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盏茶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不客气地评价谢馥。

  诚然,谢馥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可到底没做过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甚至她还救过不少人,不能因为自己动机不纯,救人就不称为善举了。

  她总感觉朱翊钧的话里透着敌意,可仔细看他脸上表情,又会觉得这不过是自己的一种错觉。

  看上去,朱翊钧只是想要开个玩笑。

  可是……

  并不好笑。

  谢馥慢慢地将头垂下来,一副十分驯服的模样。

  “臣女不知太子殿下何意。”

  不知何意?

  朱翊钧猜到了她可能不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没想到她半点底子没露,也没有特别惊慌的神情,而是镇定自若。

  这样不显山不露水,竟比她祖父高拱,还要来得老奸巨猾。

  她越是如此,朱翊钧就越是肯定:还是一朵食人花。

  “没什么旁的意思,不过见你来了,随口说上两句对你的印象。”朱翊钧笑着说话。

  谢馥心想,那这印象也真是够糟糕的。

  朱翊钧续道:“看来,以前没人这样说你?”

  “是。太子殿下还是头一个。”

  头一个嘴这么毒的。

  谢馥思考着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一位贵人,可仔细想了想,约莫还是那一柄银鞘的事情,太子殿下嘴上说欠了自己一个人情,现在却半点没有要还人情的模样。

  更何况,太子到底在做什么也没人知道,难免对方不忌讳自己。

  只这一闪念的功夫,见愁脑子里的想法已经铺天盖地了。

  一看,朱翊钧就知道她想远了,竟像是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一样,他开口便道:“放心,本宫没记仇。”

  “……”

  谢馥霎时无言,不知说什么。

  朱翊钧随手将书架上的一本书拿出来,放在手里,随意翻了翻。

  “这里面很多书都很生僻,寻常人连听都没听过,更不用说是看了。可它们,都杂乱地堆在这里,没看过的人,不知道里面到底讲的是什么,也就无从分辨这些书应该放在哪里。不过,谢二姑娘却一本一本都放对了,倒叫本宫有些刮目相看。”

  刮目相看?

  谢馥真想问一句:她以前在朱翊钧心里到底是什么印象?

  可也就是想想,谢馥没真问。

  她老实回答道:“年幼时无聊,曾在外祖父书房之中度日,所以看了不少,即便没看过,粗粗一翻,也能约略知道写了什么,所以能分门别类,太子殿下谬赞了。”

  “粗粗一翻……”

  朱翊钧莫名笑了一声。

  “本宫宫中这些小太监们读书也不少,也能识字,却没有谁有粗粗一翻的胆子。”

  说完,他一步一步走到了谢馥的近前来,站得太近,以至于谢馥能闻见他身上独有的龙涎香的味道。

  在那一瞬间,谢馥立刻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她拢在袖中的手指不由得握紧了,想要将方才的话给圆回来,可又知道跟本不合适。

  她不过是来给太子殿下整理书架的,怎么能够翻看太子的书?

  方才不过是一时没有考虑周到,竟然直接说自己粗粗一翻!

  真是被方才朱翊钧一句“食人花”给唬得乱了心神,竟然连这种昏招都能想出来,谢馥无端端有些烦闷起来,为自己方才的失策懊恼不已。

  只是毕竟站在朱翊钧面前,她面色虽有变化,却也不敢喘一声大气。

  朱翊钧打量她模样,便知她多半被自己这一句话给吓到了。

  “本宫的书,上头都写了一些东西,可不是寻常人能看。哪个不长眼的若是看了,回头要剜眼割舌。你说,你到底是看了,还是没看呢?若是看了,你怕是要遭难;若说是没看,方才所言,便是欺瞒本宫……”

  朱翊钧微笑着看谢馥。

  “本宫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重新回答。现在告诉我,到底看,还是没看?”

  “……”

  沉默良久,权衡再三。

  可谢馥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一个更加周全的法子。

  方才自己那一句话,根本就是把自己扔进了套里,再也出不来了。

  那一瞬间,她有一种无奈又认命的想法。

  于是,谢馥终于还是道:“没看。”

  声音虽简短,却有一种难言的无力。

  若说方才的谢馥站在这里,还有一点神气的话,现在便平白透着一种委顿的气息。

  这变化,看得朱翊钧心里有些乐呵。

  虽不知陈望到底喜欢她哪点,可朱翊钧觉得,自己挺喜欢戏弄她。

  “没看你还敢欺瞒本宫,本宫就有这么吓人?”

  “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臣女不敢在太子殿下面前说自己博览群书。”

  谢馥觉得气氛有些压抑,又觉得朱翊钧竟然跟自己周旋了一大圈说话,实在有些诡异。

  朱翊钧将那一本书随手放了回去,便朝着自己的书桌走去,淡淡道:“总算是问你第二次你还算老实回答,没有继续欺瞒本宫,所以本宫也就不与你计较了。”

  “是。”

  谢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没想到,就在这一刹那,朱翊钧又站住脚,转过身来。

  “有个问题,本宫要问你。”

  问题?

  谢馥一怔,又紧绷了起来。

  朱翊钧站在窗前,谢馥也看不清他表情,只听见他浅淡的声音。

  “你可知,父皇为何对你格外感兴趣?”

  “……”

  什么?

  谢馥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望着朱翊钧的身影。

  她此番神情,完全落入了朱翊钧的眼底,他一下就明白,谢馥其实是被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

  那么……

  真的没有别的原因了吗?

  眼瞧着谢馥张嘴就要问什么,朱翊钧直接开口打断了她:“此事与你无关,你不必多问。”

  “是。”

  明明都已经问了她,此刻却要说什么不必多问,真叫谢馥有些不明白起来。

  然而,朱翊钧方才的一句话,已经深深烙印在了谢馥的心底。

  隆庆帝对她格外感兴趣?

  那朱翊钧又是怎么知道的?

  太子让自己不要多问,可偏偏又问了自己这么重要的事情……

  谢馥怔怔站了许久,才发现朱翊钧早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她这才醒悟过来,她是来收拾东西的。

  于是,谢馥重新忙碌起来。

  一本一本,将原来的书给放回位置,忙碌完的时候,已经是日头西斜。

  谢馥看了一眼似乎沉浸于书本的朱翊钧,慢慢走到了茶几旁,将那一盏冷茶端了起来,在掀起茶盖的时候,碰出了轻微的声响。

  “叮。”

  埋头正在写字的朱翊钧忽然抬起头来,一下就看见了僵立在茶几旁的谢馥,眉头微微皱起。

  谢馥连忙将茶盏放下:“惊扰太子殿下温书,臣女……”

  “来人。”

  朱翊钧搁笔,喊了一声。

  方才伺候的小太监连忙出现在门口,朝内一拜:“奴婢在。”

  朱翊钧瞧了谢馥一眼,只道:“沏盏热茶上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78章 盏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