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斗鸟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更何况是李敬修这样的帅哥。

  在听见陈望说出这一番话后,李敬修也算是反应过来了。

  好嘛,原来这是为着谢馥?

  他这才算是想起陈望与谢馥之间的关系来了。

  那一瞬间,李敬修冷笑了一声,拎起拳头,猝不及防地就朝着前面揍过去!

  砰!

  又是十足力道的一拳!

  陈望倒退了好几步,猛地咳嗽起来。

  李敬修用袖子擦去自己唇边的血迹,看着陈望狼狈的样子,莫名笑了一声:“谢二姑娘日后自有我来照顾,不劳你一个外人来操心。你算什么东西?”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李敬修寻常不得罪人,但是得罪起来不算人。

  固安伯世子?

  那又怎样,也不过就是外戚。

  李敬修从小到大还没这么愤怒过的时候。

  小小一个陈望,还没跟谢馥有什么联系呢,这就要教训自己了?

  谢馥是他什么人?

  到底是谁要跟谢馥谈婚论嫁?

  这闹得跟自己横刀夺爱一样,不知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

  真是个疯子!

  周围伺候的小太监们简直傻了眼,从未见过这样身份尊贵的两个人竟然你一拳我一拳地揍了起来,而且……

  小太监们悄悄看了一眼太子爷,却发现他从始至终只在开始的时候有一点点惊讶,其后竟然一直保持着老神在在的状态,站在外面看着他们。

  陈望倒退好几步之后,终于算是立住了。

  他的唇角也伤了一些,溢出几分血迹来,恶狠狠地瞪着李敬修:“你敢打我?”

  “这话难道不是该我问你吗?!”

  李敬修说完,眼见着陈望袖子一捋,就要冲上来,也立刻摆开了架势。

  “咳咳!”

  一声淡定的咳嗽从旁边传过来。

  正要重新开打的陈望与李敬修,都是同时身体一僵。

  他们都要忘记了,旁边还站着一位大人物呢。

  李敬修首先侧头看过去:“太子殿下……”

  朱翊钧眼见他两人都注意到自己了,才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站到两个人中间,笑容淡然而和煦,有如春山一般。

  “有话好好说,一个是有爵位在身,一个是朝廷重臣之子,你们两位都是贵公子中的贵公子,怎么还动起手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

  李敬修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奇怪,可又说不出到底奇怪在哪里。

  可一看朱翊钧,发现他始终用一种很宽容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就立刻明白过来:说到底,太子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很简单。

  皇后娘娘跟太子爷可也不怎么对盘。

  陈望算什么东西?

  李敬修后退了一步,也收起架势。

  文人打架,还真不怎么好看,虽则李敬修也曾习武,可毕竟不怎么厉害。

  他将袖子放下来,除了嘴角有一丝青痕之外,倒也看不出什么。

  一笑,李敬修望向陈望:“太子殿下说的是,是小臣不该计较他人的无礼,世子爷,方才气急败坏之下,倒是一时对您无礼,无甚大碍吧?”

  陈望也知道,李敬修是太子这边的人。

  甚至,他也知道自己今天打人毫无道理,所以即便是被揍了一拳,其实也在他意料之中。

  有太子在这里,事情闹不大。

  陈望回以一声冷笑:“今儿我就是来出一口恶气,可话给你撂在这里了,若你不好好对她,迟早我要抢回来的。”

  所以,千万不要给他趁虚而入的机会。

  浪子回头,虽然来得比别人都要慢一些,可若是李敬修出了什么差错,陈望抢回自己的人,不也就顺理成章了吗?

  也许,那个时候,他未必不能入谢馥之眼。

  这世上能找到一个令自己心动的人,实在不容易,陈望不想就这样放弃。

  今日在毓庆宫门口这么闹腾一下,倒是难得闹腾出了陈望的几分男儿血性。

  往日的贵公子礼仪倒也不是白学的。

  陈望整了整方才有些凌乱的衣衫,没顾李敬修满脸铁青的怒颜,恭敬而严整地朝着朱翊钧行了个礼:“今日行为鲁莽,冲撞了太子殿下,他日必登门赔罪,还望太子殿下恕罪。”

  这一番举动,倒叫朱翊钧有些另眼相看。

  不过回头一看李敬修那难看的脸色,朱翊钧这心里难免有些乐呵。

  他一挥手,示意陈望起身:“不必多礼……本宫想,这是你们的私事,下次你们可以私底下解决,闹到本宫门口,着实不很好看。”

  于是李敬修与陈望同时告罪行礼。

  朱翊钧遂道:“好了,都起来吧。看你们两个脸上都是伤,都早些回去,处理一下吧。”

  说完,他朝着身边的小太监一抬下巴,小太监立刻引着李敬修重新入了毓庆宫。

  陈望则辞别了朱翊钧,将脊背挺直了,一步步从毓庆宫的地界走出去。

  站在原地的也就朱翊钧一个。

  小太监们都低着头,没一个敢抬头,可就在所有人都离开的那一瞬间,便有朱翊钧低沉喑哑的笑声响起,似乎是压抑不住。

  太子殿下从来没这么开颜的时候吧?

  李敬修跟陈望打起来了,有那么令人高兴吗?

  可是他们不敢问,从始至终地低着头。

  那边厢,李敬修重入毓庆宫,被小太监领着去处理伤口。

  才从书房里走出来的冯保见了,顿时“哎哟”了一声:“李公子脸上这是怎么了?”

  “固安伯世子发了疯,叫您见笑了。”

  李敬修有些许的尴尬。

  “哦……”

  冯保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外面,点了点头,而后忙道:“那公子还是处理一下伤口吧,赶紧去。”

  最后三个字是对小太监说的。

  小太监遂躬身而退。

  目送着他们二人离开,冯保返身走入书房,摸了一个手袱儿攥在手里,擦了擦,接着又一扔:“有意思……这闹得是哪一出啊……”

  抬起头来,冯保一下看见了外面挂着的鸟笼子,里面站了两只毛色鲜亮的雀儿。

  他走过去,轻轻伸出手指拨弄着鸟笼,唤来小太监:“鸟食儿呢?”

  小太监忙将东西奉上。

  冯保接了那一小碟,便放了进去。

  两只雀儿立时朝着盛鸟食儿的雀儿窜了过去,两个毛茸茸的脑袋撞到一起,各自抢食,一只雀儿比较瘦小,争不过,恼羞成怒,竟然一下朝着另一只狠啄过去!

  霎时间,只闻廊下有鸟雀尖鸣之声。

  冯保的眼神亮了那么一刹那。

  他细长的眼尾皱了一点点,显出一点上了年纪人独有的沧桑味道。

  唇角一勾,他叹:“可怜的东西哟……”

  伸出手去,轻轻一勾,盛着鸟食儿的碟子被他勾了出去,那两只毛色鲜亮的雀儿,却还兀自厮打不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73章 斗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