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打击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这还是谢馥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听见旁人对自己表白心迹,还说得这般诚恳。

  说老实话,那一瞬间谢馥心里有一种很奇怪感觉。

  她望着陈望,唇边的笑意渐渐加深。

  陈望在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也紧紧地盯着谢馥,仿佛在期待她脸上的表情,在看见她渐渐笑起来之后,陈望原本已经渐渐熄灭,如死灰一般的心,竟然随之渐渐复燃。

  目光之中的希冀,也慢慢冒了上来。

  陈望忽然觉得自己很紧张,等着谢馥开口,仿佛等着屠刀落下,或者馅儿饼落下。

  他也说不清自己内心是恐惧居多,还是期待居多。

  泉水般清澈的目光从陈望的身上渐渐流淌过去,谢馥想,如果他不是陈景行的儿子,兴许还可以考虑一下?

  不过……

  如今还是……

  “陈公子。”

  谢馥瞧了不远处一直在悄悄看这边的小银子,终于还是转头对陈望开了口。

  陈望的心跳一下更快了,险些就要喘不过气来。

  他目光里涌现出一种浓烈的不安,等着谢馥的下一句。

  谢馥叹了口气。

  陈望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果然,她的下一句是:“平心而论,若是旁人听见陈公子的这一番肺腑之言,势必为公子所感,只可惜,我不是。”

  “为什么?!”

  原本以为事情还有转机,没想到谢馥竟然这样不留情,他觉得自己难以接受。

  陈望从小也是不差的,虽然顽劣,可从没有人说过他不聪明,只不过这聪明从没用在正路上。

  如今他愿意发狠,改过自新,甚至可以从头来过,只为了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女子,可眼前这人竟似铁石心肠一般,无论如何都看不起他!

  两手并拢,握成拳头,陈望道:“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谢馥道,“兴许陈公子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又不是什么清高如雪的大人物,只不过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家。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什么浪子回头?”

  陈望立刻想要说话。

  岂料,谢馥淡淡摇了摇头:“更何况,即便浪子回头,又能如何?”

  “什么意思……”

  陈望有些不明白了。

  谢馥浅笑一声:“最近陈公子不曾听说什么消息吗?”

  “最近我都在家里……”

  丢脸一点说,又被自己老爹给训斥了一顿,整日里念叨着什么“孽缘啊孽缘”之类的。

  陈望想,不就是觉得自己癞□□想吃天鹅肉,所以才这样念叨自己吗?

  他不懂谢馥说这个干什么。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吗?”

  “原来如此。”

  谢馥明白了,露出一丝好笑的神色。

  “那难怪陈公子您还要来找我了。您不知道,我外祖父已经物色好了人选吗?”

  “什么?!”

  陈望大吃一惊,接着终于明白谢馥的意思了。

  他瞧着她满面笑意模样,忽然觉得心底一寒,一颗心幽幽地便沉了下去。

  “是……是谁?”

  声音干涩,像是有砂子在摩擦一样。

  谢馥道:“是李大人家的小公子李敬修,太子殿下的伴读。”

  她淡淡地回答了陈望。

  剩下的话也不用说了,眼瞧着陈望脸上的表情一下复杂下来,她想,她说的一切也都够绝情了,不必更绝情。

  浪子回头,又能如何?

  也不一定就能越过了李敬修这般的青年才俊去。

  陈望觉得自己聪明,可李敬修就不聪明了吗?

  兴许等他浪子回头了,重头来过,李敬修已经走到了更高的位置。

  那么,谢馥为什么要去选择一个浪子回头的人,而不去选择很明显几乎立刻就要功成名就的人?

  谢馥自己都说了,她不是什么清高如雪的大人物,只不过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家。

  他凭什么让她相信自己浪子回头便能超越所有人?

  连他自己都不信。

  更何况谢馥?

  更何况,谢馥看上去原本就不喜欢自己。

  那一瞬间,陈望感觉到了一种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心灰意冷。

  谢馥望着他脸上暗淡的表情,心里却平静极了。

  再瞧一眼远处的小银子,谢馥道:“总而言之,多谢你的喜欢了。小银子公公还等着,只怕寿阳公主也是等级了,实在不便多留,先行告辞了。”

  陈望木木地站在原地。

  谢馥从他身边走过去,没回头看一眼。

  远处的小银子连忙朝前面走了两步,来到谢馥面前,道:“二姑娘,可好了?”

  “好了,我们走吧,只盼着寿阳公主别发火才是。”

  谢馥笑着,又从小银子手里拿过了书来,道:“还是我来拿着吧,免得回头寿阳公主又要骂。”<"><"><;">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70章 打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