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针锋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算是意料之中吗?

  在听见自己名字的时候,谢馥心里的惊讶,只有那么一瞬间,又如闪电的尾迹消失在夜空中一样,余下一条淡淡的光痕。

  是为了她的弟弟吗?

  陈望。

  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

  谢馥缓缓垂下自己的头,朝旁侧走出来两步,站在一个能被皇后清楚看到全身的位置,而后恭谨地再次行礼:“臣女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从礼仪,到声音,都无可挑剔。

  看来,不仅仅是张居正才能教出一个大家闺秀,这是高拱的孙女。

  皇后脑海之中的想法,从未止息。

  她凝视谢馥,仔细地看着她的眉眼:“果真是个俊秀的孩子,看来你并未辜负元辅大人这么多年的苦心。”

  谢馥心头一凛,提到高拱,万分不敢大意:“皇后娘娘谬赞,外祖父对臣女有再造之恩,京中数年,悉心教养,臣女片刻不敢忘恩,不敢不从外祖父之教。”

  “甚好。”

  皇后点了点头,似乎算是认同了谢馥的这一番说法。

  然而,她的眼神没有收回半分,熟悉的眉眼,让她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一阵压抑的沉默。

  谢馥也感觉到了,然而她不觉得自己有说错什么话。难道皇后对高拱并不满意?

  不,她最不满意的应当是张居正才是。

  高拱乃是隆庆帝的忠臣。

  “皇后娘娘……”冯保站在下面,轻声提醒。

  “怎么?”

  陈皇后一下回过神来,瞧着方才出言的冯保。

  冯保迟疑地注视着她。

  陈皇后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似乎走神了。转眸一看,李贵妃的目光也落在她身上,有几分打量和疑惑。

  若无其事一笑,皇后轻轻抬手:“是高大人心爱的外孙女,起身吧。方才,本宫只是忽然想起,本宫的弟弟,曾向高府提亲。也许,现在本宫知道原因所在了。不过已经不要紧,回去吧。”

  陈望。

  陈皇后用自己弟弟的事情,掩饰了自己方才的怔神,并且似乎天衣无缝。

  只是……

  单纯如此?

  冯保心里叹了口气,李贵妃嘲讽的唇角勾得更弯了。

  然而,这一切谢馥都看不见,她再次行礼,像刚才出来一样无声无息,回到了自己原来站的位置上。

  前方的张离珠不由自主地微微侧过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眼,正好与谢馥镇静的眸光对上。

  谢馥太平静了,像是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

  张离珠的眼底,瞬间闪过一分复杂,然而这里毕竟是皇宫,她什么也没说,转回头去。

  谢馥思索着这些目光的含义,也渐渐将目光收回,然而就在那一刹那,她看见——

  葛秀就站在张离珠的身边。

  从她这个角度,恰好可以看见,葛秀低下去的发髻,这证明,此刻的葛秀将自己的脸微微抬起。

  这是一个能被皇后和李贵妃看见的角度。

  心底一哂,谢馥只当什么也没看见,无声地站在所有人中间。

  李贵妃道:“看来皇后娘娘只对元辅大人和张大学士府的两位小姐感兴趣啊。其他小丫头若不能得到娘娘的垂青,回头只怕会抹着眼泪出宫呢。”

  “瞧你说的,本宫不过是近日操持宫务,有些疲乏罢了。不过,这里的大多数人,本宫也都是头一次见,所以,也给诸位小姐们准备了一份小礼物。如意——”

  皇后轻声唤道,同时用手指压了压自己的太阳穴。

  站在皇后身边的宫女站出来,朝两旁一挥手,于是早已经准备好的宫女们便端着东西走了出来。

  一共有四只雕花漆盘,上面盛着二十来朵精致的宫花。

  “一人挑一朵戴上吧,这宫里许久没有这么热闹,本宫喜欢鲜艳一些的颜色。”

  皇后笑了起来,然后环视了这简单素雅的慈庆宫一眼,然而,这里没有任何鲜艳的颜色。

  宫女们朝着排列好的诸位贵小姐们走去,不巧的是,谢馥因为来得迟,所以恰好站在最尾巴上的几个,而旁边正好站着一名宫女。

  这一名宫女,将从谢馥右手边的那一名贵小姐那边走过来。

  如果谢馥没记错的话,这是礼部侍郎家的小姐。

  在她挑完之后,就轮到自己了。

  托盘里整齐地排列着五朵宫花,都用精致的金丝银线和宫纱制成,繁复又华贵,透着一种难言的贵气,在宫外难得一见。

  很显然,即便她们身为各位大臣家的小姐,也不是人人都能见到这样的宫花。

  恐怕,她们之中,除了张离珠,都很少见到。

  礼部侍郎家的小姐姓孙,今日穿了一身的桃红色,相对而言是个鲜艳的颜色。

  宫女恭敬地端着漆盘来到她的身边,弯下身子,将漆盘举起来,奉给她,请她先行挑选。

  站在这一排的所有姑娘,几乎都不由自主地斜过了自己的目光去,唯有谢馥,近乎克制地闭了闭眼。

  很快,她抬起头来,却没看自己身边的,而是下意识地看向了宝座之上。

  皇后的目光落在了第一排,张离珠所在的位置。

  而李贵妃,则饶有兴致地看着孙小姐,仿佛对她将要挑选的东西很感兴趣。

  下一刻,李贵妃的目光一转,谢馥与她撞了个正着。

  在进宫之前,谢馥已经听说过很多有关这个女人的传言。

  不止一次,高拱在私底下说,这一位李贵妃是个狠角色。

  隆庆帝龙潜裕王府之时,她已经是所有人里最得宠的那一个,而在隆庆帝登基并且拥有了三宫六院之后,这样的宠爱不仅没有衰减,反而变得更加热切。

  她,才是这个后宫实际的“主”。

  高拱说,只要她想,一定可以。

  所以,在触到这样的目光的一刹那,谢馥有一种退缩的冲动。

  然而,她强行将这样的冲动止住。

  她能看见李贵妃的唇角有笑容,不过这样的笑容在过于冷静和雍容的眼神之下,变得越发奇怪。

  孙小姐的手已经伸出去有一会儿了,显然对到底挑选什么犹疑不决。

  精致的青色玉兰,偏于雍容的粉红色芍药,鹅黄色木樨花,几朵簇拥在一起的红梅,还有盛开的一束海棠,不过颜色是浅淡的紫色。

  因为还有旁人等着,孙小姐并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她迟疑了片刻,不自觉地轻咬了一下嘴唇,手指蜷缩一下,而后落了下去。

  粉红色的芍药。

  手指紧紧将那一朵芍药宫花抓住,孙小姐松了一口气,悄悄侧过眼眸看向其他人。

  此刻,谢馥已经看到向自己行来的宫女,收回了目光,扫一眼漆盘上剩下的几朵花。

  几乎没有犹豫地,她随手挑了最旁边的那一朵,最顺手的位置:浅紫海棠。

  这样的选择显得如此随意,以至于坐在上面的李贵妃挑了挑自己精致的眉。

  陈皇后不知何时也看了过来,压低了声音,笑道:“这有什么吗?”

  “不……只是在想,这孩子似乎并不喜欢这些东西,不过她也许喜欢比较简单的东西。”

  李贵妃一副随意的口吻,说着事不关己的话,目光在陈皇后的脸上转了一圈,又道:“礼部侍郎家的小姐,似乎与娘娘一般,喜欢鲜艳一些的。”

  暗示?

  皇后并没有很在意。

  不过就是一朵宫花而已,能看得出什么?

  垂下头,眼瞧着所有人都将宫花握在了手中,皇后露出了和善地笑容:“好了,时辰刚好合适,宫宴已经备下。来人,引各位小姐去御花园后湖,本宫去更衣。”

  “恭送皇后娘娘。”

  众人连忙再次行礼。

  李贵妃也轻一福身:“臣妾恭送娘娘。”

  皇后一路行去,李贵妃在瞧着她的身影消失之后,便朝着外面走去,张离珠谢馥等人则在随后被人引去宫宴局办之地。

  站在慈庆宫外面,李贵妃并未走远,只是注意着那一群因为宫花而展露笑颜的小姑娘们。

  冯保出来,站在李贵妃的身边。

  “娘娘。”

  “太子今日在何处?”李贵妃没有收回目光,但是她的目光在移动,似乎盯着某个点。

  冯保没有看她,只是恭敬道:“尚在毓庆宫,今日张大学士有事不曾来上课。”

  “看来太子可以去御花园逛逛……”李贵妃喃喃。

  “您的意思是?”

  作为朱翊钧的大伴,冯保理所当然是李贵妃这边的人,只不过他位置特殊,看上去皇后也很信任他罢了。

  李贵妃终于回过头来,闲闲看着他:“本宫听说,寿阳不喜欢她。”

  冯保垂首:“诚如娘娘所知。”

  “她是个还没长大的小丫头。”李贵妃唇边挂笑,“但她讨厌得没错,本宫也讨厌她,不过但凡皇后讨厌的人,本宫都该喜欢。你说,本宫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对待这个皇后讨厌,寿阳也讨厌的人呢?”

  “这……”

  冯保两手交在一起,恰好能感觉到袖中那一枚铜钱的存在,他试探着抬起头来,注视李贵妃:“臣以为,寿阳公主乃是娘娘所出,理当与娘娘站在一起,而非娘娘站在公主一边。”

  “……”

  李贵妃微微眯着眼,注视着小心翼翼的冯保。

  这是这个宫中最精明的人,不男不女。

  他有时候可以很镇定,有时候又表现得像是个市侩的小人,然而这个时候,李贵妃觉得……

  “本宫有时候觉得,你不像是站在本宫这边的。你很喜欢那个小丫头。”

  这一瞬,冯保身上的小心翼翼,不知怎地便消散了。

  但他依然佝偻着他的身子,保持着一种谦卑的姿态,眼底所蕴藏的神光,却是分毫不让。

  “臣以为,臣是站在太子这边的。”

  是太子,而不是将来的太后。<"><"><;">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36章 针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