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剑墓终启

作者:皇枫 书名:最强剑神系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天地间仿佛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就连那风都彻底凝固住。

  一股无法形容的震撼感充斥在他们的心头,特别是刀剑阁弟子,面色呆滞的望着这一幕,一种恐怖的情绪如同潮水般在他们心头汹涌而出,这可是刀剑阁年轻代第一翘楚。

  刀剑阁中的竞争可是激烈无比,太夜生能够踩着无数同门弟子傲视刀剑阁,这一切足以说明太夜生的实力,然而现在堂堂的太夜生竟是败在这名不经传的少年手中,这一幕若是传出去,这白衣少年足以名动五宗。

  素红尘红润的嘴唇微张,玉手紧攥着苏暖的小手,喃喃道:“败了。”

  楚牧晴也是呆呆望着那具如同死狗般的尸体,美眸中异常连连。

  “太夜生在刀剑阁中的地位如同涵玄狱师兄在庄梦阁中的地位,像他这样的翘楚居然败在苏败手上,以剑意凝聚剑阵,苏败展现出来的实力太惊艳了。”楚牧晴玉手掩着红唇,喃喃自语着。

  就连熟悉苏败实力的书生和吴钩,当亲眼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脸上也有着掩盖不住的震撼,唯独沧月语笑嫣然,明媚的目光凝固在那道白衣身影上,喃喃道:“不经意间他已经超越我这么多。”

  凌厉无比的剑意弥漫于天地间,渐渐收敛于苏败的手指间。

  苏败交叉的双手微垂,眼神漠然的望着太夜生的身体,一袭血衣已破碎不堪,其猩红的鲜血自太夜生的毛孔中渗透而出,甚至可见到密密麻麻的剑痕。

  天罡四重的修为加上大成的剑意,苏败如今的实力俨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在这种情况下,苏败凝聚出的三才剑阵威力自然也是呈几何暴涨,就算太夜生修为雄厚,然而也无法承受住这道剑阵的冲击。

  只是当苏败目光注视在太夜生胸脯处的刹那。其剑眉却是徒然一挑:“没死!”

  砰!

  凌厉的剑气至双脚间晃动而现,苏败的身形一闪便如同长虹般向着太夜生直冲而去。

  “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难道真想让我死在苏败手中?一旦我死在苏败手中,以你们的实力能够挡住琅琊宗的攻势。”原本半死不活的太夜生日仿佛察觉到苏败的杀机,身体猛的腾空而起,眼神惊骇的望着苏败,这个时候的他显然是无法保持住以往的镇定和从容。尖锐的声音在这片废墟间荡漾开来。

  “太夜生绝对不能死在苏败手中,否则以苏败和悲恋歌等人的实力,就算我庄梦阁和其他宗门联手恐怕压制不住,那么手中的天冥玉剑恐怕就要拱手让人了。“在太夜生尖锐声音响起的刹那,涵玄狱的身形便已闪电般的掠出。

  笑苍生双脚也是猛的一踏,可怕的力量在他四肢百骸间鼓荡着。

  唰!唰!

  两道如同长虹的身影划破长空。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向着苏败直奔而去。

  就在苏败身影即将追上太夜生的刹那,这两道身影便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太夜生的两侧,当亲眼目睹太夜生身上那可怕的伤势时,笑苍生和涵玄狱都有些动容。

  涵玄狱抬起头望着那道御空而来的白衣身影,轻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苏败领袖展现出的实力足以证明有资格持有天冥玉剑。呵,我们荒琊五宗可是荒琊州中的中流砥柱。往日里宗门之间虽然有摩擦,然而毕竟隶属荒琊州,苏败领袖又何必将事情做绝。”

  踏空而至,苏败迎上笑苍生以及涵玄狱那深渊如海的气息,眉宇间流露出一抹惋惜,目光审视着太夜生,以他的实力应该无法承受住三才剑阵的轰击,而如今看来太夜生只是受了重伤而已。听到涵玄狱这句话,苏败嘴角挑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把事情做绝?涵玄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琅琊宗和刀剑阁之间的关系,百余年以来,我琅琊宗死在他们刀剑阁手上的弟子可不再少数,看来你们庄梦阁和笑苍生是打算和刀剑阁以及天涯阁联手了!”

  凌厉的杀机伴随着苏败这句话,仿若寒冬冷风般向着笑苍生和涵玄狱吹刮而去。

  “苏败领袖对楚牧晴师妹有恩,同时阁下与沧月师妹关系匪浅。若非万不得已我涵玄狱也不愿站在你的对立面,但是你们琅琊宗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威胁到其余诸宗,若是我们不联手的话,恐怕就要失去手中的天冥玉剑。”涵玄狱没有在意苏败话语中的讥讽。反而是向着苏败无奈的拱手。

  轰!轰!

  而就在这时,又是两道强悍无比的气息至天地间荡漾而出,凝聚成虹,悲恋歌和屠莫河等人纷纷向着苏败所在之处汇聚而去,白帝更是凝聚出剑阵,可怕的剑影在天地间展开,现场的气氛再次紧绷起来。

  其余诸宗的弟子紧绷着身躯,铿锵声不绝于耳,一柄柄雪亮的剑光破风而现,汇聚在一起。

  慕央注意到现场局势的紧张,巧妙避开青峰的攻势后便飘然退去,落在太夜生身侧,凝视着太夜生身上的伤势,不由倒吸口冷气,他没想到太夜生居然会败的如此彻底,甚至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迎上慕央的目光,太夜生虚弱无比的咳出一口血,森冷道:“让你见笑了,没想到我刀剑阁堂堂的第一翘楚也会有阴沟里翻船的一天,若非昔日我曾得到刀轻涯首座恩赐的血甲,今日我恐怕就要陨落于此。”

  说到这里,太夜生满是血迹的左手捂住胸脯,一大块的血色碎甲至武衣中缓缓飘落,一股寒意却是首次在太夜生的心头涌现而出,他清楚的记得刀轻涯首座说过,这血甲的防御程度可以阻挡住天罡九重强者的强力一击,也就是说苏败先前凝聚而出的剑阵威力不亚于一名天罡九重强者的攻势。

  杀意至太夜生眸中凝聚,太夜生抬起眸望向一脸惋惜的苏败,嘶哑道:“今日之耻,我太夜生谨记在心,他日若是重新相遇,我太夜生必然用自己手中的刀剑雪洗此耻。”

  苏败见到那飘落的血甲,眼神微凝。就是这东西挡住我的三才剑阵吗?

  “如今打草已惊蛇,太夜生对我的实力已有所忌惮,想要出手除掉他就有些难度了。”苏败皱着眉,自己苦心积虑隐藏实力就是为了先前那一刻击杀太夜生,谁知道太夜生身上居然有护身兵甲,“刀剑阁和琅琊宗齐名,太夜生作为刀剑阁年轻代中的第一强者。其底蕴自然不会少,可惜了,还是小觑他的底蕴。”

  “他日?太夜生,你觉得我们琅琊宗今日会安然无恙的让你离去。”白帝双手凝聚出剑印,道道剑影盘旋在他的周身,眼神带着些许询问的意味望向苏败和悲恋歌。

  “好狂的口气。我慕央今日就要看看你们琅琊宗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同时留下我们四宗。”慕央抬脚向前迈出一步,眼中的凝重渐渐消散,其面容上再次浮现出笑意,天冥玉剑徒然在他手中闪现而出:“无论是你们琅琊宗还是我天涯阁其余诸宗,今日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天冥剑墓。”

  “我慕央虽不才,但我想以我的实力,若是想撤退的话。你们恐怕还留不下我。”慕央扬起手中的天冥玉剑,似笑非笑道:“一旦无法聚齐十二柄天冥玉剑,这天冥剑墓也只是摆设而已,诸位你们觉得呢?”

  悲恋歌和屠莫河两人眉头皆是一皱,就是因为这种顾虑,他们才始终未出手,不过苏败先前若是将太夜生击杀的话,他们现在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抹杀慕央和涵玄狱等人。

  苏败没有出声。目光却是流转于慕央和笑苍生等人间,衡量这些人的实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太夜生虽然身负重伤,但若真要垂死挣扎的话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很可怕的,加上涵玄狱,笑苍生,慕央以及楚牧晴天等人。琅琊宗占据的优势并不是很大。”

  见琅琊宗这一方一阵沉默,慕央脸上的笑意更盛:“诸位已经看清楚其中的利弊,呵,我们今日出现在这里是为天冥剑墓。并非是为了诸宗间的恩怨而大打出手,若是我们继续斗下去就有些本末倒置。”

  “无论是苏败领袖还是青峰阁下,你们展现出来的实力都有资格持有天冥玉剑,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不如趁着现在开启天冥剑墓,如何。”

  悲恋歌和莫屠河没有直接表态,反而是望向苏败,苏败微点着头道:“虽然有七层的把握将这些人留下,但是一旦让他们其中一人逃走的话,我们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败知道,其余四宗联手的时候,这局面就已经难以掌控了。

  闻言,悲恋歌和屠莫河纷纷点头,悲恋歌转过头对着慕央淡淡道:“开启剑阵吧,至于谁能否得到其中的传承,全看各自的机缘。”

  见琅琊宗这方妥协,涵玄狱暗松口气,就如同他所说他实在是不想和琅琊宗开战,毕竟苏败先前展现出的实力让他有所忌惮。

  只是苏败有些惋惜,转目望向一侧的沧月轻声道:“原本是想夺取太夜生手中的天冥玉剑,这样子我们队伍中就能多出一道名额。”

  “我们队伍的实力虽不错,但是比起这些真正的翘楚,实力上还是有差距。”

  “就算我们多得一柄天冥玉剑,进入其中也是拖你后腿而已,呵呵,谁说传承是无主之物,若是可能的话,你就多占据天冥剑墓中的传承。”沧月轻笑道,她这番话立即引起吴钩和书生等人的赞同。

  紧绷的气氛在这一刻荡然无存,但众人身上都残留着戒备,持有天冥玉剑的五宗弟子纷纷向着十二道剑柱走去,按照天冥玉剑上残留的信息,苏败将手中的天冥玉剑插入剑柱柄上的剑孔中,瞬间,一股荒凉沧桑的气息至天地间荡漾而出。

  众人只见到十二道炫目的光华至剑柱上冲霄而起,撕开云层,紧接着便如同长虹般贯彻而下,将苏败等人的身影彻底掩盖住……(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强剑神系统》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强剑神系统第三百五十六章 剑墓终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强剑神系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强剑神系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