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裴承让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一回,我就要看看他大学士府怎么下台。哈哈哈,三枚铜板,终究还是高了些,回头就那冯保计较起来,也够他们喝一壶的。你这小丫头,心思忒坏啊!”

  高拱越想越乐,脸上笑容简直压不住。

  谢馥无奈:“馥儿是恰带了三枚铜板罢了,原本也不必如此的。您别说的好像我故意算计一样。”

  “难道不是?”

  高拱眼睛一瞪,看着谢馥。

  谢馥终于不敢再蹦跶半句。

  好不容易,高拱笑够了,才对着一摆手:“赶紧坐。”

  谢馥与这一位外祖父先前并未怎么见过,只等到高氏忽然没了,才被接到京城来。

  她亲眼见着高拱宦海的沉沉浮浮的这五年,倒觉得跟这一位外祖父,比自己亲爹还亲近。

  爷孙俩早有了默契,高拱一说,谢馥也就顺着墙边放的一把太师椅坐下了。

  高拱也起身来,直接坐在了茶几对面的椅子上。

  门开了,丫鬟们奉茶进来,高拱顺手一端,便开始叨咕。

  “说到底,淮安府闹水患,干他们一家什么事儿。一个半大小姑娘也往里面瞎掺和。就那一点点体己银子,能办什么事儿?”

  谢馥低眉垂首,也端了茶起来。

  小扇子样的眼睫毛颤了颤,眼睛抬起来略一打量高拱,见他眯着眼睛喝茶,忽然道一句。

  “咱们府上的茶,还是去年的。”

  高拱茶喝到一半,顿住了,将茶盏放下。

  “你在他们府上喝了什么茶?”

  “一盏铁观音,一盏大红袍,一盏西湖龙井,都是今年刚上的新茶。”

  谢馥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

  高拱气得吹胡子:“天底下真是只许他一家骄奢淫逸,要叫别家都喝西北风去!”

  谢馥明白他在说什么。

  老早以前,高拱就说过了,张居正这一头狐狸,待人待己那是两套规矩。

  听闻当今皇爷还没登基,龙潜裕王府的时候,张居正与高拱同为裕王讲学。

  张居正不许裕王有半点的奢靡之举,高拱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个老好人,没想到末了一看,好家伙,张家那个好酒好肉,真叫个奢侈。

  是以,高胡子给这张居正取了个别称,只有他们爷俩知道,叫“张大虫”。

  谢馥想着那茶的事,也不过是顺嘴一提,最后还是绕回了淮安府水灾上。

  “张离珠在做义募,这等博名声的买卖由他来做是刚合适。不过杯水车薪,这一点银钱怕还救不了几个灾民。朝廷不放银吗?”

  “还在朝上扯皮呢。”高拱摇了摇头,“那么多张嘴巴都等着吃东西,朝堂上这一帮,都是想从死人喉咙里抠钱出来,往自己兜里揣。”

  谢馥皱眉:“我回来的时候,听见市井之中已出了流言,淮安受灾最重的盐城县,已是饿殍遍地……”

  高拱长长叹了口气:“内阁里头还有个李春芳跟我作对,这会儿掐着不放银。有什么办法?”

  淮安府,盐城县。

  瓢泼大雨连绵半月,才止息了不久,天公开了颜,终于渐渐放晴。

  火辣辣的日头钻出云层,才被水淹过的城池立时又被照得一片惨白。

  城墙根下,被大水冲没了家宅的灾民们三三两两,或坐或仰。

  白晃晃的太阳开始西沉。

  城门大开着,却没人走动。

  往年在城里吆五喝六、耀武扬威的小混混裴承让,这会儿也有气无力地靠在城墙根下面。

  他满脸泥黑,面黄肌瘦,仅有一双眼眸亮得仿若黑天里的星星,嘴唇干裂起皮,叼着一根灯心草。

  那灯心草可不是一般的灯心草,仔细看,草头根子上还给镀了一层金。

  这都是裴承让有钱的时候干的混账事儿。

  他现在也就把玩把玩这一根草了,摸摸腰上,一根麻绳。

  穷苦人家,苦难时候大多这般,一根绳子勒紧了肚子,似乎就能不饿。

  “嗒嗒嗒。”

  忽然有马蹄声传来,偶有灾民转头一看,只见开着的城门里,忽然奔来了两匹瘦马。

  马上跨坐着两名青衣皂隶,腰上还别着朴刀,想必是衙门里出来的公差,却不知怎么配了一匹马。

  一名公差举起手里的刀,驾马绕着城墙根跑,口里大声喊着。

  “城内赈济粥棚已开,乡亲们不要守在城门外了!县太爷有令,都进城领粥先解饥寒。晚上会有御寒衣服送来,都入城去吧!”

  “城内粥棚已开,乡亲们速速入城!”

  ……

  一圈一圈的声响回荡开去,城墙根下一个又一个饥民全部抬起头来,齐刷刷地忘了过去。

  是县里的衙役。

  县太爷要传的令?

  粥棚!

  “要赈灾了!”

  “一定是朝廷放银赈灾了,快,我们快走!”

  “朝廷赈灾了,乡亲们快呀!”

  一时之间,大家伙儿身上好像立刻就有了力气,三三两两相扶着,连忙涌进城里。

  城外的灾民何其多?全数从地上站起来,稍年轻一些的都是拖老携幼,人如潮一样聚集过去。

  原本泥泞的城门前,转眼被密密麻麻的人群给覆盖。

  每个人死气沉沉的脸上,都焕发了别样的光彩。

  灯心草从唇边掉下来。

  裴承让忍不住直起了身子,脊背离开城墙,远远看着城门口喜极而泣的众人。

  他身边原本有很多灾民,现在全部爬了起来朝着那边走去。

  转眼之间,这里就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活人。

  没走的,都是永远也走不了了的。

  奇怪。

  灾情才出没半月,县太爷陈渊一直说朝廷没放银,要等着朝廷的指示。

  就因为这事儿,大家都觉得他是个贪官,愤怒的灾民二话不说冲上去,让陈渊吃了一通老拳。

  现在说放粮就放粮,难不成陈渊真是个贪官?

  “咕噜噜……”

  肚子里发出雷鸣般的声响。

  绳子拴着,饿也还是饿。

  “娘的,老子在这里想县太爷干屁,又跟老子没关系。赶紧喝粥去才是啊,回头没了怎么办?”

  裴承让一把将掉下去的灯心草抓在手里,撑着泥地站了起来。

  放眼一望,整个城外的人都集中到了城门口,那两名来通传的衙役也进不去,只能在外面看着。

  裴承让走近了,正好站在那两匹马的屁股后面。

  两名衙役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下不禁戚戚然。

  方才喊的那个一个劲儿地摇头。

  “总算是赶上了,再这样下去还不知要死多少人呢。”

  “多亏咱们县太爷还有后手,这一次联合了各大乡绅,先凑了钱粮出来,可不容易。等到大计,应该不会丢官帽了吧?”

  “嘿,对外是这样说,你还真信啊?”

  “怎么,不是?”

  “那些个乡绅员外,见了灾民,哪个不是把自己的门锁得紧紧的?指望他们手指缝里露出钱来,还不如等着貔貅给你放血。”

  “那钱粮从哪儿来?”

  “还不是咱老爷从京里调过来的,多仰仗着那位贵人呢。”

  “哪位?”

  另一名衙役可吃个大惊。

  传话的衙役勾勾手,同伴附耳过来,便对着他耳朵悄悄说了两句。

  “什么?高大学士家的小姐?!”

  “哎哟,你这破嘴!”

  知道内情那衙役吓得直接用手去捂他的嘴:“这事儿可声张不得!”

  “好好好,刚不是太惊讶了吗?”

  两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朝廷里到底是怎么个买卖,大家都不清楚,两名衙役就在前面守着,以防这时候出现乱子。

  背后不远处的裴承让掐了掐灯心草,只一声嘀咕:“高大学士家的小姐?”

  高大学士,约莫只有朝中的高拱了?

  看来,淮安府这一场水患里藏着的故事还不少呢。

  不过这都跟他这升斗小民没关系了。

  裴承让看了看前面挤挤挨挨的人群,直接走上前去,左右两手分别朝两边扒拉,直接把人给拨到两边去,活生生挤出一条道来。

  “来来,让让,让让。承让了,承让!”

  “你干什么?”有人嚷嚷。

  裴承让直接把灯心草往嘴上一叼,两手扒开挡住脸的头发:“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谁!你说老子干什么!”

  一看这脸,再看这一根草,他的身份谁人不知?

  横行乡里的恶棍不就是他吗?

  这会儿灾民们都怂了,给他让出一条道来,任由裴承让大摇大摆先入了城。

  外头俩衙役看了,忍不住朝地上啐了一口。

  “呸。这孙子!”

  京城,惜薪胡同,高府。

  “说来,离珠那小丫头还给你下了战帖,约你去白芦馆斗画?”

  “她邀她的,我可没答应。她自个儿开心才好。”

  顶着高拱那唯恐天下不乱的眼神,谢馥可自在了。

  茶几上,一盏茶已经渐渐见底,高拱说得也差不多了。

  他年纪大了,内阁里一天到晚的掐,也只有回来能好好跟着早慧的孙女说上两句真心话。

  有时候一说就刹不住。

  高胡子不大好意思地笑了笑:“又一股脑儿给你掰扯了这么多朝中的事情,你怕是已经听烦了吧?”

  谢馥摇摇头,眨着眼睛笑笑。

  “旁人想听还求不来这机会呢,馥儿怎么会听烦?”

  高拱可是当朝元辅,只在皇帝之下,可实际上,隆庆帝什么都听他的。

  说句僭越的话,现在的高拱手里握着半个大明江山。

  听这样的人说一席话,是真胜过旁人读十年书的。

  自打被接回高拱身边之后,谢馥大多数时间都在这样的熏陶之中度过。

  她跟别家的姑娘,总是不大一样的。

  高拱膝下儿女稀薄,一个庶子不成器,一个嫡女已经没了,其余的三个庶女命不好,都是出嫁不久便红颜消逝。

  是以,现在的高大学士府里,人丁稀薄。

  除了谢馥与高妙珍之外,仅有高拱和高老夫人,另有两个毫无存在感的侧室和小妾。

  谢馥在高府长大,不用花心思在姐妹间的争斗上,反倒渐渐养开了眼界。

  高拱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只觉得自家外孙女聪明。

  他摸了一把乱糟糟的胡须,只道:“明儿个上朝再看看,总不能让他们一颗老鼠屎,坏了整锅汤。”

  时辰不早,眼见着天擦黑,谢馥起身,朝着高拱一福:“那您休息,我先回屋里看看,晚间再来给外祖父请安。”

  “嗯。”高拱应了一声,抬手朝门外喊,“高福,送馥儿回去。”

  外头高福忙叫人拎了盏灯笼过来。

  谢馥出了书房,高福就当头打着灯笼,一路把谢馥送房去。

  谢馥的贴身丫鬟满月在门边已望了百十回,早听前院来人说,姑娘回来,却一直没见着人,想来又是跟老爷聊上了。

  门廊下头,挂着一只鹦鹉架,鹦鹉英俊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架子上头。

  “二姑娘好,二姑娘好!”

  听见这声音,满月立刻朝着院门口看去。

  果然,外面灯笼亮着过来,满月忙喊了一声:“小姐,可算是回来了。”

  谢馥走上台阶。

  高福没上去,对着谢馥行了个礼便退走了。

  满月迎上来,脸盘子圆圆的,身材有些微胖,看着可喜气,一面搀着谢馥朝里走,一面喊其他丫鬟。

  “二姑娘回来了,赶紧出来伺候着!”

  谢馥没怎么在意,侧头看一眼站在廊檐下的鹦鹉,一只手伸出去摸了摸它的头,算是鼓励。

  “二姑娘好,二姑娘好!”依旧嘲哳难听。

  谢馥笑了:“这么多年也没学会第二句好口彩,你真是蠢死的。”

  鹦鹉磨磨爪,发出咕哝的声音,还生了闷气,歪过头去,竟不搭理谢馥了。

  满月看着,忍不住捂嘴偷笑了。

  谢馥斜了满月一眼,满月立刻不笑了。

  “懒得跟这小畜生计较。”谢馥两步进了屋,只揉了揉额角,“小南那边还没信儿传回来?”

  “五日前姑娘才派了他出去,从京城到淮安盐城,八百里加急也要跑上一阵呢。不过估摸着也快了,姑娘您甭想这么多了,先歇下吧。”

  满月伺候着谢馥脱了身上褙子,披上一件薄衫,就坐在屋里。

  另几个丫鬟打来了水,满月把手袱儿放进去绞了水,再拿出来给谢馥擦手。

  谢馥低垂着眼,看着自己透明粉白的指甲,眉头拢起:“近日大计,各州府县官员就要来京城。会稽谢家那边,你可听说过什么消息?”

  满月的手一下顿住了,她抬起头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谢馥。

  “小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05章 裴承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