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再行一善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摘星楼。

  阿潇在廊上站着,就等着秦幼惜回来,远远瞧见秦幼惜的身影,她终于惊喜地叫了一声。

  “姑娘!”

  秦幼惜走近了,阿潇脸上的表情却愣住。

  “姑娘?”

  秦幼惜脸上依旧带着堪称妖娆的笑容,只是两只眼眸里藏着很多很多东西,沉得要压倒她。

  她游魂一样从阿潇的身边飘过去,上了楼,轻声一笑:“时辰不早了,你去给我备下香汤,我要沐浴。”

  “……”

  阿潇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站在楼下,她抬头看去。

  秦幼惜一步一步走得更高,很快就到了楼上那个特殊的房间门口。

  锦姑姑的身影映照在窗上。

  秦幼惜站了一会儿,叩门三声。

  “笃笃笃。”

  “进来。”

  “吱呀。”

  秦幼惜推门进去,返身合上门。

  阿潇看见,她那一张脸,在关上门的刹那,绝艳无比。

  不知为什么,阿潇心里那种惶惶然的感觉变得更加厉害了。

  锦姑姑……

  锦姑姑是摘星楼的主人,可听说她以前是在宫里听过差遣的。

  锦姑姑会画一手好妆,再丑的女人到了她的妙手之下,也会变得倾国倾城。

  她仿佛对女人的一切了如指掌。

  可是作为摘星楼的主人,她对摘星楼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只有那一次……

  那一次,秦幼惜的嗓子坏了,谢馥找到锦姑姑,跟锦姑姑说了话,锦姑姑才出手,亲自教导了秦幼惜。

  于是,她原来那靠着嗓子的姑娘,一下变了。

  锦姑姑是什么人?

  没有人知道。

  可阿潇记得,曾有一次,自己看着谢馥那素面朝天的样子,异常不解,也不知到底哪个胆子忽然大了,竟开口问锦姑姑:像谢二姑娘这般的人,才是天生的国色天香,可偏偏半分粉黛不沾,看着终归寡淡了一些,岂不可惜?您为什么不为二姑娘上妆?

  锦姑姑站在镜台前,立了许久,半天没有说话。

  阿潇以为,她不会说话了。

  就在她准备告退的时候,旁边立着的烛火忽然晃动了一下。

  锦姑姑开了口。

  那一句话,被阿潇记到了现在。

  锦姑姑说,我怎么敢?

  您为什么不为二姑娘上妆?

  我怎么敢?

  阿潇一直不明白。

  可她知道,锦姑姑跟谢二姑娘之间的关系,似乎不那么简单。

  她怔怔地忘了许久,看见那一扇窗上出现了秦幼惜的影子,估摸着自家姑娘应该要好一会儿才出来,终是叹了一口气,转身去为秦幼惜准备香汤。

  街道上。

  高府的轿子不疾不徐地在路上走,霍小南就走在轿子左边:“姑娘,这出来一趟就喝了个茶,未免也太无聊了吧?要不咱们听会儿戏去?”

  “京城里可有什么有意思的戏班子?”

  听着霍小南一建议,谢馥微微动心,开口一问。

  霍小南掰着手指头跟谢馥数:“前段时间德云班刚刚入京,还有前段时间园子里唱昆山腔的,哟,那腔调,您是不知道,小南我打院墙外头路过,都被惊了一跳呢。不过要说戏好看,还要看前段时间杨柳班新排的《拜月亭》……”

  “看都看腻了。”

  满月听见《拜月亭》几个字,便不屑地甩了一对白眼。

  “……”

  霍小南说不下去了,斜眼看过去:“你能耐,我不说了,你也别去看了!”

  “哎!你——”

  满月老大的不高兴,怎么这人老是跟自己抬杠呢!

  坐在轿子里的谢馥听着两边传来的声音,只觉得一个脑袋大成了两个。

  “都别吵了,不就随便去看个戏吗?”

  谢馥话音刚落,外面就一阵骚乱。

  长街上人来人往,一名衣着破烂的老头在前面仓皇地跑着,不远处跟着一群捕快,脚踏皂靴,步履飞快,一面跑还一面喊:“站住!”

  老头儿听见声音,跑得更快了。

  只是他的脸上,分明带着一种惶恐。

  毕竟年纪已经大了,须发近百,脚步蹒跚,又如何逃得过捕快的追捕?

  他脸上渐渐露出绝望的表情来。

  前面就是谢馥的轿子,几名高府的轿夫看了前面似乎是京城的捕快正在抓人,都连忙停下脚步。

  霍小南大喊一声:“落轿,落轿,快落轿!”

  这些人冲撞起来,谁知道会不会闯过来,伤到自家姑娘。

  霍小南谨慎地站到了前面去。

  此时,那小老头儿已经跑到了前面来,在看见谢馥轿子的那一瞬间,他浑浊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接着就看见了其中一名轿夫腰上的腰牌。

  小老儿不识字,但他曾经听人说过,这就是高府的轿夫,给大学士高大人抬过轿子的!

  高大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官儿他不清楚,但是他也曾听人说,连皇上都听他的!

  小老儿想也不想,跑了上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砰”一声朝着地上磕头,放开破锣嗓子就大喊一声:“高大人为小人做主啊,小人冤枉啊!”

  刚刚落下轿子的轿夫们愣了,霍小南嘴巴张大,满月险些觉得自己在做梦。

  轿子里的谢馥看不见外面情况,只是在想:难道正好碰到高拱的轿子回来?

  高拱的轿子当然没有回来,这小老儿不过错认了谢馥的轿子,以为是高拱罢了。

  只是他这么一嗓子喊出来,整条街都跟着静了。

  高大人?

  大家伙儿四下看了看,接着都把目光投向了路中间那一顶小轿。

  朝廷大官,怎么说也应该是八抬大轿吧?

  这一顶小轿,似乎不是高拱吧?

  一片面面相觑的寂静之中,只有老头儿不断磕头哭着喊冤的声音,还有……

  脚步声。

  密集的脚步声。

  因为小老儿拦了轿子喊冤,周围的人都已经围上来了,后头追来的一群捕快只好快速拨开人群。

  “都让开,衙门办案,速速让开!”

  很快,人群分开了一道豁口,十来名捕快在一名捕头的带领下,很快过来了。

  老头儿还在磕头,额上已经能看见淋淋的鲜血。

  按刀的捕头面带怒意,三两步走了过来:“好个老贼,你继续跑啊!”

  小老儿回头看了一眼,瑟瑟发抖:“官差老爷,真的不是我偷的,不是我偷的啊!”

  “我等好心去你家办案,你却连我们的东西都敢偷!不是你?不是你还能有谁?还能出来第三个人来不成?!”

  捕头看上去年纪并不很大,可是面色阴沉,自有一股奇异的凶戾之气。

  他按住刀的手背上有一块深深的疤痕,青筋暴露。

  霍小南见了,已经认出这人是谁来,悄悄凑到轿子窗帘旁说了两句什么。

  谢馥坐在里面听见,微微点头。

  外头小老儿面临捕头愤怒的目光,咄咄逼人的质问,一时口舌打结,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只一个劲儿地开口。

  “不是我偷的,不是我偷的……”

  他脸上凄惶的神色更重了,脸上皱纹密布,看得出过的日子并不怎么好。

  一个,京城的普通小老百姓。

  周围人已经纷纷开始指指点点。

  事情的来龙去脉,在方才捕头与老头儿的对话之中已经很清楚。

  这老头儿家里遭贼偷,于是去衙门报案。

  衙门几个查案的捕快接了案后,就去查看小老儿家中的情况。可没想到,在捕快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摸腰上的钱袋,竟然没了!

  小老儿慌慌张张,形迹可疑,捕快们怀疑不怀疑他怀疑谁?

  捕头当即表示,要查他,带他去官府走一趟。

  官府之中刑罚严酷,他哪里敢去?

  想也不想,小老儿连忙跑路。

  捕头们一看他跑,立刻跟着追上来。

  没想到,这一路跑过来,就撞上了谢馥。

  捕快们可不会这么没眼色,觉得前面的就是高胡子。

  再说了,衙门办案,就是高胡子在这里,也没道理拦他们。

  那捕头抬起手来,露出手背上一块狰狞的伤痕。

  “赶紧给我抓起来,带回衙门审问!”

  “是!”

  身后的捕快们一起喊了一声,就要走上来,伸手拿住小老儿的肩膀。

  小老儿脸上的惊恐变得更加强烈起来:“不是我,不是我啊!小老儿怎么会做这种事……差爷啊!”

  “慢着。”

  就在捕快们已经扭住了小老儿肩膀的那一瞬间,一声拉长了的声音忽然出现。

  这声音太悠闲,以至于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太懒散了一些吧?

  捕头没想到自己办案还有人敢拦,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见之前根本没引起自己注意的那一顶小轿旁边,站了个身姿挺拔的少年郎,脸上带着吊儿郎当的笑,正看着他们这边。

  “是你叫我们慢着?”

  捕头微微眯了眼。

  在京城这一块地界上,谁不知道他“刘一刀”的本事?

  竟然有人敢找死?

  霍小南笑着站出来,对着捕头一拱手:“刘捕头,久仰大名。这一次倒不是小人叫您慢着,是我家小姐指示。”

  “哦?你倒知道我姓刘。”

  刘捕头冷笑了一声。

  场中站着拿人的两个捕快一怔,似乎不明白到底要怎么办才好,手上劲儿一松,那小老儿连滚带爬地就直接窜到了轿子前面。

  “多谢高大人做主,多谢高大人做主,大恩大德,小老儿毕生难报啊!”

  说完,又跪下来磕头了。

  霍小南无奈地长叹了一声,这都是什么人啊。

  刚才难道没有听见自己说了是“小姐”吗?

  唉。

  霍小南强行将自己心里古怪的感觉压了下去,抬起头来,对上对面刘捕头锋锐的目光。

  衙门里办差的这些人又如何?

  换了以前,霍小南肯定怂得跟孙子一样,可现在不一样了。

  他悠然道:“刘捕头的大名谁人不知?赵家庄十五条连环人命案的凶手,就是刘捕头您四年辛苦追捕下来,历尽艰辛,还险些丢了半个手掌。京城百姓谁人不称道?”

  刘一刀,本名叫什么,估摸着没人记得了,可所有人都记得,他险些被凶徒一刀砍掉半个手掌。

  那一次追捕了凶徒归案之后,刘一刀的手背上就留下了狰狞的伤疤。

  从此以后,百姓们都叫他“刘一刀”,至于水面下的那些江湖地痞,见了面都要恭恭敬敬拱手叫一声“刀爷”。

  霍小南以前在市井里打滚,又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刘一刀的大名?

  这人年纪没比自己大很多,可是脾气是一等一的大。

  还别说,若是这人当街要跟自家小姐闹起来,真不一定能下得来台。

  霍小南想到这一茬儿,还有些头疼起来。

  满月看着这场面,愣了好半天,之后僵硬地扭过脖子去看轿子。

  轿子里半分动静都没有。

  满月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小姐一定是动了念头了。

  是了,上个月的一善已经行过了。

  今天这么新鲜的当街喊冤,还没发生过。

  谢馥怎么可能不抓住机会?

  更何况,刘一刀虽是个贱业捕头,可本事着实不小,也算有点意思。

  霍小南这一番话,把刘一刀最大的功劳铺了出来,无疑是抬着他,给他面子。

  没想到,这一位捕头半点不领情,只冷冰冰地看着缩在轿子前面的小老儿。

  “任是你把我夸出花来都没用。这个老头儿有嫌疑,我必须带走。”

  说着,手一挥,又要派人上前来。

  轿子里的光线有些昏暗,谢馥脸上的表情也有几分的晦暗。

  她左手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右手的手背,正好敲在中指的骨头上,仿佛能听见声音。

  思索片刻,谢馥没有走出去,坐在轿子里开了口:“小南。”

  这声音一出,作势就要抓人的捕快们一下站住了,没有敢冲出来。

  谁都看得出来,这个小厮一点也不怕他们。

  再一看,这轿子虽然简单,但抬轿子的轿夫的确都是高府的下人,这轿子里的“小姐”,只怕除了那一位高府表小姐谢二姑娘之外,不作第二人想。

  捕快们回头看了一眼,刘一刀一摆手,示意他们可以暂时不动手了。

  霍小南瞅他们一眼,凑到轿子旁边来。

  “小南在,小姐有何吩咐?”

  轿帘子掀开一个角,一枚高府的令牌被递了出来。

  满场都没了声音,安安静静地。

  所以,即便谢馥的声音不大,所有人也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此事与我高府无关,不必插手。不过听这老伯的哭诉,却也不像是作假。衙门之中多有严刑酷吏屈打成招之事,老伯慌乱之下未免难以尽诉冤情。”

  谢馥声音一顿,已经将手收了回来。

  令牌落到了霍小南的手中。

  谢馥续道:“小南你护送这一位老伯,与刘捕头一起去衙门听审,回来再将情况禀明。中间若有什么冤屈,你只管拿着令牌回来,报给祖父。”

  “是,小姐,小南明白。”

  霍小南持着令牌,双手抱拳,已经领命。

  他转过身来,唇边挂上一分笑意,把跪在地上一脸呆滞的老头儿扶起来。

  “老伯请起,我家小姐说的,想必你也听见了。我家小姐菩萨心肠,月行一善,这一回算是你有运气。小南我会跟您走一趟,一会儿跟着刘捕头到了大堂上,还请您有什么冤屈都直接说出来。”

  老头儿愣了半天,一双老眼含泪,就差又给霍小南跪下了。

  “小姐真是菩萨心肠,菩萨心肠啊!”

  霍小南听了,暗暗擦一把汗:好家伙,终于知道不是高大人了。难得,难得啊!

  心里不靠谱地想着,霍小南的脸却已经转向了那刘捕头。

  “刘捕头?”

  刘一刀的目光从霍小南手里的那一块令牌上挪到他脸上,脑海之中回荡的,却是谢馥方才的那一句话。

  轿帘子依旧死死地压着,里面暗暗的,也看不清轿中的谢二姑娘是何等角色。

  一介妇道人家,虽没抛头露面,可做的这件事,又跟抛头露面有什么区别?

  刘捕头招惹不起高府,也知道这一位谢二姑娘不过派了一个人护送,自己实在不能置喙什么。

  他面色微沉,冷冷一笑。

  “那就堂上走一遭。”

  手一挥,捕快们按刀围上去,把小老头儿和霍小南围在了中间。

  霍小南半点不紧张,一扶小老头儿,道:“老人家,您慢着点。”

  老头儿如梦初醒,心有余悸地看了刘一刀一眼,连忙跟上了脚步。

  就这样,十来名捕头严密地围在两个人身边,刘一刀最后看了一眼那顶轿子,也按刀阔步走了上去。

  满月瞧着那捕头凶神恶煞的样子,忍不住朝着他背影龇牙:“凶什么凶,对我们家小姐也敢这样!”

  话刚说完,满月脸上的表情就僵硬住了。

  因为,刚刚走出去没几步的刘一刀,竟然停下了脚步,像是听见这一句抱怨一样,转回头来,看了她一眼。

  手背上的疤痕丑陋无比,面相此刻看上去也颇为阴沉,就这么冷冷的一眼。

  满月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

  等她再看的时候,刘一刀已经转身离去。

  望着那背影,满月竟然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来,拍着自己的胸口:“真是,这么吓人干什么!”

  轿子里的谢馥听见了满月的抱怨,不由得一笑。

  虽然没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想想也能猜个七八。

  “我们走吧。”

  “是。”满月闷闷地答了一句,“起轿。”

  轿夫们重新抬起轿子,围观的人让开了道,议论的声音却一直传到很远。

  “二姑娘真是个好人啊。”

  “是啊,真真的菩萨心肠。”

  “那老头儿住在城西的破房子里,我记得不是个坏人,这几天那一片都遭贼,肯定不是他干的吧……”

  “刘一刀也是,抓杀人的是一把好手,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怎么能找他?衙门里也真是的……”

  “……”

  人们三五成群地议论着,不过一会儿就散了。

  距离很近的一条小巷子里,一个身上脏得已经看不出衣料颜色的青年终于把头缩了回来。

  “高府?小姐?”

  嘴上叼着的那一根镀金的灯心草被他一手拿了下来,掐在手指间。

  一双漆黑的眼眸,变得闪亮。

  若是有盐城本地人士在此,必定能认出:这就是那恶棍裴承让!

  裴承让一路千辛万苦到了京城,饥寒交迫,又没路引,好不容易混到了城西人家聚集的地方,就顺手发挥了自己一些小本事,偷了不少东西,愣是没被人发现。

  今天也一样……

  裴承让思索着,伸出手来,一个绣着竹叶纹的富贵钱袋就安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

  “哗哗……”

  伸手这么一掂,分量不轻。

  裴承让想起方才那捕快抓人的阵仗,再想想那人手背上的刀疤,不由得一缩脖子:“乖乖,老子该不会是闯了大祸吧?”

  还有那个高府的小姐,跟他当初在城门口听到的事情有关吗?

  哎,不管了。

  天大地大,老子的肚子最大。

  裴承让摇摇脑袋不去想了,转身就直接从暗巷之中离开。

  谢馥这边轿夫的脚程也不慢,很快就回了高府。

  满月扶着她下轿,夏铭家的匆匆跑过来,脸上带笑,可却很不自然。

  “小姐可算是回来了,老爷吩咐,你若回来了就快去前厅。谢大人已经在那边了!”

  才迈出去的脚步忽然一停,谢馥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夏铭家的。

  “谢大人?”

  谢宗明,她亲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19章 再行一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