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我怎么哭了?

作者:燕十千 书名:无量真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缨络每一次开口,都会让得桓因的心沉低一分,心中的失落也会更多一分。而到了现在,桓因已是非常的失望。可是,他终究不愿意接受摆在眼前的事实,想要再次尝试唤醒缨络的记忆。

  沉默了许久,桓因的双目终于明亮了一些。他想到了一样东西,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于是他连忙将之给拿了出来,送到了缨络的面前。

  此刻的缨络已经不再那么的怕桓因了,虽然她并不知道桓因是谁,虽然桓因的样子很是可怕,可偏偏她从桓因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歹意,反而能从桓因散发出的森冷气息中感受到莫名的温暖与安全感。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是直觉告诉她,桓因至少比婆罗族的那些看起来都正常的人要好很多。

  不仅如此,经过这么一段对话的时间,缨络这个一向都聪明的女子也私下暗暗想通了。以桓因的修为,若是当真想要为难她,根本就无需装出虚情假意来蒙骗她。而在她的身上,似乎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桓因这样的强者去觊觎的东西。所以,她或许无需忧虑太多。

  接过了桓因递过来的东西,缨络低头一看,便发现这是一张小小的字条。字条之上,几个秀气雅丽的小字赫然存在:缨络留给桓大哥。

  只在看清了字条之上几个小字的瞬间,缨络就露出了极为不可思议的表情,失声惊呼到:“这是我写的字!”

  桓因终于松了一口气,说到:“不错,这就是你写的,你临走前留给我的。”

  缨络抬头,狐疑的看了桓因半晌,说到:“字确实是我写的,可是……可是我不记得自己写过这样的字条了。”

  微微一叹,桓因知道,自己已经不用再试探了。看来,缨络是当真忘记了她前世的一切,忘记了在地狱经历的种种。

  至于原因,若是桓因猜得没错的话,多半不是因为薛不平的能力不足,更不会是薛不平不愿意帮他,而是地藏王那个老家伙。

  能够在轮回上做手脚的,地狱之中除了薛不平以外也就只有他了。若是他暗中插上一手,不但薛不平根本就发现不了,而且,也根本就阻止不了。

  “这个老家伙,难道是报复我对他的不敬?这人竟如此小心眼!”失望之余,桓因突然恨得有些牙痒痒。自己在地狱帮那个老家伙清理了门户,他不图报答也就算了,竟然还反过来做这样的事,当真太小气!

  再次望向缨络的时候,桓因的表情变得平静了下来。然后,他重新启动了瞒天鬼衣之力,于是他的样貌和身形都彻底变了回去,整个人的暴虐气息也被完全盖住。与之同时,天空在眨眼的功夫之间骤然晴朗起来,漫天的雷霆全都消失不见。

  “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算了,看到你都好,我也就放心了。或许,这对你而言也是一种新的开始。”桓因站直身躯,后退了几步,开口说到。

  然后,他猛的将青衣召唤了出来,直接让青衣走到了缨络的面前,又说到:“这具傀儡足有五源之力,从今往后,他就是你的护法了。有他在,相信可以保你平安无事。缨络,桓大哥在此,就真的与你别过了,希望你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要为自己而活。”

  说完,桓因对着缨络露出了一个极度温柔的笑。然后他转过了身,准备离开。

  缘法,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桓因乃是修为高深的修士,岂能不懂这个道理?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如今的缨络已然不认识他,那都是他与缨络的缘分已尽。而桓因,是不会选择去强求缘分的。

  缨络对他的付出也好,他对缨络的付出也罢,哪怕是他养丹百年,只求为与缨重逢,只求前缘再续,可或许从此以后都将会成为他美好回忆的一部分。在这其中有不甘,也没有。因为道法自然,这一次的重逢他到底等来了。只是缘分已尽,恐怕难以再续,所以相见却不相识,这就是自然。若是强求的话,桓因知道,那对自己和对缨络,恐怕都不会有太多的好处。更何况,桓因如今身在天界,处处面临凶险,他又何必把缨络给强拉进来呢?

  “缘分由天定,我辈修士,还是随缘的好。更何况,一个有回忆的人跟一个没有回忆的人,恐怕永远也不可能真正走到一起。”心中暗叹,更带着无奈,桓因知道,有的事情就是这样。有的感情,就是知道你好,我便可转身离去。

  灵力一起,桓因再不犹豫,踏前一步,就要瞬移而走。可就在这时,他的背后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等等!”

  桓因身形一顿,然后转过了脸,看向了自己背后的女子。

  女子的表情有些茫然,她的心中更是一片空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想法。可是不知怎的,刚才桓因的那一笑,莫名让得她的心中一阵剧痛。桓因作势要离去,更让她感觉似乎是要永远的失去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一般。

  呆了一阵,缨络终于看到了桓因传递过来的询问的目光。只是,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才好,因为她甚至都不知道刚才自己为什么要突然叫桓因等等。刚才那一句话,与其说是由她说出,不如说是由深藏在她身体之中的另一个灵魂在呐喊。

  不过,话终究还是要说的。于是,缨络再次说了一句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的话:“你……你可不可以给我讲讲你跟……跟她的故事?”

  桓因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无比明亮了起来,他转过了身,仿佛有些失去的东西又开始朝他而去。然后,他坐到了缨络的身边,柔声到:“你真的想听吗?”

  缨络极为乖巧的点了点头,对于坐到自己身边几乎贴住的男子竟没有一丝的抗拒。要知道,自她出生以来,除了她的父亲以外,是没有任何一个男子距离她这般近过的。

  然后,桓因开口了。而话匣子一旦打开,桓因才发现自己与缨络之间的故事当真是太精彩、太丰富了。而在这其中,又没有一丝一毫是他愿意省略或者概括过去的,尤其因为在听他说这些故事的乃是身边这个女子。

  于是,桓因说了很久,没有漏过任何一个细节。他仿佛就是带着身边的女子再次回到了地狱之中,去到了鬼域,经历了其中种种,然后又闯了出去,去往了修魔海,去到了九凤岛,又带着凤舞九天丹温养了整整百年,直至亲手将丹药交给了薛不平,投入到了轮回之中……

  等到桓因再次收声的时候,竟已是整整三天以后了。三天之中,缨络始终没有打断过桓因哪怕一次,她竟听得全神贯注,仿佛都忘记了自己的存在。而三天以后,当桓因说完一切,转身看向她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脸上早已满是泪痕……

  “你哭了。”桓因柔声开口。

  缨络的眼神本有些呆滞,听到桓因的话,她整个人顿时一颤,随即下意识的把手放到脸上一擦,这才有些诧异的说到:“是啊,我怎么哭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无量真途》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无量真途第四百零九章 我怎么哭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无量真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无量真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