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胡夹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谢馥回了府,却不是很赶巧,管家高福告诉谢馥,高拱正与人在屋中议事,怕不能见。

  所以谢馥直接回了自己的屋,预备着晚点再去。

  没想到,眼见着到了晚饭的时辰,高拱那边派人来请,说是谢宗明来了这许久也没给接风,实在不对,今日正好有时间,安排上一场家宴,大家伙儿坐在一起,正好。

  谢馥乍闻这消息就皱了眉。

  家宴,那所有人都要去吗?

  心里虽有疑惑,可也不能不去,谢馥拾掇得素雅一些,到了厅门口,果然看见了谢蓉的身影。

  自打那一日交谈不欢而散之后,谢蓉就很识趣地再没来招惹过谢馥,看上去老老实实,真正的小家碧玉。

  两人见面,谢蓉客客气气道一声:“妹妹好。”

  谢馥裣衽一礼回了,便微微走在前面半步,与谢蓉一道入内。

  厅内摆了一张大圆桌,上了几道凉菜,高拱与谢宗明已经坐在那里,正说着朝中近日发生的一些不要紧的事。

  “馥儿见过外公,父亲。”

  谢馥进门行礼,旁边的谢蓉也行礼,给两位长辈问安。

  虽是家宴,可高拱脸上的表情却不很热络,抬手道:“都起来吧,大家也就随便吃吃饭,不用多礼。来,入座。馥儿坐到我这边来吧。”

  此刻谢宗明是坐在高拱右手边,左手边的位置原本是给老夫人留的,可不知怎的,到了这个时候了,老夫人却还没出现。

  谢馥略微迟疑:“外祖母还没到……”

  “她近日身子不爽利,已经说了不来,你来坐下吧。”高拱的声音柔和了一些。

  年纪已经不小,脸上皱纹横生,可在提起自己妻子的时候,高拱脸上的神情却颇为柔和。

  谢馥知道高拱夫妻两人感情一向极好,老夫人也是个慈善心肠的人,只是子嗣稀薄,到头来也仅有高氏一女,还偏偏折在了很远的地方。

  她刚来的时候,老夫人见了她,每每以泪洗面,后来干脆不见了。

  据说,谢馥与高氏有几分挂相,老夫人是怕自己见了越发伤心。

  只是今天……

  为什么不来?

  谢馥一面朝着高拱走,一面将目光朝谢宗明扫了过去。

  谢宗明头上有微微的薄汗,在周围灯光的照耀下,带着几分光泽。

  这是心虚。

  谢馥觉得自己很平静,已经知道为什么了。

  高拱只能与谢宗明保持表面上的关系,可高老夫人却不然。

  那可是她唯一的女儿,是她掌上明珠。

  对谢宗明,老夫人心里是恨透了,即便是几年之后的家宴,也懒得搭理。

  想必谢宗明自己也知道,不敢多问。

  谢蓉也已经在谢宗明身边落座。

  高拱环视了一眼,看谢馥坐下之后,扫一眼,座中还有两个空位,不由得眉头紧皱起来。

  “他怎么还没来?”

  除了高氏这个嫡女之外,高拱还曾有过几个女儿,以及一个庶出的儿子,取名高务安,也就是高妙珍的生父。

  只是高务安颇不成器,成日里只知道在京城斗鸡走狗,丢高拱的脸。

  今日好歹也是有家宴,都这个时候了,他人却没来,高拱立时就发了火。

  管家高福去外面问了一圈,回来脸上带了几分尴尬神色:“大爷今天来不了了。”

  只这么直的一句话,余下的却半个字没有。

  高拱看了高福一眼,放在桌面下的手掌已经握成了拳头,竟没搭理这件事,直接道:“不等了,咱们开宴吧。”

  谢宗明只觉得战战兢兢,这一位当朝首辅,颇有几分喜怒不定的味道。

  同时,他看了一眼谢馥所坐的位置,只觉得这个便宜女儿周身都闪烁着金光。

  从方才的情况看,高府大爷高务安根本是个不中用也不讨喜的,高拱半点不喜欢他,听说高拱孙女高妙珍还因得罪了谢馥要被禁足。

  高拱……

  也许算是个性情中人吧?

  谢宗明已经开始盘算了。

  这一场家宴,统共也就四个人,又根本没几个人说话,所以显得冷冷清清。

  谢宗明与谢蓉父女两人着实吃出了一身冷汗,那样子不像是吃饭,倒像是上刑。

  好不容易吃完了,谢宗明连忙起身告辞。

  眼瞧着他那落荒而逃的样子,谢馥觉得有些好笑。

  高拱看谢馥站着还没走,眼底的讽笑也收起来:“馥儿可是还有什么事?”

  “事情没有,不过礼物倒有一件,还请祖父稍等。”

  谢馥朝旁边满月一伸手。

  满月眯着弯弯的月牙眼,把之前带回来的那个雕花盒子递给了谢馥。

  这盒子颇小,很是精致,雕花纹路一圈一圈,正前方有一把小锁。

  谢馥伸手接过,捧给了高拱。

  “这是馥儿今日回来时候看见的东西,觉得外祖父正好需要,希望外祖父喜欢。”

  谢馥很少送礼。

  她的吃食用度一应都从高府出,若自己有什么需要添置的,也都从她娘的嫁妆钱里面走。

  若她送礼给高拱,这钱也不过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可今天的礼物不一样。

  从不送礼的谢馥忽然送了自己东西,高拱一下好奇起来,就连旁边的管家高福都忍不住抬起眼来,悄悄看着那盒子,显然也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

  高拱一理袖子,就把盒子接了过来。

  手指轻轻把小锁的插销往旁边掰开,而后掀开盒盖,就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木质的纹理,朴实无华,一只简简单单的胡夹。

  高拱,大家都叫“高胡子”。

  曾有那么一阵,高拱听见别人私底下这样叫自己,很是生气。

  可久而久之,也就算了。

  谁叫自己满下巴的胡子,从来都乱糟糟的?

  冬天时候,北京城的风一吹啊,高胡子觉得自己满嘴都是胡子。

  现下看着这个简单的小夹子,高胡子着着实实地愣了半晌。

  好半天,他才捧着盒子大笑起来。

  “好馥儿,好馥儿,这东西我喜欢!”

  高拱满面的红光,在厅中大笑起来。

  管家高福也没想到,送来的礼物竟然是这么个不值钱的玩意儿,根本不可能贵重到哪里去。只是瞧着老爷这么高兴,就知道二姑娘这礼物,真是送到高拱心坎儿上去了。

  于是,高福会心地一笑。

  高拱的笑声,向来极具穿透力。

  谢宗明这时候已经走到圆门外面了,乍听见这声音,不由得停下脚步:“这是怎么了?”

  他见高拱的时候,可从没见高拱笑得这么开心过。

  谢蓉想起谢馥还留在里面,心下黯然,强笑了一声,酸溜溜道:“能把高大人逗笑,她也真是有本事,无怪乎在高府混得如鱼得水了。”

  谢宗明没说话,只是盯着门口。

  “爹,我们不回去吗?”

  瞧见谢宗明半天没挪动脚步,谢蓉微讶。

  谢宗明看她一眼,淡淡笑笑:“没事,我忽然想起找你妹妹还有些事情要问,你先回去吧。”

  不是“你若乏了就回去吧”,而是“你先回去吧”,这意思就是不想自己在这里。

  尽管心里好奇得跟猫爪子挠一样,可谢蓉毕竟不能留下,闷闷地行礼先走。

  谢宗明就站在原地等着。

  果然,没一会儿,笑声歇了,谢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从厅内走出来,很快就到了门口。

  谢宗明连忙叫一声:“馥儿。”

  脚步顿住,僵硬。

  谢馥脸上平和的笑意,也终于收住了,她抬起眼眸来,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谢宗明。

  温文尔雅的谢宗明,可谢馥实在看不出这人到底有出色到什么程度,以至于高氏竟然舍弃了京城三千繁华,远嫁绍兴。

  心思只转了一会儿。

  夜色迷离,庭院之中亮着的灯盏,照不亮谢馥乌黑的眼仁。

  她走上前来,对着谢宗明很恭敬:“拜见父亲。这么晚了,父亲等在这边,可是有什么事?”

  兴许是没料到谢馥说话竟然如此直接,谢宗明有些微的尴尬。

  他斟酌片刻,才开了口:“前段时间听闻固安伯府来提亲,被老大人拒了。我在想,你在京城这么多年了,也算是解了老大人的思念之情。你家终归还在绍兴,为着你的终身大事着想,只怕还是回绍兴为好。”

  谢馥年将及笄,已经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纪,尽管大明律说二十才可婚配,可大家早已经在暗中相看人选。

  如今谢馥在高府,按理说高拱只是她外公,没道理直接插手她的亲事,更何况谢宗明这个父亲还在这里,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今日谢宗明提出让谢馥回绍兴,怎么看也都正常。

  只可惜,谢宗明说话颇无底气。

  谁叫这“外公”是高拱呢?

  “毕竟高府是你娘的娘家,他日你若出嫁,依旧得回来。爹爹已经为你物色好了几个人选,回来你来看看,若能看上眼了,爹爹便为你牵线拉桥去……”

  谢宗明想起之前已经没可能的固安伯府一桩亲事,真是疼得心里滴血。

  还好这几日,因为固安伯府曾提亲的事情,让不少同僚都来询问谢宗明,探探口风,看看谢宗明这女儿如何。

  时机也是正赶巧。

  朝廷大计考察官员,入京述职,来京城的都是各州府县的正官,也正有时间联络联络感情。

  所以,谢宗明就有了为两个女儿谋亲事的机会。

  他一面说着,一面观察谢馥的神态。

  谢馥听了他说的这些话,哪里还能不明白他意思?

  “爹爹是想要接我回家,然后为我说上一门好亲事了吗?”

  “正是这样。你大姐也说挺想你了,我琢磨着,这时候正好不错。看你与你大姐,也没昔日的矛盾。你放心,你回去之后……”

  “父亲。”

  谢馥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唇边挂着完美三分微笑:“这些年来,馥儿在高府,多蒙外祖父照顾,颇有恩德。贸贸然说离开,馥儿实在开不了口。于情于理,这件事实属正常。不如请父亲直接问外祖父,免得馥儿为难。”

  “……”

  那一瞬间,谢宗明真觉得自己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说不出话来。

  谢馥明着是说自己不好说话,可实际上是直接把烫手山芋扔给了他自己。

  找高拱,高拱能怎么说?

  谢宗明心中暗恨。

  他颇有些尴尬,强笑着说:“也是,也是,那为父离京之前,再问问你祖父。”

  “那就有劳父亲多费心了。”谢馥一副孝女的模样,“时辰不早,近日述职,父亲想必也操劳了,还请早些回去休息吧,女儿不打扰了。”

  说完,谢馥敛衽一礼,正好又在门口,竟然不客气地直接走了。

  谢宗明站在原地,气得发抖,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死死地盯着谢馥离开的背影。

  他嘴唇轻颤,似乎有说什么。

  声音模模糊糊,被夜风给带偏了……

  “贱人生的小贱人……总有一天……”

  他一人站在门口,显出一种黑暗之中的空旷来。零星的灯火在周围闪烁。

  此刻的谢馥已经直接回了屋。

  虽然今晚一顿饭吃得不爽利,又被谢宗明恶心了一阵,可都不是什么大事。

  谢宗明固然手握礼法,可权势面前,礼法又算得了什么?

  难道他敢因为自己不回家的事情,状告高拱?

  只怕他前儿递了折子,高拱第二天就把折子摔他脸上。这一道折子,估摸着都不能到皇帝桌前。

  谢宗明不算是聪明人,可也有几分小聪明,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得罪高拱。

  谢馥并不担心。

  天色已晚,她却还没躺下休息,坐在灯盏旁,她披着一件薄薄的外衫。

  几个丫头都已经退下,只留下满月一个。

  几案上放着两只茶盏,一只被谢馥翻起来,另一只还倒扣着。

  今天晚上她没准备喝茶,不过是在想事儿。

  “满月,今日耽搁了,你明日叫小南去打听打听,前几日我们那‘一善’做得怎么样了。”

  做事,还是得有始有终的好。

  谢馥淡淡吩咐。

  满月靠坐在下面的脚踏上,两手臂叠在谢馥身边,脑袋则搁在胳膊上。

  “这件事奴婢倒是听说了一些,那刘一刀已经抓到了人,不过具体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嘿嘿,明天小南跑腿完就有了。”

  人已经抓到了?

  谢馥一听也就放了心,道:“那就好。”

  “姑娘……”

  满月忽然开了口,显然很迟疑。

  谢馥打了个呵欠,白皙的手指搭在瓷青色的茶盏上,轻轻打了个转。

  她奇怪地看向满月,只看见满月一脸的犹豫。

  “怎么了?”

  “您还记得方才管家说大爷来不了的事吗?”满月斟酌半晌,还是开了口。

  这一位高府大爷一向不成器,谢馥对他不感兴趣。

  早几年他看不惯谢馥,一直针对着,可也没讨个好下场走,所以以后干脆见了谢馥就躲着。

  高务安是学乖了,可她女儿没学乖。

  满月忽然提起高务安,倒叫谢馥更奇怪,一联想高福古怪的神情,甚至半句话没多说。

  谢馥了然:“又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奴婢听人说……说……说大爷去花柳巷找娈、娈童,被人打了……”

  说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满月一张脸都红了,显然对于一个女儿家来说,这个词儿有点难以启齿。

  谢馥听了,直觉地一皱眉:“被打了?有人敢对他动手?”

  “怪就怪在这里呢。听说人是咱们府上去领的,还是高管家处理的这件事,见了那打人的人,竟然半生不敢吭,吓得跟什么一样。奴婢听说,那打人的像是宫里的公公……”

  这一件事,说起来可算是荒诞离奇了。

  要紧的是高福的态度,还跟宫里牵涉到一起。

  满月越说越害怕起来。

  谢馥看了满月半晌,转眸注视着跳动着的火焰。

  明黄色的火焰,像是龙袍上的一点点花纹。

  她也不知怎么,忽然想起自己捡到的那一把匕首鞘。

  至于大爷高务安……

  谢馥想了想,还是摇摇头:“都是流言,也别乱传好了。这件事跟咱们没关系,有事有外公处理。”

  “嗯。”

  满月想,谢馥知道这件事就好,若他日出了什么事,也好心里有数。

  主仆两个又说了一会儿闲话,这才去睡。

  顺天府,大牢。

  已经入夏,即便是晚上,大牢内也透着几分闷热,乱糟糟的稻草铺在地上,偶尔有几只老鼠窸窸窣窣从地上爬过去。

  两条腿大喇喇地摆在地面上,老鼠们毫无顾忌地从上面爬过去。

  忽然之间,这两根棍子一样的腿一翻,老鼠们吓得“叽叽”乱叫,一窝蜂地就散开了。

  裴承让翻了个身,睁开了眼睛。

  “娘的,这牢里到底养了多少老鼠?还他妈爬个没玩了,要不要这么坑?喂,喂!”

  他扯开嗓子,大声地叫了起来,声音在大牢之中回荡。

  四周顿时起了一片骂声。

  “哪个龟孙子在吵?”

  “叫叫叫叫魂啊!”

  “个王八蛋,等老子出去,把你腿给卸喽!”

  ……

  守夜的狱卒真是被这孙子给气死了,揉着惺忪的睡眼,提着灯,一路用刀鞘敲击着牢房的栅栏。

  “都别吵了,给老子滚去睡!娘的,大半夜你们搞什么?”

  很快,狱卒走到了裴承让的牢房门口。

  一片晕黄的光亮照了过来,牢门栅栏的影子,投在裴承让的身上。

  裴承让传真白色的囚衣,脸依旧脏兮兮地,看不清到底长什么样子。

  他咧开嘴一笑,露出白生生的一口牙,凑上来,对狱卒道:“大哥,能给换个牢房吗?这里面老鼠太多了。”

  “当!”

  一声巨响。

  狱卒直接一刀鞘朝着牢门砍了过来,巨大的撞击声吓得不少囚犯心惊胆寒。

  “就你还想换牢房?得罪了刀爷,回头你看好吧。我可不敢给你换牢房。劝你现在老实一点,油嘴滑舌的犯人,你爷爷我见多了,没几个熬到最后。我今天不跟你小子计较,但你要再叫一声,别怪老子明天‘伺候’你!”

  放下一通狠话,狱卒扬长而去。

  裴承让站在牢房里,看了看周围又探出头来的老鼠,琢磨着什么时候给这几个小孙子剥了皮吃了。

  他长叹一声,坐了下来。

  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想他一个在盐城混得风生水起的小混混,来了京城之后,竟然沦落到这个境地,还吃上了两顿牢饭。

  回过头去,裴承让从袖子里摸出那一根灯心草来,咬在唇边上,看向那一扇小小窗口。

  月牙儿弯弯悬着,就在那一个角上。

  明媚的月光啊……

  “刘一刀?等老子出去,非弄死你不可。”

  眼睛眯着笑起来,裴承让已经睡不着了,干脆就看着那月牙儿在一个小小的框里移动,渐渐消失。

  墨蓝染就的夜空,逐渐被外面朝霞照亮。

  一层一层的霞光,从被红日照着的云层里透射出来,到了上朝的时候了。

  今天的高胡子,跟往常不太一样。

  刚从内阁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他满脸都带着笑。

  众人都在等他,包括张居正。

  昨天夜里隆庆帝又出了一桩破事儿,仅有几个人知道,张居正就是其中一个。

  他想着,高拱平白摊上这件破事儿,今天早上心情一定不怎么好,要少跟他说话。

  可没想到,待得高拱人一出来,张居正一瞧,整个人就愣了。

  高胡子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唇边挂着微笑,眼角笑纹一道一道。

  最奇怪的是……

  他的胡子。

  原本乱糟糟怎么也打理不好的胡子,这会儿竟然服服帖帖,就算是一阵风吹起来,都没散掉。

  仔细一看,高胡子那一把大胡子上,竟然稳稳定着一枚胡夹。

  哎哟,这可真是稀奇了。

  看高胡子伸手摸着胡子那姿态,显然今天这么高兴,都因为这一枚胡夹啊。

  又一阵风吹过来,老家伙们的胡子都飞起来了。

  张居正连忙一伸手把住胡子。

  可反观高拱,那叫一个老神在在。

  瞧见大家伙儿手上的动作,高拱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迈着八字步从台阶上下来:“到时辰了,咱们走吧。”

  张居正的目光,在高拱的胡夹上流连一阵。

  “您这一枚胡夹倒是好看,简简单单,不过正好跟您很衬啊,也不喧宾夺主。”

  “哈哈,是昨儿馥儿送的。”高拱眉毛一扬,笑得可开心了,他意有所指地看一眼张居正下巴上一把胡子,语重心长道,“叔大,我看这东西也蛮不错的,回头你也弄一枚来夹着吧。”

  “是挺好的……”

  张居正脸有些僵。

  说到底,高胡子今儿这是炫耀来了。

  谢二姑娘送的?

  有什么大不了。

  不就是一枚破胡夹吗?

  张居正摸了摸自己被风吹乱的胡子,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27章 胡夹》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