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风雨前夜

作者:时镜 书名:重来之上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有人?

  有人是什么意思?

  这一时,弄晴忽的愣了一下,望着谢馥。

  谢馥头也没抬,却似乎已经明白弄晴所想,只补了一句:“奴儿花花。”

  “什么?”

  纵使弄晴在这宫中已经有一段时间,甚至已经到了可以被新入宫的小家伙们称为“姑姑”的资历,可在听到这名字的时候,竟然也有些难以冷静。

  奴儿花花。

  这名字在宫中可算是个禁忌,这是个没有品封的妃嫔,可隆庆帝甚是宠爱,甚至盖过了李贵妃去。

  即便人人嫌弃她来自鞑靼,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去她面前蹦跶:后宫里,皇帝的宠爱便是天和地,谁敢跟她作对?

  弄晴万万没想到能从谢馥的口中听见这四个字。

  她简直疑心自己听错了。

  可抬头来,再看谢馥两回,只瞧见她朝自己眨眨眼。

  于是,弄晴了然:终究没听错。

  她迟疑片刻,回谢馥道:“还请二姑娘稍待片刻,我去通传于娘娘。”

  谢馥点了头,目送弄晴进去。

  她自个儿只站在门外等候,见着那帘子掀起落下,两旁侍立的宫人俱目不斜视,显得很有规矩。

  没一会儿,弄晴出来了,对谢馥道:“进来吧。”

  这是李贵妃已经准了。

  谢馥暗暗吸了一口气,心下还算平静,迈步往里。

  李贵妃站在窗下,并未坐着,只看着外面,手中掐着屋里那一盆白玉兰的翠叶,背对着外头。

  谢馥进来行礼:“臣女给贵妃娘娘请安。”

  “起吧。”

  李贵妃的声音不咸不淡,回过了身来,上上下下先将谢馥看了一遍,见她起身了,才看了看左右,道:“其他人都下去吧。”

  众伺候的宫人退下,李贵妃身边就剩下了弄晴一个。

  宫室中,一下有些空荡荡。

  “说说吧,怎么回事。”

  见人散去,李贵妃这才坐了下来,并不绕弯子,只问到底是什么事。

  显然,李贵妃并不很高兴。

  谢馥听出来,深知后宫中云波诡谲,并不简单,只作不知,答道:“臣女从毓庆宫回来,偶遇了葛美人与那位娘娘,她让臣女转告娘娘一句话,说自己已经有孕。”

  “啪。”

  才拿到手中的茶盏,掀开了茶盖,却忽然颤抖了一下,在茶盏的边缘磕碰着,发出了声响。

  李贵妃那一瞬间的神情,变得很难形容。

  她抬起头来,重新看向谢馥,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一样。

  谢馥脸上干干净净平平静静。

  什么也没有。

  可她就是用这样平静的神情说出了方才那几乎能炸晕整个后宫的消息!

  有孕?

  一个出身鞑靼的贱奴也能有孕?!

  不……

  重要的是,他们那一位皇上,竟还真的有这一份“本事”?

  荒谬之感,无端端袭上了心头。

  李贵妃想得很多,想起了自己的三公主,想起了自己的四皇子,也想起了如今还在太子位置上的朱翊钧,想起了无出的皇后,和有孕的贱奴奴儿花花……

  要出事。

  可是,又为什么让谢馥来告诉自己此事?

  李贵妃眼底闪过了猜疑、忌惮、厌恶、惊异……种种的情绪。

  最终,归于平静。

  她慢慢地将手中的茶盏放下了,问谢馥:“听到消息的还有别人吗?”

  谢馥说偶遇了两个人,葛秀和奴儿花花。

  若是有……

  目光一闪,李贵妃强压下了心头那一股莫名的烦躁。

  谢馥想起了葛秀,心里忽然有几分犹豫,可想想有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人多眼杂,人在宫中,做什么事没人看着?

  她遇到了葛秀,纵使此刻不说,李贵妃回头也会查到。

  在这种小事上隐瞒,毫无意义。

  “道中还遇到了葛美人,奴儿花花说此事的时候,并未避开她。”

  也就是说,这件事传了几个人。

  至于能不能保密,那就是天知道了。

  李贵妃听了,笑了一声,只一摆手道:“本宫知道了,你从毓庆宫出来怕也累了吧?太子殿下向来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日后只怕还有你受的。”

  她耳目灵通,乃是太子的生母,宫中自然有不少人要向她献殷勤。

  前脚谢馥逃也似地从毓庆宫出来,后脚就有人报到她跟前儿来了,倒跟她想的不大一样。

  太子殿下的想法,李贵妃自问一贯不知,也懒得知道。

  她只是随口一说,便叫谢馥去了。

  谢馥听了那一句“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却觉得李贵妃这笑里隐隐含着点深意,又叫人琢磨不透。

  她躬身退了出来,有弄晴相送。

  弄晴道:“张家小姐已经回了屋了,奴婢看二姑娘是个聪明人,今日之事便不必传到太多人耳中了。”

  “您放心。”

  这点事,她还是知道轻重的,说完略欠了身,便告别了弄晴,向自己与张离珠的居所走去。

  一步一步,走在廊檐下,向着天边看,晚霞覆盖了满天,盖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天。

  谢馥抬头看了两眼,又低下头去慢慢走着自己的路。

  宫里的长道,总是一格一格拼在一起,显得严谨,找不到缝隙。

  入宫来成为寿阳公主的女先生,倒是发现她的确只是小孩心性;女先生没当成,却忽然成为了太子朱翊钧的“御用”抄书下人,还莫名其妙被赏了茶喝;从毓庆宫出来,便被番邦正受宠的美人拦了道路,强求她向李贵妃带个她有孕的消息……

  一桩桩,一件件,到底叫她有些摸不着头绪了。

  谢馥隐约觉得自己是卷进了什么里面去,想了许久,却不明白到底卷进什么里面了。

  慢慢地,她走到了屋前。

  抬手按在那雕花门上,正要推开,门上雕刻的雕花却很冰冷,叫她惊了一下,于是,太子那一句话又回荡在耳边……

  “你可知,父皇为何对你格外感兴趣?”

  脚底下又有寒气朝她身上窜。

  谢馥不大能动。

  隔壁却忽然发出“吱呀”一声响,另一侧的门开了,张离珠窈窕端庄地站在门里,似乎正要出来,没料想一抬眼瞅见她,顿时“咦”了一声:“你这脸色……”

  不同于前几日气她时候那一片淡然,谢馥此刻的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闷和……阴郁,像是将雨的天空。

  张离珠话说了一半,便知道不妥,戛然而止了。

  谢馥也醒悟过来,微微一笑,驱散阴霾,道:“是我早不该笑你教公主辛苦,如今有报应了。”

  说完,也不解释,便推了自己的门进屋,也不理张离珠怎么想。

  张离珠站在原地,差点又被她气了个倒仰:好个脾气!这不搭不理的,真是要上天了!

  慈宁宫殿内。

  谢馥走后,里头已经冷寂了有一会儿。

  弄晴侍立在侧,也不敢多说话,只打量着李贵妃,看她来回踱步,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过了许久,宫内都掌上了灯,眼见着太子殿下便要来昏省了,李贵妃的脚步才停下来。

  她望着那一盏刚点亮的宫灯,慢慢地走过去,用旁边放着的银簪子一点火焰,忽然绽开一个雍容艳丽的微笑来,只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还能越过了我去?弄晴,去,拿了前儿皇爷赏的那块羊脂玉镯子,送去她那边。”

  谁也不找,偏找自己。

  要知道,皇后才是六宫之主,奴儿花花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李贵妃是开始好奇了。

  她是太子的生母,如今隆庆帝仅有的两个皇子都是她所出,外有张居正,内有冯保。一个奴儿花花,不过有孕,能翻出什么浪来?

  弄晴约略知道些李贵妃的意思,当下便领命去了。

  如今奴儿花花虽没什么封号,却住在翊坤宫中,为一宫之主,众人也都叫“娘娘”,只是她出身番邦,不管是皇后还是贵妃,谁也不搭理她,她也不搭理别人,宫中人迹罕至。

  李贵妃派了弄晴来赏东西,她倒一反常态叫人接了,又借说要亲自答谢,竟又与弄晴一道,趁夜回访慈宁宫,说来谢恩。

  消息有没有传到皇后那边,李贵妃不知道。

  她只知道,奴儿花花第一次老老实实地进了慈宁宫,且礼数周到地拜在了自己的面前,一句废话没有,单刀直入:“若贵妃娘娘能保住我腹中孩子,奴儿花花愿为贵妃娘娘马前之卒,一解娘娘忧患。”

  “忧患?”

  李贵妃有些没想到她的直接,倒是诧异了片刻。

  她失笑,又似笑非笑。

  “本宫何来忧患?”

  “您的忧患是皇后。”

  夜里寒冷,奴儿花花却依旧穿着白日的衣裳,显得艳冶无比,轮廓深刻的脸庞上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笑容,似乎坚信李贵妃会帮助自己。

  在皇帝身边很久,她比别人更清楚这后宫之中的事情。

  皇后……

  “本宫与皇后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口出大逆不道之言,却是找死。”

  李贵妃脸上表情森然了几分,也不叫她起来,只将目光放在她腹部,想起了前几日说太医去奴儿花花那边请脉,她却避而不见。想来,是她想的成真了。

  奴儿花花向李贵妃又磕了个头,恭敬道:“奴儿花花心里自是算过的,若不知皇后把柄所在,怎么敢来找贵妃娘娘?只是不知贵妃娘娘敢不敢答应这一桩交易。”

  交易……

  是个贱奴也敢跟自己谈交易了。

  李贵妃慢慢站起来,绕着奴儿花花走了一圈,笑一声道:“皇后的把柄……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德行俱佳,本宫可不止她有什么把柄哪……”

  “这把柄,便在贵妃娘娘宫中。”

  奴儿花花眼底闪过一丝暗光,竟也没绕弯子,想起了白日为自己传消息的那“谢二姑娘”。

  李贵妃闻言,却是一惊:在她宫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重来之上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来之上妆第083章 风雨前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重来之上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来之上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