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狐狸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才走出去不远的弄晴,忽然站住脚,转头回去看偏殿。

  里面静悄悄地,仿佛刚才一声脆响,只是她的错觉一样。

  然而,转瞬而来的一句话,立刻就证明她刚才没有听错。

  “朝北就朝北,谁稀得跟你争一般!”

  这是……

  谢二姑娘?

  弄晴想起之前选住处的时候,张家小姐那般霸道的作风,此刻一听谢馥炸了毛,顿时就唏嘘起来。

  看来都是小姑娘,着实还不能沉住气。

  更何况,这两位从来都是死对头,不掐起来才怪呢。

  弄晴本来想回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可一想这两人的身份,便又撤下了这个想法。

  她回到李贵妃的寝宫之中,随手唤来一个宫女,吩咐道:“派人看着点偏殿那边,防着两位贵小姐闹出事儿来。”

  “是。”

  宫女眨眨眼,显然不很明白,不过也去了。

  慈宁宫中,一应摆设都是奢华。

  正中一架贵妃椅,此刻李贵妃正躺在上头。宫中四角都摆着冰缸,天气虽已经热了,可屋里依旧冒着凉气。刚从外面进来的弄晴只觉得浑身都冰起来,由于不适应而打了个冷战。

  听见外面细碎的说话声,李贵妃已经掀了眼帘,朝着外头看一眼,便瞧见了弄晴。

  “怎么样了?”

  弄晴上来,站到李贵妃的身边:“两位小姐都已经安顿好了,按着娘娘您的吩咐做的。张小姐选了南屋,谢二姑娘只好选了北屋。”

  “只好?”

  李贵妃忍不住看向了弄晴。

  弄晴知道李贵妃掐对了地方,忍不住叹气:“的确是只好。是张小姐先选了南屋,谢二姑娘当时也没闹翻脸,就选了北屋。不过在奴婢走后,听见里头有摔碎东西的声音,又听谢二姑娘说什么朝北就朝北,也不稀得别的屋子……”

  竟有这种事?

  李贵妃不禁伸出手来,让弄晴给扶着,直起了身子:“你是说,这两人这才没一会儿,竟然就闹起来了?”

  弄晴心里苦笑不已,却也只能如实点了点头。

  李贵妃的眉头,一下便皱紧了。

  这可有些棘手了。

  正如李贵妃没想到一样,这个没有秘密的皇宫里,其他人听说了这个消息,也都是完全的没想到。

  只有皇后,在听身边人说了这个消息之后,露出了笑容。

  “一山不容二虎,既生瑜何生亮,有一个张离珠已经足够,还要再来一个谢馥,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是什么?还敢叫这两人住在一起,看来是半点也不用本宫操心了。”

  皇后自语着,便看着窗外炽烈的日头,许久没说话。

  “娘娘,外面暑气大,还是别看久了吧?”

  “无妨。”皇后眯了眯眼,问,“葛美人到储秀宫了吧?”

  “已经到了。”宫女回道。

  点头,皇后唇边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来:“挺好。今日乃是她入宫头一日,叫孟公公那边给打点一下。另外……注意着皇上的意思。”

  前面还好好的,说到“皇上”这里的时候,皇后的眼眸之中,便浮出一分深深的忌惮来。

  没有人知道,这样的忌惮是从何而起。

  宫女更不知道,只领命而去。

  满宫上下都在传,说谢馥与张离珠两个人才进宫就闹翻了,不知多少人在看笑话。

  作为有掌管东厂的秉笔太监冯保伴读的毓庆宫,自然也早早知道了这个消息。

  听人说起这个的时候,朱翊钧正在练字。

  狼毫大笔起来,蘸满了墨落下,有中说不出的厚重与深沉。

  朱翊钧凝视着纸面,仿佛专心致志,可嘴里却轻飘飘地说道:“大伴,你怎么看?”

  刚带来这个消息的冯保笑眯眯的,像是一点也不担心谢馥的处境。

  他淡淡道:“臣一直觉得张家小姐与谢二姑娘,都是这京城女子之中少见的聪明之人,虽则臣一直对张家小姐的字画感兴趣,可这半点不影响臣对她的评价。至于谢二姑娘,看似纯良,实则论起奸诈狡猾来,无人能出其右,所以倒没什么好担心的。”

  “奸诈狡猾无人能出其右?”

  朱翊钧停下动作来,一挑眉,倒是对冯保的这一评价有些诧异。

  冯保也不解释,只是笑笑,转眼就换了个话题。

  “太子殿下,今日张大人在问,李公子哪里去了。”

  李敬修?

  “他回家料理事去了,你消息灵通,应当知道,跟谢二姑娘有关。”朱翊钧顿了一顿,才正常地回道。

  冯保点头,又道:“那明日他也来?”

  “明日自然得来了……”

  话一出口,朱翊钧就觉得有哪里不对。

  他抬起头来,看着冯保。

  冯保半弓着身子,却抬起眼来看他。

  两人一对视,朱翊钧立时把狼毫往桌上一掷,起身来,负手道:“他是越发被这喜事冲昏头脑,只是宫廷之中却不是他可以胡来的地方。寿阳怎样?”

  “寿阳公主还在御花园里玩耍,倒没急着见两位女先生。”冯保如实相告。

  朱翊钧于是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说话。

  冯保站着看了半晌,也不知到底想到了什么,眉头一挑,唇角一勾,便无声地笑了出来。

  哎呀哎呀,真是有意思。

  真不知道,谢馥那小丫头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其实,谢馥没干什么。

  慈宁宫,南屋,两扇窗被虚掩上,遮挡了外面灼人的日光。

  临窗摆了一张棋桌,棋桌两旁坐了两名女子,不是旁人,正是谢馥与张离珠。

  张离珠执白,谢馥执黑。

  桌上黑白的棋子已经排成了一片,谢馥与张离珠二人的脸上皆看不到半分的烟火气。

  “啪。”

  一枚黑子落在了棋盘上。

  张离珠手指摸着那一枚白子,禁不住眉头一挑,下的真是一步险棋。

  她忍不住抬起头来,仔细打量着谢馥。

  自打谢馥几年之前来了京城,张离珠的日子就没怎么安生过,她真心觉得谢馥生来就事跟自己作对的,可一想到今日她摔的那个碗,又不禁有些佩服。

  谢馥摔过了碗后,便半真半假地喊了那么一声。

  于是,整个宫中都该知道,她们两个早就闹崩了。

  可实际上,之前摔了碗的谢馥,正平心静气坐在她面前,稳稳地下着棋。

  手指摩挲着手中的棋子,张离珠忍不住道:“你可真是头狐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60章 狐狸》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