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误终身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叽叽!”

  牢房里胆大包天,在跟前儿跑来跑去的小老鼠,此刻被裴承让一脚踩在地上,却又不很用力,不至于一脚踩死了这小东西,却也不叫它从自己脚下逃走。

  小老鼠毛色油光水滑,吃得那叫一个肥硕。

  裴承让看它两爪子在地面上一个劲儿地扑腾,简直像是遇到了自己鼠生之中头一次大劫一样,惊慌失措,顿时哂笑。

  “个小东西,你爷爷我还没吃东西呢,你就来偷了,欺负老子睡觉不成?”

  裴承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

  “叽叽!”

  小老鼠扑腾得更厉害了,声音尖锐,恨不能立刻从裴承让脚下逃走。

  裴承让侧眸一看旁边,碗里的牢饭早已经被打翻在地,只剩下了小半碗,多数都已经进了这肥硕老鼠的肚子。

  想当初他可是横行乡里的恶霸,可没想到,到了京城这牢房地界儿上,竟然连一只小老鼠都敢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裴承让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在这样一只小老鼠面前失了威风?

  他正准备脚下用力,将这一只与自己斗争了好几天的小老鼠就地正法,没想到,牢房走道上忽然传来一声大喊:“裴承让!”

  死气沉沉的牢房里,忽然来这么一声,真是让裴承让头皮一炸,也没顾得上脚下,抬头一看。

  牢头挺着个大油肚,从那头走过来,抬高了下巴,颇为倨傲地喊着。

  “出来了,大人传你!”

  传他?

  裴承让一愣,脚下一松,那一只奋力逃命的小老鼠终于吱叽尖叫一声,趁机从他脚下逃了过去。

  四腿飞卷,一道灰色的暗光划过,小老鼠瞬间不见了踪迹。

  裴承让下意识看自己脚下,才明白过来:龟孙子的,又让它给跑了!

  一时之间,裴承让无比挫败起来。

  到了京城,真是什么都不顺利。

  然而牢头就在自己面前,他强压下跑了老鼠带来的不快,涎着脸凑上前去:“牢头大哥,这传唤我是要干什么呀?该不会是要上刑吧?”

  “嗤!”

  牢头冷笑了一声:“刘捕头要传你,谁知道?自求多福吧!”

  他话音落地,前面狱卒就已经利落地打开了牢门上的大锁,“哗啦”两声,长长的链条落地,牢门被狱卒直接拉开,发出哐当的声响。

  门开了。

  裴承让站在门后面,有些不敢相信。

  机灵的眼珠子骨碌碌一转,他思索着前几天的事情,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当时也不多说,反正这牢头看上去也不是什么聪明人。

  裴承让做人有一个原则: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不费劲,也不会遇到猪队友。

  至于这牢头……

  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聪明人。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开口说话的时候,裴承让还是一脸的谄媚:“多谢牢头您这几天来的照顾了,我想我距离出去的时候不远了,到时候一定带东西回来孝敬您!”

  “……”

  牢头两只铜铃大的眼睛一瞪,险些被这家伙给气个半死。

  娘的,这孙子怎么敢确定自己能出去?

  牢头冷笑了一声:“别说孝敬我了,指不定没过俩时辰你就要回来吃老子的这一口牢饭了。”

  “嘿嘿……”裴承让摸摸鼻子,干笑两声,“那到时候还是得仰仗您照顾啊。”

  “哼。”

  牢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点了点头,算是允了,接着就朝来时的路一转身,一摆手道:“走吧。”

  裴承让从牢房里走出来,长长的身子外面套着宽松的囚服,脏兮兮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临到要走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待过的那一间牢房。

  外面有一扇铁窗,只有小小的一方,地上也投下了一片窄窄的光,破旧的碗倒在油腻肮脏的地面上,半溲的冷饭撒了一地。

  黑的,白的,黄的。

  光的,暗的。

  死寂死寂的牢房里,那些呻喊的声音,忽然就远了。

  裴承让脑海之中一片的平静。

  他自有记忆起,便在盐城长大,没爹没娘,更没人管教。曾在墙角偷听夫子们讲课,后来被那些上学的书生们抓住羞辱了一顿,便再也没去听过。

  脾气越来越差,手段越来越混,后来他就成了盐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裴爷”。

  但说句实在话,除了下过窑子,进过赌坊,劫过财,打过架,裴承让真没离开过盐城这富庶的小地方多远。

  这一次,是他此生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离开盐城,离开那个充满了记忆的地方。

  而展现在他面前的京城,正慢慢流露出一种别样的风情。

  京城,更繁华,更热闹。

  这里有地位更高的人,有手段更狠的混混,有天下最好喝的酒,有世上最美的女人……

  也有,这阴暗惨淡的牢狱。

  能狠人之所不能狠,苦人之所不能苦,放可为人所不能为。

  唇角拉开,是一个大大的笑容,混不吝的邪肆。

  大大的京城,一个小小的混混。

  裴承让悠闲地转过身去,将两只手交在脑后枕着,跟在牢头的后面,终于渐渐走出了牢门。

  刘一刀并霍小南已经在后堂之内等了许久。

  这里是衙门后头的特殊刑场,专门为不一般的犯人设置,此刻自然不是要审人,而是等人。

  “二姑娘这行善,未免也太过了一些吧?”刘一刀斟酌着开口。

  今日早晨,霍小南就出现在了衙门外面,等待刘一刀。

  刘一刀大吃了一惊。

  原来霍小南竟然是带着谢馥的命令而来,要赎走裴承让。

  盗窃之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到底没杀人放火,只是钱财上的事情,若有个小小的手腕,要解决是很简单的。

  可堂堂的谢二姑娘,为什么要帮助一个素未谋面的小混混?

  刘一刀百思不得其解,所以虽然知道霍小南不会回答,可也还是问了。

  霍小南笑了一笑:“我家姑娘回去之后曾问询过高大人,知道盐城水灾之祸。朝廷虽已经解决了灾民们基本的生计,可毕竟难以尽全其美。这裴承让虽是混蛋了一些,可也算是生计所迫。”

  刘一刀听着皱了眉。

  霍小南续道:“姑娘说了,若行一善,须先行一恶,此善不若不为。人之初,性本善。有人作奸犯科实属无奈,若这裴承让有悔改之心,二姑娘搭救他一把也无妨,这才算是全了佛祖的善念。”

  听着,也算是有一点道理。

  但是那谢二姑娘看着果然像是这么善心的人?

  再说裴承让,一时之间误入歧途,有悔过的善念?

  刘一刀思索片刻,便知道绝无可能。

  只是霍小南既然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反驳,冷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两人说话的这一会儿,牢头已经带着裴承让过来。

  “刘捕头,人已经带到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没你的事了,先下去吧。”

  刘一刀沉稳地点了头,摆了手,示意牢头可以先走。

  牢头奇怪地看了一眼霍小南,接着又酸溜溜地看了一眼裴承让:好家伙,这小混混还真能出去了不成?

  “小的告退。”

  说完,牢头才退了出去。

  原地就剩下裴承让一个人站着,一双黑亮的眸子藏在乱糟糟的头发后面,也打量着堂前站着的两人,显然在思索,到底他们找自己来干什么。

  霍小南倒是没卖关子,走上前来两步,看着裴承让道:“今日是我,我家小姐,托了刘捕头,想来问问你。你偷盗他人的东西,可知错?”

  知错?

  裴承让神色一怔,险些没憋住笑出声来。

  偷东西又怎么了?

  没听说过“杀人放火金腰带”吗?不会作恶的,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

  只是霍小南此问或有深意,与其说是霍小南的问题,还不如说是谢馥的问题。

  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冠冕堂皇的问题。

  裴承让想明白之后,脸也不红地低下头,一副惭愧模样:“小人自然知错。只是生计所迫……在这京城,初来乍到,又无路引,即便有一身力气,也无法谋生……”

  霍小南一抬眉:“你的意思是,若你能自力更生,必不会再行偷盗之事?”

  “那是自然。有手有脚,谁能做那事儿啊。”

  裴承让一脸的理所当然。

  刘一刀在旁边听着,只觉得今日的裴承让与往日简直判若两人。

  霍小南也觉得有意思,心说这王八蛋真是能装,也就自家姑娘能想出这样虚伪的伎俩来。

  其实大家伙儿都知道事情不简单,不过是需要一个由头来把人给放出去罢了。

  所以霍小南继续道:“那今日若给你一个机会,把路引和户籍的问题给你解决了,不管你往日是做什么的,以后你保证不再作奸犯科?”

  “我裴承让指天发誓,若能脱出困境,得贵人相助,绝不再犯!”

  裴承让举起一只手来,真的对天发誓起来。

  霍小南一声赞赏:“好!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可记住你今日的话。我家小姐慈心仁善,怜悯你为生计所迫,所以会为你还了各家的银钱,让你免于牢狱之灾,并请刘捕头为你解决其余的问题,只望你从今日之后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老子原来就是人,哪里需要重新做人?

  说的跟老子原来是禽兽一样!

  裴承让听着霍小南那一番话,简直跟戏台子上面的戏文里出来一样,实在有些牙酸。

  而且这明里暗里听着,怎么这么像是在骂自己?

  可毕竟这人还代表着那高高在上的谢二姑娘,裴承让就算是听出了那可能的言外之意,也只能装作听不懂。

  他满是感恩戴德地道:“二姑娘之恩,裴承让没齿难忘,今日之后必当改过自新,不负诸位宽容!”

  最后这一句,连刘一刀都给谢进去了。

  可惜刀爷对眼前这假惺惺的一幕戏真是半点兴致也提不起来,干脆说一句:“户籍与路引之事,刘某去搞定。”

  “那好,刀爷回头通知我就是。”霍小南连忙拱手,“有劳了。”

  刘一刀点头,又对裴承让道:“你签字画押就可以走人,来人,给他画押!”

  他朝着外面大喊。

  外头立刻跑来一名府衙的小吏,手捧着一本卷了边的蓝皮簿子,蘸了口水,用指头翻开几页,便找到了裴承让的名字。

  将簿子往桌上一摆,小吏满脸笑容地开口:“二位爷,这边画一下就可以走了。”

  “我不画,他画。”霍小南赶紧一指裴承让,心里暗骂这小吏没眼色。

  裴承让暗笑一声,倒没觉得有什么,他走上前去,鸡爪子一样抓起毛笔来,就在下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霍小南好奇地探过脑袋来看,险些被这歪歪扭扭的字给戳瞎眼睛。

  抬眼一看裴承让,却见这人满脸坦然,对自己这般拙劣的字迹好像半点不在意。

  画完了最后一笔,裴承让扔掉了毛笔,拍了拍手,回头看见霍小南一脸奇怪的表情,不由得一笑。

  “没读过书,也不怎么会写字,让霍小爷见笑了。”

  “当不起你一声霍小爷,他日说不定还要这样叫你呢。”

  霍小南年纪虽小,见识却不小,更何况待在谢馥身边久了,见过了太多太多的例子。

  有的人,只缺一个机会,便能一鸣惊人。

  而谢馥,就是那个机会。

  不一定说她有多重要,只是在某些人某些人生特定的时段上,谢馥恰好就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就比如,此刻的裴承让。

  霍小南的目光落在裴承让的身上,却像是没有在看他,而是通过他,在看许许多多不一样的人。

  裴承让忽然有些捉摸不准,自己这一步棋到底是好还是坏了。

  眼见着那小吏捧着簿子走了出去,裴承让知道,自己终于再次自由了。

  他脸上的表情,终于开始渐渐改变。

  唇边笑容吊起来一点,斜的笑,是邪的笑。

  手往袖子里一掏,那一根镀金的灯心草就在他手指中间,接着往嘴里一叼,说着要改过自新的裴承让,就变成了之前的裴承让。

  “那敢情好,我也不想叫你霍小爷。大爷我厉害着呢。你家小姐,不也还是投鼠忌器吗?”

  眉毛扬着,裴承让那叫一个嚣张。

  说完了之后,他一摸下巴:“投鼠忌器是这么个用法吗?”

  “是这个用法,可你用错了人。”

  霍小南懒得再跟他说废话两句,既然事情已经完成,户籍与路引之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搞定,所以霍小南干脆地带着裴承让朝外面走。

  “我家小姐有话要问你,跟我走吧。”

  裴承让一怔。

  谢馥?

  斜对面的酒楼雅间。

  屏风隔断了外面人的视线,珠帘垂下,又将雅间的内外隔开。

  珠帘与屏风之间,摆着一张桌案,已经摆满了酒菜;珠帘之后,也是一张桌案,摆上了相同的菜色。

  此刻,谢馥就端坐在珠帘之后,侧头看着窗外来往的人群。

  满月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呵欠:“您说那刘一刀能不怀疑吗?”

  “不能。”

  谢馥眼眸也没转一下,轻轻答道。

  满月惊得险些摔了下巴:“那、那您……”

  “怀疑的确会怀疑,可不一定每个怀疑的人都会说出自己的怀疑。”

  人跟人之间,很多事不过是心照不宣,一旦有一个理由,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非黑白很难分明,踩在中间界限的灰色上,才是一些投机者的长久之道。

  谢馥此刻便是一个投机者。

  她没跟满月解释太多,由着她似懂非懂地去思考。

  “咚咚。”

  手指叩击屏风的声音。

  霍小南已经带着裴承让来了,就站在屏风后面。

  裴承让的一身囚衣已经在离开大牢的时候被换了下来,一身普通的藏青色道袍,穿着还挺合身,头发草草地一梳,竟然也有几分不羁的挺拔。

  只有那一张脸,草草一洗,却还没洗干净,瞧着总有几分脏兮兮的。

  他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雅间,同时偷眼觑着里面露出一些的珠帘。

  “姑娘,人已经带到了。”霍小南恭敬通禀了一声。

  里面传来谢馥的回答:“叫人进来吧。”

  “是。”

  霍小南回头,朝裴承让递了个眼色,一指屏风侧面留出来的过道,示意裴承让进去。

  裴承让一路上都在想,到底这一位二姑娘会是怎样的人物,好奇得心痒痒。

  真到了这里,又着实惊讶于京城富贵人家的纸醉金迷。

  只这地上铺着的丝绒洋毯,就已经胜过盐城那些粗鄙的豪商数倍。

  空气里飘来酒菜的香味,勾得有整整一日不曾进食的裴承让馋虫往外爬,肚子里发出雷鸣般的“咕咕”声——

  正在他抬步往里的一刹那。

  饶是裴承让一张皮厚的老脸,这会儿也忍不住微红了一下。

  怎么说,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虽粗衣麻布,那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却也不怎么强烈,很快就被他驱逐而去。

  裴承让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屏风后面去。

  隔着那一道珠帘,他终于看见了谢馥端坐的身影,隐约能看见美人瓷白的肌肤,衣衫是浅浅的蓝色,像是一泓泉水,在这夏日里透着一种沁人心脾的美感。

  桌案上,杯盘精致,美酒佳肴俱在,若非这一道珠帘的阻隔,裴承让近乎以为自己已经到了人间天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45章 误终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