶青说不上来,译码多了去!而且还可以临时自创。

  徐友亮耐心解释:“译码是一方面,情报网也不是单线联系,译报员翻译出来的所谓电报原文其实还是密电,需要另一份译码破解。”

  叶青立刻明白,不住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密上加密,那就更加保密喽!”

  徐友亮笑道:“真聪明!答对了!”

  叶青笑的开心,之前的不悦一扫而光。

  徐友亮好笑摇摇头继续说:“一份重要情报,不仅译码上三四套层层加密,传播渠道也不会局限在一条线上,就算中间联络人员入狱……执行者依然会准时接道密令。”

  叶青两眼放光,听得津津有味!

  “叶青,革命不仅要有爱国热情,还要服从安排,有随时牺牲自我顾全大局的觉悟,你有么?”

  “呵呵……”叶青羞愧干笑,没有接话。

  “执行者是谁?也是特务么?他也会译码么?”叶青转移话题遮掩尴尬。

  “他们每人都有一套特殊译码,彼此都不一样,同一份密电,各自译码翻译出来的意思各不相同。他们相互间或许不认识,也或许是老熟人,但是只需要一条密令,所有人都遵照指示按部就班,或是独自完成,或是配合行动协同作战。”徐友亮耐心讲解。

  哇!太刺激啦!007啊!叶青在被窝里兴奋的乱扭动。

  “别乱动!”徐友亮拍她,某个部位又跃跃欲试……

  叶青瞪他一眼,马上又好奇问:“执行者就是特工间谍吧?比特务是不是要高级?”

  徐友亮摇头:“革命分工不同,没有谁比谁高级。”

  叶青不服,当然不一样!特工和满大街乱跑的特务能一样么?

  “执行者里面有没有女的?”叶青好奇问,想起大片里的美女特工。

  徐友亮摇头:“没有!女人不适合。”

  叶青反驳:“你怎么知道没有?男人能干的女人也行!”

  徐友亮轻笑出声:“叶青,要是让你执行命令,你下面夹着……您行动方便么?”

  叶青呲牙裂嘴扑过去捶打:“管得着吗?我晚两天再去不行么?”

  “行行行……您换过纸洗过澡再去也来得及。”徐友亮躲闪求饶。

  ……

  外面雨声越来越大,两人打闹一阵,徐友亮裹紧棉被抱住叶青。

  “叶青,你们矿上的任大姐二七年参加革命,同年入党,她现在在做什么?”

  “在矿上厂委当部长啊?工作家庭两不误!”叶青不服。

  “还不就是个上着班的家庭妇女?怎么不见她去当厂委书记?”徐友亮反问。

  叶青噎的一怔,马上又反驳:“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女人多得是,哪能各个都当官?再说,女干部也不是没有啊?你们县委的小黄花周梅,女科长妇女主任……怎么没女干部啦?”

  “全是些虚职,重要部门领导人有女的么?前线打仗冲锋陷阵的有女人么?”

  “那是男女体力不同!前线拼刺刀的事当然要你们男人做啦!”

  徐友亮嗤笑:“男人拼完刺刀后拱手相让,打下江山交给你们女人管理啊?”

  叶青又被噎的说不出话,不过也懒得跟他辩驳,前世有几年流行大学生村官,刚毕业的女生当村长县长有的是!

  徐友亮望着她神情微微皱眉:“叶青,你告诉我,男人上战场杀敌是为什么?”

  “保家卫国!”叶青毫不犹豫作答。

  徐友亮摇头:“只是一方面,再想想?”

  叶青低头琢磨,场面话虽说的漂亮,但是枪林弹雨也不是所有人都敢上的,光靠什么民族大义还不足以让人抛家舍业去卖命,总该有些实质的……

  “论功行赏,高官厚禄!”叶青响亮答道。

  徐友亮稍怔下,还是鼓掌夸赞:“说的……不错!”

  叶青得意片刻马上又琢磨,既然实权职位没几个女干部,那女人革命又是为什么?

  徐友亮轻笑着又问:“叶青,你再说说,论功行赏后男人当官又是为什么?”

  “升官发财啊?锦衣玉食美女成群!”叶青顺着思路笃定回答。

  徐友亮又摇头:“不对!古代战场厮杀的有名将领大多都是出身富裕家庭,他们原本就锦衣玉食,何必上战场拼命呢?”

  民族大义?保家卫国?怎么又绕回来了!叶青有点糊涂。

  “那是为什么啊?”叶青好奇问。

  “封妻萌子!”徐友亮正色道。

  “噗”叶青直接笑出来,这个老封建!

  “徐友亮!你这思想还在几百年前啊?古典小说看多了吧?什么封妻……什么子的!用得着你封啊?你当女人现在还裹着小脚不能出门啊?”

  徐友亮无奈望她一眼继续道:“叶青,男女除了体力不同,生理构造和思维模式也不一样,最适合女人的位置就是妻子!”

  叶青简直要被他的大男子主义气炸了!这个顽固不化的老古板,绕来绕去就是封建思想那套,这辈子还能改造的过来吗!

  “徐友亮,现在可是新社会,男女平等!女人除了是妻子是母亲,她也需要社会地位,也要有工作有成绩得到大家认可!不是整天围着灶台转!”

  徐友亮皱眉问:“叶青,你知不知道妻子的称谓有几种?”

  “知道!学者的妻子叫夫人,商人的妻子叫太太,还有家里的,灶上的,孩他娘!”叶青气呼呼说。

  “你最喜欢哪种称谓?”徐友亮问。

  “爱人同志!”叶青大声说。

  徐友亮怔忪好一会儿才无奈妥协:“好,我们做同志!”

  叶青这才稍稍好转,压下怒火终于没发脾气。

  徐友亮小心试探:“叶青,如果现在打仗,需要你上战场,你去么?”

  “去!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就算男女体力不同,就算是我怕流血不敢牺牲,我也要参加抗战投身革命,哪怕是做后勤做宣传,也要贡献我的一份力量!”叶青说的热血沸腾。

  “说得好!革命分工不同,做后勤的也是同志!”徐友亮大笑鼓掌。

  叶青也兴高采烈,就不信掰不过来他!新社会人人平等,男女都一样!

  徐友亮好笑:“叶青,你看刚才,同样是被捕,我被你折磨的死去活来都没事,你呢?还没怎么着呢,问几句话就那德行,咱俩能一样么?”

  叶青无语,你那是问话吗?下流!想起刚才他‘检查’时的下流举动,叶青耿耿于怀。

  “你哪里死去活来了?我手下留情,根本没严刑拷打你!也没说脏话羞辱你!”叶青气呼呼道。

  徐友亮好笑:“哪里就脏了?不都是咱俩干过的事?”

  “滚!”

  “好好,不说不说……”

  徐友亮赶紧将人抱住讨好,继续转移话题:“叶青,就算我真的落到敌人手里也不会被严刑拷打,待遇绝对比你好,你信不信?”

  “敌人还重男轻女啊?你能有什么好待遇?天天吃香喝辣再给你上美人计么?美得你!”叶青耻鼻。

  徐友亮眯着眼讨好:“叶青,你要是特务……不用美人计,我主动告诉你最终译码,你想不想知道?”

  叶青大笑:“好啊好啊!你说来听听!”

  “你躺好,我告诉你怎么破解……”徐友亮循循善诱。

  叶青马上躺平。

  “胳膊伸直……”徐友亮吩咐。

  叶青照办。

  “腿张开……”徐友亮又道。

  叶青蹭地坐起来,抱着被子怒目相视:“骗子!”

  徐友亮低头闷笑:“真的真的!我教你拍密码电报!”

  叶青才不上当呢!气呼呼抱着棉被不撒手。

  徐友亮扑过来,三两下抢过棉被,叶青左躲右闪拼命抵抗,结果还是沦陷!

  ……

  “这个就是译码,记住频率了么?”

  “没,没有……”

  “要不要我连起来再做一遍?”

  “要要!你快点……”

  徐友亮轻笑:“要我快点做什么?”

  “交出电报译码……”叶青咬唇。

  ……

  “叶青!叫我名字!”

  “嗯嗯,徐,友亮……”

  “你男人是谁?”

  “徐友亮!”

  ……

  外面风雨声越来越大,半夜三点钟,屋子里依然热火如图!

  “叶青,咱们开飞机?”

  “不要!”

  “这次开的是战斗机!快来……”

  “滚!”

  ……

  “叶青,咱们拍电报?”

  “不要!”

  “这次是双频加密的!来嘛……”

  “不要不要不要!”

  ……

  窗外露出鱼肚白时候,叶青精疲力尽,昏睡过去……

  中间迷迷糊糊醒来,好像是中午,徐友亮低声叫了几次,见她不肯睁眼就没勉强,自己去食堂吃午饭。

  一觉睡到太阳偏西,下午五点多钟才起来。

  叶青浑身跟挨过打似得,青一块紫一块,骨头都要酥了!强撑着坐起来,靠在床上开始发呆。

  不大一会儿,门开了。

  “叶青,你醒啦?”徐友亮神采奕奕进来,精神抖擞双目明亮!

  叶青有气无力翻个白眼:“嗯……”

  徐友亮笑眯眯凑到床边:“还好吧?”

  “不好!”叶青恼羞,噘着嘴发脾气。

  徐友亮皱眉犹豫:“这样啊?刚子过来了,我们要去上次那家烤全羊吃饭,要不你……”

  “我又好啦!我不在家,我也要去!”叶青马上精神,就要窜起来。

  徐友亮低笑,一把按住她道:“别急,我先考考你,答对了才能去!

  “啊?”叶青迷迷怔怔看他。

  徐友亮冲她挤眼睛,唇角上扬着:“飞机有多少种?”

  叶青脸红了下,低头喏喏道:“侦察机,战斗机,轰炸机,空中加油机……”

  “你最喜欢哪种?”徐友亮低声笑问。

  叶青红着脸老实回答:“炸潜水艇的那个……”

  “那叫反潜机!”徐友亮纠正。

  “记住了记住了!”叶青忙点头。

  徐友亮又问:“密码有几种?”

  叶青脸又红了下,支吾着答道:“嗯……莫尔斯密码,希尔密码,还有……波雷费!”

  徐友亮皱眉:“漏掉一个!”

  叶青赶紧抓他胳膊摇晃:“那个不喜欢……我最喜欢希尔密码!”

  徐友亮笑眼弯弯:“好吧!算你过关了,下床穿衣服,带你吃饭去!”

  叶青咧着嘴笑的开心,跳下来穿好小衣去洗漱,拿过外套就要直接穿。

  “把线衣套上!外面凉……”徐友亮揪住她,硬把线衣给穿上。

  叶青撇撇嘴,到底还是听话穿好,又套上外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97章 夜谈男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