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虎口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滴答,滴答……”

  宫中的铜漏一点一点往下滴水。

  朱翊钧已经站着看了很久,窗前一钩弯月,隐在檐角下头。

  门外传来脚步声,是冯保来了。

  “太子殿下,办好了。”

  像是知道朱翊钧要问什么一样,冯保废话不多说,已经开了口。

  朱翊钧转身道:“怎么办的?”

  冯保凑上前来,在朱翊钧身边耳语几句,他脸上便露出了笑容,道一句:“回头高胡子怕要炸。”

  冯保退回来,两手交握在身前,笑眯眯地,活像只老狐狸:“那也由不得他了,回头还要对张居正感恩戴德呢。”

  “也是。”

  不过这已经是最合适的解决方法了,左右出面的不是高胡子,正好合适。

  朱翊钧这才觉得一颗心渐渐放了下去,他踱回了桌案旁,看着摆在上头,压着下面一沓宣纸的匕首,拿起来,摸了摸上头镶嵌的宝石。

  “不过,我总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

  古怪肯定是有了,只是冯保不能说。

  总有那么一些宫中秘闻,只有待久了的老人们才知道一点,偏偏冯保就知道。

  他已经在宫中待了有两朝,在当今皇上还不是皇上的时候,就已经伺候在先皇的身边,所以对于某些陈年往事,倒比旁人还清楚。

  朱翊钧的疑惑,这宫里能解答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作为朱翊钧的心腹,冯保本该坦言相告,可市井之中有一句话叫: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

  冯保不是朱翊钧的师父,却也担心将所有的底牌都掀开之后,朱翊钧不再需要自己这个帮手,所以他慢慢摇了摇头。

  “此事的确有几分耐人寻味,不如……回头臣动用手底下的人,好好查查?”

  朱翊钧瞧了他一眼,仿佛也在掂量他这一句话的真假。

  “查查吧。”

  最终,他这般说道。

  冯保于是点头,算是领了命。

  外面有重重宫门。

  乾清宫再往后,那就是后宫所在之地了。

  此刻,几个小太监异常为难地拦住了一人:“张大人,实在是不能去啊。”

  “滚开!”

  这还是头一回,张居正如此愤怒。

  他与冯保有利益上的交换,两人因一起暗地里对付高拱这个老顽固,所以关系还算不差。

  这一次,他离开内阁值房颇迟,正好冯保来找,说了一件事,立刻就让张居正脸色沉了下去。

  冯保离开之后,他就一路过来,只要往后宫去。

  守门的小太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晃得六神无主,连忙叫人去宫中通传。

  竟然有外臣要求即刻面见皇上,还不惜以身犯禁?

  太监们立刻就慌了神,一路问得了孟公公在何处之后,便撒丫子去了。

  孟冲跟在皇帝的身边,就站在慈宁宫里,正听皇帝说完了那句话,还在想这一下事情可坏了,要怎么办?

  前面的弄晴也是一脸的震惊。

  谁也没想到,皇帝竟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场之人谁没几个心眼子,立刻就知道皇帝想要干什么了。

  可毕竟他是皇帝,所有人即便是于心不忍,也觉得这样的命令是在难以违抗。

  弄晴早有李贵妃的吩咐,可架不住皇帝的态度太强硬。

  她多少有些畏缩:“皇上,两位姑娘如今都已经歇下了。她们才入宫来——”

  “你给朕闭嘴!”

  隆庆帝不耐烦听她说话,此刻心里火烧火燎的,就想看见那两个人。

  眼见着这地上跪了一地的人,都没动作,隆庆帝心头火起,直接一脚踹在一个距离自己最近的宫女身上,大骂道:“不懂事的狗奴才们,你们是要造反了不成?还不给朕把那两个丫头片子找出来!”

  “奴婢等不敢,奴婢等不敢……”

  所有人纷纷伏地告罪,却的的确确没一个上去请谢馥与张离珠二人。

  隆庆帝见状更怒,胸膛剧烈起伏,环视了一圈,只看见孟冲缩头缩脑站在那边。

  眼瞧着隆庆帝一下朝自己看过来,孟冲吓了一跳,顿时生出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来。

  “不好了,不好了,孟公公,孟公公!”

  外面小太监的惊呼声,及时地插了进来。

  孟冲出了一头的冷汗,简直像是看救星一样,连忙看过去,自己也慌慌张张的,却喊道:“没看见皇上在这里吗?贵妃娘娘的宫中,你也敢大呼小叫,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这突如其来的插曲,一下打断了隆庆帝的举动。

  他也看了过去。

  只是个普通的小太监,约莫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刚来就被吓蒙了:“回、回禀孟公公,外面张大学士说有急事要面见皇上,此刻一定要见到皇上,还说皇上不见他就要闯宫。”

  什么?

  张居正疯啦?

  孟冲有些不敢相信。

  “皇上,这……”

  隆庆帝一张脸顿时就沉了下去,阴森森地看着刚来的那一名太监。

  竟然这么巧?

  到底张居正是哪里知道的风声?

  回头看了一眼慈宁宫的大门,他声音冷寒:“此刻他人在何处?”

  “在宫门外。”

  小太监将头磕到了地上,战战兢兢回道。

  张居正如今也是内阁之中硕果仅存的阁臣之一了,门生遍布朝野,说句实在话,做臣子的到了这个地步,连皇帝都不敢得罪他。

  隆庆帝也是招惹不起张居正的。

  被小太监这么一通报,他立刻便想起还有一个高拱来。

  有当年的事情在,若高拱知道自己现在竟然又觊觎他的外孙女,还不知道要发什么疯。

  隆庆帝左思右想,竟然只能放弃。

  可他又实在心有不甘。

  整个人面色阴晴不定地在原地站了许久,隆庆帝终于一语不发,直接离开了慈宁宫,眼见着走到了宫门口,他猛然顿住脚步,厉声一喝:“把那个狗奴才给我拖下去乱棍打死!”

  他的目光,落在方才通报的那个小太监的身上。

  孟冲急匆匆跟在皇帝的身边,听他这样一说,只觉得心惊肉跳,回头看一眼那小太监,已经吓瘫在了地上。

  发完话,隆庆帝这才真的离开了。

  前面,张居正还等着他,想必又是一场硬仗。

  皇命不敢违,更何况是如今这谁也不敢出头的状况?

  可怜的小太监就因为被派来通传,竟然就真的被拖下去,任是他再怎么哀嚎,也无济于事。

  “冤枉,冤枉,奴婢冤枉啊!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慈宁宫中,很多宫女听了,都忍不住低下头去,暗自胆战心惊。

  一向见惯了宫中人情冷暖的弄晴,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今日之事,乃是平白来的一场灾难。

  眼见着皇帝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弄晴才从地上起身来,面前的地面被宫中透出来的光照着,亮亮的,此时却有一道影子落在了她脚边。

  弄晴抬头看去,方才在她言语之中已经染上风寒的李贵妃,此时就站在宫门口,静静地看着外面的夜色。

  “娘娘……”

  李贵妃没有说话。

  小太监的哭喊声已经远了。

  整个宫中的夜晚,静得叫人有些发慌。

  今夜,不知多少人听了这样凄惨的叫声,要吓得睡不着觉。

  李贵妃的唇,无端端地勾了起来,道:“瞧你们一个个,这脸色白的。屋里的那两位都没动静呢,就你们吓得慌。没事了,都去做自己的事吧。弄晴,进来伺候。”

  弄晴点点头,应声入内。

  很快,门就被关上了,其余人等面面相觑之后,也都散开,留在原地的,只有挥之不去的阴霾和惶恐。

  偏殿屋内的谢馥与张离珠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的时候,都觉得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

  两人对望了一眼,终于慢慢放松,坐了下来。

  谢馥半天没说话。

  张离珠则是想到了方才那倒霉的小太监所说的张大学士。

  “你方才问我,我是什么打算。若是那一刻之前,我会告诉你,我想入宫,能入便入,不能入也找根高枝儿歇了。可现在看看,忽然觉得,找根高枝儿要简单得多。”

  这宫里云波诡谲,天知道明天又会出什么事。

  张离珠不是没心眼的人,也不是不能跟人斗,可在真正见识到今天的场面之前,她以为宫中的斗争也不过是一群女人们争风斗醋,或者涉及到朝堂上的利益纷争。

  那些对她来说都不是问题,她都可以做得很好。

  可是,她今天看见的却是鲜活的一条人命。

  上位者的每一句话,都牵扯到下面人的命运。

  她可以与人斗,可看着旁人无端殒命,却有一种难言的揪心之感。

  直到这时候,张离珠才发现,她还是有那么一点良知的。

  说完,她回过头去看谢馥,却发现谢馥脸上已经是平静如初,像是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

  察觉了张离珠的目光,谢馥表情淡淡地,道:“人命官司,我早见过许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死了,也就死了。

  这也不过是听到人要死,还不是看到呢。

  她笑着对张离珠道:“你是聪慧至极的性子,可真论起狠来,兴许十个你也不及一个我。”

  这是肺腑之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64章 虎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