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是仙凡 > 12 惊醒

  天色渐晚,苏尘回了药王山庄。

  随后一些日子,他却隐隐感觉不对劲,发现张铁牛、杨才志几位师兄弟姐妹们,都在私底下想尽法子讨好李魁药师。

  有一次,苏尘看到张屠夫来药王山庄探望张铁牛,给张铁牛捎来大包的腊肉、腊肠和土产,但也没见张铁牛拿来吃,都藏在床底下,第二天这些东西便全都不见了。

  过了几日,苏尘在李魁药师的私人厨房帮着干杂活,无意间看到这些很眼熟的腊肉和土产。这分明是张铁牛瞒着其他师兄弟,私下给师父送的。

  连张铁牛这样愚木脑袋都知道送礼,更别说杨才志这样精明的人了,肯定早就背着其他师兄弟,给师父送了不少好礼。

  苏尘不由猛然惊醒过来。

  这几个月下来,他日渐淡忘的外门弟子半年一次的淘汰,再次在心底浮现出来。显然,杨才志、张铁牛他们可从没忘记这件重要的事。

  这一晃已经过去好几个月。

  半年之期一到,李魁药师要在五名外门弟子之中,选出一人淘汰掉,贬去杂役堂干活。淘汰谁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法子,完全是师父自己说了算。

  苏尘惊醒过来,不由仔细盘算起来,众位师兄弟们的优劣,谁最可能第一个被淘汰。

  他们五位外门弟子,这数月学的都是一些入门药术和入门武学,水平都很低微,自然也谈不上谁学的更出色。

  比实力难分高下,恐怕还得比其它方面。

  杨才志做事精明,嘴巴甜,总是在李魁药师身旁不动声色的拍马屁,事事想在师父的前面,很是得师父的欢心赞许,其他众师兄弟们难出其右。

  张铁牛腰板粗力气大,院子里的那些挑水、劈柴、搬运的粗活和力气活都是他抢着做,别人争不过他。

  师父看在眼里,没有功劳,至少也有一份苦劳。

  秦慧慧和孔心巧两位女孩子心思细腻,虽然比不上两位师兄,但平日乖巧,也颇得李魁药师的赞许。

  唯独自己,平日也没想过要去可以讨好师父...仔细想想,自己身上也没哪点值得师父喜欢。

  苏尘想到这里,便有些沮丧。

  以前在周庄水乡,他从小到大是散漫野惯了,都是自己一个人爬树抓鸟、下水捕鱼,自己图个开心就好,哪里需要费心思去讨好别人。

  这几个月,他在李魁药师面前,也只是本分的谨言慎行,埋头勤学药术和武技,期盼着能让师父赞许。

  但李魁药师看他的眼神一向冷清,也从来没有因为他勤修苦练,夸赞过他一句半句。

  他跟师父的感情很是淡漠生分。

  这么算下来,自己在师父的心里几乎没有任何优势,怕是要被第一个淘汰的弟子。

  苏尘想到这些,不由忧虑心焦起来。

  “不行!还剩下三个月,我得抓紧去做些什么才行!一旦被师父淘汰,我便不再是学徒,而是降格成为药王帮最低级的杂役堂弟子。”

  在药王帮内,跟随药师学习的学徒弟子,和被师父淘汰后的杂役堂杂役弟子,待遇是完全不一样的。

  学徒弟子有诸多的优待,比如可以免费吃穿住,还可以在药王山庄一座藏书阁内免费看书等等。

  但遭到淘汰后成为杂役,就会自动丧失了这些优待。

  杂役弟子从此以后都要自己挣钱来养活自己,不止吃饭要钱,连在藏书阁看书也要收钱。

  “但现在去讨好师父也来不及了,嘴巴再甜,也没有几斤腊肉的份量重。我身无分文,比不得杨才志、张铁牛他们,家里肯出财货来取悦师父。”

  苏尘苦思许久。

  既然很大可能会被师父淘汰,那么他得趁着这最后几个月,抓紧时间去做最重要事情。

  很快,苏尘想到一件关系到性命的要紧事。

  他进药王山庄的最初想法,固然是为了在药王帮混一口饭吃,免得饿死县城街头。

  但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学成药术,治好自己的“青石泪”奇病。

  他现在成了药王帮的弟子,自然是吃穿不愁。

  但自己那个的“青石泪”怪病,要是一直治不好的话,随时会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原本苏尘也不急,想着慢慢来,等跟着李魁药师学到更多的药术本事,再去想法子琢磨自己的怪病。

  可是现在看来,他很可能第一个被师父淘汰,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跟李魁药师学更多的本事。

  趁着现在自己还是学徒弟子,剩下的三个月时间,可以在藏书阁内免费看药书,看看有没有药方,可以治好自己的怪病。

  ...

  吴郡十三县城,药王帮是最强势的江湖五大帮派之一。帮内弟子精研药术,藏书阁内自然收藏了海量的药书,供弟子们参阅。

  藏书阁位于药王山庄的中心腹心之地。

  对于任何一个江湖大帮派来说,各种书籍都是核心,千方百计收罗珍藏。那些没有雄厚秘笈积累的江湖门派,都是小帮小派,成不了气候。

  近一二百年以来,历任药王帮主都颇为励精图治,苦心积累实力,从江湖上收罗了数千上万册的各类秘笈,放置于藏书阁内,供帮内弟子参阅。

  上百年雄厚的积累下来,让药王帮颇有一股蒸蒸日上的江湖大帮气势。

  可以,说藏书阁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帮派的银库。

  如此重地,自然有药王帮五大堂之一执剑堂弟子在此地值守。

  执剑堂内,只有最耐得住寂寞,最受信任的核心弟子,才有资格坐镇此地,被称为守阁人。

  守阁人一旦选择坐镇藏书阁,便要在此闭关十年之久,不得擅离。

  当然,守阁人享有诸多的特权,可以毫无限制的看遍所有藏书,每月都能领取一笔高昂的俸禄用于修炼。

  守阁人结束十年之期,一旦出关,在药王帮中往往都是横空出世的顶尖一流高手。

  藏楼阁一共五层楼阁,里面的书籍堆积如山,内以药书、武书、杂书,这三大类为主。每层都需要不同的身份权限,才允许进入。

  药书和武书的用途不必多说。

  杂书则包括各种游记、传说、闲散故事,又或者是列国传记、地理、史书等,可以开阔弟子眼界,了解姑苏县之外的大世界,免得药王帮的弟子都成一群无知的燕雀。

  按照书籍的品阶档次、价钱高低,分门别类放在不同的楼层。

  最底下的第一层阁楼,学徒期的弟子便可以进去免费看,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书籍。但如果被师父淘汰,成了杂役堂弟子,则必须花钱才能进去看。

  第二楼需要内门弟子、药匠、各堂口的执事等身份才有资格进入,免费看书。其他弟子想要借阅购买这里的书籍,需要花银子。

  第三楼则要尊贵的药师以上的身份,才允许上去。

  四楼和五楼珍藏着高阶典籍,帮内高层才能查看。

  像苏尘这样的外门弟子,还在跟随药师求学的学徒期间,只允许在第一层阁楼免费看书。但不能带走,只能在藏书阁内看。

  苏尘成为学徒已经三个月,早完成了识文断字,可以看懂大部分的草药典籍。

  每日上午在药师小院对着硬木桩锤炼拳脚,淬炼下丹田。下午和其他同门学徒一起,跟随李魁药师在药房辨识草药。

  到了傍晚时分,他吃完晚饭之后,不像其他弟子一样回到自己的小院歇息,而是匆匆来到藏书阁,趁着晚上仅有的一些空闲时间,翻看药书。

  藏书阁的第一层,一排排上百座书架,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数以万册的书籍。

  甚至有些陈旧破烂的书籍堆积不下,被随意堆砌在墙角落里,堆积的比数人还高,上面积满了灰尘。

  苏尘专门找奇难杂症的药书,想找到关于“青石泪”奇病的案列。

  但这并不容易。

  要知道,寻常的药书虽然多不胜数,但奇难杂症的药书却是很罕见。

  藏书阁内数千、上万卷的药书,顶多几十来册是专门讲述奇难杂症的。

  毕竟,姑苏城的普通郎中们都是靠给人治病养家糊口,老百姓得的病都是寻常的伤寒、感冒、伤痛之类,药书中当然是记载一些常见的病。

  奇难杂症往往一年,甚至数年也未必见到一例,如果专门研究奇难杂症的话,哪怕再高明的郎中也会饿死。

  正因为此,当年苏老爹、苏大娘带着苏尘在偌大的姑苏县城寻药治病,却没有任何一家药铺的郎中、药师大夫说得清,苏尘得的是什么病。

  最终是在寒山道观,吴郡第一世外高人寒山真人,给苏尘确诊了病因。

  苏尘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在藏书阁一层找出了所有的奇难杂症药书,总共四五十本,逐一翻看。

  但却没有在任何奇难杂症的药书里,发现过“青石泪”这样的怪病。

  “怎么会没有呢,难道除了我,就没人得过这种怪病?...也不对,如果没药师大夫见过这怪病,那寒山真人又怎么会说,我被老天嫉恨,得了天恨病?”

  苏尘苦恼不已。

  寻思许久,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寒山真人是一位高深道士,并非药师,所学的也并不是药术,而是道术。

  说不定在道家典籍之中,能有所发现。

  苏尘想到这里不由兴奋起来,立刻在藏书阁的杂书堆中,寻找各种道书。

  终于,在数十几本书页陈旧,厚厚积尘的道家书籍之中,苏尘惊奇的翻找出了一些跟他病状神似的语句描述。

  “人皆有元神,寄于‘泥丸宫’,武者俗称上丹田。道家则将泥丸宫,称之为紫府,别称灵山。”

  “灵山者,心也。”

  “眼通心。灵山裂,则元气泄。元气泄,从目溢出。”

  寥寥数句的模糊描述,却令苏尘神情一震,瞪大了眼睛,感到惊喜。

  李魁师父从未教过他什么是‘元神、灵山’,只简单的提过上丹田,可以炼神。

  苏尘也不懂炼神是什么意思。

  但‘眼通心。灵山裂,则元气泄。元气泄,从目溢出。’这几句话,他却是看懂了。

  这分明跟他的病状极其相似。

  “这娃可能是得了天恨病,体内漏了元气。这娃一哭,元气就从眼里漏出来了,变得病怏怏。用参药补元气续命的法子,或许可救。但也只能救得一时,治不了病根。这是早夭之病,无药可治!”

  昔日,爹娘也说起过,寒山真人给他诊病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再和这些道书上的描述,进行结合印证。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是仙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