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眼神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法源寺,灯会后,禅房里,神秘的刺客,一场惊心动魄的对峙……

  昔日的一幕幕,都在谢馥的脑海之中闪现。

  最后,一切画面定住。

  谢馥脑海之中出现的,是那镶嵌满了宝石的银鞘。

  自出事以来,谢馥从未对任何局外人提起此事,也从未被任何人查过此事。虽从不以为它会这么云淡风轻地过去,可谢馥没想到,它会如此突兀地,以这种形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谢馥想,她可以确定那天出现的人是谁,东西又到底是谁落下的了。

  以及,她还确定,自己方才犯了一个错。

  她不该如此惊慌失措,以至于被冯保看出了破绽。

  这一位行走在宫闱之中,屹立十年不倒,逐渐爬到如今地位的大太监,方才只是在试探她。

  此刻,冯保静静地注视着她,然而唇边的笑弧明显勾上去三分。

  “皇后娘娘还在里面等着,请。”

  在谢馥开口之前,冯保一摆手,看了已经快要到末尾的队伍,终于开口,请谢馥入内。

  所有想说的,来得及说的,来不及说的,都被这一句给打断。

  这不是说话的时候。

  谢馥的目光从冯保表情纹丝不动的脸上一扫而过,随即进入了入内的队伍之中,进了大殿。

  冯保就站在殿门口很久,直到已经看不见谢馥的身影,唇边的笑意,才渐渐减淡。

  其实,作为朱翊钧身边的“大伴”,他与朱翊钧的关系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

  从法源寺朱翊钧回来的那一天开始,冯保就在怀疑一些事情。

  比如,朱翊钧受伤却没有对外人言说的臂伤,比如从那一日就再也没有被他佩戴在外的匕首,比如,他开始变得格外关注谢二姑娘……

  站在宫殿的檐下,冯保能看见朱红的大柱子,也能看见层层的台阶,更能看见檐角外的天空,湛蓝,湛蓝。

  朱翊钧并不相信他。

  如果他信任,那么自己不应该被蒙在鼓里。

  不过,那不打紧了,冯保想,他有了别的办法,知道朱翊钧在做什么。

  说到底,即便是待在高拱身边,耳濡目染良久,谢馥能胜过不少寻常的大家闺秀,甚至一般的能人志士,可跟一些老狐狸比,还是缺少了一点点的定力。

  只差那么一点,他就什么也不能看出来了。

  “一头还没长成的小狐狸……”

  冯保暗暗地嘀咕了一声,轻轻地转了转手里的拂尘,唇边的笑意变得深沉,又阴暗,接着所有异样的笑意消失一空。

  脚步抬起,无声。

  冯保重新进入了大殿,像是出来时候一样,一步步迈入,方才挺直的腰,渐渐地佝偻伛偻下去。

  这个时候的冯保,兴许真的就像是皇家的一条狗。

  只是没有人敢直视他的背影。

  殿内,所有贵女尽皆屏气凝神,垂首肃立。

  葛秀端立于距离殿上最近的那一排中间,像是其余贵女一样动也不敢动一下。

  谢馥虽进来得迟,不过好歹算是赶上了。

  方才冯保的一句话,还在她脑海里回荡,不过声音已经渐渐小了。

  眼角余光一闪,谢馥忽然看见了进来的冯保。

  他无声无息地从旁边穿过,然后站在了殿下台阶旁。

  殿上,陈皇后带着浅淡疲惫和威严的目光,从这一群年轻女子身上扫过去。

  李贵妃静静地坐在上面,帝王多年的宠幸,让她脸上有一种红润的光泽,与陈皇后脸上的苍白和疲惫截然不同。

  她同样注视着下面这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兴许,这里会有人成为她未来的儿媳妇。

  “平身。”

  陈皇后终于慢慢说出了这两个词。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京城苦夏,今年又格外地热,本宫请示过了皇上,体恤文武大臣们辛苦,想着犒劳诸位大臣,也不能慢待了大臣们的妻女,所以今日赐宴,特召你们入宫来。也算是,满足满足本宫自个儿爱热闹的心思,所以你们也都不必太拘束。”

  “臣女等不敢。”众人齐声。

  李贵妃听着,不由得露出一丝讽刺的微笑,但是没开口。

  “都抬起头来吧。”陈皇后眉梢微挑,瞧了李贵妃一眼,“听闻京中各位大臣家的小姐,都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宫里头小孩子少,冷冷清清,难得能看到这么多人,这次终于能热闹一回了……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

  “……”

  一片的安静。

  有那么一瞬间,偌大的殿上,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人动作。

  唯有一个例外。

  “臣女离珠,问皇后娘娘安。”

  张离珠。

  谢馥站在后面一点的位置,一般来说也没几个人能注意到她。

  闻声,她不由得抬起头来,朝着前面望去。

  张离珠站在最前方,最中间的位置,端庄毓秀,规矩地抬起了头来,虽然她看不见她的表情,可也能猜测,此刻她脸上必然是得体至极的微笑。

  她想干什么?

  出头?

  掐尖儿的没有什么好下场。

  谢馥想起了什么,唇角牵了牵,比如她自己。

  台阶下默默注视着诸位大臣家小姐的冯保,再次发现了人群之中,谢馥的小动作。

  他顿觉兴味。

  从这些身份尊贵的姑娘们进宫的一刻,戏就已经开始了。

  瞧瞧皇后娘娘勉强的神色,再看看李贵妃气定神闲之中隐藏的一丝嘲讽,最后看看下面站着的这一群各怀心思的女人……

  冯保忍不住想,若是朱翊钧在这里,到底会是什么情况。

  太子爷现在不在,可若是谢馥在这里,他肯定会出现的。

  “是张大学士的孙女吧?本宫记得,你小时候曾入宫来参加过宫宴,那时候还没本宫的腰高呢。”

  皇后似乎是记得她,仔细地打量打量她,笑容有些冷淡。

  张离珠落落大方:“回禀娘娘,正是离珠。”

  “好,好孩子。”

  皇后摆了摆手,唇边的笑容一刻也没消下去过。

  李贵妃依旧坐在皇后左手边,一句话也没说过,只是目光偶尔从皇后脸上略过,嘲讽更重。

  皇后不会喜欢张离珠。

  张离珠是张居正的孙女,张居正是朱翊钧的太傅,朱翊钧是当今太子,一旦隆庆帝驾崩,太子即位,皇后虽会成为太后,可却并非太子的生母。

  届时,这个后宫将由她,李贵妃说了算。

  果然。

  在疏淡的几句交谈过后,皇后直接转过了眸光:“本宫还记得,当年一起入宫的可还有个可爱的小丫头。冯保——”

  “臣在。”

  大太监可称一句“臣”,冯保这般对皇后自称并无过错。

  只是“臣”字一出口,冯保自己都诧异了片刻,为什么他要用这个词?

  李贵妃抬起头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冯保犹自怔神。

  唯一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异常的,是心不在焉的陈皇后。

  陈皇后的目光,在大殿上逡巡,人人屏息,不敢喘一口大气儿。

  “你知道最近宫里都在传什么吗?”她问。

  冯保连忙躬身,战战兢兢:“这……臣近几日都在皇上身边忙碌,并不曾听见什么。娘娘,可是出了什么事?”

  “若出了什么事,还要本宫来询问你,你这司礼监太监的帽子,就该连同你的脑袋一起摘下来了。”

  皇后开了个半大不小的玩笑。

  李贵妃“噗嗤”一声,非常配合地笑了一下。

  皇后扫她一眼,李贵妃终于揶揄开口:“娘娘,冯公公可是大家传话的中心,他怎么好意思跟您说呢?”

  “看来贵妃妹妹也知道了。”

  “宫里面都说,冯公公已经磨刀霍霍,就等着诸位贵小姐入宫。”李贵妃唇边的笑意加深,促狭地望向冯保,“冯公公,本宫说的可是?”

  “……”

  冯保沉默片刻,略有犹豫,迟疑地抬起头来,看向李贵妃。

  李贵妃分明一副想要看好戏的表情。

  皇后打趣:“看来,阖宫上下,只有冯公公的耳目不大灵通了。不管是宫女还是太监,都在猜测,冯公公要怎么对待昔日的仇人。当年的宫宴,本宫身体抱恙,半途便走了,可还没来得及瞧见那一位敢与你作对的小姑娘——来吧,让本宫见见……”

  她的目光移到所有人身上,一点一点地挪移,最终落在了右后方。

  谢馥。

  一张……

  有几分熟悉的脸。

  皇后端端坐在宝座上,搭在扶手上的手指尖,透着一种难言的冰凉。

  她面带微笑,用一双隐含沧桑与疲惫的眼眸,注视谢馥,然后说:“让本宫见见,那一位胆大包天的谢二姑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35章 眼神》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