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好闺蜜

作者:邹粥粥 书名:回到六零年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屋外草地上,叶青端着一盘子花生吃的索然无味,旁边周梅也兴致缺缺。

  “周干事,你好像很不喜欢我啊?”叶青打破僵局,让她小心翼翼赔笑讨好周梅根本不可能。

  周梅笑笑:“叶同志多心啦,咱俩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只是我和黄蕊同学一场,我俩是好姐妹!”师出有名,即便是她本人看不惯叶青,原因也要推在黄蕊身上。

  叶青冷笑,好姐妹?有一种闺蜜叫做你不能过得比我好,真要是好姐妹你此时不该劝她别掺和么?徐友亮对我如何你没看见?好姐妹飞蛾扑火你不拦着还趁机鼓动?你这是要看她笑话吧?还敢说是好姐妹?

  “周干事当初和黄蕊做好姐妹……很辛苦吧?”叶青笑问。

  一个是干部子女,一个是工人家女儿,两人出身差异暂且不提,同所大学读书,相貌差异可是有目共睹。就像校园里美女喜欢带个相貌普通女生当闺蜜一样,女人那点小心思真是千古不变!

  周梅神色变了变:“叶同志想多了,我和黄蕊的友谊不是你想的那么肤浅,我们一起弹琴一起唱歌,在学校共同度过美好时光,我们很珍惜这份友谊。”

  叶青好笑摇头,学生时代美好时光已经过去,如今你嫁做人妇,节衣缩食过日子,黄蕊仍旧是高傲的公主。你丈夫升迁还要仰仗人家铺桥搭路,黄蕊将来结婚可能直接就是处长夫人部长夫人……你心里真的舒服?之前你帮着黄蕊夹枪带棒嘲讽挑衅我,帮着撮合她和徐友亮,真的是为好姐妹两肋插刀么?

  周梅低头黯然回忆学生时代,虽然黄蕊从没仗势凌人也从没对她低一眼相看,但是同学中还是把她们区分出从属关系。她帮着传情书递纸条,帮着打水打饭上自习室占座擦桌子……班上的男同学不管什么出身,恐怕如今说起她,想起的也不过是黄蕊身边的丫鬟小红娘吧?

  叶青扫了眼她脸色,再接再厉:“我听徐友亮说赵科长工作出色,升职是迟早的事,曾少刚不过是部队的一个团长,也未必就是他帮了忙,更谈不上黄蕊牵线搭桥。”

  周梅无奈叹气:“叶同志想的太简单了,小赵这个副科级去年就该升,可是等来等去就是没动静,早不升晚不升,偏偏黄蕊介绍我们认识曾团长就升了,你信这是巧合么?你是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曾团长不用明着做什么,甚至都不用直接开口,这个忙就已经帮了!”

  叶青词穷:“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自己的丈夫呢?”

  周梅笑笑:“叶同志,你相信徐友亮么?如果相信的话,即便我撮合他和黄蕊又何妨?”

  叶青被噎的说不出话,根本不是一路子,怎么也说不通!叹口气闭嘴,不再和周梅交谈。

  晚上五点来钟时候,烤全羊终于熟了!

  “曾团长!这块是羊腿上的,您先吃!”

  “曾团长,这边是孜然面,你撒上点试试……”

  三个男人都出来围坐在火堆旁,周梅热情照应。

  叶青举着农场食堂提供的剔骨刀,一片片割肉下来,一边往自己嘴里塞一边不忘喂饱徐友亮。

  “好不好吃啊?”叶青咀嚼着嘟囔。

  徐友亮被她塞得满嘴羊肉,不住点头:“好吃……”

  傍晚夜色渐渐降临,篝火旁热情高涨!

  “徐友亮!再给我喝一口!”

  大家席地而坐,叶青在徐友亮怀里上蹿下跳抢酒,茅台啊!自己空间里还有两瓶一直舍不得喝,今天曾少刚请客,她要喝个够本。

  “你少喝点!待会儿还要骑车回去。”徐友亮阻拦。

  叶青才不管,抓过徐友亮的酒杯仰脖往嘴里灌。

  几人坐下继续吃喝,篝火上的肥羊很快就吃的七七八八,后腿肥厚部位露出骨架。

  曾少刚揽着赵科长又回屋继续喝酒,周梅剔下一大盘烤羊肉端着,也跟着离开进屋,草地上只剩下徐友亮,怀里抱着叶青……

  “晕了吧?还抢酒喝么?”徐友亮好笑。

  叶青晕乎乎点头,这酒真冲!没喝几口就头晕脑胀啦!

  徐友亮拉着她起来:“跟我去散散酒。”

  “你背我去……”叶青耍赖。

  徐友亮笑着蹲下:“上来!”

  叶青欢呼一声,窜到徐友亮背上。

  最后一抹夕阳还没褪去,又大又圆的月亮已经升上半空。

  徐友亮背着叶青走到不远处的山坡,在一棵大柳树跟前停下。把叶青放在草地上,自己朝溪流前走去,站定,解裤扣……

  “徐友亮!你有没有公德心啊?走远点!”叶青大喊。

  徐友亮嘟囔一句,又把做案工具塞了回去,往前多走了几步,在一棵歪脖树下站定,掏家伙放水,系好裤扣回来。

  “叶青,我没洗手,我想抱你……”徐友亮凑近,嘴里还喷着酒气。

  “想抱就抱呗。”谁还顾得上嫌弃你没洗手啊?矫情!

  徐友亮笑眯眯伸手过来,将叶青抱在怀里,头扎在她脖颈间来回蹭。

  “痒……”叶青扭来扭去躲闪。

  “叶青,喜欢惠安么?”徐友亮低声问。

  叶青沉默,喜欢又如何?明天她就要回去了……为什么心里有些舍不得?

  徐友亮似乎是喝多了,趁着酒劲格外兴奋,抱着她一直在说话……

  “叶青,以后我把粮食关系转出来,你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饭,等着我下班陪你下棋聊天,你闲着无事就和周梅斗斗嘴,找齐婶她们聊天……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

  叶青继续沉默……

  “叶青,你要是嫌县委大院太闷,周末咱俩去郊区玩,我带你去省城看电影,带你去听戏……”

  这些话都似曾耳熟,让人听着恍惚……

  “要是我不听你话呢?”叶青打断。

  徐友亮怔了下,抱着她的双臂紧了紧,内疚道:“叶青,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叶青质问。

  徐友亮叹气,扳过叶青肩膀郑重道:“上次的事是我不对,我道歉,我说话太重了,可是叶青,你说那样的话伤我多重你知道吗?”

  “我那是气话!结婚申请写了,房子钥匙也给你了,我对你什么都没保留!就算不嫁也是我吃亏!”叶青大喊。

  徐友亮皱眉:“我说的也是气话!你要是肯服软,拎着包袱来惠安找我结婚,难道我会打你骂你?还是不给你饭吃天天虐待你?”

  “为什么总要我服软?我是要做你妻子,不是奴隶!”叶青气愤。

  “好好……我服软!我是你奴隶……”徐友亮见叶青情绪不对,赶紧妥协。

  叶青气哼哼不吭声,认错就算完了么?她好像是要报复来着……

  徐友亮嬉皮笑脸道:“叶青,还生气啊?你罚我好不好?”

  “怎么罚你?”叶青没好气。

  “罚我工资上交,每天出去给你赚钱,你在家就好吃好喝睡到日上三竿,然后晚上我打水端盆伺候你洗漱……”徐友亮说的兴致勃勃。

  “家里大事谁说了算?”叶青凶巴巴问。

  “你说了算!大事小事都听你的,你当家做主!”徐友亮认真道。

  叶青半信半疑:“你呢?”

  “我为你服务!”徐友亮郑重保证。

  叶青歪着头陷入遐想,听起来似乎还不错……

  “我的龙凤褂呢?以后能不能穿?还有衣柜,家里能不能摆?”叶青得寸进尺。

  徐友亮无奈:“叶青,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做什么都是对的?所以凡事都要和我据理力争坚决不肯妥协?”

  “我做错什么啦?”叶青不服。

  徐友亮盯着她问道:“你户口怎么来的?”

  叶青一怔,刚想说买房办下来的却又想起当初办迁出证时候的情景,如果他照章办事,自己只能去矿上找叶福海想办法,顿时气短:“是你笔下留情,少写了几个字……”

  “只是迁出证上少写了几个字么?档案呢?乡里的县里的……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少功夫才给你描补齐?”徐友亮质问。

  叶青顿时哑口无言,当初在新南上户口时候她注意过民警拿出的档案袋,当时还疑惑过,生怕和迁出证上的信息不符,原来是他……

  “叶青,我再问你,你的入党申请又是怎么回事?”徐友亮冷声。

  叶青再次震惊:“我……我需要入党,我履历不齐,所以……所以我,我只是走个过场。”

  上面的履历全是假的!他怎么知道的?既然他问出来,也没必要瞒着,又不是什么大事……

  徐友亮忍住气,皱眉呵斥:“你真是无知者无畏!在你看来结婚审查是走过场,入党申请也是走过场?什么都是形式的话何必搞这些手续?”

  叶青心虚:“那……那我不入了还不行么?”

  “你想不入就不入么?你以为把申请撤下来就算完事?”徐友亮尽力压住怒火。

  叶青不服:“那还要怎样?我不入了还不行?谁能把我怎么着?”

  徐友亮忍了又忍,尽量心平气和:“叶青,别说当初咱俩是你情我愿水到渠成的事,就算是你不情不愿,捏着你这些个把柄,我让你做什么你敢不答应?你想过这些东西落到别人手里会是什么后果么?”

  叶青又一次目瞪口呆!

  “我不信!贾工不会害我的!”叶青摇头否决。

  徐友亮冷笑:“贾工?那个小账房?他想害你还不够资格,谁帮你做的并不重要,关键的是谁想利用这件事操控你。”

  “操控我什么?我就一矿区厂委小干事,能利用我什么?”叶青恐慌。

  “叶青,美人计可不是解开几颗扣子搂搂抱抱上床睡觉那么简单,被人家当成棋子利用也不会事先通知你,或许你一辈子都蒙在鼓里,还当是自己风花雪月罗曼蒂克!”

  叶青瞪大眼睛怔怔望着他,惊得说不出话来。

  徐友亮抱紧她叹气:“叶青,听我的话,找蒋益民辞工,那套档案关系都不要了,以后你想工作想入党都可以,我给你慢慢安排……”

  叶青不可置信:“徐友亮,当初……当初你干嘛不解释给我听?”

  徐友亮无奈:“就算我现在说,你信么?你听么?”

  叶青低下头,她不信!可是心里又不得不疑惑,她的入党申请究竟怎么回事?这么久没办下来不太正常啊?厂委可都是党员!

  “叶青,你喜欢漂亮衣服漂亮家具没什么错,这些东西得来的容易,想要光明正大穿在身上摆在家里可就不容易。房子也好,钱也好,不要净想着伸手去拿,那些东西你拿了,无异于把定时炸/弹装进兜里,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炸的粉身碎骨!”

  叶青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在临西村买宅子的事,上回吵架他就说那是个祸根。

  “我没偷没抢,自己花钱买的也不行?再说了,真要是政策有变,那就收回去喽!我再拿出来不就行啦?”叶青争辩。

  “拿出来就没事了吗?你知道它什么时候爆炸?”

  “房子而已!好好的怎么会爆炸?”

  “原房主是谁?”徐友亮质问。

  “沈老啊!”叶青无所谓道。

  “沈鹤年解放前就是新南有名的中医圣手,给多少达官显贵看过病!解放后在新南市医院担任主治医师,你知不知道一级医师的工资多少?福利补助有多少?也就你信他会因为几十斤红薯卖房子!你知道他卖房那年实施过什么私产政策吗?”徐友亮连连质问。

  叶青被一连串的问题问傻了,一个也回答不上来!初到此地她买过书籍研究落户漏洞,哪里知道之前有什么变动?

  徐友亮继续说:“沈鹤年把房子卖给农村老汉不过是观望政策顺便洗白私产,那是人家的祖宅,怎么会不想着赎回来?当初解放新南沈鹤年交代了不少潜伏特务的生理特征,那些人的同党也憋着劲找机会整他,那栋房子就可以大做文章!偏偏你横插一杠子买下来,沈鹤年能善罢甘休么?那些人能放过机会么?你装在兜里的就是定时炸/弹!”

  叶青震惊的无可复加!着急道:“现在我知道了,那我不要了还不行?我把它卖了!”

  “别人的局已经布置好,能让你轻易掏出来么?”

  叶青都快哭出来了:“徐友亮……”

  徐友亮心疼抱紧她安慰:“好啦叶青,别怕,有我呢……”

  叶青忙不迭点头,好大一会儿才平静。

  徐友亮看着她神色好笑摇头:“叶青,你还买房子么?”

  “不买了不买了!”叶青连连摇头。

  徐友亮凑过来亲了下:“真听话!以后我给你住大房子好不好?四室一厅!”

  叶青刚才被吓到,现在缓过神来又将信将疑,到底真的假的?

  “叶青,嫁给我!”徐友亮低声。

  “我还是不想辞工……”叶青自言自语。

  徐友亮一怔,质疑道:“叶青,你到底是舍不得工作还是在跟我较劲儿?我也没见你对工作有多上心啊?”

  “你不懂,那是安全感!”

  “什么安全感?嫁给我你就不安全了?你是怕我饿着你?还是担心我给你买不起漂亮衣服?”徐友亮追问。

  叶青怔忪好一会儿,眼神迷茫:“我不知道,我喜欢你照顾我可是又怕你管着我,怕我做错事时候你教训我,我从小一个人长大,没人疼没人管教,可是也没人打我,你打我,我就特别疼!真的疼……”说着已经开始哽咽

  徐友亮心疼抱紧:“叶青,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后悔的要命,以后再也不伤你了,你不懂的我教你,你不听我也不拦着你,闯了祸也不怕,我给你收拾……我疼你,我给你当爹……”

  “嗯?”叶青迷迷怔怔止住哭泣,瞪着眼睛望他:“徐友亮,你当谁爹呢?占我便宜啊?”

  徐友亮闷笑:“没有没有……我是说我如父如兄,像……哥哥那样疼你。”

  叶青着急:“谁要你当哥哥?近亲不能结婚!”

  “不是亲哥哥,是好哥哥情哥哥……”

  好肉麻!叶青破涕为笑。

  徐友亮抱着她哄劝:“叶青,叫声好哥哥听听?”

  “不叫!”

  “来嘛……叫一声,哥哥给你买糖吃……”

  “不要!”

  “给你买漂亮衣服!来……叫一声?”

  徐友亮轻笑着揉搓,叶青被挠痒,滚在在他怀里笑的左躲右闪,两人闹作一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回到六零年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回到六零年代第103章 好闺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回到六零年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回到六零年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