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雪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三寸河在法源寺侧面,沿着围墙流淌过去。

  名曰三寸,倒不是因为只有三寸,而是说“佛心三寸”

  今日十五,月圆之夜,天上玉盘高挂,从树梢渐渐往上爬。

  河里也满满当当,都是人们从桥上放下去的花灯。

  水波荡漾之间,晃悠着微光,一溪璀璨,像是天上的银河到了地上。

  花灯的灯芯里,写着人们许下的心愿。

  女儿家羞答答地求个姻缘美满,男儿们兴许求个功成名就,老人们求儿孙满堂,儿孙们求父母百岁安康……

  谢馥也在这一群人当中,与度我大师一道站在河畔刚发芽不久的垂杨柳下。

  她右手执一管笔,左手手掌上则放着一块小小的空白木牌,正犹豫着写什么。

  满月手里还捧着刚刚买来漂亮河灯,也是一盏莲花的形状,里头的蜡烛已经点燃,亮堂堂地,就等着谢馥在木牌子上写好心愿,放入河灯之中,再放到河里去。

  可谢馥的笔已经端起来半天,字却没落下一个。

  “姑娘,您这又不是出对子,随便写个嫁得如意郎君不就得了?您再犹豫一会儿,奴婢看着满河都要被河灯挤满了。”

  满月伸手一指河面上,一盏河灯挤着一盏河灯,密密麻麻,流动缓慢。

  显然,放灯的人太多了。

  谢馥抬眼起来一扫她:“急什么?”

  还愁没地方放灯不成?

  满月顿时瘪了嘴:“您这小事儿上拖拖拉拉的毛病怕是改不了了……”

  写个灯谜要想,写个心愿还要想,平日里到底用哪个色儿的衣裳,若是身边没人参详,必定也要磨蹭个半天……

  谢馥唯一不纠结的时候,约莫就是花钱的时候。

  呵呵,好几万的银子扔出去,真是半点犹豫都没有,眼皮也不带眨一下的。

  这样的小姐……

  满月想想,若被人知道,一定是想掐死她的。

  得了,让自家小姐慢慢想算了。

  满月觉得自己听天由命比较好。

  不过,这念头才一出来,谢馥已经起笔落字了。

  许愿。

  为谁许愿?

  许什么愿?

  谢馥其实不是很清楚。

  她手腕微动,柔软的毛笔笔尖在木牌上划过,落下了一个字:“雪。”

  一个“雪”字?

  旁边的度我大师见了,心陡然一沉。

  雪,是“沉冤得雪”,还是“报仇雪恨”?

  这一个字,知情的人看了,只会觉得惊心动魄。

  只是谢馥到底没有写得太清楚。

  若是“沉冤得雪”还好,若是“报仇雪恨”……

  度我大师忍不住在心底暗暗叹息。

  萦绕在谢馥心中的仇恨太深,与她总是表面淡淡波澜不惊的样子,似乎截然相反。

  谢馥习惯了,并没觉得有什么。

  母亲之死,一直是她心底一块心病。来京城五年,谢馥几无一刻将此事淡忘。

  她固然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安安乐乐,无忧无虑,希望自己的日子平平顺顺,不要坎坷不堪,希望高胡子能身体康健,无病无灾……

  可没有一个愿望,能敌得过仇恨。

  谢馥写下了,便搁下了笔,把方形的那一块小木板,放入了河灯之中。

  “好了。”

  满月迷惑地看着这个字:“这是什么意思?”

  “随便写的,没什么意思。”谢馥笑笑,伸出手来,“来,灯给我。”

  满月“哦”了一声,也没追究到底这一个字是什么意思,她甜甜一笑,颊边出现了两个小酒窝,伸手把河灯递了出去。

  谢馥接过来,捧在手里,看了半晌。

  “做工虽粗糙了些,可点上之后瞧着竟然还挺漂亮。”

  只不知道,半路上会不会沉下去?

  三寸河很浅,旁边的河堤都是白石砌成,谢馥捧着河灯走过去,轻轻地把它放入流动的河水中。

  河灯渐渐在河流的带动下,离开了边缘,慢慢地,打了个旋儿,出去一尺余。

  谢馥起身看着,神情很是放松。

  忽然之间。

  “咚!”

  河对岸响起重物落水的声音。

  “哗啦啦”一大片水花溅起来,周围不少的河灯遭了秧,全被溅起来的水花浇灭。

  “啊,我的花灯!”

  “谁干的?”

  “我的灯灭了!”

  ……

  三寸河周围不少放了花灯的人,一下都咋咋呼呼起来。

  谢馥一下抬头看向对面,那边不少人都开始跳脚,一片混乱。

  “怎么回事?”

  “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下去,砸了大伙儿的灯。”霍小南看过去,粗粗下了判断,同时走到谢馥的身边来,防止旁人挤过来撞到她。

  谢馥眉头皱紧,转过头去看晃荡的河面。

  河面上,是刚才自己放出去的那一盏灯,虽随着波浪晃动,烛火摇曳,可没有灭掉。

  谢馥无端松了一口气。

  河对岸,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穿着粉绿色的锦缎夹袄,脖子上挂着如意金锁项圈,一只手戴着漂亮的玉镯子,另一只手腕上却空空荡荡的。

  她横眉怒目,对着身边人大喊大叫:“现在我的玉镯子掉进了河里了,你马上给我下去捞!这些河灯都挡着了,都给我灭掉!灭掉!”

  “哎哟,小祖宗,不就是一盏河灯吗?灭了再放就是,您何苦把玉镯子都给扔了?奴婢们给您捞,给您捞!”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

  小姑娘身边的几个太监对望了一眼,都叹了一口气。

  寿阳公主是宫里出了名,最难伺候的公主。

  方才她闹着要出来放河灯,开始都还高高兴兴的,不成想河水晃悠,河灯才放出去没多久,竟然就翻了。

  这一下可算是滚油里溅了一滴冷水,炸开锅了!

  寿阳公主当即不高兴了,她的灯都灭了,其他人的灯怎么还可以亮着?休想!把整河的河灯都给我灭了!

  小太监们哪里敢做这样的事情?顿时有些为难起来。

  也就是这一个为难的功夫,寿阳公主朱尧娥就直接把自己腕上贵妃娘娘赏的玉镯子扔进了河里。

  此刻,寿阳公主恨恨地看着那些飘荡在河里的河灯:“本公主的河灯都灭了,其他人的休想再亮!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快点!”

  寿阳公主一脚踹在了身边那个动作迟缓的小太监身上。

  小太监们这一下不敢耽搁了,留了两个人在寿阳公主的身边,便连忙冲了出去。

  手里没有工具,就直接抽了河边小船上撑船用的竹篙,遥遥站在河边上,挥舞着竹竿,把河里一盏盏的河灯给打灭!

  “你们干什么?”

  “哎,我的河灯!”

  “个龟孙子你干什么?!”

  不少人闹嚷了起来。

  “哗”地一竿子打下去,水声迸溅,河面上荡起层层波涛,几盏河灯被竿子打中,支离破碎。

  荡起来的水波掀翻了原本平稳漂在河上的河灯。

  一盏,一盏,又一盏……

  所有放了河灯的人都愤怒了起来。

  “谁这么霸道?”

  “你们干什么?!”

  太监们作寻常打扮,其他人看不出来,只以为是哪家的恶棍,一时之间众人怒从心头起,撸了袖子就要动手。

  守在寿阳公主的小太监见势不好,大喊一声:“寿阳公主在此,谁敢造次?!”

  周围愤怒的人群一下静了。

  公主?

  人群里有人面面相觑起来,看着站在当中的那个小女娃。

  谁也不敢再上前一步。

  甚至有人默默放下了刚刚撸起来的袖子,擦了一把头上冒出来的冷汗。

  “寿阳公主?”谢馥眉头一皱,“这做法未免也太霸道了些。”

  她看着河岸边不断挥舞着竹竿的人,目光已然微冷。

  一片一片的河灯灭掉。

  荡起来的波涛,已经阻挡了水面正常的流动,谢馥的那一盏灯也晃动得厉害。

  这一位公主若再继续下去,她的灯只怕也保不住了。

  霍小南与满月都站在谢馥的身边,原本愤懑的神情也都变得古怪起来。

  公主怎么也来逛庙会?

  这皇帝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霍小南开口:“姑娘,要不我先去把灯端起来吧?”

  “不成不成,放下去的灯怎么能再端起来?太不吉利了!”满月连忙摇头。

  “那灯要是灭了就吉利了?”霍小南一句顶了回去。

  “你!”

  满月憋得满面通红,可一想的确是这个理儿,她急得跺脚,“哎呀!姑娘,怎么办呀?”

  谢馥叹了口气:“小南,你把咱们的河灯往回拨吧,靠在岸边上。”

  “好嘞。”

  霍小南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个好法子。

  他又往前走了两步,看着有些够不着那河灯。

  谢馥在他身后提醒:“竹竿。”

  “对啊!”

  霍小南一拍自己脑门儿,这才想起来,连忙朝旁边看去,不远处的树下就有一条船,他连忙跑过去,跳到船上:“大爷,借您的竹篙一用!”

  话音落,霍小南一脚将船上的竹竿踹起来,手一伸就接住了。

  一阵风似地跳上岸跑过来,霍小南身手灵活,把竹竿子伸出去,点住了那一只花灯。

  因为他们在河对岸,现在河上的灯都灭了一大半,周围显得有些昏暗起来,所以也没人瞧见霍小南的这一番举动。

  谢馥的那一盏灯越来越近。

  霍小南不敢勾快了,生怕这河灯在激烈晃动的水流上头翻了,一直都是慢慢地收着劲儿。

  就他勾河灯这一会儿,河里的河灯都灭得差不多了。

  还好,霍小南的河灯也快到了。

  满月一脸着急:“快点快点,勾到边上来!”

  谢馥则回头看向度我大师:“大师,这庙会可还有别人吗?”

  连公主都来了,保不齐还有旁人呢。

  度我大师点点头:“来约莫是来了,不过与老衲无甚关系。”

  “呼!”

  霍小南最后一竿子伸出去,轻轻划动河面,带起一阵阵波纹。

  谢馥回头看去。

  河灯回来了。

  并不明亮的灯光照着放在下面那一个写着“雪”字的小木牌子,安然无恙。

  满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谢馥一颗心也渐渐放下去,可最终也没能完全放下——

  平地里一声惊呼:“那边还有,快,赶紧给我灭掉了!”

  河对岸,寿阳公主一眼就看见了那边岸边的角落,周围一片被打灭了河灯,变得昏昏的河水上,孤独的亮着一盏河灯。

  正是谢馥这一盏。

  因为独独这一盏亮着,所以更为扎眼。

  谢馥怎么也没想到,寿阳公主竟然会指着这一盏。

  真是要把满河的灯都给灭掉了吗?

  那一瞬间,谢馥心底压着什么东西。

  两手交叠在身前,她淡淡一垂眸,唤道:“小南。”

  霍小南嘿嘿一笑,头也不回,紧紧盯住河对岸几个太监的行动,微微弓着背,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开始蓄势。

  “小南明白,您就瞧好吧!”

  那边一个干瘦的小太监领了公主的命,一竿子就朝着谢馥这边的河灯打了过来。

  他根本没注意到对岸还有人,以为这河灯只是巧合才到了那么偏僻的位置。

  呼——

  快速落下的竹竿带起一阵凌厉的风声。

  霍小南瞅准了时机,一竿子迎上去!

  但听得“啪”一声脆响,两条撑船的竹篙碰在一起,狠狠地弹动了一下。

  柔韧的竹竿相互反弹回来,霍小南手中巨震,不过没让竹竿飞出去,重新紧紧握住了。

  反观河对岸,只听得“哎哟”一声惨叫。

  那小太监并没有握稳竹竿,在被霍小南一竿子挡住之后,他没受住传回来的巨震,竹竿脱手,竟然一屁股栽倒在地,摔了个底儿朝天。

  不少人都没想到,齐齐朝着对岸看了过去。

  一个英气勃发的少年郎手持竹竿站在对岸,目光灼灼。

  吓!

  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为这小伙子惋惜。

  发令灭河灯的可是公主啊!

  果不其然,原本就在关注这边的寿阳公主见状,气得咬牙。

  竟然还有人敢反抗?

  她大骂:“好大的胆子,连我的人都赶挡!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打灭他的河灯!”

  寿阳公主就是小孩子脾性,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许别人有。

  谢馥已经看出来了。

  只是不知道这一位公主到底是谁教出来的,未免太没教养了一些。

  凝眉的谢馥,一张脸看上去有些冷冰冰的。

  更多的小太监立刻冲了上来,手里都拿着竹竿,眼见着就要打过来。

  所有人都为霍小南捏了一把冷汗。

  “寿阳!”

  一声冷喝,忽然从河边响起。

  寿阳公主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霎时颤抖了一下,看了过去。

  三寸河不远处那一座桥上,站着一个昂藏的影子,身着玄袍,腰绣银纹,一把嵌满宝石的匕首,一张冷肃的脸。

  朱翊钧。

  寿阳一时有些心虚起来,看朱翊钧周身带风一般,抬步向着自己走来,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没几步,朱翊钧就已经到了她面前。

  寿阳低下头去,断断续续开口:“太、太子哥哥……”

  寿阳公主也是李贵妃所出,与朱翊钧同母,只是要与李贵妃更亲厚一些。

  她最怕的就是朱翊钧这个太子哥哥,见母妃的时候都是板着一张脸的,似乎无甚可说。

  可他们不都是兄妹吗?

  寿阳苦着一张脸。

  朱翊钧面无表情,眼底霜寒。

  “带公主回去。”说着他侧过头,看着那些全跪在地上的小太监,“都滚回去,领罚!”

  “兄长!”

  寿阳公主急了,跺脚不依。

  朱翊钧眸光一转,落在她脸上。

  寿阳吓得一缩,低下头去,花瓣一样的小嘴一瘪,竟然哇哇哭了起来。

  “呜呜……我不要,不要回宫!”

  然而朱翊钧没有半分的心软,吩咐瑟瑟发抖的太监们:“立刻带走公主,若有半分闪失,提脑袋去见贵妃娘娘!”

  “是,是。”

  小太监们一听见这一句,真是亡魂大冒,立刻就知道到底这里谁说话比较管用。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公主一架,硬是给拖走了。

  “你们几个狗奴才,不听话的,我要杀了你们!”寿阳哭着喊着,然而毫无作用。

  李敬修在旁边看着,朱翊钧脸上神情半点没变。

  他不由摸摸鼻子,先头的疑惑又冒了出来:太子跟李贵妃的关系,着实不怎么样啊……

  对岸的谢馥将这一幕收入眼底,不过又是一场闹剧罢了。

  周围的人跪了一波又一波。

  谢馥转过身,甚至懒得多看一眼:“没事了,小南,把灯放回去吧。”

  “哦。”

  霍小南以为谢馥还要再看一会儿,没想到她下了这个吩咐,心里虽疑惑,却也只把花灯往河中心一拨,然后小跑过去把竹篙递给原先的船家。

  “大爷,谢了啊!”

  说完,霍小南往回跑,谢馥已经重新朝着寺里走,度我大师陪在旁边,他连忙跟上了。

  朱翊钧回头朝着对岸望去的时候,只瞧见了几个人的背影,在昏昏的灯光下面,看不分明。

  然而他知道,有一个是谢馥。

  目光收回来,朱翊钧看见了那一盏孤零零漂在河上的河灯。

  光亮下,一个“雪”字随着河灯旋转了一圈,又去远了。

  “雪?”

  他微微锁了眉,不大明白这个字的意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13章 雪》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