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天才纨绔 > 第2425章 天选之人

第2425章 天选之人


  这般不同看似并不明显,但有如之前,人性的释放一般,潜能在一个极为之短的时间,就是爆发了。

  “果然有用!”

  江枫暗自说道,借助这一霎那的潜能释放,加快速度朝着前方横渡,终究在数分钟过后,得以追赶上祁予。

  “你来了。”

  扫视江枫一眼,祁予轻轻说道。

  江枫也是看着祁予,双眉紧皱。

  祁予的情况,却是比之肉眼所看到的更要糟糕,肌体炸裂、破碎,通体淌血,随着劫雷的不断轰击,气血蒸发,不足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

  这是很惊人的情况,因为,此时的祁予看上去,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若非是那一股信仰的力量在支撑的话,必然一早就倒下、葬道!

  似乎也是明白,自身的情况极为糟糕,祁予却是有着前未有之的安宁,那一句话过后,可见到祁予的嘴角,有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勾勒。

  “有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回答祁予的话,江枫直接问道。

  “或许有,不过,我不知道。”祁予说道,她知道江枫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并没有任何的彷徨和焦虑,是那样的坦然。

  “难道,气运两宗古之先贤,统统都跑到这条路送死不成?意义何在?”江枫沉声说道,莫名就是感觉心绪不畅快。

  祁予微微一笑,她似乎因江枫这话,勾起了某些联想,一会过后,方才是说道:“其实这么理解的话,也没问题。”

  听祁予这样一说,江枫不由有些傻眼。

  “噗嗤!”

  祁予忍不住失笑,说道:“你好像是在关心我,是吗?”

  “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总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送死。”江枫无可奈何的说道。

  “哦。”祁予点点头,倒也没有特别的反应。好像是早就料到,江枫的答案一般,因此这样的一个答案,或许未必是她想要的,但却也并不会因此有特别的情绪。

  “我气运两宗历代先贤,实际上一直都在总结失败的原因,但不知为何,始终有所欠缺!”就听祁予又是说道。

  “我听过一种说法,证道充满随机性的变数……也就是说,有些人,注定能够证道,他们被称之为天选之人,当然,这样的人并不多,有如凤毛麟角,其余证道之辈,要么拥有大毅力,要么就是获得过逆天的机缘!”祁予说道。

  “天选之人?”

  江枫脸色略有些古怪,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总之,原因很复杂,后来,索性就放弃了,听天由命吧。”祁予说道,一声叹息。

  “随机?天选?”

  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祁予并不会知道,她简短的两句话,已然是在江枫内心深处,掀起轩然大波。

  圣道路充满无数的变数,正因那繁复多变的变数的缘故,纵使斩道者第二次踏上这条路,都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这些变数,很大一部分是无序的,处于一种失序的状态,但加上随机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或许祁予没能想明白,可是对于江枫而言,这样的两个字,却是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分量。

  特别是,祁予提及,天选之人!

  如果这般说法,并非空穴来风的话,岂非是表示,所谓证道,最终的真相乃是一个天大的骗局?

  因为,无论随机还是天选之人,都是充斥着精心安排的痕迹!

  “不对,这些话,祁予应该是特意说给我听的,这表示,很早之前,祁予就产生了某些怀疑。”江枫暗自说道。

  尽管从眼下的情况看来,这样的怀疑绝无依据,无比的荒诞,几如笑话,但从种种征兆来看,却也并非没有可能性。

  “看来,要多上几个心眼才行!”江枫默默说道。

  无论真相是什么,江枫情知,自身都算是欠了祁予一个天大的人情,别的债容易还,而人情债,最是难还。

  “你在想什么?”将江枫的反应纳入眼中,祁予似笑非笑的说道。

  她的确是有意提醒江枫,只是此事的真相纵然她自身都无法确定,因此才是选择以一种随意的口吻说出。

  至于江枫是否相信,祁予并不强求。

  不过将江枫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祁予便是知道,即便江枫并不完全相信,总归也是让江枫多了几分警醒,如此,也就够了。

  “我在想这条路还有多长。”江枫笑着说道。

  “我又听过一种说法,证道往往发生在刹那之间。”祁予笑吟吟的说道,话音落,便是转过身,一步步朝前方行去。

  “有点意思!”

  目送祁予离去,江枫低低说道。

  气运两宗历代先贤,有如飞蛾扑火般,在这条路上,相继殉道,但自然并非江枫所说的那样送死,而是收获斐然。

  既然证道往往在刹那之间,倒也不必执着这条路到底有多长,路就在脚下,只需要足够多的契机发生,证道也便自然而然。

  “多谢!”

  一会过后,江枫轻语道,这算是,又欠了祁予一个人情。

  一个人情债已然难还,何况两个,江枫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好在这般纠结并未持续多长时间,江枫就是无暇他顾,潜能的爆发并非没有止境,实则这时候,江枫已然有了空虚之感,那是潜能爆发所留下的后遗症。

  “嗯,差距被拉近了。”江枫低低说道。

  能够见到,在那后方,有着一道道的身影,他们一开始在速度方面,远不及江枫,但在这时候,正逐渐拉近与江枫的差距。

  不难得知,这般差距,将会越来越少。

  江枫想起藏书阁第八层内部的见闻,心知实际上早有预示,越是到最后,诸多证道者之间的差距就是会越小,甚至一些证道者不分强弱,几无差距。

  但到那个时候,往往伴随着更多莫测的变数,葬道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

  “呼!”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江枫沉下心神,继续往前。

  虽然差距终将拉近,但江枫也并没有停下来等待的打算。

  “轰!”

  施展极速,肉身穿梭,在江枫身后,留下一道道的残影,那残影转瞬间就被漫天雷霆轰碎,一切痕迹尽皆被抹去。

  “江师弟,看来你忘记了师兄我说过的话,走的太快,可是会摔跟头的!”遥望向江枫,温别离眯眼轻语道。

  温别离并没有着急赶路的打算,身为转世圣人的他,对这条路的理解和认知,远非江枫所能比拟。

  因此即便看上去略显狼狈,温别离依旧是淡定且从容。

  因为温别离知道,该来的总会到来,个人的意志太过微不足道!

  随即,另一道身影进入温别离的视线。

  “老夫子!”

  凝眸看去,温别离说道。

  那正是老夫子!

  老夫子在踏上圣道路之后,虽然留下一尊尊的残影,但其本身却又没有过于强烈的存在感,如非是这时候见到老夫子真身,温别离几乎要忘记此事。

  老夫子大步往前,那看似羸弱衰朽的身躯,却又是给人一种无比坚定的力量,任由漫天雷霆轰击,都是无法撼动分毫。

  “不曾斩道,的确非凡!”

  看在眼里,温别离若有所思的说道。

  只是,也就仅此而已,温别离的心境无有丝毫的波动,他立志破心中圣,何况又是曾经的圣人,因此直面圣人真身,不足以让温别离有半点的惊讶。

  况且,虽然老夫子不曾斩道,但也不再是完全意义上的圣人,远不能和舒静琀相比,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温别离有这样的想法倒也并非看轻或者小觑了老夫子,只不过,无尽岁月以来,也就仅仅诞生了一个舒静琀而已。

  固然老夫子大名在外,但放眼诸圣序列,实际上算不上多么特殊。

  真正特殊的唯有舒静琀。

  温别离无比清楚,哪怕他最终得以证道,在面对舒静琀之时,他依旧只能仰望,不敢越雷池半步!

  这就是舒静琀的特殊之处,只手镇压诸圣,打的诸圣俯首,那是当世唯一圣,也是万中无一圣!

  “老夫子……这是要做什么?”

  老夫子看上去有所急切,横跨虚空,在漫天雷霆的轰击之下,他的衰老速度,肉眼可见,那分明是以燃烧着一世的生命为代价。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才纨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