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天才纨绔 > 第2410章 逆行者

  戴天尊张大了嘴巴,脸色一片惨白,不知该如何言语。

  “还是说,你一早就认定了,江某不敢出手杀尔等?”江枫笑眯眯的问道,然尽管笑着,轻易可看出,江枫眸底深处的那一抹狠戾。

  对方几人有备而来,气势汹汹,那赫然就是逼宫,信心十足,殊不知道,这般行为,要多愚蠢就有多愚蠢。

  戴天尊颓丧不已,长长叹息。

  他的确是认为江枫不敢出手,所以才是这样的放肆,否则的话,就算是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是万万不敢,跑到江枫面前指手画脚,毕竟,那和找死,绝无区别。戴天尊就算是再怎么愚蠢,也绝不可能那样做。

  “江枫,我辈修士,以你为尊,你如此行径,就不怕成为我辈公敌吗?到那时候,哪怕你最终证道,这天下,也必无你立足之地!你定当要考虑清楚了,不要做出让自身后悔莫及的事情来,那样的后果,非你所能承受!”戴天尊在厉吼,发出最后的警告,在挣扎,意图求取一条生路。

  “纵使那般,又如何?”江枫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

  戴天尊为之哑然,江枫的态度再明显不过,显见毫不担心,成为当世天尊公敌,或者也可以认为,当世天尊,无一被江枫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戴天尊蓦然倒吸一口冷气,他意识到,不仅仅是高估了自身的分量,更是高估了当世天尊的分量。

  这一世,江枫独尊,便是连那圣人都斩过,又有几人,能入江枫的法眼。

  “该死!”

  戴天尊顿时恼怒不已,他知道自身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江枫既已出手,他必然没有侥幸的余地。

  “逃!”

  心念一动,戴天尊就是将一件道器祭出,伴随着那件道器祭出,万米虚空都是被横镇了,借此机会,戴天尊疯狂的朝着后方窜逃而去。

  “戴天尊,你不该自作聪明的。”江枫喃喃说道。

  那般封镇的力量,在江枫看来,几如笑话,直接一剑斩破,随之又是一剑,斩在虚空之上,十万米虚空被引爆,可见到一道身影,被斩成血雨。

  “轰隆隆……”

  虚空大爆炸,一道道目光被吸引过来,有修士惊诧,也有修士在倒吸冷气,诸人的神色,一时间,都是复杂莫名,他们隐约有着一种预感,因江枫之故,这条路,注定沾染更多的血腥。

  那一道道的目光,分明是有着窥视的意味,江枫自然很是清楚,很多的人,对于这样的情况,都是乐见其成。

  可那又如何?

  横推过去,统统镇杀便是!

  “刷!”

  身影一动,江枫踏足前路,继续朝着前方行去。

  戴天尊等人之死,对于江枫而言,只是一则微不足道的小插曲罢了,过后便是遗忘。

  归根结底,对方太过弱小,不值一提。

  除了戴天尊之外,其余几人,纵使让江枫记住其名字的资格都不具备。

  他们妄想在江枫面前放肆,那般行为,犹如蚍蜉想要撼动一棵大树,何等的天真!

  江枫速度加

  快了不少,强行横渡。

  在那虚无之处,劫雷密布,如柱一般的雷霆,挟裹着天道神威,在那里疯狂轰击,爆发出令人心悸的异景。

  雷霆如瀑,任由再如何强大的存在,此刻都是显得无比的渺小。

  这是一条逆行路,以个人意志,与天道意志抗衡!

  随着江枫前行,那天道之威,要更为震怖,道心在颤鸣,与之共振。

  “这是道的力量!”江枫轻语道。

  在这条路上,不仅仅是有那天劫,更有无数种道,无数种法。

  道与法在演绎和阐述,各人感受不同,收获就也不同。

  圣道路不是一条路那般简单,确切的说,一个修士一条路,也就是说,每一个踏上圣道路的修士,在这里,所感受到的道以及法,都不胫相同。

  道并非以唯一的形式存在。

  但只有那修士,感受到唯一的道,触及到唯一的法,方才能有证一世道的机会。

  江枫沉下心神,感受着道心的颤鸣,不过仅仅是颤鸣而已,并非共鸣,当然江枫知道,只有在这条路上,走到尽头,共鸣才会发生!

  “轰!”

  江枫于虚空之上踏步,在其身后,留下一道道残影,一道道的视线尾随着江枫的身影极目远翘,久久都是无法回过神。

  “嗯?”

  约莫数分钟过后,江枫身影一定,在他视线前方,一道身影,吸引了江枫的目光,那是一尊不完全斩道者。

  “蛰伏当世的不完全斩道者!”看过去,江枫低语道。

  那一尊斩道者分外陌生,江枫并不知其名号,但随意一眼,便是得知,那是一尊蛰伏当世的斩道者。

  圣人自我斩道,于当世蛰伏,往往其斩道会更为彻底,然不止一尊蛰伏当世的斩道者不完全斩道,显而易见,这般存在,还有很多。

  “对那圣人,我终究是低估了。”江枫默默说道。

  斩道者于当世蛰伏,却不完全斩道,那意味要付出更为惊人的代价,而那样的代价,纵使圣人,能够承受得住之辈,往往也是百不存一。

  通常而言,能够得以蛰伏当世,却不完全斩道,必当是那一方巨擘一般的存在,惊艳过无数世代。

  “江枫!”

  那里一道目光,朝着江枫扫视而来,转即略有些沧桑的声音,在江枫耳边炸响。

  “有何指教?”江枫随口问道。

  那尊斩道者闻声诡异一笑,却并不言语,转身便走。

  对此江枫见怪不怪,毕竟,在这条路上,对他有好感之辈,委实太少太少。

  “轰隆隆……”

  那尊斩道者迅速离去,并没有和江枫打交道的兴趣,自然江枫同样如此就是了。

  “圣人,终究是圣人!”待那道身影消失,一声轻叹,江枫如此说道。

  江枫就是继续前行,掠过一道道的身影。

  诸多证道者在这条路上同行,看上去似乎并不孤单,然而证道者,归根结底,是一条无比自我的路,每一位证道者的心中,都是有着一份无言的孤寂,江枫同样如此。

  不过或许是自我心性彻底释放的缘故,江枫由始至终

  ,都从容且坦然,固然这是一条独行之路,却并不会因此而感到孤单。

  “这劫雷……”

  江枫抬头,仰望天际,那里一道道劫雷横亘,那样的场景,莫名就是令人,不由自主心生敬畏。

  一般来说,越是强大的存在,往往就越是缺少敬畏之心。

  但在这条路上,则是正好相反,却是强大的存在,往往就越多敬畏之心。

  不完全斩道者比之完全意义上的斩道者更为敬畏,自方外世界降临的斩道者,比之蛰伏当世的斩道者更多敬畏,当世天尊,却是最少敬畏之心。

  因为,唯有触及过非凡,才能愈发清楚的得知,那是怎样的大恐怖。

  证道如历劫,千百劫之后,才是新生!

  当世天尊虽然强大,但因为是第一次踏上这条路的缘故,哪怕对圣道路有着一定程度的认知,那些认知,往往也不过流于表面而已,无法切身感受,也就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

  当然,也有强大存在,毫无敬畏之心。

  那并不是无知无畏,而是有知无畏,不过这般存在,放眼这条路上,也都如那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譬如老夫子!

  老夫子自然是无畏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这一世,踏履红尘,传经布道。

  譬如温别离!

  那是曾经的圣人,在这一世转世,要破心中圣,显见其野心到了怎样的地步。

  也譬如,舒静琀!

  舒静琀自当是大无畏,因为她的身份太过特殊了,当世唯一圣,只手托起这一世。

  江枫自知,自身终究是有所敬畏的,哪怕他破天下圣,但那只是由于立场不同而已,毕竟如果不是江枫曾在地球上生活过一段时间的话,那么,江枫的高度,也将注定有限的很。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才纨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