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有馥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那一年江南下了好久的雨,发了大水灾,外祖父遣来接我的人被阻在道中。我险些以为要在绍兴待上一辈子……”

  京城,内阁大学士张居正府后园。

  花厅里热热闹闹坐满了人,水榭里却安安静静。

  谢馥靠雕栏而立,身材纤长,葱白的手指把玩着手里的泥娃娃。

  唇边那一抹笑意,怎么看怎么讽刺。

  葛秀站在她身后,微微叹了口气。

  “好端端的,怎么又提起当年的事来?”

  有关于谢馥的事情,这两年来,随着大学士高拱重新入主内阁,柄国执政,渐渐为人所知。

  可她还是头一次听见谢馥自己说。

  谢馥没转身,随云髻旁的折花玉簪映着天光,苍青而剔透。

  “今月淮安府暴雨半月不止,水患陡生,多像当年?眼见着又是大计了……”

  大计?

  葛秀略一抬眼,打量着她。

  “各州府县正官都要带人来京朝觐述职,在所难免。你是担心你父亲谢大人要来?”

  “倒也不是担心,不过想到一些故人。”

  谢馥终于回过了头来,一张素面朝天的脸,透着一种出尘的轻灵气。

  葛秀呆呆看着她容颜,忍不住再次叹气:“真不敢想,你若上了妆,会迷倒多少风流才俊。”

  “不上妆就不能迷倒了吗?”

  谢馥眨眨眼,莞尔,少见地开了个玩笑。

  葛秀微微张大嘴,半晌才反应过来,一跺脚:“好呀,我夸你一句,你还要开染坊了不成?!”

  谢馥一下笑出声来,眼见葛秀上来就要捉自己,连忙摆手。

  “别闹,咱们出来时辰也不短了,一会儿厅里那位主人家可要不高兴的!”

  “也是。”

  葛秀的手一下停住了,恨恨地看了谢馥一眼,只拽她一把:“你也知道那主人家难伺候,估摸着大家伙儿都在等咱俩呢!”

  后园花厅。

  京城的名媛淑女、公子纨绔们,早已经落座有一时了,可最后一轮的义募还没开始,难免让人不耐烦。

  “这到底还开不开始了?”

  一只手将茶盏撂在茶几上,滚烫的茶水溅开些许。

  站在前面的侍女浑身一抖。

  厅内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左面第二把黄花梨圈椅,刑部尚书家李迁的幼子李敬易,惯来脾气火爆,两眼睛朝前面一瞪,险些吓得端茶的侍女趴在地上。

  “说啊!”

  侍女垂首,可怜巴巴地回答:“回禀公子,女宾们那边还有贵客没落座,我家小姐说了,还得等人齐了再开。”

  “贵客?”

  李敬修一下就笑了,他手一比坐在自己左手边,也就是头把圈椅上的那位爷。

  “你家的贵客什么身份啊,能贵过太子爷不?还有让太子爷来等的份儿不成?!”

  侍女哆嗦得更厉害了。

  太子朱翊钧就坐在左边,穿着一身玄色便服,腰上佩一块云龙纹玉牌,手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贵气十足地往茶盏上一搭,才把这茶盏端出来。

  还没来得及拂开茶沫,就听见李敬修那一张婆婆嘴说开了。

  朱翊钧有些头疼,却是头也没抬一下,揭开茶盖,说一句:“茶还不错。”

  “太子爷!”

  李敬修指望着朱翊钧出来说上两句公道话,没想到他不痛不痒地说一句“茶还不错”,气得李敬修险些倒仰过去,一句话就漏了馅儿。

  “我约了摘星楼的幼惜姑娘,可不能等了。”

  “能让张家小姐等的,未必不是贵人。”

  朱翊钧不咸不淡,抿了口茶,淡香在舌头尖上徐徐绽开,像是一口吞了烟波浩渺一西湖一样,舒服。

  李敬修噎住,有些奇怪。

  “还能有什么贵人?”

  眼珠子一转,今日义募品茶名单上的名字,一个个从他心里冒出来,忽然,他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

  脖子一缩,李敬修像是老鼠忽然见了猫一样,也不顾旁边侍女诡异的目光,三两步就扒到了花厅中间那十二扇的鎏金大曲屏上。

  花厅分了左右两边,男客在左,女客在右,中间用大屏风隔起来,只留下少许的空隙。

  李敬修从这空隙里,就能瞅见女客们那边的情形。

  今日是张居正嫡孙女张离珠小姐生辰,恰逢淮安府大水。

  离珠小姐忧国忧民,便借生辰的机会,办上一场义募。

  皇上赏赐的宫廷珍玩,五湖四海的奇珍异宝,名人字画,各家名作,层出不穷。只由众人出价,价高者得,而募来的银钱最后将发往淮安府灾区,施于百姓。

  谁人听了张离珠这般高义之举,不夸赞一句“张家教女有方”?

  是以,京城子弟们出于种种目的:不管是有慕张离珠才女之名,还是想巴结内阁次辅张居正,或者出于对灾区百姓一片爱怜……

  总之,接到请帖后,无一缺席,全数赴宴。

  此刻张家的花厅里,坐着京城大半青年才俊,淑女名媛。

  屏风右面也早已经坐得满满当当,只除了右首前面两把椅子,还空无一人。

  张离珠身着纱绿潞绸裙,羊皮金滚边,就站在花厅外面,远远瞧着那两个空着的位置,气得一把描金扇子就掼到了桌上。

  “不就仗着高拱那老狐狸是首辅吗,竟还摆谱到咱们府上来了!这么多人等她一个,好大的脸面!”

  管家游七侍立旁侧,“方才已叫小丫鬟去请,那两位去了水榭,估摸着也快回了。小小姐稍安勿躁。”

  正说着话,前面花厅走廊上影子一动,人已经来了。

  这时候,花厅里各家小姐们心里都在腹诽。

  摆谱的那个,反正也没跟她们摆谱。回头要掐,还是这京城官宦人家最金贵的两位主儿掐,左右跟她们没关系。

  眼见着预定的时辰已经过去了一刻,还没见着人影,诸位小姐心里可乐呵了。

  不过乐呵也没能乐呵多久。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厅门口伺候的两名绿衣丫鬟两手放在身前福了个身,道一声:“二位小姐里面请。”

  里头嗑瓜子的不磕了,喝茶的不喝了,说嘴的也赶紧停了下来,一齐朝门口看去。

  门口来的是两个人。

  走在右边的,是今年位列六卿的左都御史葛守礼家的小姐葛秀,生得轮廓柔和的鹅蛋脸,肌肤细白,杏仁眼水汪汪的,像她名字一样透着一股秀气,温婉得紧。

  然而,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她。

  区区一个葛秀,纵使她祖父葛守礼官拜一品,也难以与她身边这一位匹敌。

  ——谢馥。

  这京城所有女子都记恨的所在。

  她从门口走进来,脚步款款。

  一件白青色的窄袖褙子,下头弹墨裙拖着八幅湘江水,活像是一幅江山水墨,写意又雅致。

  眉是不画而黛,唇是不点而朱。

  一双丹凤眼里通通透透,干干净净,肌肤吹弹可破。头上盘着的随云髻,余下的青丝披在身后,如瀑一般。

  谢馥一贯清秀的打扮,素面朝天。

  人是粉黛不沾,却衬得京城里所有的粉黛胭脂都没了颜色。

  一时间,厅里所有人都跟哑巴了一样。

  谁人不爱胭脂水粉,珠翠钗环?

  偏生这一位绍兴会稽谢家二小姐,京城首辅高拱府上表姑娘,从来素面朝天,片粉不沾。

  短短这五年,北京城谁不知道她?

  谢馥就像是寒冬腊月里独秀的那一支,素净之处出来的味道,让所有与她站在一起的人都黯然失色。

  要说学着她走一遭,也不上妆吧,那没辙了,你长得没她漂亮,底子太差,不上妆那是自曝其短。

  可若是都上了妆,往谢馥身边一站,你就是那庸脂俗粉,衬着红花的绿叶儿。

  若非这次是张离珠的生辰宴,大家卖个面子,否则决计不与谢馥同席而出。

  她就像是扎在京城名媛们心里的一根刺,偏偏谁也不敢去碰。

  须知,她外祖高拱毕竟是内阁首辅,位极人臣。

  老头子一生宦海沉浮,只得了高氏这么一个掌上明珠,远嫁绍兴,却平白没了。高氏也只留下谢馥一个女儿,高老大人见了她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爱怜,生怕她磕了绊了摔了碰了。

  谢馥说是高府表小姐,可在从没哪个人敢在她跟前儿说个“不”字儿。

  张离珠出身张大学士府,身份尊贵,可张居正对高拱老先生尚要恭敬称上一声“元辅”。

  由此可见,谢馥的身份实际还高着张离珠一截儿。

  周围的目光只火辣辣了一瞬间,谢馥抬步而入,踏过花厅了铺着的洋红波斯毯,款款落座右首第一把圈椅。

  机灵的侍女端来了两盏新茶,将描金茶盏置于谢馥与葛秀二人中间的那一张红木茶几上。

  花厅里静得连针掉下去的声音都能听见。

  谢馥没管别人怎么看,她端了茶盏,刚揭开茶盖,一眼看过去便皱了眉。

  西湖的龙井,扁平挺秀,色泽绿翠,泡在杯中,则芽叶色绿。

  这龙井是今年新茶无疑,水却不好,茶汤颜色不够剔透。

  谢馥揭了茶盖,没喝,又轻轻合上,一递手放回茶几上。

  葛秀那边茶还没入口,见她放下茶盏,不由奇怪,正想要开口问两句。

  “咚!”

  花厅正中,忽传出一声响,惊得所有人转头看去。

  那是十二扇鎏金大曲屏背后传来的。

  “疼疼疼……”

  方才扒在屏风缝隙上的李敬修,两手抱着自个儿脑袋,龇牙咧嘴,生怕被人发现,赶紧退了回来。

  他压低声音,疼得想哭。

  “太子爷,您这是干什么?”

  平白无故怎么拿扇子打他?

  朱翊钧老神在在坐在原地,两手一袖,老成又稳重,终于把那金贵的眼皮子一掀。

  “非礼勿视。”

  李敬修:“……”

  冤枉啊!

  天地良心,缝隙就那么小,他无非看见两片衣角而已!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02章 有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