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借书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慈宁宫的书房原是为太子备下的,当时太子年纪还小,除了去先生处上课之外,回来还要温习功课,所以李贵妃布置了好一番,打整了一个房间出来作为书房。

  现在太子迁居毓庆宫,原来的书房也就给自己的皇妹和皇弟了。

  弄晴引着她们入内的时候,正有几个小太监刚刚打扫完书房,正要走出去,见状连忙行礼。

  弄晴摆摆手,道:“都出去吧,再外头听着差遣便是。”

  “是。”

  小太监们退下。

  弄晴牵着寿阳公主入内,谢馥与张离珠两人跟在后头。

  书房分了里外两间,外面仅有几把椅子,几张方桌,是下面人听候差遣的地方,掀了帘子进去,朝左面一转,才是一排书架,几张桌子,几把椅子。

  寿阳公主走到了门口,却忽然回过头来,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在谢馥与张离珠的身上打量。

  见公主不走,其余几人也不禁停下了脚步。

  弄晴疑惑地顺着公主的目光看去,问道:“公主,可是有什么不妥?”

  公主琼鼻一皱,下巴一抬,那瞧着谢馥的眼神里就多了几分恶意。

  “你不用跟进来了,今天本公主只要张先生教我。”

  只要张离珠教?还不让谢馥跟进来?

  弄晴听了惊讶之余,又有些为难。

  虽则早知道寿阳公主不喜欢谢馥,可却没想到会这么快发难,这不过是第一天,竟就一点面子也不给了。

  张离珠也是眉头一挑,笑意便深了一分。

  谢馥倒还算是淡定,不过微微一怔之后,便恢复如常,她见弄晴为难,笑着便道:“公主有所吩咐,臣女等莫敢不从。”

  “还算你识相!”

  寿阳公主有种一拳头打到棉花上的感觉,可偏偏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冷哼了一声。

  “你也不用进来了,看着你便心烦,就在外面等着好了。”

  说完,寿阳公主就直接走近了书房。

  弄晴越发为难起来,瞧着谢馥想要说什么。

  谢馥道:“不要紧。”

  错眼看向张离珠,她还没说话,张离珠便淡淡笑了:“看来,你的运气到了宫中不好使了。那就有劳谢二姑娘在外头等会儿了,虽则我一人教公主有些辛苦,但正如你所言,公主有命,我等莫敢不从。”

  这架势,活像是耀武扬威。

  弄晴看着,心里就擦了一把冷汗,心想张高两家出来的姑娘,怎么就这般水火不容了起来,现在为难的倒是自己。

  张离珠说完了话后,也跟了进去,对着寿阳公主便问:“今日头一日上课,不知公主往日曾学过什么?”

  外头弄晴与谢馥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

  弄晴颇为尴尬:“谢二姑娘……”

  “无妨。”谢馥知道弄晴是李贵妃身边的心腹,即便是心里有什么不满也不会在她面前表露出来,更何况谢馥心底实在没有什么不满。

  今日的情况,早在她的意料之中。

  依着寿阳公主这般娇贵的性子,一定将当初法源寺的事情记在心里,怀恨在心,今日报复也就在所难免。

  为免弄晴继续为难,谢馥只好言笑道:“弄晴姐姐尽管进去伺候,我在外间听候差遣,随意看看书也好。”

  这外面的桌案上,也是放了几本书的,若是等着时候看,不至于很无聊。

  弄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真对不住,回头奴婢得告诉娘娘去。不过此刻太子殿下还在宫中与娘娘说话,奴婢怕不好过去,您受委屈了。”

  话是漂亮的,是不是真这样想就难说了。

  可谢馥只当她说的是真的,微微一笑:“那我便在外头等着了。”

  弄晴朝她点头,见谢馥真的款款落座,随手翻了一本书起来看,一时也有些感慨。

  瞧瞧这宠辱不惊的模样,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当初自己进宫的时候,那叫一个战战兢兢,不管是张离珠还是谢馥,都是她们这一群人比不上的。

  不过,再一想想张离珠与谢馥私底下闹将起来的样子,弄晴又觉得着实有几分奇妙。

  水面底下大家是什么模样,只怕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听着书房内传来了寿阳公主的说话声,弄晴不再多看,掀了帘子进屋去。

  谢馥就坐在外面,桌上摞了一些书,翻来一看,多是游记,也不知打底是谁放在这里的。

  翻开一本来看,谢馥倒也不拘写的是什么,只一页一页往下翻。

  书房里不断传来说笑的声音,仿佛说专门说给她听的一般。

  屋内的寿阳公主一直没听见外面有动静,有心要为难谢馥,便一转身,在书架上翻找起来。

  正要准备讲学的张离珠一愣:“公主?”

  弄晴也吓了一跳,瞧她上下翻找,疑惑问道:“公主要找什么?奴婢来帮您吧。”

  “上次从太子哥哥那边借来的《东京梦华录》不见了,是不是太子哥哥上次来坐的时候带走了?我就要看这本!”

  没从一架子书上找自己想要的书,寿阳公主一张小脸立刻就拉了下来。

  弄晴无奈:“您要想看,奴婢派人去取吧。”

  “不用派别人了,外面不还坐了一个吗?”寿阳公主一声轻哼,朝着外面看去。

  隔着珠帘,谢馥的身影若隐若现,可透着一种优容。

  她不着急,也不生气,半点没有正常人被为难了之后应有的反应。

  这就是真真切切的冷板凳。

  谢馥入宫来是要给寿阳公主当女先生的,结果现在竟然自己坐在一旁看书,传出去像什么话?

  寿阳原以为谢馥必定坐立难安,看来是自己想错了。

  既然不能让她因为这件事生气,那剩下的就简单了,折腾她就可以了。

  寿阳公主的想法很简单,毫不犹豫地就开始发号施令,差遣谢馥。

  这时候,坐在外面的谢馥已经听见了,抬起头来。

  弄晴叹了口气:“公主,谢二姑娘才入宫,人生地不熟的,叫她找太子殿下的毓庆宫都不一定能找得到呢。”

  “不是还有旁的宫女可以带路吗?你替她着什么急?”寿阳公主不以为然,“再说了,现在太子哥哥还在母妃那边,随便找个宫女去借书,她们又不识得字,谁知道给本公主借回什么书来?不过就是跑一趟,还能累着她不成?”

  寿阳公主撅嘴,已经对弄晴很不满意。

  弄晴毕竟是李贵妃的人,往后还要在慈宁宫待上很久的,所以略一犹豫之后,还是走了出来,看向谢馥。

  谢馥将书页合上,起身来看着弄晴。

  弄晴勉强一笑:“寿阳公主想要看《东京梦华录》,这本书多半被太子殿下带回了毓庆宫,还要劳烦谢二姑娘跑上一趟,把这本书给借回来。”

  “可我并不识路……”

  宫中的道路错综复杂,又不敢乱走。

  谁知道出去会遇到什么?

  谢馥问了一句。

  弄晴手一摆,引着谢馥出门,随手招来一个在外面伺候的小太监,对他道:“谢二姑娘奉命要去毓庆宫借书,你负责带着二姑娘前去,可不许乱走错路,否则拿你是问。”

  小太监连忙颔首:“弄晴姐姐放心,我肯定不能走错了。”

  弄晴这才一笑,转头来对谢馥道:“你就跟着他去吧。”

  “那就有劳这位公公了。”

  谢馥裣衽一礼,拜别了弄晴,便跟着小太监一路出了慈庆宫。

  慈庆宫在后宫,太子所居的毓庆宫却在皇上的寝宫东面,因此又称“东宫”,这一路走去七拐八绕,那叫一个远。

  一路上小太监也不说话,谢馥跟不言语,闷闷地终于到了毓庆宫前面。

  抬眼一看,匾额就挂在上头,闪闪的。

  门口守着两名小太监,瞧见眼前停下了一个小太监伴着一位姑娘,不由得奇怪:“这不是贵妃娘娘宫里伺候的小银子吗?你怎么来了?”

  引谢馥来的小太监连忙笑着上来,道:“寿阳公主想要看书,不过那边没有,所以差了谢二姑娘来借书,二姑娘不认识路,所以叫我给引着来了。”

  “哦,原来这样。”

  守门的小太监瞧了谢馥一眼,倒也没怎么多想。

  “太子殿下不在,不过冯公公在,你们跟我进来吧。”

  冯保?

  谢馥听了一怔,脚下却不含糊,跟着人就进了毓庆宫。

  整个毓庆宫中的摆设都简单至极,能瞧见的只有满眼的书卷气,像是朱翊钧本人一般雅致。

  回廊上随手摆着一只洞箫,也不知到底是谁用的。

  前面的花架下,站着一个身穿藏蓝色飞鱼服的人,正用手指拨弄着花蕊。

  守门小太监进去之后,只往那人身前一跪:“启禀冯公公,慈宁宫寿阳公主派人来借书。”

  “借书?”

  还是寿阳公主?

  细长又温和的声音。

  转过头来的,赫然冯保无疑。

  他先看了跪在脚边的小太监一眼,又挪过眼去,一下就看见了低眉敛目站在那边的谢馥,登时眉眼弯弯起来。

  保养得当而显得白皙的手指,从花蕊边上收回来,又随手用手袱儿擦了擦沾上的花粉,冯保笑着道:“哟,这不是谢二姑娘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66章 借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