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升职加薪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上午十点多钟,徐友亮抱着叶青还在呼呼大睡,太累了!

  快十一点时候……

  “叶青,别啃我手指头了……叶青?”徐友亮沙哑着嗓子轻声唤醒。

  叶青闭着眼睛呓语:“鸭脖……”

  “你饿了啊?来,擦擦口水……”徐友亮摸索到枕巾,给她擦了擦。

  叶青吧唧吧唧嘴,触感似乎不太对……一下子就翻身坐起来。

  “徐友亮!你拿的什么东西给我擦嘴?”

  “枕巾啊?”

  “真恶心!”

  “有什么好恶心的?你口水弄了我一身……”徐友亮嘟嘟囔囔的坐起来。

  “你怎么不用枕巾给自己擦?”

  “我又没流口水……”

  叶青气呼呼瞪他。

  徐友亮笑眯眯凑过来,在她嘴上舔了下:“这样行了吧?我也蹭到了,这叫相濡以沫……”

  乱用成语!你不是洁癖吗?怎么只往自己身上洁?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絮絮叨叨中穿衣服下床洗漱,拿了饭盆去食堂吃午饭。

  徐友亮去窗口打饭,叶青坐在桌子旁无聊等着,这时候,黄蕊端着打好的饭菜坐过来。

  “叶同志,吃饭啊?”

  叶青抬头:“小黄花,周末没出去啊?”

  黄蕊笑笑:“上班忙一周了,也就这两天时间歇息,哪像叶同志单位这么好,一星期不上班也没事。”

  叶青凑近挑眉低声:“等急了吧?”

  黄蕊轻笑一声,面不改色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她是等急了,这一周像一年一样漫长,徐友亮天天被这个女人粘着,阅览室不去,文化室也不去,篮球不打乒乓球也不玩,她真该立刻滚蛋!

  叶青盯着黄蕊嗤笑,我走了又如何?你敢接手么?

  黄蕊放下调羹看着叶青也在冷笑,两人正僵持着,徐友亮打饭回来。

  “黄蕊,吃饭啊?”笑眯眯打过招呼,坐到叶青身边。

  叶青赶紧换上笑脸,亲热靠过去。

  黄蕊也换上笑容矜持点头:“终于到周末了,总算是能休息两天。”

  徐友亮点头:“周末当然要歇着,周梅和赵科长在忙什么?下午刚子过来。”

  “真的啊?那太好啦!周梅从昨天起就一直唠叨,说要好好谢谢曾少刚……”黄蕊语气兴奋。

  “任命通知还没发下来,低调吧!”徐友亮笑着嘱咐。

  “板上钉钉的事!一顿饭他们总跑不了,要请客!”黄蕊越说越雀跃。

  “是该请……”徐友亮笑着随口附和。

  看他们一言一语搭讪,叶青气闷之极,不是说曾少刚没帮忙么?你嘴里到底有没有实话?

  吃完回到宿舍,果然不大一会儿曾少刚就来了。

  “亮子!小嫂子!”曾少刚满面红光进来,手里还拎着两瓶茅台!

  “你那边忙完了?怎么样?”徐友亮接过酒放桌上。

  曾少刚两眼放光:“一锅全端!今日痛饮庆功酒……”

  叶青正听得一头雾水,冷不丁的他又唱起来了,还跑调!稀里糊涂的也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徐友亮笑道:“手表也赶紧买了吧!你这个副团长也该往上升一步了。”

  叶青纳闷,这都什么跟什么?现在什么节气?都扎堆升官?

  “小叔子!你要当军长了啊?”

  曾少刚咧着嘴大笑:“小嫂子,借你吉言!我争取尽快当上!”

  叶青突然想起,好像团长和军长还差着两级。

  “小叔子,不急不急,你先当旅长,然后……”

  曾少刚一头冷汗忙打断:“别别……小嫂子!我,我现在就挺好,慢慢来!我今天请你吃好吃的!”好不容易盼到今天,可别让她又说出来什么。

  叶青一听又要出去吃饭,连连点头,顾不上再去想旅长上面是什么长。

  徐友亮好笑不已:“今天老赵也要请客,你俩凑一起吧!”

  三人正在说笑,外面赵洪文和周梅也过来,黄蕊紧跟其后,都是喜气洋洋,尤其赵洪文,步履轻快满面春风!

  “曾团长!”

  “赵科长!”

  两人亲切握手,热情寒暄,跟一家子亲兄弟似得。

  叶青啧啧,还说曾少刚没帮忙?谁信!

  正在热闹着,何淑敏也来了!

  “徐大哥,曾大哥!”何淑敏眼神热切的望向曾少刚。

  “小何妹妹!你来啦?刚才我还在想你呢,骑车时想了一路!来,快坐!”曾少刚倍显热情。

  何淑敏害羞低下头,神色甜蜜!

  叶青望着房顶眼神放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俩不是前天刚谈完说清楚么?一个两个的今天怎么都不正常?

  黄蕊开口道:“曾少刚,这次总算你办了件正事,晚上周梅小赵要请客,好好犒劳你呢!”

  周梅忙说:“是啊是啊!曾团长,这次可得好好谢谢您,要不是你帮忙,我家小赵也不能……”

  曾少刚打断:“谢我干嘛?这不是没影的事么?你家赵科长那是凭自己本事!省组织部的孙部长和你们县的王……”

  “咳咳……”徐友亮拦住:“刚子,一会儿再说!赵科长既然要请客,咱们先商量商量吃什么吧?”眼神扫向一屋子女人,冲曾少刚使眼色。

  曾少刚意识到,立马闭嘴。

  赵洪文瞪了周梅一眼,怪她心急挑起话茬,这事儿能当着外人面说么?

  周梅很快醒过味,脸色讪讪。

  黄蕊看了眼徐友亮,又看看毫无知觉的叶青,暗暗摇头,心想到底是出身不同,这样的女人怎么好摆在人前?

  “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咱们谁也别跟小赵客气,一定得宰他一顿!”黄蕊轻笑转开话题,又替周梅化解了尴尬。

  周梅忙道:“对对!都别客气!晚上咱们吃什么?要不就去你们说的那家烤全羊?”

  她听黄蕊提过好几次,说那家的饭菜精致美味,在省城都没有这样上档次的馆子,他们两口子昨晚都商量好了的,今天可是带足了钱,说什么也要请好这顿客!

  “那家可搞不来羊肉,今天去了还是吃不上。”徐友亮否定。

  叶青连连点头,去两次了都,什么都好,就是没吃到传说中的烤全羊!

  “那咱们去哪?什么地方有羊肉?”周梅也犯难。

  “农场不就养着羊么?”黄蕊出主意。

  徐友亮拍手赞同:“没错,农场有!周梅,你不是跟那边的宋干事挺熟的嘛?跟他说说,从他那买一只,再让里面的人剥皮洗净宰杀好,弄上炭火咱们自己烤着吃!”

  “哎!这主意好!”周梅兴奋,这下子又省不少钱……

  叶青一旁乐的差点跳起来,这次真的有烤全羊吃啦!而且还自己动手烤,太棒啦!

  赵洪文犹豫:“能行么?咱们自己烤的好么?”关键时刻,别为了省钱丢面子。

  徐友亮笑道:“农场里面有/,我听分管处的同事说过,他们会摆弄羊肉。”

  这么一说,赵洪文放下心,知道徐友亮会借人过来帮忙,不用真的自己上手烤,于是冲周梅点头,嘱咐她就这么办!

  “最好提前准备,收拾活羊可费时间。”徐友亮提醒。

  赵洪文也忙道:“你让老宋找场办的老王,告诉他是我要用,让他们给弄只好的!”

  “哎!我这就去打电话!”周梅兴冲冲出去。

  叶青一旁兴奋的直搓手,黄蕊含笑不语。

  何淑敏静静坐在小马扎上,低头盯着脚面不说话,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曾少刚,也不知道那事怎么样了……她说的话曾大哥听进去了么?

  赵洪文见晚饭已经安排好,站起身要去供销社买酒,被徐友亮拦住。

  “老赵,刚子带酒啦,他也有好事,今天你俩一起请客!”

  赵洪文一怔:“曾团长啥喜事?”

  曾少刚忙摆手,表情扭捏支吾道:“还……说不准,不算不算,就是提前庆祝下,呵呵……”

  说不准你庆祝个什么劲?叶青忍不住插嘴挑明:“小叔子升职啦!要当……你到底当什么长?”

  曾少刚咧着大嘴直乐:“小嫂子!军长肯定还当不上,你再多等几年,到时候我请你吃烤全牛!”

  叶青耻鼻,吹牛吧你!

  何淑敏一怔,曾大哥升官了?和那件事有关系么?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说?

  赵洪文大惊,再往上就该是正团级!这么年轻就当正团长啦?想了想顿时心下了然,难怪探亲假休了这么长时间,原来是回来活动关系……

  “曾团长!恭喜恭喜。”

  “赵科长,同喜同喜!”

  两人又一次热烈握手!亲切寒暄。

  叶青望着屋顶又一次无语,差点没被这俩人把牙酸掉,男人果然爱当官!没想到曾少刚遇到升职也变这德行,再看何淑敏,见她也一脸喜悦,跟着一屋子人笑的开心,叶青纳闷她高兴个什么劲儿?曾少刚职位升的越高就越不可能和你结婚啊?

  一屋子热热闹闹,过了好大一会儿周梅才回来,兴奋道:“都安排妥当!羊已经杀着了,我还让他们在农场食堂弄了几样下酒菜,碗筷都有,铁壶茶叶都有,咱们带自己的茶杯过去就行!”

  叶青欢呼:“你好棒啊!贤内助!”

  周梅客气回应:“多谢叶同志夸赞!”要不是今天请客用得着徐友亮做陪客,你算哪根葱?犯得着我忙东忙西的赔笑伺候么?

  再看向叶青时,周梅眼神已经毫不遮掩的轻视,她现在可是正科长夫人!

  徐友亮瞥了眼周梅,站起身笑道:“你们等着,我也去打个电话!”

  赵洪文知道他是去安排那边分管处的同事找人料理羊肉,忙点头说让他费心。

  不知不觉已经下午两点钟,叶青肚子里馋虫闹换,午饭消化的一点不剩,就等着晚上的烤全羊啦!

  “周干事,你家赵科长这次升职,涨工资么?”叶青套近乎。

  这会儿徐友亮不在屋里,周梅懒得再跟叶青赔笑脸,冷冷淡淡道:“升什么职啊?我怎么没听说?”

  叶青噎的一怔,怎么都这毛病?不是升正科级么?你不知道?不知道刚才热闹个什么劲儿?你男人和曾少刚又是恭喜又是同喜的……恭喜你怀孕啊?

  “咳咳……”赵洪文干咳两声冲叶青解释:“任命通知还没下来,如果能升到正科级的话,工资会往上调一级。”

  涨一级工资那就是至少多个七八块钱,这可不是小数!

  “恭喜你啊赵科长!”叶青真诚道。

  “哪里哪里,谢谢叶同志!”赵洪文客气,同时看了眼周梅,眼神警告!这还没怎么着呢你就得罪人?她要是回头跟徐友亮告状,你还用不用人家啦?

  周梅脸红了下,心虚干笑:“叶同志,正式的任命通知周一才能到,现在嚷嚷出来不太合适,我没别的意思,你别多心啊!”

  “明白明白,不多心!呵呵……”叶青忙摇头,心想到底是谁先嚷嚷出来的?不过徐友亮嘱咐过,人家可是科长夫人,即便是多心了也不能当面翻脸。

  黄蕊扫了眼叶青,轻笑了声没说话。

  不大一会儿徐友亮回来,进门兴冲冲道:“都安排好了,咱们这就过去,那边说话方便。”

  “好好……这就去!”赵洪文忙站起来。

  一直和何淑敏低声说话的曾少刚也掐了烟站起身。

  叶青兴奋的满屋乱转,找出自己茶杯往徐友亮提包里塞。

  “叶青,你干嘛呢?”徐友亮笑问。

  “带上茶杯啊?周干事不是说要带自己的杯子么?”

  徐友亮笑着把她的茶杯掏出来:“只带我的就够了,你不去!”

  叶青不可置信瞪大眼睛:“为什么?”

  “我们谈正事,女人都留在家,不许去!”徐友亮正色。

  叶青这个气啊!不带我去你当我面说的这么热闹?馋我啊?我不去你也别想去!

  “正事留到周一上班你们去办公室谈,你哪也不许去,在家陪我!”叶青耍赖。

  赵洪文急的一脑门子汗,这事能在办公室谈么?她跟着凑什么热闹?徐友亮怎么也不好好教教她?

  周梅气恼,恨不得过去教训她一顿!

  徐友亮好声相劝:“叶青,听话……”

  “不听!你就是不许去!”叶青才不肯答应,要么都去要么都在家。

  曾少刚赶紧打圆场:“光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吃有什么意思?带带……带小嫂子去!”

  叶青咧嘴露出笑摸样,还是小叔子懂事!

  徐友亮叹气,无奈望向赵洪文:“老赵,要不……带家属?”

  赵洪文没的不答应的:“行行……都去!”

  叶青欢呼一声,拿过自己的茶杯重新塞回提包,徐友亮笑着没阻拦。

  周梅无所谓,他们夫妻早就都商量过,看曾少刚的意思,要是去远处吃,当晚回不来,她就留在家不跟着,也好让他们三个男的晚上同住一屋聊天说话。

  农场离着县城不远,又早早安排好,到那早早吃完赶回来,她跟着去也无所谓,她和小赵可是两口子,什么话也不用避讳着她。

  黄蕊脸色僵了僵,知道他们谈的话不方便让外人听,她可不是家属,又都同在县委,不同部门相互牵扯,人事安排上难免有冲突。自己真要跟了去,听了什么不可人知的消息,将来万一什么事上产生误会那就不好了……

  黄蕊站起来落落大方道:“你们去吧,我今天就不去了,小赵,你可欠我一顿,以后可要单独请我!”

  赵洪文正中下怀:“一定一定……肯定要单独请你一次!”到底是干部家庭出身的子女,这些道理不用男人教就知道。

  周梅刚要挽留,又想起确实不合适,待会儿有正事要谈,黄蕊要是在一旁坐着,几人还真不好开口。三个女的另开一桌,她和叶青又不对付,还有万一再像上回那样,曾少刚和徐友亮吃醋打起来,这不是耽误事么?

  “黄蕊,你看……呵呵,改天!改天咱们单独吃!再叫上……”周梅结结巴巴,不好当着叶青面说叫上徐友亮的话,这话更不能让曾少刚听到。

  黄蕊心里清楚,点头笑笑:“那好,我等着……”

  一番客气道别,黄蕊提前离开。

  何淑敏站在屋子里茫然无措,刚才徐大哥说了女人都不许去,可是曾大哥又说可以带家属,到底她能不能跟着去呢?

  曾少刚看向何淑敏,似乎也在犹豫。

  徐友亮在两人脸上扫了眼,笑道:“刚子,磨蹭什么呢?咱们今天沾赵科长的光,农场里可是内蒙过来的小尾羊,寻常地方吃不到。”

  曾少刚双眼冒光:“这就走,赶紧的!”说完大步出去,看都没看身后的何淑敏。

  徐友亮关门上锁,拉着叶青坐上自行车。

  赵洪文骑车带着老婆,曾少刚自己骑一辆,一行人说说笑笑离开县委大院。

  望着几人远去的背影,何淑敏站在门外茫然不知所措,好半天都没动地方。

  农场离着县城不远,就在郊区农村,骑自行车半个来钟头就到了。

  “叶青,别乱跑,老实呆着!”徐友亮下车后警告。

  “知道啦。”叶青敷衍。

  几人放好车,有穿制服的公安带着,把他们安排到农场外围的几间土坯房子里。

  屋里简陋,屋门窗框都没有,光秃秃一张大土炕铺着席子,炕桌像是临时搬过来的,好在看上去刚打扫过,还算整洁。

  四五月的春天,天气暖和,窗户框子大敞着,正对着外面的青山和麦田,好景致!

  屋门口不远处烧着炭火,一旁支着炉架,不大一会儿,有人过来,扛着宰杀好的肥羊,炭火烧起来,肥嫩的山羊在火上翻烤,叶青兴奋的直流口水!

  大家都觉着稀罕,纷纷围过来给羊刷调料翻面,闹哄哄好一会儿才散开。

  刚刚下午四点多,一时半会儿还吃不上,叶青跃跃欲试出走想四处逛逛,结果一次次被徐友亮拽了回来。

  “不听话现在就送你回去!”徐友亮恐吓。

  “好好……我听!”叶青立刻妥协。

  周梅从农场里面端回来个大篮子,里面是各式瓜果,还有炒松子炒花生樱桃山核桃,都是下酒菜。利索摆好后坐到炕上,守在赵洪文身边给大家倒酒发筷子。

  叶青一看有了吃的,也不闹换出去了,七手八脚爬上炕,坐在徐友亮身边吃起来。

  徐友亮端过花生笑道:“叶青,你去外面吃,顺便看着羊肉,烤好了进来叫我们。”

  “还早着呢!至少要一个小时,不用看着!”叶青反对,刚才我要出去你不让,现在又往外轰我,有毛病啊!

  徐友亮耐心哄劝道:“我们说几句话,你端着花生就在门口吃,别走远。”

  “你们说,我听着,我不插嘴!”叶青装糊涂。

  赵洪文嘴角抽搐,怎么听不懂人话呢?就是怕你听着!女人话多不知深浅,听一句就敢往外嚷嚷十句,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也分不清,什么时候把自家爷们儿坑了都不知道,能让你听着么?

  “周梅,你陪着叶同志去外面玩会儿,果子你们端着吃!”赵洪文吩咐老婆。

  周梅一怔,我也出去?我走了你自己搞的定么?

  “小赵,叶同志自己能照顾好自己,我还是留下给你们倒酒吧?”周梅使眼色。

  赵洪文胸中憋气,拉下脸干咳:“咳咳……让你去你就去!你和叶同志做个伴儿,姐俩一起说说话!”

  真是不懂事!现在黄蕊又不在,你和人家无冤无仇的,干嘛老绷着脸?再说了,你的嘴就是严的么?男人的事你瞎操心啥?真当你那点应酬本事有用?平时不拆穿那是怕夫妻翻脸给你留着面子!

  周梅看着男人脸色,到底是坐不住了,下炕干笑道:“叶同志,外面景色好,咱们出去转转吧?”

  叶青干笑:“好啊……”请客的女主人都不坐席,她也不好继续坐着,不情不愿的下炕。

  “拿着花生,别走远了。”徐友亮不厌其烦的嘱咐。

  “和叶同志多聊会儿!”赵洪文也叮嘱。

  叶青和周梅端着盘子,两人别别扭扭的搭伴出去。

  两个男人同时长长出了一口气!

  曾少刚大眼珠子在他俩脸上来回扫了好几眼,惊叹道:“我的娘嘞!你俩累不累啊?说句话就这么费劲?”

  徐友亮摇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曾少刚不信:“你还搞不定个女的?”

  徐友亮苦笑:“你是没遇上,不听话还算小事,什么篓子都敢给你捅!说不得骂不得,还没怎么着就跟你要死要活……搞的定我不早结婚了吗?”

  曾少刚瞪着大眼睛连连摇头,他不信小嫂子是这么可怕的物种!

  “亮子,你可别吓唬我!真要跟你说的似得……我还结不结婚啦?不行你动手啊!打一顿不就老实啦?”曾少刚热心建议。

  徐友亮真心称赞:“没错!将来你媳妇不听话,你就使劲的打!”

  难得被夸奖,曾少刚满心欢喜,却又觉得这话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赵洪文笑道:“老婆不能打,必须得教!慢慢教!”

  徐友亮拍桌笑道:“要说咱们三个,也就赵科长最有本事,不仅工作做得好,御妻也有方!老赵,你可得好好传授传授经验,我们哥俩还等着结婚呢!”

  曾少刚连连附和:“对对……赵科长跟我们说说,你平时都咋管教的?”

  徐友亮端起酒杯道:“刚子,来,咱俩先敬赵科长一个!然后再好好听经验。”

  “喝一个!”

  “干了!”

  “来来……喝着!”

  赵洪文端起酒杯仰脖喝尽,开始侃侃而谈……

  “要说女人啊,身上都是长处!头发长,耳朵长,舌头长!不该听的都听,不该说的到处说,为啥呢?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见识短!”

  “有道理!”

  “哈哈哈……精辟!”

  “喝!再喝一个!”

  “敬赵科长一杯!”

  徐友亮曾少刚一唱一和连连捧场。

  茅台酒甘冽清香,赵洪文被恭维的春风得意。

  “怎么管教她们呢?耳朵堵上?嘴巴缝上?那不现实!想要她们不乱说话其实很简单,就两个字……你不说!”

  “对!”

  “没错!”

  “不该说的回家一个字也不说!”

  三个男人连连举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102章 升职加薪》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