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胆大包天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隔着这一道珠帘,谢馥也在打量裴承让。

  她其实并未见过此人,只从霍小南的口中听说过,脑海之中虽有一定的猜想,可却没有一个切实的印象。

  原以为不过是个混不吝的小混混,可真看见了,却发现此人五官乃是难得的周正,虽是脏了一些,却与寻常在市井之中摸爬滚打的混混无赖不同。

  略略沉吟片刻,谢馥收回了目光,侧头低声吩咐身边的满月:“叫人打盆水来。”

  满月先是一怔,接着一看帘外站着的裴承让,顿时明白了过来。

  她点头,道:“是。”

  说着,退了出帘外。

  裴承让还老老实实地站着,尽管他浑身上下都在不老实地叫嚣着,可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

  一见满月从里面出来,他连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满月是圆润的身材,瞧着小脸儿白白,霎是可爱。

  这可比盐城见过的那些姑娘好看多了。

  然而,裴承让并未就这般色迷了心窍,而是很快收回目光,看向了珠帘内。

  裴承让站的位置却距离珠帘很远,所以即便很仔细,也看不清谢馥的全貌;谢馥坐的位置却距离珠帘很近,能将外面裴承让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

  眼见着他不停打量,谢馥不由得唇边挂笑:“听闻裴公子乃是盐城人士,是初到京城?”

  半点没提裴承让盗窃之罪的事情,开口就是盐城,看来是要直奔主题了。

  不知为什么,裴承让的心里忽然掠过一分失望。

  一开始就直入主题,看来是不想跟自己废话了。

  裴承让心里这样想,脸上却带着笑,有一点点的意味深长,仿佛他真握着谢馥什么把柄似的。

  “二姑娘明鉴,承让确从盐城而来。”

  说来,听惯了旁人叫自己“裴老爷”“裴大爷”“裴爷爷”,却是第一次听人叫“裴公子”。

  于裴承让而言,多少有几分奇妙。

  谢馥则淡淡回道:“你与陈渊有什么关系?”

  单刀直入,这问题真是半点也不客气。

  裴承让险些被这么直白的问题给炸晕,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毫无关系。”

  毫无关系?

  这一回,倒真让谢馥吃惊了。

  原本以为这人与陈渊应当有不浅的牵扯,或者什么私底下的交易,才能知道一些隐秘的事情。

  可断断没想到,裴承让竟然能说出自己与陈渊毫无关系的话来。

  谢馥微微眯眼,手放下去,端了酒盏起来,望着轻轻晃荡的酒液。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二姑娘可是在提醒裴某人,一言不慎,有可能失去性命?”

  毕竟这件事真捅出去,可非同小可。

  裴承让也是有点心计的人,虽不多,可这些事情还是能想明白的。

  原本他也在打算,编一系列的故事出来,好诓骗这一位尊贵的谢二姑娘庇佑自己。

  可到头来,他发现这不够刺激。

  来京城本身就是很冒险的事情,现在又碰上了这么好的机会,如果能赌一把,赌成了,不也很好?

  所以,裴承让没有伪装,据实已告。

  “二姑娘与陈渊有什么关系,裴某人实在不知,不过只在城门外听衙役来传放粮消息的时候听说,捐银放粮之事与您有关。裴某人倒是不担心自己的性命,只担心着二姑娘手底下做事是否机密……”

  “当!”

  一声铜盆落在木架上的响声。

  裴承让的话被打断,谢馥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满月已经端了一只铜盆进来,盆里盛着水。

  她此刻将铜盆一放,里面的水顿时荡了起来,将搭在盆边的巾帕打湿。

  满月脸色难看,只因为听见了裴承让说什么“手底下人做事是否机密”一说。

  那件事是霍小南办的,这姓裴的没两句话竟然就开始编排姑娘手底下人,着实不像是个安好心的。

  满月冷笑着看裴承让:“我家姑娘手底下的人做事不机密,也总比你这般宵小之辈嘴如漏勺好!”

  裴承让说的其实不只是霍小南,重要的还在陈渊身上,可谁想到,竟然被满月听个正着。

  他倒也不惧,知道帘内谢馥正在看自己,索性直接开口:“连县衙之中的衙役,都能开口说出京城高府几个字来,以至于被我听见。可见,霍小爷也好,县太爷陈渊也罢,这保密的本事都不怎么样。”

  “有道理。”

  谢馥倒没反驳,反而是饶有兴致地听了下去。

  满月顿时没了话说,站在那边。

  裴承让则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他说话的这一刻,朝着他渐渐靠近。

  只要他再说两句,兴许,这东西就能被自己抓住。

  裴承让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可不管是什么,他都要抓住了,再仔细看看。

  “兴许知道的也就这两个人,恰好又被我知道了,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前几日若非恰好早早遇到了二姑娘您,裴某人嘴里这消息,天知道会传到哪里去?”

  裴承让一拱手。

  “人言,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可若在初时不注意小节,二姑娘怎知千里之堤不会毁于蚁穴?”

  “你读过书?”

  谢馥忽然开口问。

  裴承让一怔,道:“不曾读过,也不识得几个字,只是曾在县学之中偷听过几天。”

  这话倒是叫谢馥有些刮目相看。

  她道:“说是没怎么读过书,不过这几句话的本事,倒不必国子监里那些学生的本事差。可惜了……”

  ……可惜?

  裴承让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还真是奇妙的一天。

  头一次有人对自己喊“裴公子”,还不是青楼里那些一条玉臂万人枕的妓子,而是这京城里鼎鼎大名的高拱外孙女谢二姑娘。

  现在,这一位竟然还为自己没读书可惜。

  裴承让眨了眨眼,也不知为什么,胆子忽然大了一大:“二姑娘觉得读书更好?”

  “……”

  谢馥轻轻饮了一口酒,沉吟片刻,摇头。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读书没什么好的,可不读书却不怎么好。”

  “……原来如此……”

  低声呢喃,裴承让算是明白了谢馥的意思。

  他点了点头。

  那边的满月已经站了有一会儿,眼见着他们的谈话也告一段落,看姑娘的样子,一时半会儿怕不会收拾这小混混,所以只能忍了气开口道:“水已经端来,还请裴、裴公子净面。”

  裴承让才从牢里出来,自然没有怎么拾掇干净。

  这时候他回头一看那盛满水的铜盆,又看看满月鼓起的腮帮子,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才意识到:这脸脏着有多久了?

  再脏下去,他简直要以为自己真的是个不要脸的人了。

  兴许是自嘲,兴许是觉得有意思,裴承让一笑,朝谢馥一躬身:“多谢二姑娘。”

  接着,他转身回来,也对满月躬身:“有劳姑娘。”

  这般的低姿态,倒实在叫满月说不出话来。

  原本对这般满身混混气的人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可面对对方真心诚意的道谢,满月也生气不起来了。

  她退了一步,让裴承让自己到了木架边,伸手捧了水濯面。

  面朝下,温温的水覆盖在脸上,裴承让闭着眼,凌乱的头发披在身后,藏青色的道袍显得有一些老气。

  他微微弯曲的脊背,透着一种令人动容的卑微。

  这一刻,只有铜盆内细细的水声,满月注视着,谢馥也注视着,没有人说话。

  脸上的污迹被清水洗去,裴承让抬起头来的时候,水珠便顺着他的脸颊落下,因为奔波和困苦变得格外瘦削的轮廓,被水珠的利光一刺,莫名地扎人,又抓人眼球。

  满月眨巴眨巴眼,简直被这一瞬间的改变惊呆了。

  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拧了巾帕递给裴承让。

  裴承让一怔,伸手接过:“多谢。”

  用巾帕擦干脸上的水迹,他只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回转身来,面对谢馥。

  谢馥正给自己倒酒,酒壶里的酒液咕嘟嘟地注入酒杯之中,透明的细流,涓涓如小溪。

  倒满一杯,她抬起头来看过去,裴承让已经洗漱干净。

  依旧是方才的那一身衣裳,甚至头发也都还凌乱得很,可偏偏一张脸已经干净。

  眼神透亮,目光像是刀刃之上的一寸雪白,初一看时,让人耳中仿佛有铮然之音。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带着天生的上翘弧度,却并不让人觉得很好亲近。

  这是一张天上带着几分邪气的面容。

  妖邪之气。

  市井之中摸爬,又有几分本事的人,多有这种妖邪之气,只是这人尤甚。

  若是给他换上一身合适的衣裳,兴许站出去也会迷倒一些女子。

  不过在谢馥眼前,这还算不上什么。

  只是,她依旧看呆了。

  却并非因为此人有多俊秀,只因为——

  这轮廓,的确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眼熟的感觉。

  “……二姑娘?”

  感到到那打量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许久,裴承让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提醒。

  谢馥目光一动,也很快回过了神来。

  一眨眼,再看裴承让,谢馥的目光已经不一样了。

  不对,不对。

  的确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看一个人觉得眼熟会是什么原因?

  一定是因为自己曾见过与这一张脸相似的面容——

  然而,一张张不同的面孔不断地从脑海之中飞速闪过,谢馥也没发现到底是谁跟裴承让长得有些相似。

  她知道,这一会儿不是沉思的时候,只好将所有的狐疑全部压下。

  “裴公子若换一身,想必也是丰神俊朗人物,之前倒是小看了。”

  一句夸奖,漫不经心地将之前自己的震惊遮掩过去,谢馥在帘内一摆手。

  “请坐。”

  案前摆着的酒菜还冒着热气,裴承让低头看了一眼,便拱手应承,而后有模有样地一掀衣袍,坐了下来。

  这动作他做来的确生涩。

  谢馥看得出来,裴承让的确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没读过书,自小也没学过什么礼仪。

  不过这与自己有什么相干?

  谢馥接触过的三教九流的人物也多了去的。

  她嘴角一牵。

  只是头一次看见这样真心诚意去附庸风雅的。

  “方才你所说的事情,我也想了想,倒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

  是说陈渊那件事的时候。

  谢馥举起酒盏来,续道:“赈灾之事,想必即便我不解释,你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了。在刘一刀面前,裴公子过得可还好吧?”

  “刘捕头待裴某甚好,还请二姑娘不必担心,这一张嘴如今是要吃二姑娘的嘴短,拿二姑娘的手短,必然不会再往外泄露半个字。”

  说的都是假话,哪天要真的面临了生死抉择,谢馥又无法像今日一样施以援手,裴承让一定会选择出卖谢馥。

  当然,谢馥也不一定就是真心实意。

  指不定,吃完这一顿,出门就有人来取他项上人头。

  翻脸不认人的事情,裴承让见多了。

  他今天,不过就是来赌一把。

  谢馥定定看着他半晌,像是在掂量他这一句话到底是真还是假,有几分真,几分假。

  可到头来,谢馥发现,真假都没有什么作用。

  她一声轻笑,举起酒盏来:“既然如此,倒是谢馥应该谢裴公子不说之恩了,这一杯酒,就敬而贺裴公子出狱之喜了。”

  裴承让连忙端起酒杯,遥遥举向谢馥:“谢二姑娘抬举!”

  谢馥点了点头,而后举袖掩住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宽袖被放下,酒杯也被放下。

  “嗒。”

  轻轻地一声,落在桌面。

  谢馥抬起头来,却发现坐在珠帘对面的裴承让手里端着酒杯,眼神奇怪地望着自己这边。

  喉间的酒,是前所未有的醇烈,是裴承让喜欢的味道。

  他想起自己来京城,是想要喝天下最烈的酒……

  回头一看,丫鬟满月已经端着方才的铜盆出去,雅间内就谢馥与自己两个人。

  那一瞬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忽然涌上了裴承让的心。

  他望着谢馥影子的目光,渐渐灼热起来。

  尽管看不清楚,可裴承让已经断定,这就是天下最美的那个女人。

  唇边的笑意,不自觉地拉开。

  裴承让手指一转,酒杯在他掌心里打了个旋,残留的酒气顺着那一道弧线漫开。

  他斟酌着开口:“二姑娘,承让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谢馥感觉出他有什么话要说,也不禁好奇:“此间只有你我二人,有话但说无妨。”

  裴承让一挑眉,唇边的笑弧扩大。

  原本已经灼灼的目光,霎时变得炽烈起来,有一种择人而噬的感觉,却并不像是野兽,反而有一种从容的优雅。

  “既然二姑娘首肯,承让便直言不讳——”声音一顿,裴承让半眯着眼,望着帘后谢馥的身影,声音轻柔至极,“我想睡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46章 胆大包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