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问询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只是方才在湖心亭内,曾隐约听到这个名字,想起一些事情罢了。”

  谢馥对后宫之中的事情并不好奇,对奴儿花花这个名字,所知也不多,只知道似乎是番邦进贡来的美人。

  可没想到,竟然恰好是鞑靼来的。

  脑海之中不由得飞速地闪过一个影子,伴着银鞘闪烁的光泽。

  摇摇头,谢馥自我否定了一下。

  葛秀不知谢馥到底在想什么,瞧着她思索的模样,倒有些好奇她要干什么:“那你是觉得这人有什么不妥?”

  “并没有。”

  谢馥瞧着葛秀一脸迷惑的表情,不禁莞尔,道:“不过或恐有些想法,可也跟咱们没太大关系。时辰不早,我们来日在聚吧。”

  “好,到时候你可不准失约啊。”

  葛秀也没多问,笑着跟谢馥定下了几日之后再拜访的约定,便入了自家的轿子。

  谢馥这边,满月与霍小南也赢了上来。

  出了皇宫地界,到了大道上,便能瞧见玉辇纵横,金鞭络绎,宝盖香车,一片繁华。

  落日的余晖从西面洒下,在长长的街道上铺下了一层碎金。

  高拱异常疲惫地倚在书案后的太师椅上,盯着面前的空白奏折,有些出神。

  书房外的窗下传来了脚步声,然后是高福的轻声问好:“二姑娘可算是回来了。”

  “劳管家挂心了。”是谢馥,“听闻外公今日回来得尚早,我来请个安。”

  “您里面请,大人正等着您呢。”

  接着人从窗下走到正门前。

  “大人,二小姐回来了。”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高福引着谢馥进来。

  谢馥当前便是一礼:“馥儿给外祖父请安。”

  高拱抬起头来,仔细地打量着谢馥,皱纹横生的一张脸上,是与往日不同的神情。

  这样的神情,透着一种隐藏的担忧,又像是透过谢馥,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三分的恍惚从他眼底划过。

  继而,高拱长叹了一声:“今日入宫,我听闻了一些消息,你还好吧?”

  身为当朝首辅,位高权重,在宫中自然也耳目众多,即便是高拱自己不培养,也有无数人自己来投奔。

  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高拱就是一棵大树。

  今日宫中发生的事情,有几件与谢馥息息相关,早就有人将消息报给高拱了。

  只是谢馥根本没想到高拱竟然直接问这句话,她并没有觉得今日宫中发生的事情与自己有什么关系,顶多有些微的影响罢了。

  所以回答的时候,谢馥唇边还带笑。

  “外祖父不必挂心于我,虽出了一些意外,但是幸得有太子身边的冯公公相助,所以无事。”

  所谓的“意外”,也就是寿阳公主的那一件事,谢馥答得简单。

  可高拱眼皮都没怎么抬一下:“冯保帮你?”

  “寿阳公主有心刁难,带了馥儿去外面,却没想到半路碰见冯公公跟着太子路过,所以冯公公救下了馥儿。寿阳公主忌惮太子殿下,也就没有深究。”

  将早先与朱翊钧一起准备好的谎言润色一番说出,谢馥抬起头来,望了高拱一眼。

  没想到,这一眼过去,恰好发现高拱定定地注视着她。

  那样清明的眼神,像是将一切谎言戳破,什么都看清。

  霎时间,谢馥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决定。

  可很快,高拱就摇了摇头:“冯保好歹是皇上身边的人,若任由你被寿阳公主欺辱了去,他这秉笔太监也就不用当了。我问的不是这件事。”

  “……”

  这一次,轮到谢馥诧异了。

  她抬头凝视,试探着开口:“那是?”

  “皇上可曾出现?”

  高拱站起来,走到窗下,那里依旧摆着一溜儿的椅子,这里是他常坐下来与谢馥谈心的地方。

  他一指距离谢馥比较近的那个位置,示意她坐下,接着说道:“今日在乾清宫的时候,我与叔大尚在,皇上却说要去赏什么莲花,左右也劝不听。后宫之地,我等也不敢前去,没闹出什么事吧?”

  事肯定是闹出来了的,只是不知道到底算不算闹得大。

  谢馥终究不是什么蠢笨之人,即便初时没明白高拱的意思,现在也算是清楚不少了。

  原来,高拱担心的是隆庆帝。

  想起今天宫中隆庆帝的种种反应,谢馥心头生出了一种平白的诡异之感。

  孟冲乃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能力平庸,位置却在冯保之上,当初乃是高拱保举,所以算是高拱半个人。只是此人实在庸碌无为,又派不上大用场,实则是隆庆帝狗腿子一个。

  高拱的消息,怕是从他这里来的吧?

  一系列的思考,也就是闪念就过来了。

  谢馥斟酌了片刻,开口道:“皇上今日的确出现了,就在湖心亭不远处的莲池赏花。说来也巧,那时候皇后娘娘叫了诸位闺秀去那边赏莲,正好与皇上撞了个正着。后来皇上不知为什么有些……有些……”

  若说皇帝忽然发狂,那可是大不敬,谢馥看一眼高拱神情,但见表情阴沉一片,顿时知道高拱其实清楚之后发生的事情。

  于是,她没有说具体的情况了,对高拱道:“大家都被吓坏了,皇上叫着什么奴儿花花,就被孟公公劝走了。”

  “你当时不在莲池边?”高拱直接发问。

  谢馥点头,脑子里却灵光一闪,所有的东西都对上了,她大约知道高拱要问什么了。

  “皇后娘娘叫她们去赏莲后,独独留了我下来说话,说的是固安伯府的事情,所以馥儿没在莲池边。”

  “哗啦!”

  高拱听完,陡然一掀袖袍,整个人瞪圆了眼睛,近乎怒发冲冠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袖袍掀翻了几案上摆着的茶具,漂亮的汝窑白瓷摔下,碎了一地。

  谢馥吓了一跳,虽知道高拱易怒,却不知他缘何而怒。

  “外祖父……”

  高拱面色铁青,老迈的身躯紧绷着,咬紧牙关,好半天没说话。

  过了好久,他才一字一顿道:“固安伯府的亲事不合适,不过你年纪也到了,回头……许配个好人家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43章 问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