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宫闱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高府门口这会儿早已经被看热闹的百姓围了个水泄不通。

  “怪了,怎么忽然来提亲了?”

  “不声不响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前段时间不都还说的固安伯府得罪了高大人吗?”

  “谁知道啊……”

  议论纷纷。

  人群中忽然有人一声高喊,“高大人回来了!”

  刷拉拉,人潮一下向着两边散开,让出一条道来,只见高拱的八抬大轿一路过来,却再也进不去,被堵在外头。

  高拱坐在轿子里,感觉轿子没动了,不由一阵火大:“不是快到了吗,怎么还不走?”

  “大、大人……外头走不动了。”轿夫看着前面的场景,吞了吞口水,战战兢兢地回道。

  高拱心里着急,在轿夫说话的时候已经直接把帘子一掀,外头天光进来,晃得他眯了眯眼,等到他适应了外面强烈的光线,定睛一看之时,也不由得愕然了。

  轿夫说的没错,真的走不动了。

  高府门口堆满了一抬一抬的礼,放眼望去,五颜六色的一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已经开始下聘礼了呢。

  高胡子一看,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冷着一双眼睛这样扫过去,外头候着的那些人,明显都不是自家的仆役,约莫是从固安伯府来的。

  从宫门口出来的时候,高拱心里很火大,可真等到看到这一切了,他心里的怒火,莫名的平息了下来。

  固安伯府。

  好。

  真是再好也不过了。

  莫名地笑了一声,摸一把下巴上的胡子,高拱从轿子上下来,引得周围一阵惊呼。

  然而,高拱置之不理,直接越过地面上摆得乱七八糟的东西,进了高府。

  门口高府下人连忙跑进去通传。

  谢馥正站在厅中,左首第一把椅子上坐着谢宗明。

  他是谢馥的父亲,今天发生的事情,事关谢馥的终身大事,来提亲的又是固安伯府这样的皇亲国戚。

  谢宗明不免动了几分心思,手指不断地扣在扶手上,眼珠子微微转动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是什么表情,谢馥看得再清楚不过了,这会儿胸中已经憋了一口气。

  当年的事情有多古怪,谢宗明却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怎么说,谢馥也不相信。

  她深吸一口气,皱着眉头,一颗心却似平湖一般。

  谢宗明虽是她生父,可如今是在高府,拿主意的可不是他。

  正这样想着,外头便有下人大喊:“小姐,小姐,老爷回来了!”

  那一瞬间,谢宗明连忙抬头站起来。

  谢馥则转过身。

  两个人一齐看向门口,高拱脚步不疾不徐,脸上竟然不怎么看得出喜怒来,进了门,瞧他们二人一眼,便直接落座在了堂上。

  下人奉茶上来,高拱没碰一下,径直问:“提亲的人呢?”

  管家高福连忙上前来回:“安排在前厅了,是固安伯夫人亲自来的。您不在,老奴没敢请她进来。您看?”

  “既然人没进来,就不必进来了,让她等着……”话未毕,高拱忽然抬头,看向谢馥,“馥儿怎么看?”

  谢宗明原本已经准备好了一肚子的话,怎么说也是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也能说上两句话吧?

  没想到高拱看也没看自己一眼,直接问了谢馥?

  女儿家的终身大事,岂能直接问她?

  一时之间,谢宗明的心里充满了愤懑,高拱眼里到底有没有自己?

  可没人搭理他内心那点小小的不忿。

  谢馥直接一牵裙角,当堂跪下,恭恭敬敬行了大礼:“馥儿蒙祖父怜惜,由绍兴接到京城,已有数载。平日里皆祖父照顾,馥儿年幼顽皮,多有让外公操心之处。如今馥儿方至晓事的年纪,祖父大恩尚未及报,只愿多孝顺您几年。”

  一句话,不嫁。

  大家伙儿说话都这么冠冕堂皇,谢馥不过其中之一,没什么大不了的。

  高拱早猜到是这个结局,趁着提亲的人还没进来的时候,直接跟外孙女谢馥拍板:不嫁。

  剩下的事情不就简单了?

  高拱笑了一声,朝高福道:“我琢磨着也是,这乖孙女养起来,我自己还没怎么看够呢,怎么就能随随便便嫁出去为人媳,受婆家的罪?你直接把来提亲的给我轰走。什么固安伯府,就他们那一家子也想娶馥儿?做梦去吧!”

  高胡子一贯火爆脾气,说话不客气的时候多了去了,似这般出格的话,高福听了不知凡几,所以都不需要反应,直接抽身退出。

  “老奴明白。”

  看着高福的影子消失在客厅之中,谢馥就松了一口气儿。

  刚才忽然得知有人来提亲,谢馥也是吓了一跳,尤其是在听说来提亲的竟然是“固安伯府”之后。

  她还真担心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嫁了出去,没想到高胡子竟然这样干脆果断,半点面子也不给。

  虽是脾气火爆,可这样会不会也过了一点?

  不知怎地,谢馥想起了高氏。

  “岳丈大人,”谢宗明看着,心里终归有一口气,“这门亲事……”

  “你有意见?”

  高拱毫不客气地瞥了他一眼。

  那眼神,凉凉的,冷冷的,像是在说:有意见也给我憋回去。

  谢宗明窒了一下,硬着头皮开口:“这般拒绝了这一门亲事,会不会太……草率了一些?固安伯府乃是皇亲国戚,祖籍也在江南,正好与我谢家相近。且这一家还是皇亲国戚……”

  “皇亲国戚又怎样?”高拱纳闷儿了,“我高拱的外孙女,还稀罕那皇亲国戚?”

  “……”

  谢宗明瞪大了眼睛看着高拱。

  这一幕颇有些滑稽。

  谢馥悄悄打量了一眼,看见谢宗明脸上表情不好,眉梢微微一挑,聪明的没有说话。

  谢宗明,官位不低,可在高拱面前也就是个芝麻小官;

  谢宗明,本事不低,可在高拱面前像是只小蚂蚁;

  谢宗明,是谢馥的生父,可在高拱这个位高权重的外祖父面前,一样得夹紧了尾巴。

  谢馥知道高胡子对自己很好,也无一刻不感激,同时,在看见谢宗明那畏首畏尾的模样的时候,她也不由得想:权势真是个好东西。

  高拱原本就没打算顾念谢宗明的感受。

  “馥儿这几年都在京城长大,你人不在京城,所以不了解情况。你虽是馥儿的生父,可馥儿的终身大事,你还是不要过问的好。一切有我来做主,必定不会让馥儿吃了亏去。一切,你只管看着就好。”

  “那您这般不给固安伯府留面子……”谢宗明还是犹豫。

  高拱道:“有意见,他到皇上跟前儿告我状去啊,看看到时候谁弹劾谁!”

  吓!

  谢宗明听得倒吸一口凉气。

  没办法,这话真是太狂了。

  高拱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准备跟固安伯府对上啊!

  朝廷上下的文官没几个不站在高拱这边,有几个人敢跟她打嘴仗?

  高拱一副铁了心的样子,谢宗明也看出来了,所以他终于只憋出来一句:“那一切……但凭岳丈大人做主了。”

  高拱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抬头,看了还站着的谢馥一眼,对谢宗明道:“我有几句话要问问馥儿,你今日还要去户部一趟,就别耽搁了,一会儿从侧门出去便是,前门人多。”

  “是。”

  谢宗明迟疑一望谢馥,却只见谢馥低眉顺眼地站着,仿佛半点也没注意到自己,有什么话都不好说出来,憋闷地走了。

  他人一走,厅内的气氛,就似乎一下正常了起来。

  刚才高胡子脸上那种不动神社的表情,一下消失地无影无踪,拿起茶盏来,重重朝着桌上一放,高拱已经险些气晕了头。

  “这固安伯府,没得要踩到我高拱脸上不成?藏污纳垢,贪赃枉法,还想要娶我外孙女!痴心妄想!”

  固安伯府的恶行,高拱早不知明里暗里跟皇帝说了多少次了,可半点用处都没有。

  每次见了固安伯脑满肠肥的样子,高胡子都要好生掰着手指头算算,多少灾民遭了秧,多少百姓的赋税进了他那大油肚……

  朝各个地方伸手捞钱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要伸手朝着自己外孙女,准备捞个媳妇儿回去不成?

  真是岂有此理!

  谢馥倒已经过了那个生气的时候了。

  她凑上前来,伸手把那微烫的茶盏从高拱手中取下来,叹了口气:“外祖父不好奇,这中间到底有什么曲折吗?”

  “固安伯世子陈望,这小子我也见过,长得人模狗样,半点真本事没有。能有什么曲折?”高拱嘀咕了一声,接着狐疑地看向谢馥,“难道?”

  “您想到哪里去了……”

  谢馥无奈,微微叹气。

  “我记得你前几天法源寺,似是与那小子冲突了?”高拱捻须,脸上忽然露出红润的微笑,“不打不相识,兴许就这样对你一见钟情了?”

  寻常人家小姑娘听见这样的话,怕早已经满面羞红,可谢馥不为所动:“馥儿可没这么大的本事,也不记得在旁的地方是不是碰到过他。不过当日在法源寺门口,那固安伯世子可是开口,骂咱们高府有什么了不起,要我们走着瞧的。短短时间内竟然来提亲,很难想中间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阴谋?

  这个词一出来,味道可就变了。

  高拱捻须的手指,僵硬了那么一下,皱纹横生的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往回收敛,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

  在这一刻,谢馥的目光,仔细从他脸上扫过去,没有放过半点细节。

  高拱的目光渐渐抬起来。

  谢馥已经不动声色地收敛了表情。

  高拱道:“你是想到了什么?”

  “几年前,馥儿说过,娘亲是从固安伯府回来才出事的。”谢馥淡淡开了口,“那个时候,您跟我说,查了,可什么也没查到。”

  “……是。”

  看着这一张多少跟启珠有些相似的脸,高拱的眼神,有些恍惚起来,隐约有泪光在里面浮现,然而转眼就不见。

  “你还是怀疑固安伯府?”

  “馥儿不能不怀疑。”

  高氏之死,是她心里永远也解不开的结。

  好端端的,即便是在谢家半点事也不管,也没见高氏有什么异常,可见她对自己在谢家的一切都不在意。到底是什么,能让她忽然之间悬梁?

  千思百想,谢馥明白不了。

  高拱垂下了目光,伸出手去,抚摸着谢馥的发顶:“好了,馥儿乖,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迟早,祖父会查清的……”

  这一位当朝内阁首辅的目光,忽然多了那么几分苍老。

  世上最悲,不过白发人送黑发人。

  高拱眨眨眼,勉强笑了出来:“你也累了,先回去吧。固安伯府这事儿,我会处理好的。”

  “馥儿告退。”

  谢馥垂眸,心里已经叹了一声。

  她走退了出厅,看见外面明艳的日光,庭院之中渐渐深了的绿,一重一重,构成了她眼底的阴影。

  当朝辅臣,隆庆元年高氏悬梁之谜。

  真的半点蛛丝马迹也查不出来吗?

  或者是,查到了,可不愿说?

  谢馥不知道,也无法当面质疑高拱什么,毕竟这是世上最护着自己的人了。

  她唯有,自己去查。

  高府门外,所有人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掏了掏耳朵,像是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一样。

  管家高福两手交握在一起,把固安伯夫人送到了门外。

  这时候,高福心里有些纳闷。

  他没忍住,悄悄打量了一眼固安伯府人。

  这一位当朝皇后的生母许氏,生了一张很不错的脸,并且因为驻颜有术,显得比她这个年纪的人年轻很多,脸上很难看到几条皱纹。

  最重要的是……

  固安伯夫人的脸上,根本看不到半分的愠怒。

  许氏停在了最上面那层台阶上,看了一眼高府高高挂上的匾额,似是喟叹:“看来高府的门第还是太高,是犬子没福,高攀不上喽……”

  说完,她一挥手。

  “高管家就送到这里吧。”

  “是。夫人慢走。”高福近乎诧异地看着许氏波澜不惊地转过身,唤了固安伯府的轿子,就直接上了轿。

  方才浩浩荡荡一群送提亲礼的队伍,就跟着轿子一路远去,留下高府门口一地跌落的下巴。

  好好的一出好戏,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落地了?

  这不是逗咱们吗?

  高拱一回来,所有事情就摆平了?

  好半天,才有人反应过来:“送礼的队伍都走了,这是高大人拒绝了提亲啊!”

  “是啊!”

  人群一下炸开了郭。

  高福咂咂嘴,有些纳闷。

  身边小厮跟在他身边:“要不要把这些人赶走?”

  高福摇头:“没热闹看,一会儿人就走了。奇怪……”

  “奇怪?”小厮没明白,还以为他有什么吩咐。

  然而高福皱着眉头,没有理会。

  他不是奇怪别的,只是在奇怪:这一位固安伯夫人,对提亲的结果,真是半点也不在意。就好像……

  就好像早就知道会失败,她不过是来跑上一趟一样!

  不得不说,这么多年识人下来,高福还是有几分眼力见儿的。

  固安伯府的轿子没一会儿就回去了,许氏款款进了自家门,还没进屋呢,就听里面兴奋的大喊声:“娘,娘,娘,你回来了,怎么样了?”

  许氏刚走到门口,就看见换上了一身新袍子,一脸忐忑兴奋的陈望。

  陈望拽着许氏的袖子,就等着许氏给个准话。

  坐在屋里的固安伯陈景行闻言哼了一声,瞥了那边娘俩一眼,低下头去摆弄昨天摔碎了的玉璧碎块。

  许氏伸手摸摸陈望的头,在他期待的目光注视之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啊,娘……娘对不起你,那高大学士真是半点面子也不给,竟然没答应!”

  “什么?!”

  开什么玩笑,不是说娘出马必定能成的吗?

  陈望不敢相信。

  “您不是说……不是说……”

  “我是觉得你跟那谢二姑娘真是门当户对,天生的一对。可谁知道高胡子就那个犟脾气,你说气人不气人,我连他面儿都还没见着呢,就找他们家的管家把我给打发了,说是这亲事没门儿,叫咱们别想了。”

  说到这里,许氏又是一声叹出来。

  “那谢二姑娘也说了,还想要再孝顺高胡子两年,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啊……”

  “什么孝顺?”

  陈望气得要死。

  “我还不知道吗?摘星楼的姑娘们早就跟我说过了,若是有人上门提亲,愿意嫁的就说什么一切听从父母,不愿意的都说什么要孝顺父母。高府那么多人,哪里用得着她来孝顺!这是她根本瞧不上我!”

  听见这一句,那边的陈景行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自家儿子一眼。

  嘿,没想到这摘星楼的姑娘说话还挺有道理。

  可不是这样吗?

  只是这话说的太白,未免伤人。

  陈望认定自己对谢馥一见钟情,非她不娶,这会儿被许氏一个坏消息砸过来,发热的头脑竟然出奇地冷静了下来。

  他沉默了许久。

  许氏与陈景行对望了一眼,生怕这一根独苗苗受了刺激,出什么事儿,不由得摇了摇他:“没事吧?天下的好姑娘多的是,这谢二姑娘不肯,你就找别人呗。”

  “别人都不如她好。”陈望拧着眉头,开始在原地踱步。

  其实他也知道,谢馥必定看不上自己,又怎么可能嫁过来?

  可他偏偏一眼就相中了她,自打那一日惊鸿一瞥之后,真是眼底心里再没有别的姑娘了。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谢馥“从”了自己呢?

  陈望开始思考难题。

  许氏还想规劝他:“我看你啊,也就是一时的新鲜劲儿。前段时间你还跟我闹,说要纳那个摘星楼的头牌为妾吗?要娘说,你也到了年纪,房里是该有个人了。这秦幼惜人不怎么样,可架不住你喜欢。谢二姑娘得不到,这秦幼惜你就娶了吧,只要你开心,什么都好。好不好?”

  “……不好。”

  陈望忽然站住了脚。

  秦幼惜的美貌当然是全京城都知道的,那风情,那滋味,叫人想到了骨头里。

  可那又怎样?

  一千一万个秦幼惜,也比不过他心尖尖上那个谢馥。

  陈望觉得自己就是着了魔,早几百年要有人在他面前说什么一见钟情,他一定把这傻子痛打一顿,可现在……

  陈望自己就是那个傻子。

  他目光闪烁,一双桃花眼里写满的都是认真。

  忽然之间,陈望扭过头,直直看向许氏。

  “娘!”

  “……怎、怎么了?”

  许氏简直吓了一跳,只因为陈望这眼神太热切,太锋锐,那一瞬间像是什么东西在闪烁一样,有一种奇异的灼热。

  这还是自己那个插科打诨不正经的儿子吗?

  许氏恍惚了一下。

  陈望对自己的状态浑然不觉,两手一拍,已经说出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来:“爹,娘,我已经认定了她,除了她之外我谁也不娶。高胡子是比咱们有本事,可他再大,也是一人之下。您忘记了,还有皇后娘娘啊!”

  “噗!”

  陈景行一口茶喷出了老远。

  许氏头一回忘记自己贵夫人的做派,瞪大了眼睛。

  陈景行有一子一女,儿子自然就是陈望,女儿可是当朝国母。

  一家上下,对陈望都是疼到了骨头里,陈望若提什么要求,皇后都会尽量满足。

  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想到了皇后!

  事不宜迟,陈望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抬脚就往门外跨:“爹,我们现在立刻进宫去吧!”

  “……”

  陈景行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许氏看着那孩子的背影,也不知怎地有些沉默下来。

  她回头一看陈景行,重重叹了一口气:“这孩子……该不会是动了真心吧?”

  眨了眨眼,陈景行还是说不出话来。

  皇宫,慈庆宫。

  宫中的摆设并不奢靡,透着一股子高贵大气的朴素,也透着一种奇怪的陈旧。

  陈皇后在宫中不少年了,已经过了争宠的那个年纪,比起花容月貌、雍容华贵的李贵妃,显得淡雅又清静。

  人少了,冷了,也就清了。

  不过,好在她还是皇后。

  目光下垂,陈皇后随手一整袖子上绣着的凤纹,唇边挂了浅浅的几分笑意,注视着恭敬在堂下行礼的朱翊钧。

  “儿臣给母后请安。”

  朱翊钧的头低下去,看不清面上的表情。

  这是当朝太子,可不是她的儿子。

  想到这一点,陈皇后唇边的笑意浅了几分,不过依旧毫无破绽。

  “太子请起,不必如此多礼。”

  说完,她随意一扫,却没瞧见那雍容华贵的身影,心里不由得奇怪。

  “你母妃呢?”

  往日都是李贵妃带着朱翊钧一起来给自己请安,这么多年,虽路途遥远,也都没有断过。可以说,至少在表面上,李贵妃这六宫宠妃对自己还很尊敬,并没有出什么乱子。

  在没看见李贵妃那一刹,陈皇后心里一沉:难不成终于要撕破脸了?

  下面朱翊钧依言起身,一张有些严肃的脸上带着沉静,嘴唇一抿,并未表现出任何异常,对着陈皇后道:“回禀母后,母妃今晨早起,头晕呕吐,实在不适。儿臣离宫之时已经请了太医诊治,母妃让儿臣向母后告罪,今日不能亲自来母后驾前请安,还请母后恕罪。”

  “哦……”

  陈皇后应了一声,目光落在朱翊钧的身上没有移开过。

  朱翊钧站在漆黑如墨的金砖上,眼角眉梢似乎都被染上了那种冰冷的味道,长睫毛微微遮着一点眼神,以至于自己无法看清那一双深潭一样的眼睛里到底藏着什么。

  方才他说话的语调,没有半分的心虚,也没有半分的异样。

  病了?

  头晕呕吐?

  陈皇后可知道,“呕吐”这两个字,对后宫的女人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心思千回百转,可转眼又收敛下去。

  太子已立,自己膝下无子,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一时之间,有些心灰意冷,陈皇后淡淡摆手:“无妨,本宫早说了,慈宁宫甚远,她既然病了,更不用来请安。太子不必告罪,赐座。”

  朱翊钧心里想着今早发生的事情,坐下的同时,不动声色一打量陈皇后,忽然发现,这一个跟自己母妃差不多年纪的女人,看上去竟然已经老态横生。

  在目光触到陈皇后眼角细细的纹路的那一刹,朱翊钧及时地收回了目光,放在自己的手上。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位很克制的太子。

  他身上,有着截然不同于其父的一种肃然和冷静。

  有时候,陈皇后都在想,隆庆帝朱载垕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儿子?

  然而,这念头也不过就是一闪而过罢了。

  毕竟,他有那样的一位母妃。

  兴许真是人快老了,陈皇后觉得自己脑子里的念头越来越多,可掰着手指头算算,也不过才三十许。

  心里苦笑一声,陈皇后已经整理好了思绪,准备问问太子近日来的功课。

  “太子昨日……”

  朱翊钧微微倾身,朝着前面,以示自己正在认真听着。

  没想到,一名太监急匆匆从外面进来,细碎的脚步声很小,踩在地毯上,几乎听不见。

  可陈皇后停了下来,依然回过了眼去:“怎么急匆匆的?”

  那小太监跑上来,凑到陈皇后的耳边,说了两句。

  朱翊钧只听到什么“世子”“提亲”之类的,联想到今日宫外传来的消息,不由觉得手臂上某处伤口隐隐作痛。

  他下意识地就要抬手一按,可注意到陈皇后的目光已经挪了过来,不由生生止住。

  陈皇后已经听完了小太监说的话,微微一点头,神色明显沉了下来,对着朱翊钧淡淡一笑:“出了些事,太子一向是勤学好问,想必张大学士把你教得很好,今日母后就不问你功课了,你早些去吧。”

  “是,儿臣告退。”

  想必是出了什么事吧?

  朱翊钧很识趣,很快退下,等到出了殿,顺着走廊朝上学地方去,后面便传来了脚步声。

  他转头看去,不由一怔。

  国丈和……

  陈望?

  眉头一挑。

  朱翊钧在想:为了提亲那件事?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22章 宫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