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甜还是不甜

作者:叶雪伦 书名:公主殿下嫁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我端坐于茶棚内, 一边品茗一边拿着本书打发着闲暇时光。

  护卫一边站在茶棚外边为两匹马梳理『毛』发, 一边注意着周围有无可疑人物靠近, 总觉得龙神混杂之处易生事端, 心中那根弦一直紧紧绷着。

  果不其然, 不远处,一位身着儒服,一派俊逸洒脱的公子款款往茶棚处走来,护卫见此人面容俊雅, 目光精锐,行步沉稳, 健走如风, 分明非同寻常之人。

  而此人的目光却时不时放在了高辰身上, 见他毫不迟疑往茶棚那走去, 护卫警惕地立刻挡在了茶棚前, 阻止任何人靠近。

  “站住!”

  见那儒服公子不为所阻, 护卫止不住呵斥道:

  “你是何人?”

  这儒服公子却并未将这小小护卫放在眼中,脸上倒是笑容不改,语气亦是颇为客气了, 言道:

  “这位壮士, 在下行路多时, 颇感疲惫, 见此处有一茶棚正好休憩,还请壮士莫要多加阻拦才是。”

  护卫知道这茶棚是供行人休憩之所,自是不能如此霸道蛮横将其他人都赶将出去, 只是其他平常百姓或许可以,可此人,断断不能放他过去,以免危及公子。

  护卫依然挺身挡在此人跟前,便是不许他身后茶棚了。

  这儒服公子不觉多看了这执拗护卫一眼,倒是有些赞许此人勇气可嘉呢。旋即望坐在茶棚内悠闲看书品茗的高辰那瞧了几眼,便又是抬手又是呼喊道:

  “高御史,下官今日特意来寻高御史报到的。”

  边说着这儒服公子还又蹦又跳的,都没了一个世家公子的风范,行为举止表现得与他那俊逸儒雅的面容显得格格不入,便如同一般市井小民一般。

  护卫也没想到这位公子竟会如此作为,更是不敢将此人放过,挡得越发严实起来。

  听到有人唤我,我不禁眉头都蹙起来了。

  那个朝我大喊大叫、挤眉弄眼的人真的是我那乾天师兄么?!

  什么兰芝玉树,朗月入怀,眼前这师兄莫不是被人冒充的吧?

  我不禁抚额哀叹。

  “让他过来吧。”

  “可是,公子……”

  护卫还是『摸』不准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

  “无碍,这位萧先生,还是你们少帅亲自请来作我首席幕僚的呢!”

  言语间,颇有些埋怨珝的小心思。

  护卫闻言,脸上微有诧异,知道这是少帅之令,自是不敢违背,便抱拳作揖,向乾天请罪道:

  “末将无理了,请萧先生莫要怪罪。”

  “壮士赤胆忠心,萧某又岂会怪罪呢。”

  “萧先生,请。”

  护卫旋即让开路来,将乾天请进了茶棚。

  “萧先生,请坐。”

  我此刻格外客套,还特意拿了个茶碗,为他也续了碗茶水来。

  “那下官便叨扰啦。”

  师兄的表现像极了一个下级官吏在面对自己上官之时的那种唯唯诺诺。

  “萧先生何以如此心急火燎,明日前来府衙报到亦不迟么。”

  这么早跑过来报到作甚,又没什么好酒好肉招待你?

  “属下能在高御史手下办事,自是不敢稍有懈怠,更何况属下将来衣食全都仰赖高御史,必得勤勉任事,方不负高御史提拔之恩了。”

  这奉承之言是一句接着一句,感情以往他的那些手下都是如此奉承他的,这回他便顺手捏来,借花献佛?

  “你的衣食还得仰赖于我?”

  真是不要脸啊!

  想想这洛阳城中最大的消金窟便是那座逍遥楼了,其中最大的受益者不是洛阳之主又是何人?他如今的身家说是富可敌国也当不为过了。

  这般富有之人跑来同我这个被停了半年俸禄的人哭穷,简直岂有此理!

  “咱们这座庙小而清冷,供不起这尊大佛了,萧先生还是令投明主吧?”

  我供不起你这尊大佛,你还是放过我吧。

  只见师兄摇头摆手,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说道:

  “这可不行,君子重然诺,轻生死。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既然承诺在前,便不得背弃诺言,否则便会为人所不迟。

  ……

  这是他与珝之间定下的承诺,若是背约便是让珝失信于人,我自然不会让此事发生的。

  哼,师兄果然是只老狐狸!

  “罢了,不提这些,师兄,你是特意来寻我的么?”

  实在不愿与师兄再扯东扯西,不如有话直说来得痛快些了。

  “倒也并非刻意,算是巧合吧。听人说起一位身着公服的官员竟与平民一道混迹人群,颇感意外,便来凑个热闹了,却不曾想此人是你……”

  师兄终于也恢复了些本来面貌,我瞧着也稍微顺眼了些。

  “是我很奇怪么?”

  “不奇怪,是你那『性』子能办出来的事儿。”

  也不知师兄这是赞誉呢还是贬低。

  “只是买糕点的话,何不谴了下人来,偏要将自己置于险要之地……”

  “险要?现下洛阳城中还有人能杀得了我么?”

  我能如此明目张胆且毫无畏惧,就是笃定了没人可以在洛阳城中动得了我一根毫『毛』了。

  “更何况自己躬身亲力亲为和别人代劳感觉是极为不同的,即便是买糕点这样的小事儿也是如此,师兄啊,只要是有关她的事情,与我而言便都不是小事儿。”

  师兄笑而不语。

  我说得很实诚,而师兄也自然明白我对珝究竟是怎样的感情,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了我要表达的话语。

  “对了,师兄,你应该知道薛老家主将他的那两个犯上作『乱』的公子藏匿至何处了吧?”

  薛家的事情,大概没有人会比师兄更清楚的了吧。

  “薛家的那两位公子不是逃逸了么?又怎会成了薛老家主藏匿了呢?”

  “正所谓舐犊情深,薛老家主亦不能免俗,若是老而丧子,定然万分悲痛。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两位公子作『奸』犯科,杀人害命,十恶不赦,情义与礼法注定难以两全。所以,师兄若是知道薛家这两位公子的下落,还请告知,我要将他两人绳之于法。”

  我言语中是用请求告知的话语,可语气却显得格外强硬不容置喙。既然师兄要做我的首席幕僚,那他上官的『性』子如何当然要尽快教他知晓才行了。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师兄若有所思的重复了这句哈,旋即点头称赞道:

  “这理由确实无可辩驳了。”

  “他们既然触犯国法,便该刑之于法;而这家规,师兄你应该比我清楚,薛家传家之血风水堪舆与机关之术究竟师从何人?天理昭昭,因果循环,薛家之人折在我手,也算不怨啦。”

  师兄很赞同我的说辞,所以并未迟疑便将薛家这两位公子的下落告知了。

  “他们已藏身于‘鬼市’之中了。”

  “鬼市?!夜间集市,至晓而散。牛鬼蛇神,法外之地。洛阳城中也有鬼市。”

  “洛阳城乃百年龙兴之地,兴盛衰亡犹如『潮』涨『潮』落,生生不息却又福祸相依。千百年来人们窥探这这天地造物变化,令人能俯仰天地之间,寻得光明雨『露』繁衍生息,代代相续。可即便光明普照大地,也终会有光明无法照耀之地,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易买卖,那些见不得光的人与物,也总得有个安身立命之所……”

  安身立命之所?鬼市便是一群牛鬼蛇神、各路神仙、作『奸』犯科、亡命之徒等等之人的安身立命之所了。

  师兄倒是间接提醒我逍遥楼那件事儿了,他这也是在告诉我,凡事都要懂得适可而止,有些东西它既然存在了那必然会有它存在的理由和意义。

  “那师兄你的意思是?”

  “薛家的两位公子既已入了鬼市,那他们此生便永远都走不出鬼市。你不觉得让他们永远活在黑暗之中苟且偷生,是比处死他们更为严厉的惩罚么?”

  不得不说,师兄的这种惩罚方式,是最为令人不寒而栗的。而我想要将他们刑之于法,是为了惩恶扬善,警惕后来。我与师兄之间,究其初心,终是有本质的不同。

  “那洛阳鬼市究竟在何处?”

  我终究还是对这鬼市感兴趣了。

  “怎么,你想去趟鬼市么?”

  不说逛鬼市,去鬼市,必须说趟鬼市,趟,有『摸』石过河,自知深浅之意。而鬼市,终究是个你买我买的交易市场,里面的货品包罗万象,可只要是鬼市里交易的货品,看货不问货,买定离手,无论真假,转身不认。因为鬼市的东西稂莠不齐,难辨真伪,所以,就称为‘趟鬼市’了。

  “想去,不过有心无力啊。”

  这才答应珝不不出去惹是生非,这么快就食言而肥,那可就不是一顿所谓的惩戒可以抵消得了的罪过了。

  更重要的是,我不能让珝再为我的安危而忧心了。

  师兄闻言一脸恍然神态,好笑着说道:

  “所以你才亲自来买糕点,是打算做请罪之用的么?”

  “哎呦喂,我的这点小心思都被师兄你瞧出来了啊。”

  那就更别提想隐瞒珝了……

  可我就是想买好吃的来哄珝开心么!

  “也好,鬼市龙神混杂,乃是非之地,你还是离远些的好。”

  连师兄都这么说了,看来那地方确实不适合我踏足期间。

  “也罢,除非这薛氏兄弟一辈子在黑市中不出来,今日我抓不住他们,来日,自有人能将他们绑拿入罪!”

  我说得笃定自然,因为经历了洛阳城内总总,让我开始思考朝廷法令该如何行之有效的约束江湖中人么,而我已经有了很好的应对举措和方案了,那就是朝廷必须建立一个能同时对朝堂和江湖武林中人都有律法约束力的执法机构,它应该是善与恶之间的中点,更应该是皇家掌控天下的一柄锋利之剑!

  以前朝廷不管江湖仇杀之事,究其根本便是为了让江湖武林势力此消彼长,互相制衡。可终究是弊大于利,杀人害命有伤天和,江湖纷争仇杀不止,平民百姓便难有真正的太平安乐。所以无论出于统御天下还是止戈刀兵的目的,朝廷都应该介入江湖仇杀之事。

  因为,死生大事,只能牢牢地『操』控在朝廷手中!

  ……

  薛家之事,姑且告一段落。现在最重要的,应该还是我们此行前来洛阳的最终目的,那颗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传国玉玺了!

  “师兄,我想请孙家家主孙如海为我保一趟镖!”

  师兄的神态悠闲,淡泊自然,自有一番独特气质,大家风范。

  “我想让孙如海一路护卫王荀前往突厥之地。”

  传国玉玺遗落突厥之地,若不尽快将其寻回,只怕江湖武林从此又将陷入动『荡』纷『乱』。

  师兄对于我提出的这个请求并不意外,反而还乘机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来。

  “可以,等孙如海护送王荀抵达突厥之地,我便让孙如海除掉王荀。”

  闻言,我不免微微叹了口气,反问道:

  “师兄你同王荀有仇?”

  “没有,但你有不得不除掉他的理由。”

  我忍不住轻笑一声,言道:

  “所以,师兄,你也觉得我该杀人灭口么?”

  “你调王荀前往突厥,难道没有怀揣此心么?”

  还是师兄了解我啊!

  “嗯,不能否认,我确实动过这样的心思。可王荀,是个活人堆里的死人,却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的活人。要想杀他,谈何容易。更何况,我并不是非杀他不可,就因为他知道了我是玄远叶家之人么?纸是包不住火的,即便今日我除掉了王荀,难道将来就不会再有第二个、第三个王荀了?”

  撒了一个谎,将来就得用无数个谎言去遮掩和覆盖,可那样的生活,想想都觉得累。

  而对于我来说,最为致命的倒已不是我身为玄远叶家之人的身世,反而是我是女儿身的事实……

  我十分清楚的知道,只要是谎言,终究会有被拆穿的那一日!

  “你想同你的皇祖母坦诚自己的身世么?”

  “有时候一句实话,抵得过十句谎言。”

  这应该是破解此局最好的解决之道了。

  我可以同皇祖母坦诚自己来自玄远叶家,这不仅仅因为皇祖母从一开始便知道我并非高家真正的长子嫡孙,而我今日能有的总总名利地位都是皇祖母所赐,就连与琬儿的这段婚盟,都是皇祖母恩赐的,做人当懂得知恩图报,即便我是皇祖母手中精心培养的一颗棋子,可我心里依然谨记着皇祖母对我的恩情,此生定然结草衔环以报。

  更重要的是,如今玄远叶家因阿姐而重现江湖,各方势力都会想法设法地将玄远叶家之力收为己用,皇祖母目光如炬,更十分清楚的知道玄远叶家对北魏朝廷意味着什么,又怎么可能让玄远叶家为他人所用?

  我身为玄远叶家之人的身世若在此时为皇祖母所知,也许还能因祸得福,不但能为阿姐化解一场灾劫,也许还能助我在事业上取得更无人可取缔的优势,只有如此,我的政治命途才能走得长远。

  “你既然有所谋划,想必心中定有计较。只是王荀,我依然要杀!”

  师兄此言一出,就不得不令我怀疑,他与王荀之间却有恩怨。

  看来这回王荀若是侥幸未死便算他命大,若是死了,那也是我递的刀啊!

  “为什么?”

  只见师兄依然一脸微笑,却始终未开口应答。

  真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

  “高御史,这是您要的糕点。”

  管事小心翼翼地将糕点包好后,恭恭敬敬地捧了过来,我不禁两眼放光的盯着这些美味的糕点,一想到珝脸上『露』出的笑容,就恨不得带上这些糕点『插』上双翅立刻飞回去了。

  “来,这是银钱,收好。”

  我将糕点抱在了怀里,旋即将准备好的银钱交给了管事。

  管事却不敢伸手去接。

  “你卖我买,银货两讫。”

  我这般一说,这管事才敢伸手去接。

  旋即,我又亲自去向老夫人致谢,老夫人热情好客,想留我用过晚膳,可我见时辰不早了,还是告谢请辞了。

  待与师兄辞别之时,我便将一部分糕点直接递给了师兄。

  师兄瞅了瞅我递过去的糕点,摇了摇头,冷着脸说道:

  “我不喜欢糕点。”

  “又不是给你的,这些是给谨娘和那只小野猫的。”

  “……”

  师兄第一次被我呛住了。

  我忍不住得意一笑,不再理会师兄,便往护卫那儿去了。

  “来,你也吃些吧。”

  等了这么久,肚子应该也饿了。

  “末将不饿。”

  护卫还是一板一眼的。

  “这可是你们少帅最喜欢吃的糕点……”

  我话一说完,护卫绷着的脸『色』不觉有些微红,最后还是缓缓伸手从我手中接过了那份糕点了,然后小心翼翼地给揣进怀里去了。

  我笑着将糕点好好放在了马背的包裹里,翻身上了马,便准备着往回赶。

  护卫在前头将马缰递到了我手中,起初有些迟疑,可最后他还是大着胆子出言问道:

  “公子,咱们少帅究竟是喜欢吃甜的糕点还是不甜的?”

  这护卫果然还是忍不住将这个问题问出了口。

  我嘴角不觉微微上扬,忍不住笑了两声,随即很坚定的给了他一个答案。

  “你们少帅啊,喜欢吃甜的。”

  ……

  是啊,她总算不喜欢太过甜腻的东西,其实,她不是不喜欢吃甜的,而是因为若是太甜了,就可能会忘记活着的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公主殿下嫁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公主殿下嫁到309.甜还是不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公主殿下嫁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公主殿下嫁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