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冤孽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下一页

  慈宁宫外,日头渐渐开始西沉。

  谢馥走出去的时候,仔细地瞧了瞧天边的浮云,才跨入了屋中。

  张离珠坐在外间的椅子上,手里正翻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旧书,一面嗑着放在桌上的一盘瓜子,咔嚓咔嚓……

  “你倒很清闲。”

  “我可没你倒霉,成日里这个找那个找的。”

  相比于谢馥这大忙人,自己当然算是清闲了。

  眼瞧着谢馥脸容淡淡地走进来,张离珠便猜她在李贵妃那边遇到什么事儿了:“莫不是在那边没吃到好果子?”

  “贵妃娘娘那里哪里有什么好果子给我吃?”

  谢馥觉得张离珠这话说得很奇怪。

  李贵妃宠冠六宫,绝非善类,谢馥可没想得到她一星半点的真实好感,顶多想能把这日子混下去就好。再说,她也不靠着这个活。

  所以有没有什么好果子,有什么要紧?

  她随意坐在了张离珠对面,道:“贵妃娘娘只问了我今日与陈望是怎么回事,而后提点了两句,怕日后有人为难我。然后,她说叫你我二人日后尽心教寿阳公主……”

  “居然是问陈望的事情?”张离珠吃了一惊,将已经放到手指头尖上的饱满瓜子放了下去,思索道,“我还以为她叫你去,是责备你呢。倒是寿阳公主这件事,也没责罚你,还真是奇怪……奇怪啊……”

  “真对不起,叫你失望了。”

  谢馥凉凉笑了一声。

  张离珠脸色难看了些许,道:“你全乎地回来,的确令人失望。不过想来贵妃娘娘说什么尽心教导,怕不那么简单。”

  张离珠也是聪明人,谢馥不必把话说明白,她也能理解到。

  叹一口气,她忽然没了兴致,把书卷朝桌上一扔,满盘的瓜子都被砸了出来。

  “我倒想在家里的日子了。”

  要什么有什么,要多少人伺候有多少人伺候,吃的比宫里好,穿得比宫里好,还可随着自己的性子来,更要紧的是……

  不用对着谢馥这一张脸。

  回头来一看谢馥,张离珠便不住摇头。

  “若贵妃娘娘真如此说,就有的你我二人头疼了。我看寿阳公主就像是个榆木脑袋,教不会的。”

  要教的既然不止读书识字这么简单,可就麻烦了。

  如今的寿阳公主是被贵妃娘娘宠坏了,说白了,她自个儿心机深沉,也不那么简单,却不愿意自己来教自己的女儿,也不知到底是为了什么。

  现在这么顽劣的寿阳公主,要学些人情世故出来,太难。

  张离珠起身在屋内踱步,问谢馥:“你怎么看?”

  “没什么怎么看的。”谢馥道,“贵妃娘娘要教,你我便教,或者,你有所顾虑?”

  她侧眸,瞧着张离珠,眼神里倒是有了几分似笑非笑。

  是啊,要教学识多简单的事情,可要教点别的,就少不了两名先生之间有什么不一样的意见。

  张离珠与谢馥都不是简单的人,一颗心开了七窍,那叫一个玲珑,只是两人并不一个风格,届时势必有摩擦,到时候公主听谁的,可就说不定了。

  “你说,贵妃娘娘到底是喜欢你多一些,还是喜欢我多一些呢?”

  张离珠忽然饶有兴致地问了一句。

  谢馥轻轻一耸肩:“想来,她喜欢自己多一些。”

  一怔,张离珠万万没想到谢馥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过了好半晌才拍手道:“这一句你答得甚妙,当浮一大白!”

  谢馥笑一声,置之不理。

  她心中萦绕着的,是更多,更多的疑惑和算计。

  固安伯府。

  哒哒哒,马蹄声声,似乎有浓重的怒气。

  “吁——”

  车夫一拉缰绳,连忙将马车给停下来。

  只是马车尚未完全停稳,马车的车帘子一甩,就有一个人飞快地跳了下来。

  车夫和门口的仆人们吓了一跳:“世子爷,当心!”

  陈望冷着一张脸,谁也不搭理,只把袖子挥开:“都给小爷滚!”

  所有眼见着就要围上来的仆人们,立刻见了鬼一样散开。

  管家算着时间,想陈望应该回来了,刚到门口就瞧见这一幕,连忙凑上来:“世子!”

  然而他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哎哟,世子,您这脸上是怎么了?”

  “滚开!”

  陈望才没心情说那么多。

  他脸上这伤疤自然是之前李敬修留下的,不过自己也没叫对方好过,谁也不输给谁。

  只是陈望觉得,自己输了谢馥。

  他大步流星跨进府里。

  正屋里坐着,正在与夫人下棋的固安伯陈景行原本是满脸的笑容,听见外头的动静,抬起头来就皱了眉。

  眼瞧着自家宝贝儿子从外面走了进来,陈景行嘴角一牵,就要笑起来,可等到看清楚陈望脸上的伤,立刻就站了起来。

  “好端端地入宫一趟,又去哪里鬼混了,搞成这样!”

  美艳的固安伯夫人也皱眉抬起头来,连忙拉过刚进屋的陈望的手:“好儿子,这是怎么了?”

  陈景行胖胖的身子抖了抖,声音却软下来。

  “夫人,铁定又是他出去鬼混,不知跟谁打架了,你可别关心他了。”

  “他是我儿子,我能不关心吗?”

  许氏斜了陈景行一眼,颇有几分威慑,不过又有一种难言的风韵。

  许氏本是绝色美人,陈景行一见,妻奴的本性又犯了,连忙上来也拉着自家夫人的手,涎着脸笑道:“关心归关心,可也别太偏袒着他嘛。臭小子,你说说干什么去了!”

  他说着,连忙一脸严肃地看向了陈望。

  陈望见惯了自家老爹这样子,半点也不惊讶。

  陈景行在家里就是这个德性,可听许氏的话了,这会儿黏糊成这样,陈望也半点没多看一眼。

  他只是闷闷地坐了下来,道:“我心里不痛快,去毓庆宫揍了那个小王八蛋一顿。”

  “毓庆宫?!”

  陈景行瞪大了眼睛,骇然无比。

  陈望一个白眼翻过去:“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当然不可能是去打太子了。就跟我抢老婆的那个,太子的伴读李敬修。”

  陈景行、许氏:“……”

  两个人齐齐被陈望这惊雷一样的话给炸了个半死。

  好半天,许氏才回过神来,讷讷道:“所以你脸上的伤都是这样来的?”

  “我打他还手啊,没什么大不了的。”陈望又不靠脸吃饭,半点不在意,“倒是我说你们俩,至于这么瞒着我吗?啊?我早说过我对谢二姑娘一见钟情,你们竟然半点不照顾我的想法。什么时候高大人说要跟李家说亲了?你们肯定知道!”

  “我们这不是怕你接受不了吗……”

  虽说这就是一层窗户纸,可他们也不想陈望这么快受到打击。

  如今看,自家儿子这心也是真够铁的。

  陈景行夫妻两人对望了一眼,最后还是陈景行走了出来,拍了拍郁闷的陈望的肩膀:“儿啊,咱们已经提过亲了,你也知道我们都尽力了,这是根本没办法的事情啊。你别想那么多了,还去闹事,这都闹到太子殿下宫里了,是大忌讳啊!”

  “闹到那边去又怎么样?”

  陈望不耐烦了。

  “我看太子殿下看我打那个孙子不也很开心的样子吗?他可没什么怪罪的意思,你们俩就别瞎操心了!要你们管!”

  “老子这是劝你呢!”

  陈望这态度,一下激怒了陈景行,瞪圆了眼睛,抬手就想要给他一巴掌。

  “你不就是嫌我丢脸吗?以后我不丢脸了好不?”陈望牛脾气也上来了,“这李敬修,抢我喜欢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他的。爹,你看着,从今往后,我好好读书争气给你看,他现在能娶谢二姑娘也不过就是一时的。迟早我还要抢回来!”

  在陈望说前面一番话的时候,陈景行都呆了一下,简直发现这儿子转变性格了。

  可在听见最后的“抢回来”三个字的时候,陈景行简直险些气得吐口血。

  “孽子!难道等那谢二姑娘嫁为他人妇,你还要觊觎强夺不成?!”

  陈望半点不怕:“强夺又怎样?我就是——”

  “啪!”

  忍无可忍的陈景行终于一巴掌甩到他脸上,气得浑身发抖。

  许氏见状心疼不已,上来给他顺气儿。

  “别生气别生气,望儿只是一时气话罢了!”

  陈望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简直不敢相信。

  就因为这一桩亲事,他已经被自家老爹打过两次了,往日他心疼得跟什么一样,唯独在这件事上真是半点也不让步。

  陈望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陈景行了,他只以为自己的父母竟然也看不起自己,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一步,两步。

  陈望不自觉地朝后退,注视着父母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一种不信任。

  “爹,娘,你们不希望我娶到自己喜欢的人吗?我问过谢二姑娘了,她选李敬修,也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见得多喜欢李敬修。只要我比他好,不就行了吗?爹能跟娘在一起,我为什么不能抢她?”

  “你再说!”

  陈景行作势就要冲上去。

  许氏连忙拉住:“老爷!”

  “……”

  陈望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再次后退了一步。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也不看一眼,转身直接朝着门口冲去。

  这家里怕是不怎么能待了。

  他一路狂奔出了府门口,站在外面,太阳已经掉了下去,一时之间,陈望竟然觉得无处可去。

  他站了好半晌,才对着门口一个小厮道:“给我备车,我要去摘星楼。”

  屋内。

  陈景行望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像是忽然失去了力气,颓然坐倒在椅子上。

  “夫人……”

  许氏眼角泛泪,就站在陈景行身边,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我在。”

  “这是孽缘吗……”

  陈景行低下头,仿佛一下苍老了很多岁。

  许氏道:“天知道……”

  无神的目光,穿越了郁郁葱葱的庭院,陈景行仿佛又看到了当年在绍兴的那一天,那个设宴的庭院。

  那一名妇人,虽粉黛不施,却有一种清丽脱俗之感,一下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五年后的今日,她的女儿,和自己的儿子……

  是巧合?

  还是上天的报复呢?

  陈景行一下不清楚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76章 冤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