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所谓“才俊”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让葛秀入宫?

  谢馥险些疑心自己听错了。

  她先前萦绕在裴承让身上的心思,霎时间被这一句话清空得一干二净,诧异地回过头来,她望向霍小南:“怎么会?”

  显然,霍小南是无法回答她这个问题的。

  皇宫之中的事情,他一个小人物哪里能知道?

  琢磨了琢磨,霍小南挠着头道:“您不是说那一日皇上也出现过吗?指不定就这样看对眼了呢?”

  看对眼?

  思考一下当日的情形,谢馥缓缓地摇了摇头。

  “皇上兴许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哪里开的什么看对眼了?只是若说没有看上,又哪里来的这一出?”

  眼见着葛守礼就要乞休了,所以葛秀才想要入宫,谋个好出路。可这一条好出路,指的却绝不是待在皇帝的后宫之中。

  隆庆帝年岁也不小了,而且不断在宫中闹出荒唐事情来。

  后宫之中格局早定,位居中宫的皇后大权旁落,膝下又无儿女依傍,太子早早就立为了李贵妃诞下的三皇子朱翊钧,李贵妃已经是预定的皇太后人选。

  这时候一个新人入宫,哪里又能讨得了好?

  谢馥可记得很清楚,葛秀入宫,为的不是成为皇帝的后妃,而是成为太子毓庆宫中的一员。

  为何此刻阴差阳错?

  脑子里的念头,纷至沓来,像是大道上杂乱的马蹄声。

  谢馥抬手揉了揉自己太阳穴,只觉得千头万绪,一时之间难以厘清,索性道:“这时候去拜访阿秀,怕不合适,咱们先行回府。兴许外祖父那边有什么消息也不一定,回头往葛府递上拜帖,再看看情况。”

  “是。”

  霍小南躬身,让开一步,让谢馥当先走在前面,自己则跟满月跟在后面。

  满月一直保持着惊讶的神情,走路的时候甚至有些恍惚。

  葛秀虽跟谢馥交往不久,可两个人相处融洽,看上去就像是姐妹,好端端的人,怎么能进宫,给一个糟老头子作伴?

  担忧的目光,不禁抬了起来,落在谢馥清秀的背影上。

  一路回府,满月都闷闷地。

  谢馥问了高拱的行踪,管家高福说,高拱此刻尚在宫中,要等晚间才会回来。有一腔问题想要倾诉的谢馥,也只能无奈叹气。

  鹦鹉蹲在外面,依旧“二姑娘”“二姑娘”地叫个不停。

  谢馥少见地没有搭理它,直接进了屋。

  “姑娘,奴婢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好端端地,怎么忽然就进宫了?”满月的声音里,也是说不出的郁闷,“想来,上次皇后娘娘发帖子叫诸位闺秀入宫,跟这件事也有关系吧。您说,会不会还有别人?”

  这也是谢馥担心的问题。

  她沉吟道:“眼下来看,葛秀与宫中从无什么联系,若说有关系的也就这一件事。没有证据,以后这种话可不要说。”

  “奴婢只是担心您……”

  满月脑子里有个奇怪的想法:“葛小姐都进去了,依着皇后娘娘和李贵妃对您的奇怪态度……”

  是啊。

  依着皇后跟李贵妃对她的奇怪态度,一切都变得难言起来。

  谢馥忽然明白之前高拱说的话的意思了。

  早早挑个好人家,嫁了。

  一旦嫁人了,也就不用去担心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

  这样算起来,自己还算是比较倒霉的一个。

  若她是张离珠,此刻因为张居正身居高位,所以半点不用担心自己会入宫;可偏偏她谢馥只是高拱的外孙女,纵使高拱千万般的宠爱,在族谱上也说不过去。

  于是,作为小官之女,谢馥可比张离珠危险得多。

  这么一思考,谢馥就想起先前的事情来。

  “前几日叫你去联系下媒人,结果怎么样了?”

  满月没明白谢馥的想法怎么跳得这么快,愣了好半晌才想明白中间的因果关系,连忙道:“已经送来了几本册子,您要看看吗?”

  谢馥点了点头,满月便连忙下去拿了。

  霍小南方才没跟上来,先去捡了一张拜帖,这会儿才进来:“二姑娘。”

  “进来吧。”谢馥闻声的时候,已经转头去看,正好看见霍小南手里捧着的帖子,于是一招手,“给我吧,我亲笔写了,你立刻就送过去。”

  霍小南应声上前,将空白的拜帖呈上。

  雕花小方桌上已经排着笔墨纸砚,谢馥展开拜帖,思索片刻,便提笔,舔饱了墨,书写起来。

  娟秀的字迹竖着排下去,不一会儿就已经写好了。

  无法想象此刻的葛秀到底是什么心情。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兴许也算是求仁得仁?

  不……

  这算个哪门子的“仁”?

  搁笔,她吹干墨迹,将帖子递回去,道:“葛府的陈管家是个信得过的人,有什么事,你只管问他,再问问有没有什么旁的情况。”

  常年跟着谢馥行走在京城各府,霍小南对各家的管事也算是熟,脑子里立刻冒出下巴上一束山羊胡的老头子,他点了点头:“小南尽快回来。”

  “嗯。”

  谢馥若有若无地应了一声,目送霍小南退了出去。

  满月提着裙角,急匆匆地跑过来,瞧霍小南离开,也没多看一眼,径直入内。

  “这就是媒人的花名册了,您还别说,听说您要名册之后,她们慌得跟什么一样,巴巴就递了这许多上来。您日前才吩咐下来,奴婢请了府里的徐婆婆去说,只知会了三个。”

  满月手里高高的一摞簿子,看上去很重。

  这就是三个?

  未免也太多了一些。

  嘴角微微抽搐,谢馥细想几天之前的自己,怎么也不该跟“亲事”这两个字搭在一起,现在却要捧着这许多的册子看了。

  到底这是作了什么孽?

  她这一辈子,明明属于自己,却要时刻因为旁人的威胁,而不断改变。

  唇角嘲讽地一勾,谢馥手指点了点桌案,道:“放下吧,我慢慢看。”

  满月走上来,将东西放下,又问:“那还继续联系旁的媒人吗?”

  “……”谢馥有瞬间的无语,看了看身边的这一摞,按住自己太阳穴,叹气道,“过几日再说吧。”

  “哦……”

  仿佛已经看出了谢馥内心那一点小小的崩溃,满月简短地噘着嘴“哦”了一声,就靠过来,蹲坐在谢馥的脚边上,抬头望着她,眼巴巴地:“小姐啊,满月猜这些人你看得上的没几个。您看,要您看不上,回头帮满月说和说和?”

  谢馥惊愕地看向满月,却见满月一脸的认真。

  “你这般的年纪,距离嫁娶可还要一阵子,如此心急,莫不是心中有了情郎?”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之后,谢馥半带着打趣地说了一句。

  满月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您误会了。满月只是想,像姑娘您这样也挺好的,自己的夫婿自己先挑一遍,免得不知不觉就被卖掉了。可满月就不一样了,满月是您身边的丫头,可家里人总想把我卖了……”

  她说的卖了,指的就是嫁了。

  “真心对奴婢好的也就您一个,小南勉强算半个吧。看看葛小姐,奴婢就想到了自个儿……”

  正所谓是“物伤其类”。

  此刻的满月,约莫也是这般。

  于谢馥而言,又何尝不是呢?

  她摸了摸满月的额头,露出一个叫她安心的笑来,道:“放心,我一定把你的事情给你摆平了,可不许给我哭丧着脸,来,一起瞧瞧,这些。”

  说着,谢馥侧了一下身子,拿过一本名册来,就翻开。

  媒婆们的手里,攥着的可是整个京城的青年才俊,可是第一页这画像上的人,未免也是太丑了一些。

  某侍郎家的长子,学识甚高,长相却叫人难以恭维;

  某少卿家的三子,相貌英俊,却已经死了一个原配,要找续弦;

  某尚书家的次子,才学兼有,可谢馥记得,这一位可是秦幼惜的座上宾……

  ……

  谢馥看书的速度很快,翻花名册的速度就更快了。

  “哗啦。”

  最后一页被谢馥翻了过去,合上。

  满月瞪圆了眼睛看着:“您、您……您这就看完了?”

  谢馥坐着没动,眼神里带着奇怪的恍惚,喃喃自语了一句:“我眼光会不会太高了?”

  满月连忙摇头:“不高不高,这全天下能配得上您的根本就没几个,看不上他们也就罢了,还会有更好的。”

  这本是一番安慰的话,可谢馥听了,却并没有露出笑容来。

  她奇妙的目光落在满月身上半晌,思索着开口。

  “若从京城找,这些人之中莫不是纨绔子弟,便是京中出名的才俊,也少有几个我不知道的。如今想来,我倒明白阿秀了……”

  葛秀系出名门不说,自身修养亦是得体,不知也是否与她一般翻遍这京中所谓“才俊”的名册?

  最终,葛秀的选择是——

  入宫。

  “哗啦啦……”

  窗外吹来了一阵凉风,谢馥颊边垂下的乌发被吹偏了,随着微风飘摆。

  她一手勾住那一缕头发,另一手却把桌上摞得高高的名册一推,道:“不用再找媒人问了,回头外祖父回府,来禀我便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50章 所谓“才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