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谢馥之命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馥有命,霍小南虽惊讶,可半点没敢多问,直接招呼好了轿夫送谢馥回去,就自己骑了一匹马,奔向摘星楼。

  摘星楼内。

  “让让,让让!”

  一个小丫头提着裙角,快步迈上了楼,沿路有负责扫洒的丫头都纷纷避让。

  端着铜盆的荔枝脚下一滑,险些摔倒,不由横眉怒目:“这是赶着去投胎呢!干什么这么急?”

  “我家姑娘的事情,能不急吗?”

  那小丫头头也没回,甩下一句话,声音落地的时候,人影子已经不见了。

  后头一众丫鬟见了,不由一阵胸闷气短。

  被堵了话的荔枝,端着铜盆的手都在颤抖,只朝着那丫头消失的方向“呸”了一声:“当头牌的又不是你,得意个屁!”

  “好了,荔枝姐姐不要与她计较,咱们还是快些走吧……”有人轻声劝着,四下看了看,发现并没有秦幼惜的人在才压低了声音开口,“秦姑娘性子变了,咱们还是收敛着些。”

  荔枝面色一变,恨恨地转过身去,端着铜盆下楼,却没想到实在气愤之极,没注意脚下,竟然一脚踩空!

  “啊!”

  她尖叫了一声,整个人直接轱辘辘摔到了楼下。

  其余人等,连忙七手八脚地上去扶。

  “荔枝姐姐,没事吧?”

  背后的一片骚乱,通报的小丫鬟都没在意。

  她一路跑到了后面秦幼惜自己住的那一间大屋子里去,轻轻叩门:“姑娘,外面有人找。”

  “这不是还没到时辰吗?”

  阿潇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小丫鬟道:“不是客人,是霍小爷。”

  霍小南。

  这名字,虽然普通,可代表了别的东西。

  小丫头说完了之后,两手交握在一起,显然有些忐忑,她紧张地盯着门口。

  向来只知道秦幼惜认识一位贵人,曾得此人相助,可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知道“贵人”的真正踪迹。

  只在她一闪念的这时候,“吱呀”一声,两扇雕花门被人拉开,里面溢出香甜的脂粉味道,透过重重垂下的帷幔,能看到秦幼惜坐在妆镜前,手里捏着一把梳子,慢慢梳着自己一头乌黑的秀发。

  虽没看见整个人,可紧紧一个背影,已经叫人神魂颠倒。

  小丫头不敢再看,连忙看向门内。

  阿潇一身浅青色的褂裙,站在门内,脸上表情看不出深浅:“什么时候的事?”

  “就方才,我去外面买针线,正好碰到了。他叫奴婢来知会一声,他自己不方便。”

  小丫头如实回答。

  阿潇点了点头,道:“人就在对面吧?”

  “是。”

  “成,我知道了,你去吧。”阿潇微微一笑。

  小丫头脸上露出几分迟疑的神色,可阿潇既然发话,自己断断不敢怎样,连忙躬身一礼退出去。

  门重新合上,似乎是阿潇进去跟秦幼惜说了什么。没一会儿,阿潇又从门里出来,返身带上门后,便出了摘星楼,朝对面走去。

  霍小南就站在街道外头那一老柳树下,两手叉着腰,皱着眉,走了两步,似乎有什么难解之事。

  阿潇走过来:“难为霍小爷竟然亲自过来,可是二姑娘有什么事?”

  一般来说,谢馥很少直接派霍小南来,毕竟这是她身边的亲信,若要跑腿,总有别的人可以做。

  霍小南亲自来,多少叫人有些意外。

  阿潇在心里过了一遍的同时,也是第一次这么仔仔细细地打量霍小南。

  年纪不大,但是眉目之间的英气足足逼人,不过微微上翘的嘴角又给人一种和善好相处的感觉,乌黑的瞳仁里,不像读书出身的那些人一样,有一种死板气息,反而充满了灵活。

  一个年轻人,却拥有着市井之中人的老练。

  阿潇曾打听过谢馥身边的这些人,现在想想,霍小南的确是个在外面闯荡过,人情练达的小子。

  霍小南察觉到了阿潇的打量,不过并未注意。

  他是才从漱玉斋骑马奔过来的,也不知里面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竟然让谢馥生了那么大的气。

  这种真正打脸的事情,他还从没看谢馥对谁做过。

  现如今,真要与那张离珠针锋相对了吗?

  脑子里的念头转了没一万也有一千,可嘴里的话却半点没耽搁,如常的吐出来。

  “二姑娘方才有交代一件事,说要劳烦幼惜姑娘帮忙。”

  阿潇顿时一震,身体明显紧绷了起来,拢在袖中的手指有些发白。

  她面上挂着微笑:“我家姑娘说了,但凡二姑娘有命,虽赴汤蹈火不敢辞也。”

  这话霍小南听见了,却也只当耳旁风。

  “不久前,张大学士府离珠小姐曾发请帖,邀二姑娘白芦馆一会比画。二姑娘诚知技艺疏微,所以命小南来请秦姑娘,请秦姑娘准备一番,七日之后赴白芦馆之会,与张小姐一试。”

  赴会白芦馆,与张离珠试画技?

  这件事自己听过,可约的不是谢馥吗?她凭什么直接让张离珠去?

  难道……

  那一瞬间,某种可能性终于闪现了出来。

  阿潇想,这可能太可怕,她不大敢相信。

  一口凉气被吸入,才缓缓吐出。

  阿潇怔怔看了霍小南半晌:“二姑娘的意思是……”

  霍小南眨了眨眼,看着阿潇这满身的戒备,不由得莫名笑了一声。

  谢馥就是这么交代,没什么其他好说的了。

  足足过了好久,阿潇才回过神来。

  “阿潇明白了,劳霍小爷独跑一趟。还请告诉二姑娘,阿潇必定传达到。”

  “那就有劳阿潇姑娘了。”霍小南一拱手,“小南告辞。”

  阿潇裣衽一礼。

  霍小南直接朝树下不远处拴着的一匹马走去,利落地翻身上马,直接打马而去。

  看方向,还是惜薪胡同高府。

  站在原地,阿潇不由伸手摸了摸自己心口,再顾不得旁的,连忙入了摘星楼,打开房门。

  “姑娘!”

  秦幼惜已经自己梳妆完毕,转过头来的时候,真是脸似娇花含露,连洛阳的牡丹都不能比其风姿万一。

  眼见着她一惊一乍的样子,秦幼惜的声音却依旧旖旎而悠长:“可是二姑娘有什么事?”

  “二姑娘派霍小爷来传话,说……说要姑娘赴张离珠白芦馆之约,与其斗画。”

  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

  秦幼惜脸上完美的笑容,终于有了一条细细的裂痕。

  她勾起的唇角线条,微微僵硬了一些,明眸似水,轻轻抬起:“张……离珠?”

  谢馥真不是什么擅长与人作对的人,即便是与张离珠,也少有撕破脸的时候。

  今日……

  怎地了?

  秦幼惜淡扫的蛾眉终于蹙起,起身来,踱步到窗前:“真是越来越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了。”

  “奴婢觉得也是,总觉得二姑娘这般行事,越发觉叫人心惊胆战。不说别的,就是接近世子爷那件事,也叫人不明白。明明世子爷都说了非她不娶,可她之前还、还让姑娘你入陈家为妾,到底是——”

  “住嘴!”

  秦幼惜陡然一转身,那一双平日里妖娆的眼眸里,此刻盛满了寒光。

  阿潇实在是心里有些害怕了,所以今日才会说出这些话来,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秦幼惜竟至于勃然大怒。

  “姑娘……”

  许是觉得自己方才太过疾言厉色,秦幼惜终于叹了一口气,目光软下来,道:“你担心什么?我不过一介风尘中人,能入固安伯府为妾,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更何况,她鼎力相助,我岂能拒绝?”

  要紧的是,谢馥于她有恩。

  秦幼惜的目光,在诸多心思念头的交汇之中,渐渐变得复杂起来,轻轻朝旁侧一挪,就看见了放在镜台前的那一页桃花笺。

  “乌龙上壁,身披万点金芒。”

  下联已经在这里,可陈望,真的还会来吗?

  想起近日京城出的大事,秦幼惜也不知自己内心到底是何想法。

  更迷惑的是,谢馥到底什么想法?

  难道,谢馥入固安伯府为妻,自己为妾?

  秦幼惜莫名地嗤笑了一声,伸手捡了桌上的桃花笺,用手指团成一个小球,朝着窗外一扔。

  “既然二姑娘有吩咐,我自然照做。去给我备一身好看的,白芦馆之会,也不能丢了二姑娘的脸。”

  外面大道上,霍小南的马已经奔走了很久。

  一路从棋盘街去惜薪胡同,要走过的路还不少,霍小南本以为谢馥早已经回去了,可眼瞧着要进胡同了,她却一下注意到了放在外面的轿子。

  还是那一顶青色的小轿,两名轿夫站在轿子前后,扇着蒲扇一样大的手掌,显然有些热。

  轿子里没人,满月也不在。

  “吁!”

  霍小南在经过的时候,连忙勒马。

  这大热天的下午,街面上也没几个人,所以霍小南这动静颇大,一下就引起了轿夫们的注意。

  前面那轿夫抬头看过来,被白晃晃的日头照得眯了眼,汗流浃背。

  “霍小爷,您回来啦!”

  “怎么在这里停下了?姑娘呢?”霍小南勒住了马,眉头紧皱。

  轿夫答道:“咱们走到这儿了,满月姑娘说看见旁边有卖小玩意儿的,姑娘像是想起什么,就叫咱们停了轿子在外面等着,说去去就来。”

  旁边?卖小玩意儿的?

  霍小南闻言,朝着街边扫去,果然看见了几家铺子。

  他正想问到底是哪家,可眼前忽然出现一片清丽的颜色,两名女子一前一后,从正面的那一家铺子里出了来,走在稍后头的那个,手里捧了个雕花错金的小盒子,脸上是惯有的甜甜微笑。

  人还没走近,可那甜美的声音已经入了人耳朵。

  “奴婢还以为您开窍了,想买什么胭脂水粉,没想到竟然是买这个东西。”

  “不过忽然想起来了。”

  谢馥微微一笑,走到前面来的时候,目光一凝,已经看见霍小南了。

  “小南?回来得倒是很快。办完了?”

  “姑娘是轿子,小南是骑马,当然快一些。”

  霍小南摸了摸自己的头,这一个习惯性的动作,让他给人一种憨厚的错觉。

  “姑娘的意思,小南已经全给秦姑娘身边那丫头说了。不过……”

  谢馥挑眉:“不过什么?”

  满月也好奇看着。

  霍小南道:“我总觉得,秦姑娘身边这丫头有些奇怪,对咱们,像是挺有戒心。”

  戒心?

  这一个词,让谢馥怔然了片刻。

  接着,她看了霍小南一眼,莫名一笑:“是该有些戒心,毕竟秦幼惜待她也算恩重如山,她为了自己主子着想,总应该多想几分的。”

  “您的意思是……”

  霍小南还想要问什么。

  谢馥已经直接往前走,一低头,满月掀了轿帘子,她直接进去坐好,便吩咐:“回府。”

  两名轿夫把轿子抬起来,吆喝一声“起”,便朝前面胡同里走去。

  满月捧着那盒子跟着,霍小南手里牵着缰绳站在原地,满脸的不解。

  说起来,谢馥到底买了什么?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26章 谢馥之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