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鞘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又见面了。

  站在所有受邀参加此次宫宴的诸多贵女之中,谢馥的神情一如既往地淡然。

  那一双眼眸里投射出的目光,只有在触到慈庆宫那巍峨又蜿蜒的檐角的时候,才会有些微的改变。

  而在冯保无声无息出现在宫门口的那一刹,谢馥的瞳孔却剧缩了那么一下。

  宫里的太监都是去了势的,没一个有胡子,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总透着一股子阴柔的味道,身上的皮肤有时候比女人还娇嫩。

  若是遇到保养得好,人又长得好看的,那真叫人难辨雌雄。

  司礼监的秉笔太监冯保,正是这样一个人物。

  从殿内出来,走出的每一步都是等距,因为恭敬而弯曲的腰,在走出来的过程中,便渐渐挺直。

  等到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站在阳光下面的时候,他已然昂首挺胸。

  一个宫里掌权的大太监。

  冯保的目光从眼前这些规规矩矩,甚至表情里还透着几分畏惧的贵女们身上掠过。

  一个,一个,又一个……

  每个人还没来得及触到他的目光,便已经低下头去,冯保的目光一路走了很远,畅通无阻。

  高高站在台阶上,只有他一个人,两手交握在身前,脸上带着一种疏远又隐晦的微笑。

  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

  然而……

  在某个刹那,这样的目光,被迫停止了。

  因为,谢馥看见了他。

  因为,他也看见了谢馥。

  冯保持着拂尘的手,忽然抖动了那么一瞬间。

  一系列的画面,从他脑海深处呼啸而过,像是夏天闪过的雷电,下过的暴雨。

  真是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小姑娘。

  虽然粉黛不施,可那样的眉眼轮廓,就仿佛被人用刻刀描过一遍一样,深深地刺到人心里,必须要削得见骨了,才能把这样的轮廓,从心里剔掉。

  可偏偏,冯保是个很怕疼的人。

  于是,打从第一次见过谢馥之后,他就没想过自己会忘记这个人。

  一如初见。

  他还记得谢馥,一个大胆的小丫头片子。

  那一瞬间,冯保还觉得自己袖子里的那一枚铜钱动了动,接着,他的唇角也动了动。

  一个微笑。

  很奇怪的微笑,谢馥心想。

  她看似低眉敛目地站在所有人中间,可偏偏在这种所有人都低下自己高贵头颅的时刻,只有她把头抬起来,与冯保对视。

  老朋友了。

  一枚铜钱的老朋友。

  谢馥想起当年的事情来,不由得弯弯唇。

  兴许,这一位冯公公心里,还在记恨呢。

  “皇后娘娘有旨:宣——”

  一甩拂尘,冯保拉长了声音,尖细的嗓音其实很是洪亮,一下穿过了前面这一片广场,落到每个人的心坎上。

  两面正对着下面贵女们站的太监闻言,立刻侧过了身子,让开了道路。

  两排宫女将手一摆,做出一个引路的姿势。

  早已经排列好的贵女们,便迈动了金莲碎步,无声又严谨地朝着殿内行去。

  衣袂飘飘,裙裾翩跹。

  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

  也许,皇帝的宫里,就有很多这样的人吧?

  谢馥望了望走在侧面的葛秀,这时候的葛秀专心盯着自己的脚下,端庄极了。

  她向往的,便是这样压抑的宫廷吗?

  谢馥仔细感受了一下,对自己摇了摇头:皇宫,她不喜欢。

  一名又一名贵女进去了,冯保却两手交在身前,站在殿门口。

  谢馥没站在最前面,却也没在最后面。

  她一路距离冯保越来越近,不过眼观鼻鼻观心,半点没看冯保。

  越来越近……

  终于到了面前。

  “二姑娘,留步。”

  冯保笑眯眯地开了口,声音压得很低。

  谢馥敢相信,周围一定有人听见了,但是没有人敢回头。

  怎么说也是在宫中,冯保身份更是不一般,谢馥没有道理不停下。

  她止住脚步,抬头看:“见过冯公公。”

  “有几年没见了吧……”

  冯保一副感叹的口气,仿佛对殿内的事情半点也不着急,有贵女脚步轻缓从谢馥身边走过,冯保也不看一眼。

  “当年的一枚铜板咱家收了,可糖还没买到呢。”

  “冯公公若想要算账,还请等今日过后。”谢馥瞧了一眼就要结束的队伍,面上虽然颜色不变,心里却已经叹了口气。

  冯保点了点头:“是这个理儿,不过请您停下来,是有件事要提醒:不知道二姑娘……鞘可带了?”

  “……”

  谢馥即将迈开的脚步,骤然止住。

  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34章 鞘》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