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喜讯?噩耗?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阿秀。”

  谢馥入门便唤了一声。

  昨日便知道谢馥今日回来访,所以葛秀早作了准备,将一切都布置妥当,一瞧见谢馥进来,她忙从座中起身,上来挽住谢馥的手臂,笑容满面。

  “你可算是来了,这一夜真跟等了一辈子一样。”

  即便是扑了上好的珍珠粉,这眼圈上微微的红痕也遮掩不住,谢馥只一眼就瞧出,昨夜葛秀过得必定不怎么好。

  她依着葛秀,跟着进了屋。

  葛秀回身便对外头候着的陈管家道:“有劳陈管家辛苦一趟了,父亲那边还缺人伺候,还请陈管家早些回去吧。”

  留了一瞥山羊胡的陈管家忙一躬身,迟疑地看了葛秀一眼,显然还有些放不下心来。

  不过仔细想想,最终也还是道:“那小姐有事记得唤老奴。”

  葛秀点头,目送陈管家离去。

  在葛府里,谁都知道葛秀乃是葛守礼的掌上明珠,可她年纪小的时候,却经常是这一位陈管家陪伴在她身边,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个比父亲还要亲厚的角色。

  葛秀见陈管家走了,脸上原本得体的笑意,一下就垮了下来。

  她也不知到底是哭还是笑,走回来,坐在谢馥的对面,整个人都怔怔地:“馥儿,你说这是报应吗?”

  “阿秀,你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吗?”

  谢馥拧着眉,瞧葛秀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愿意。

  她有些担心她,不然今日也不会来了。

  最怕的便是这等的心有郁结,得到的跟想要的不一样,天知道以后会是什么结局?

  葛秀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腮红都遮不住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苍白。

  她一双眸子里,透着一种仓皇和无措,像是笨拙的小孩子犯了错,怎么做都不对。

  声音里带着哭腔,颤抖极了。

  “我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回了府里,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哪里想到宫里会来了旨意,竟然要封我为美人。馥儿,这不是我想要的……”

  美人……

  妃位之下,有嫔,婕妤,昭仪。

  初入宫,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美人。

  按理每年都有不少人入宫,一个朝廷大员的女儿,只被封为“美人”,固然有避嫌的原因,可说来也未免太过寒碜。

  整个京城,只怕看笑话者有之,唏嘘者有之。

  当初宫宴,不少人都是奔着太子去的,可谁想到葛秀竟然倒霉地被皇上给挑中了?

  只怕这一次之后,也没人敢轻易向往宫廷了。

  细细想来,这到底是不是一次下马威呢?

  操作此事的人,乃是皇后。

  本朝一直忌讳外戚之事,宫中妃嫔多是普通良家子出身,如今距离开国已过去这许多年,如今朝中人人都慕太子之风仪,想要成为朱翊钧的“贤内助”……

  异地而思,若谢馥是皇后,心里也不大高兴吧?

  不过,这些都是猜测。

  面对如此惶恐的葛秀,谢馥却是说不出这些话来,于葛秀而言,这些都太残酷了。

  安慰的话,也显得无力。

  她只能用力地按住葛秀的手,一遍一遍道:“不会有事的。”

  葛秀眨了眨眼,眼底一片的空茫。

  她慢慢转过头来,乌黑的眼仁里倒映着谢馥的身影,这样定定的注视,反复透过谢馥看到什么。

  “馥儿,你听说了吗……”

  “什么?”

  “……听说,我入宫,是因为我挑中的这一只宫花。你说,到底是因为我自己挑的那一只,还是你换给我的那一只?”

  葛秀望着谢馥,声音近乎缥缈。

  那一刻,谢馥无端端觉得身子寒了一下。

  像是京城里深冬凛冽的寒气,狂风携裹着雪花,撞在她心口上,闷得慌,也冷得慌。

  压在葛秀手背上的手,感觉不到半点的温度,只像是摸着一块冰。

  可转眼,谢馥又觉得自己是摸着一块火炭。

  她缓缓地,撤回了自己的手掌,没有半点的颤抖。

  也许,心颤到极点,外在也就异常平静了吧?

  沉默半晌,谢馥深深望了葛秀一眼。

  而后,她起身来,一句话不说,径直迈出门去,更不回回望。

  葛秀就坐在绣墩上,肩膀忽然垮下来,嘲讽地笑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她笑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谢馥才来坐了没多久,为什么又离去。

  京城还正在热闹的时候。

  谢馥出来,站在巷子口,回头看了一眼葛府高高的门第,也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

  她眨了眨眼,便不再继续看,转过身,看见一脸担忧的满月。

  从头到尾,满月都没有说话,只捏着拳头,咬着牙。

  谢馥拉了满月的手,道:“还是去摘星楼吧。”

  京城繁华,棋盘街上却还没到热闹的时候。

  皇宫之中,也是一片的肃穆。

  毓庆宫门口,一身藏青道袍的李敬修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两只眼睛亮亮的,进来的时候正撞上站在外面看天气的冯保。

  “哟,李公子您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可是出了什么喜事?”

  李敬修连忙停下来,站在台阶下朝冯保拱手,笑嘻嘻道:“不是什么喜事,只是京中热闹了一番,我得立刻告诉太子爷去。”

  “太子正在里头等您呢。”

  冯保眼神一闪,笑眯眯地让开了道。

  李敬修连忙道谢,赶紧入内了。

  朱翊钧坐在书案后头,面前摊开了一本书,右手边是一杆笔,左手边摞得高高的一本书上,则放着自己曾经随身带的那一柄鞑靼来的匕首。

  匕首的银鞘纤尘不染,窗外的光透进来,照在各色的宝石上,有一种奇异的华丽。

  李敬修的目光只在那匕首上停留了片刻,便移了出去,并没有注意到这把匕首重新回到朱翊钧身边,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行礼:“小臣给太子爷请安!”

  听见这上扬的声音,朱翊钧抬起头来,眉头一挑,唇边的笑意不浅不淡,道:“原本是想与你探讨一下昨日的功课,可一见你这样兴奋的样子,我倒好奇起来,外头又出什么大事了?”

  “可也算是大事一桩呢!”

  李敬修连忙靠近了朱翊钧:“您还记得不久前法源寺灯会吗?”

  于朱翊钧而言,法源寺的灯会,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他不动声色,整了整外翻出来的袖口,将上面隐晦的蟠龙纹翻回内侧去,淡淡问:“记得,怎么了?”

  “您既然记得,那一定也记得那一联灯谜了。”李敬修也没卖关子,“听说那一联就是谢二姑娘出的,可一直没人能解出来对上。当时京城里可还疯传了好一阵,近日才消停下来。没想到,听闻今早法源寺来了一位高人,竟然直接对上了这一联。”

  “哦?”

  这倒是出了奇了。

  朱翊钧感了兴趣:“怎么对的?”

  “乌龙上壁,身披万点金芒。”李敬修记得清楚,“可这不是要紧的。”

  “对倒是难得的绝对……”朱翊钧思忖着,“京中又要出个名人了不成?”

  “嗐,哪里是什么又?原本就是个大名人!”

  李敬修摇头直叹,“您猜猜是谁?我听说的时候都吓了一跳,竟然是外出云游已久的徐先生,就那个张离珠的先生,徐渭徐文长!”

  “……”

  好半晌,朱翊钧都没说出话来。

  他站起来,踱步。

  张离珠的先生,也没什么好玩的地方,要紧的是谢馥跟张离珠的关系,会不会因此有点什么改变呢?

  不过这些都跟他没关系了。

  李敬修再次陷入万分不解之中:“太子您怎么不说话?”

  “不过是一联灯谜,有什么好惊讶的?”朱翊钧回过头来,看着他笑,“能将这消息献宝一样跟我说,看来,你是半点也不知道啊。”

  “什么?”

  李敬修迷茫。

  朱翊钧眯了眼,两手背在一起,左手的大拇指轻轻抚摸着右手的虎口,有一种无端的悠闲。

  “我听大伴说,今晨早朝之后,元辅大人曾单独与李大人说话,像是在问你是否已有婚配……”

  “……咳咳咳!”

  那一瞬间,李敬修险些被这消息吓得跌倒在地,也不知怎么就猛然咳嗽起来,一脸惊骇欲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52章 喜讯?噩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