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天才纨绔 > 第03章 打了儿子打老子

第03章 打了儿子打老子


  清晨的阳光,透过病房的窗帘洒入,使得昏暗的房间变得明亮起来。江枫所在的病房虽说是独立病房,但外边还是时不时有声音传来,医生也开始查房,一时间原本寂静的空间变得有些喧闹起来,使得医院这个略显得清冷的地方有了一些生机。

  病床上,江枫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那紧闭的双眸倏地睁开,眼一道如电的精光闪出。一拳随之轰出,空气,发出轻微的声响。

  “炼体第一层,成了!”

  轻吸了口气,江枫略带喜意从病床上跳了下来,一个星期的时间,终于勉强有了一点进步,身体虽然还是那副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身体,力量,却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还是太慢太弱了!”江枫感叹了一声。

  江枫的脑海,至少有不下于一百种方法可以迅提升实力,但地球不同于修真界,这里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太稀薄了,薄到几乎感受不到。

  而且,他的身体本源在劫雷被轰碎,夺舍重生,虽说还残留着记忆,但其实已然只剩下一缕最强的元神。本源丹田破碎,实力衰退到了极点,一切只能从头再来,从最基础的炼体开始。

  当然,如果童身未破,精气神三全的话,那也可以直接进行高层性功法的修炼,以本源之力淬体炼气,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筑基,进行真正的功法修炼。不过这具身体早在N年前就不是处男了,这种办法对江枫而言,有点奢侈。

  修为的破碎,一开始的时候多少让江枫有点难以接受,不过他也心知肚明,虽说他自诩为修真界的天才,但其实算不得真正的天才,比之那些圣子圣女,天赋差的不止一星半点,他最强的地方,不是天赋,而是他那所向无前的强者之心。

  既来之则安之,江枫有自信自己可以克服暂时的困难,而且他还会炼丹制符,不管是丹药还是符箓,都可以大大弥补天地灵气不足的缺陷,迅提升实力。

  不过现在实力还是太弱,至少要到筑基期,才能炼制最简单的丹药,而且他目前对这个世界缺少足够的认知,到时候能不能找到灵草和合适的丹炉还未可知。至于制符,现阶段也是绝无可能,最低级的符箓,也必须要达到炼气期初期才成。

  好在江枫对这些并不担心,修炼一途,他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领悟,现在所需要做的,不过是从零开始,再修炼一次而已。只要不存在修炼功法上的障碍,所有的问题,都可以想办法解决掉。

  八点半左右,江枫刚刚吃过早餐,就听敲门的声音响起,一个衣着得体的年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枫少爷,老爷子让我来接您回去。”

  江枫轻轻点点头,“走吧。”

  黑色的奔驰轿车,慢慢的驶入江家别墅群区域,最终在主别墅大铁门前停下,年男人下了车,帮忙打开车门,迎着江枫下车。

  “枫少爷,老爷子他们就在里边,请。”年男人说道。

  江枫大步朝里边走去,才刚进铁门,就被一个年轻男人拦了下来,年轻男人一脸笑意的说道:“哟,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江大少吗,怎么出院了也不打声招呼,哥哥我好去医院迎接你啊。”

  年轻男人的年龄比江枫略大一点,虽是笑着,眼却流露出浓浓的鄙夷与不屑。

  “不用了,我自己会回来。”江枫淡淡说道。

  “自己会回来,你倒是好意思说出口,要是我是你,我可没这个脸回来。”又是一个略显得尖细的声音响起,另外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过来。

  这两个男人长的有八分相像,是一对亲兄弟,先说话的叫江浩,后面来的叫江平,江枫看着他们二人,仔细想了想,认出他们二人是大伯江景云的儿子。

  对于他们的态度,他倒是习以为常,要知道以前,他可没少被这兄弟二人奚落嘲讽欺凌,就连那记忆,也是对二人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说起这点,江枫也是有点哭笑不得,这家伙都混的这么惨了,还有心思砸钱泡妞,难怪别人说他是白痴加废材,就连他自己,都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憋屈感。

  不过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不以为意的一笑,江枫饶有兴致的说道:“哦,是吗?那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没脸回来?”

  江平笑嘻嘻的扬了扬手的手机,说道:“江大少难道不知道自己出大名了吗?花田跑马场策马扬鞭,狂追燕京第一美女,那英姿,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的紧啊。”

  他说着这话,故意拖长了音调,语气促狭之极,哪里是刮目相看,分明就是冷嘲热讽。

  “你说的那个燕京第一美女叶青璇?我的确是追过,怎么,你们也想追吗?想也没用,得要付出行动才行,不过看你们两个这样子,大概是没那个胆子吧。”江枫犀利反击道。

  江浩和江平二人脸色齐齐一变,见鬼一样的看着江枫,万万没想到江枫会说出这样的话。

  要知道,以往,只有他们两个欺负江枫,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啊,什么时候,这废材,竟然敢还嘴了?

  “嘿,我先前听说江大少你色胆包天,花田跑马场大叫要娶叶青璇做老婆,本还以为是讹传,没想到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都敢拿我们两个寻开心了,该不会是在医院住了几天,把脑子住坏了吧!”江平冷声说道。

  “滚!”江枫不耐烦的道。

  “你说什么?”江浩一根手指,指到了江枫的脑门上,怒声吼道。

  “我说,滚!”江枫依旧是这句话,连语气都不曾变化一丝一毫。

  “哈哈——”江浩和江平都是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未落,江浩猛的一抬手,一个巴掌,朝江枫的脸上扇去。

  江家年轻一辈,他就是绝对的权威,从来没有任何人敢挑衅他,这个废物,也绝对不能。

  “啪”的一声脆响,江平眉开眼笑,都可以想象那一巴掌落在江枫的脸上,是何等精彩的画面。

  但很快,他就脸色大变,那巴掌,不是落在江枫的脸上,而是落在了江浩的脸上,几乎在江浩扇巴掌的一瞬间,江枫的手就挥了出去,一巴掌,用力扇在了江浩的脸上,五根通红的手指印浮现而出,江浩怒了,江平懵了。

  “你竟敢打我?”江浩简直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被这个废物给打了,嘴里喷着粗气,发狂一样的一连朝江枫挥出去十多拳。

  江枫躲都不躲,直接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上,人影已慢慢远去,“以后,在我说让你们滚的时候,你们最好是滚远一点,千万不要再惹我,不然我一定让你们死的很难看!”

  “龇!”

  江平倒吸一口冷气,目瞪口呆的看着江枫远去,整个的傻掉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而且,他还敢打人,莫不是要反了天不成?

  江枫没有反天的意思,他为人的准则向来很简单,谁敢动他一根手指头,他就敢要那人一条命。

  一步踏入别墅大厅,江枫就是感觉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抬头一看,才注意到客厅里坐满了人,以江老爷子为首,坐在正,旁边分别是大伯、父亲和叔叔,还有一些女眷和年轻小辈,江家的直系亲人全部到齐。

  再看坐在正的老爷子一脸怒气,父亲一脸凝重,大伯和三叔也是对他怒目而视,就是不由苦笑,这可真是好大的阵仗!

  被簇拥在间的江老爷子,一头银发,满脸老人斑,但精气神还不错,看见江枫,不等江枫主动发问,就是一声厉喝:“不孝子,给我跪下!”

  江枫大步走过去,傲然挺立,站在老爷子的面前,身躯挺直如标枪,冷漠的说道:“我没犯错,为什么要我跪下?”

  “你还强词夺理?”老爷子须发皆张,怒不可遏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愚蠢行为,给我们江家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小枫,你翅膀硬了,本事大了,做事情也不用考虑后果了,是不是?”阴阳怪气,是大伯江景云一贯的腔调,江景云对江枫最看不顺眼,一有敲打的机会,绝不放过,“你好歹快二十岁的人了,做事情就不能多用用脑子?考虑一下前因后果?你说你在花田跑马场做出的那些事情,是有脑子的人能做出来的事情?我对你很失望!”

  “小枫,你做事太鲁莽了,叶青璇是什么样的人,叶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你这样死不要脸的缠着她,能够有什么结果?还容易让人看扁了我们江家,以为我们江家教子无方。”

  三叔江明非语重心长的说道,他说话慢条斯理,不温不火,在江家一直都是老好人一个,从来不偏不倚。

  但江枫此时哪会看不出来,相比较于江景云那种不加掩饰的厌恶,江明非的温水煮青蛙手段,才是最厉害也最难对付的,虽说他目前在江家并无实权,但掌控着江家的经济大权,能量手腕,不容小觑。

  江枫要追叶青璇,固然是因为美色动人心,头脑发热,但何尝不是想要做成一件事情,扬眉吐气一番?

  相比较之下,江枫的父亲江汉宇,是三人最为平庸的一个,多年来一直担任部委里的闲职,没有任何升迁的迹象,他本人倒是对此极为满足一般,每天喝喝茶溜溜鸟打发日子。

  因为江汉宇脾气古怪的缘故,江枫从小到大都是跟在老爷子身旁,老爷子原本对他寄予了极大的希望,悉心培养,可惜他太不争气,总是惹出祸端,让老爷子一再失望,才疏远了不少,这一次二话不说就让他跪下,可见是动了真火。

  “大伯,三叔,你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就不要多说了。”江枫淡淡说道。

  “什么?”江景云怒了,一拍桌子,叱喝道:“什么叫我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你做的那些蠢事,有哪件是我们不知道的?你真以为自己瞒得住?”

  江明非也是火向上冒,想起自己听到的那些风言风语,一扬手将茶杯扔到了江枫的脚下,说道:“小枫,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你看看你自己,像个什么样子?有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

  江景云和江明非一个扇风,一个点火,无疑是让事件火上浇油,老爷子气的浑身发抖,大吼道:“叫你跪下,你耳朵聋了,还是我的话不管用了?”

  江枫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不会跪,谁喜欢跪谁就跪下好了?”

  “混账东西,叫你跪下你就跪下。”江景云愈发怒火冲天。

  眉头微皱,江枫缓慢而坚定的摇头:“不跪!”

  “好,有骨气,不愧是我们江家的种,我倒是要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江景云上前一步,一只手压在江枫的肩膀上,吐气开声:“给我跪!”

  江枫纹丝不动,咧嘴朝他一笑,那手,如闪电般伸出,扣住了他的手脉,反方向一扭,同时右脚踢了出去,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

  “噗通”一声,江景云被他踢的跪在了地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才纨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