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奴儿花花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都平身吧,朕只是路过罢了……”

  深深凹陷下去的双眼,两眼睁得很大,但偏偏有一种无神的感觉。

  隆庆帝背着手站在所有人面前,踱了两步,飞快地扫了一眼跪下来的所有人,从张离珠到最后面的葛秀……

  扫遍所有人,眼底却有一丝难掩的失望。

  以张离珠为首,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并且异常克制。贵小姐们来赏花,谁想,却偏偏遇到了皇帝。

  不管怎么说,都有几分于礼不合。

  “谢皇上。”

  众人起身。

  葛秀只觉得两股战战,险些就要站不稳,虽然感觉皇帝说话好像有些有气无力,可这毕竟是天子啊!

  大明的江山社稷,都在他的手里,他要这天下谁生则生,要天下谁死则死。

  葛秀站的位置很后面,只能感觉到自己前面的人都异常紧张。

  那一刻,近乎鬼使神差的,葛秀缓缓抬起头,想要悄悄瞻仰一下天颜。

  也就是在这一刻,隆庆帝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看向了最末尾的位置。

  于是,两双眼睛,一下对了个正着。

  葛秀抬起头来,就看见那乌黑却无神的一双眼注视着自己,像是藏着什么。

  隆庆帝只是想起了葛秀的身份。

  那眼神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但是很快他就收回了目光。

  “怎么没瞧见皇后和贵妃?”

  隆庆帝站在原地,问伺候在身边的太监孟冲。

  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孟冲,是唯一一个位置比冯保要高上一线的宦官,乃是司礼监的第一。

  只是这孟冲身体肥胖,脸颊上全是肉。

  据闻,当年孟冲不过是一个喜欢做菜的厨子,后来被高拱看中,竟然平步青云,很快成为了司礼监的掌印太监。

  所有人都说这人没什么能力,可怜冯保这样能耐的人竟然屈居于一个厨子下面,所以冯保对提拔孟冲的高拱,算是恨之入骨。

  葛秀也是头一次见这一位孟公公。

  肥胖的身体微微摇了摇,孟公公低下头,谦卑而恭敬地对隆庆帝道:“皇上,皇后娘娘跟贵妃娘娘在凉亭里呢,您看。”

  说着,伸手一指。

  隆庆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隔着一片烟波,湖心亭看上去雅致极了。

  皇后与李贵妃都站在原地,面向隆庆帝,见他看过来,还福身行礼。

  然而,隆庆帝的目光却没有在她们的身上,只是落在了被遮掩在她们身后的那个影子上。

  谢馥站在靠后一些的位置上,正好被站起来的皇后和李贵妃遮住。

  她跟随着二人一起行礼,远远看着那边的情形,心里奇异的感觉,渐渐攀升到了一个顶点。

  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谢馥的疑问刚刚冒出来,接着就看见对面的隆庆帝面皮一抽,注视着皇后与李贵妃的目光顿时愤怒起来。

  隆庆帝原本面无表情,可在注视着湖心亭之后,却渐渐变得扭曲,盛怒。

  他握紧了手指,身躯颤抖。

  孟冲一见,吓得脸色发白:“皇上,皇上,皇上息怒,您怎么了?”

  “又是她们,又是她们!孟冲,去给朕找她,去给朕找她!”

  隆庆帝已经咬牙切齿,并且怒喝起来。

  所有人都吓得瑟瑟发抖,谁也不知道隆庆帝到底为什么发怒。

  张离珠眉头一皱,低垂着头,见隆庆帝这般喜怒不定的样子,心中却是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看来,宫中的流言,竟然是真的。

  隆庆帝不仅是身体出了问题,就连脾气也出了问题,这般喜怒不定……

  联想起近日来不断进出在张居正书房内的那些官员,幕僚,门生……张离珠脑海之中已经有一个可怕的构想。

  可是此刻,她不能让所有人看出异样来。

  隆庆帝一旦发怒,根本不会顾及周围人到底是谁,他甚至一脚踹出去,直接踹到了孟冲的身上,叫孟冲一下摔倒在地。

  “哎哟,皇上,皇上息怒啊!”

  “滚,滚,都给朕滚!朕要奴儿花花,朕要奴儿花花!”

  “皇上息怒,息怒,奴婢这就给您找,这就给您找。”

  孟冲简直吓得屁滚尿流,也不敢让皇帝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尤其是这么多人还都是大臣家的小姐。

  若是传出去……

  孟冲一想,真觉得亡魂大冒,求爷爷告奶奶地哄着隆庆帝,将人给带走了。

  “朕要奴儿花花,要她!”

  “她在,她在呢,皇上这边……”孟冲脚步匆匆,简直像是踩在刀尖上一样,忙不迭地去了。

  整个莲池旁,只有清风吹过,溪水潺潺之声。

  所有人屏息,待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觉得背后已经起了一层冷汗。

  张离珠惊魂未定地回过头去,保持着勉强的镇定,看着自己身后这一张又一张惶恐的脸,强行握紧了手指,看向了湖心亭。

  这是一出好戏。

  一出,早就策划好的好戏。

  怎么可能这么巧?

  怎么可能就偏偏谢馥没有过来?皇后与李贵妃像是预料到了要发生什么一样,将谢馥留下了。

  张离珠望着湖心亭,陷入了沉思。

  湖心亭之中的谢馥,能清晰地听见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的事情也让她万分没想到。

  下意识地,她回过头,去看皇后与李贵妃。

  李贵妃道:“皇上还是如此易怒。”

  “太医怎么说?”

  皇后的声音很恍惚,目光渐渐从对岸移过来,同时朝另一边伺候的宫女挥手,示意去处理一下莲池旁的情况。

  “皇上最近……”

  话说到一半,又忽然顿住,看了一眼谢馥。

  很明显,这些话不该谢馥听见。

  李贵妃道:“皇上只是小孩子心性,怕是吓坏了这些小丫头了,都是娇生惯养又金枝玉叶的,别吓出什么病来才是。皇后娘娘可得好好安慰她们一番啊……”

  “……”

  皇后沉默着看了李贵妃一眼,转过身,重新落座。

  之后的事情,无须赘述。

  宫女引着众人回来,皇后避重就轻、三言两语地把事情带过,安慰了众人一番,还带着她们一起出去游览。

  只是到最后,也没有出现别的什么人。

  包括,葛秀期待的太子朱翊钧。

  离宫的时候,照旧有太监与宫女们相送。

  虽然在莲池边有近乎惊魂的一幕,可在离开的时候,大家脸上都带着笑容,每个人或多或少地得到了一些赏赐,其中张离珠尤为丰厚,谢馥则次之。

  葛秀与谢馥走在一起,脸上难掩失望。

  前后与她们走在一起的人都距离比较远,葛秀开了口:“看来我还是没这个福气。”

  “天知道是不是福气……”

  谢馥按住她的手掌,轻声安慰。

  葛秀道:“我父亲即将致仕,我家的门第原本不低,只是一旦父亲致仕,却没什么依凭了,兄长们都是扶不起的阿斗……馥儿,不是人人都与你一般好福气的。”

  葛秀指的是谢馥得到的高拱的宠爱,还有她父亲谢宗明在仕途上的顺风顺水。

  这样的话,难免夹杂着一点点的酸涩。

  谢馥听得出来。

  若是像往常一样,她听了也就听了,这一次却头一回按紧了葛秀的手,认真地注视着她:“阿秀,你愿意听我一言吗?”

  “怎么了?”葛秀一怔,“忽然之间这么严肃。”

  “只是想问你,方才在莲池旁,感觉如何?”谢馥压低了声音,脚步不曾停下,若无其事地走着。

  葛秀闻言诧异,随即就回想起了当时的场面,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立刻重新出现。

  她近乎屏息,才能控制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皇上……皇上太……”

  “可怕?”

  谢馥淡淡接了两个字。

  葛秀倒吸一口凉气:“馥儿!”

  谢馥拍拍她的手,道:“你不必说我也知道。即便是身在湖心亭,我也吓了一跳,更何况是你们?伴君如伴虎,更何况是喜怒不定之人?入宫真是好事吗……阿秀,你可知道,皇后与李贵妃早知道皇上会去莲池?”

  “……”

  太过震惊,以至于葛秀说不出话来,更不敢说出话来。

  眼看着宫门就在前面,侍卫们也渐渐近了,谢馥递了一个眼神出去,葛秀会意地闭上了嘴,一言不发地跟了出去。

  很快,初时入宫的一群小姐们,才分散开来,或三五成群,或两三结伴,或者单独一人,上了各自的轿子或者马车。

  张府的小轿就在前面,宫女们捧着张离珠丰厚的赏赐出来,交给张府的下人们。

  丫鬟掀起轿帘,张离珠朝着那边走过去。

  款款的步伐,在即将迈入轿中的一刹停住,张离珠回过头去,正好看见谢馥与葛秀走在一起。

  她迟疑了片刻,还是没有转身去问,而是直接入轿,道:“回府。”

  “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什么?”

  谢馥的声音低低地,像是自语。

  张离珠的那一眼,正好被谢馥看了个正着。

  她在今日宫宴的后续观察过了,张离珠的惊慌与旁人不一样,透着一种刻意的伪装。

  葛秀没注意这么多,听见她说这一句,很是奇怪:“你怀疑她?”

  “也没有,不相干的事。”

  只是觉得张离珠有些奇怪罢了。

  谢馥思索着,与葛秀一起朝前面走去。

  葛秀道:“刚才你说皇后与贵妃娘娘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此刻周遭无人,又已经出了皇宫,她的胆子终于大了一些。

  谢馥早已经把之前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一字一句道:“李贵妃不清楚,但皇后娘娘是早就知道皇上会去莲池边的。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她已经这样告诉我们,只是最终你们去了,我却没有。”

  “是了,你没去。”葛秀这才想起这一点异常来,“皇后明知道皇上会出现,却在关键时刻叫住了你,是……说了什么吗?”

  谢馥低笑:“说固安伯世子。”

  “可不是已经拒绝了吗?”葛秀可不觉得谢馥与陈望是一对儿,“好歹也是皇后娘娘,亲自给自己的弟弟说亲,会不会有些……”

  “所以皇后也只是随口聊了几句……也许是巧合吧。”

  只是张离珠最后的那一眼,让她觉得可能没那么多的巧合。

  谢馥朝前面一看,轿子已经在不远处了。

  满月和霍小南依旧侍立在两旁,似乎闹得气鼓鼓地,相互背对着。

  “今天真是太累了,也许是巧合吧。馥儿你也不要多想,我看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都挺喜欢你的。还有,这个……”

  伸手将佩戴着的浅紫海棠宫花从头上取下,葛秀递给了谢馥。

  “看来它没能给我带来好运。”

  谢馥接住,将宫花握住,抬头来看葛秀,葛秀朝她笑了笑。

  “我要回去了,过几日我再去拜访你吧。”

  “阿秀。”

  在葛秀即将转身的那一刹,谢馥忽然开口。

  葛秀顿住脚步:“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你对后宫之中的情况,怕比我了解一些,我想问……”谢馥话语微凝,而后道出那四个字,“奴儿花花。”

  葛秀露出惊讶的表情,接下来就变得古怪起来。

  “是鞑靼进贡的一个波斯美人儿,听说皇上很喜欢。怎么忽然问这个?”<"><"><;">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42章 奴儿花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