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野心家之言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买,还是不买?

  这是一个问题。?  ?要看??书?

  隔着珠帘,谢馥能看清裴承让脸上的表情。

  真是挺周正的长相,但眼睛并不很干净,染着一股尘俗气。

  裴承让说完了之后,再没有说话,只是等着谢馥的答复;满月则瞪大了眼睛,像是第一次认识裴承让这个人一样,满脸的不敢相信。

  谢馥,依旧在沉思。

  窗外的老树上传来了聒噪的蝉声,搅得周遭世界一片烦躁,谢馥的心,也跟着烦躁了那么一小会儿。

  不过,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儿。

  心湖上的涟漪,渐渐泛开,谢馥抬眸审视着裴承让。

  这不是一个小混混,而是一个野心家。

  只可惜,谢馥不是。

  她只能跟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声音清浅,像是刚刚冒出泉眼的清泉,让满世界的蝉声都在耳边隔开。

  “不买,也买不起。”

  不买是一个意思,买不起又是另一个意思了。

  谢馥的微笑,隔了珠帘,就只剩下一个模糊的、浅淡的影子。

  可裴承让仿佛也能瞧见。

  他慢慢收了自己脸上那种掩饰一般的笑,更像是一个谋士,而不是混混那样。

  “为何不买?又缘何买不起?”

  “不过一个小混混,哪里值得我买?”

  谢馥说话不客气。

  真相往往最伤人。

  “你一无所有,我却近乎无所不有,更不缺一个卖命的手下。你想让我买你,不过想告诉我,兴许日后你能为我做事,派上用场。”

  “正是如此。”

  裴承让是个小混混,可却是个很有野心的小混混。

  不然,他怎么会一路上悄悄跟随陈渊的马车入京?

  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遇到了谢馥,倒也算是歪打正着。?  壹??看书要·C?OM

  谢馥听裴承让现在还赞同自己,竟没恼羞成怒,心底反而高看了他一眼。

  “只可惜,我目光短浅,看的不过是眼前。我做我的事,兴许让你对我有所误解,以为我也不过是个野心满腹之人。”

  “可并非如此,野心家是你,却不是我。”

  “你愿说卖身给我为奴,不过是想从我这里得到扶持,来行你自己的野心。奴大欺主之事常有,又怎能容忍一个有野心的人待在我这个毫无野心的人身边?”

  焉知他日不会养虎为患?

  她说的都没错。

  裴承让在京城无依无靠,也没什么真本事,除了心眼什么也没有,若不找个高枝攀着,天知道明天会不会横尸街头?

  若谢馥此刻肯收留他些许,他想……

  也许他会记恩的吧?

  也许。

  裴承让自己也不确定。

  说到现在,谢馥的意思,裴承让已经再明白不过。

  他眨了眨眼,仿佛在调整自己的心绪。

  “看来二姑娘心意已决。”

  “买不起你,不过兴许你可以另投东家,兴许有哪个蠢货肯买你也说不一定。”

  谢馥半开了个玩笑,不过很明显,并不怎么友善。

  裴承让抿着嘴唇,垂下眼帘,道:“若他日二姑娘后悔了怎么办?”

  “你是你,我是我,阳光道,独木桥。你不拆我的台,我也不毁你的长城。”

  “那若有一日,裴某人并非一无所有,可依旧来请二姑娘买我为奴?”

  这倒是有意思了。

  谢馥沉吟片刻,便不禁笑起来:“到了那时候,指不定可以。我这人,不爱做赔本的买卖,有可能的也不做。”

  规避风险罢了。

  她爱看见有成效的东西。

  裴承让听了,也不知为什么,就忽然大笑了起来。

  他两手撑着膝盖,从容地起了身,虽然这一身打扮怎么也不合适,可在这一刻,这姿态却充满了一种难言的自信,或者说……

  张扬。

  “裴某小混混一介,便为了二姑娘今日一言,也当竭尽全力。裴某今日不如定下一约,一年之后,裴某必出人头地,让二姑娘后悔今日。”

  细眉一扬,谢馥笑得和善:“拭目以待。”

  裴承让听了,也不多言,竟然转身就往外面走。

  眼见着就要走过屏风,谢馥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

  “只有一言提醒裴公子,人若有大志,莫宣于人前。裴公子今日走夜路怕要当心了,万一有什么人想要对你不利,你孤身一人在京城,怕是死了也没个人收尸呢。”

  说完,谢馥轻轻摇头,似乎悲悯众生。

  裴承让一回头:“多谢二姑娘提醒。”

  眯着眼睛笑,可是眼底没有半分的笑意。

  这分明是在威胁他:不要跟她作对。

  可其实,裴承让只是想告诉她:我是为了睡你,才忽然发了神经的。

  可惜谢馥怕是很难理解了。

  自嘲一笑,裴承让抬眼就看见了守在不远处的霍小南。

  霍小南两手抄在胸前,靠在走廊上,瞧见裴承让过来,友善地点了点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正所谓莫欺少年穷……”

  “……”

  裴承让惊讶地看着他,站在这么远的地方,霍小南竟然像是听见什么了?

  霍小南看见他脸上惊疑不定的表情,直起了身子,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裴承让的肩膀,便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声音悠悠,带着一种莫名的揶揄。

  “别感动,我说的不是你。你也不年轻了,年轻的是我才对。”

  “……”

  站在原地,裴承让脸上的表情,终于渐渐沉了下来,越沉越深,到了深渊里,只有一片压抑的漆黑。

  谢馥是根刺也就罢了,连手底下的人都这么让人讨厌。

  难道……

  裴承让手指一转,镀金的灯心草被翻出来,叼在嘴边上:“论抢饭碗的本事,你们可得靠边站。”

  走着瞧吧。

  裴承让没有再回望一眼,站在楼梯上,就能看见外面京城灼人的繁华,像是这灼人的天气一样。

  他一步步走下楼,又走了出门。

  站在太阳底下,只有短短的一截影子。

  日头正毒。

  裴承让一步步地走着,看着,没有什么人迹的街道,偶尔看见一个人都无精打采,街边的垂柳绿得滴翠,也耷拉着叶片……

  纵是京城繁华,也受不住这烈日炙烤。

  裴承让想,这才是他真正踏入京城的第一天。

  背后酒楼雅间内,谢馥站在窗前,凝视着那远去的身影,唇边却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其实,她挺喜欢有野心的人。

  霍小南站在她身后,打量着:“这人不像是个善茬儿,要不买个人结果了他?”

  “杀人犯法的事我们不做。”谢馥摇摇头。

  满月顿时不解:“那就由着他去?”

  “有什么不好吗?”谢馥收回目光,回转身来,“能不能成还不一定呢,也就是一个小混混,一句戏言,瞧你们急的。这世上,比起伪君子,我更中意真小人一些。”

  中……意?

  是他们想的那个中意吗?

  霍小南跟满月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对望了一眼。

  满月咂咂嘴,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

  倒是霍小南咳嗽了一声,道:“好歹这人也打发了,算是尘埃落定。姑娘,这里有件正事……刚才在外面,府里有人来报,说是……宫里传了消息,要让葛小姐入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49章 野心家之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