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发酵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于李敬修而言,这是天上掉下了个大馅儿饼。

  只可惜,这饼也忒大了,落下来砸到人头上,真有一种说不出的疼。

  开什么玩笑……

  谢二姑娘在京中有多出名,他又不是不知道,高胡子脑袋被驴踢了,竟然找到自己身上?

  李敬修整个人脸上,只写着一个字——

  蒙!

  他这般神态,全被不动声色的朱翊钧给看在眼底。

  唇角轻勾,朱翊钧背着手,在他身边踱了两步,似笑非笑道:“看不出你什么时候走了桃花运啊……”

  “这……”

  李敬修抬起头来,见朱翊钧注视着自己,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您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呀?这简直跟做梦一样。我怎么觉得,我这是要大祸临头了?”

  “怎么会?这不是好事吗?”朱翊钧淡淡说着,“今晨大伴才从殿上过来,顺嘴就这么一说了。想来,不会是假。”

  冯保说的?

  李敬修扭过头去看门口,冯保两手交握,就站在侧边上,踩着洋红地毯的边缘,恭恭敬敬规规矩矩地,脸上还带着惯有的笑。

  这笑容透着一股子精明人的味道。

  见李敬修望过来,冯保朝他眨了眨眼,也不知是真还是假地说着:“不管是高大人看上,还是谢二姑娘看上,可都是好事啊。”

  高胡子若看上了李敬修,那证明当朝首辅对李敬修颇为看好;若是谢馥看上了李敬修,那也是桃花运一桩,再说了,谢二姑娘何等的品格,能被她看上,真可算得上是福气了。

  冯保虽没明说,可话里的意思很明白。

  李敬修听了,仔细想想,竟觉得自己跟做梦一样,踩在云朵上,感觉飘啊飘的。

  为难,又有点奇怪的欣喜。

  李敬修思索着,瞧向朱翊钧:“不知,太子爷有何高见?”

  “高见没有,低见倒是有那么一点。”朱翊钧一挑眉,“这是件好事。”

  “……没了?”

  李敬修依旧发蒙。

  朱翊钧点头:“没了。”

  就这样?

  这哪里能说是什么低见和高见,充其量也就是个“见”罢了。

  李敬修挠了挠头,又握了握自己的手指,道:“我倒没想到能得到高大人与谢二姑娘的垂青……这……前段时间我还在您面前编排她来着。”

  是啊,前段时间还说什么谢馥也太无礼太嚣张了,没想到现在竟然就有可能跟谢馥谈婚论嫁了。

  朱翊钧想想,也觉得这事情自己是看不明白了。

  好端端地,高拱怎么忽然要给谢馥找夫婿?

  他眉一低,像是不经意一样问李敬修:“那你呢?对谢二姑娘可有什么意思?若能成,可真是好事。”

  “好事”两个字,在朱翊钧的嘴里已经出现了第二次。

  李敬修丝毫无所觉,倒是在朱翊钧这一句话之后,开始仔细思索了起来。

  他最终笑了笑,眸子明亮得紧。

  “终身大事,终究还是父母定夺。若是……若是真能成……”

  话没说完,唇边的笑意就扩大了。

  一向还算沉稳的李敬修脸上,竟然也露出一种少年人的局促。

  朱翊钧不禁感叹:“看来今日你是没办法去上张大人的课了,这会儿李大人约莫也回去了,你还是赶紧回去问问吧。毕竟,也是终身大事。”

  “这……”

  李敬修觉得这样的确有些不好,可心里也压抑不住那一股好奇。

  他迫不及待想要回去问问,当下也知道朱翊钧说的才是最好的,干脆地一拱手:“多谢太子爷恩典,那小臣就先……回去了?”

  “去吧。”

  朱翊钧含笑点头。

  李敬修便连忙一揖到底,告了辞,退到门口的时候,还跟冯保拱了拱手,道过谢。

  冯保看得好笑,瞧着李敬修远去的背影,道:“还是年轻人,沉不住气呀。”

  “有什么必要沉住气吗?高兴也就是高兴……”朱翊钧挑眉,站在殿内正中央,望着将天空都压低的宫檐,目光里流淌着浅浅的平静,“毕竟终身大事。”

  “这件事来得未免也太蹊跷了一些。”

  冯保的声音轻轻的,细长的眼尾拉开,有一种难言的优容味道。

  “葛家的小姐才被选入宫,次日高拱就开始给外孙女物色人选,来得也太巧。想来是葛小姐的事,叫京中的大臣们人人自危起来。依着高胡子的秉性,怕最不想谢二姑娘入宫吧?”

  说完,他抬头起来,注视着朱翊钧。

  朱翊钧踱步而去,站在了殿门口。

  逆光的影子,被白晃晃的天光,堵上了一层光边。

  他抬起头来,平顺的头发如瀑一样披在肩上,昂藏的身躯,宽阔的肩膀,背着的双手动也没动一下,衣角垂落,绣纹上的银线在天光下流淌着细细的光泽。

  朱翊钧没有说话,只是长久地站立。

  毓庆宫的琉璃飞檐,弯起一个角,探入了天蓝的明空。

  整个皇宫在晴日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53章 发酵》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