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密函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荣福堂里汤药味浓郁。

  谢芳华随着侍书进了荣福堂,闻到浓郁的药味不由皱了皱眉。

  侍书脚步顿了一下,微微偏头低声解释,“自从两个月前世子收到小姐的信笺,恰巧老侯爷当时也在世子处,看到了信笺,从此后便病了。”

  谢芳华恍然,原来她爷爷是被她的信给吓病了。

  “侍书,你不在海棠亭侍候世子?怎么跑来了这里?这个人是……”一个年约四十,做厨娘打扮的女子从里屋走出来,看到侍书和他身后黑不拉几的小厮不由疑惑。

  侍书左右看了一眼,见院落里无人,小声地开口,“福婶,这位是……”

  “噢,我知道了,听前院的人说漠北戍边的武卫将军派人给咱们府送年货了。来人是个小厮。莫就是他?”福婶截住侍书的话。

  侍书一噎,有些为难地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笑了笑,上前一步,恭敬地道,“正是!”

  “老侯爷刚刚还让我去前院将人找来,他要问话,你正巧便来了。”福婶一笑,伸手挑开帘子,对里面笑盈盈地道,“老侯爷,您要见的人来了。”

  “让他进来!”里面传出苍老的声音。

  福婶示意谢芳华进屋。

  谢芳华理了理衣襟,抬步进了房门。

  屋中光线昏暗,汤药味扑鼻。谢芳华被熏得头有些晕,掏出娟怕捂住口鼻,房间依旧是她离开时的陈设,里侧的床榻上躺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若不是那威严的眉眼,她都几乎认不出来这是她八年前离开时那个虎步生风满面生光的爷爷。

  果然岁月催人老啊!

  “跪下!”忠勇侯怒喝一声。

  谢芳华暗吸了一口气,这个老头还跟以前一样不讨喜。她不理会他,而是走到窗前打开窗子,清新的空气顿时吹进来,散去了几分刺鼻的药气。她回转身,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床上的老者。

  “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忠勇侯满面怒意。

  谢芳华叹息一声,挽起袖子,露出两只手臂,然后,又弯身挽起裤腿,露出两截膝盖,然后站在光线比较好的地方。

  两臂的小肘处擦破了皮,两腿的膝盖血污一片,比两臂严重。

  忠勇侯本来半仰着的身子腾地坐直了,眉头猛地皱紧,“怎么弄的?”

  谢芳华放下袖子,落下裤腿,走到一旁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在了椅子上,将在宴府楼门前发生的事儿简单说了一遍。说罢,对忠勇侯委屈地道,“不是孙女不孝,不想给您叩头,实在是如今不能再折磨这膝盖了,若是弄不好,没准这两条腿要废掉。”

  忠勇侯闻言大怒,“那你还磨蹭什么?还不快请太医?”

  “我如今这副样子,如何能请太医?暴露了身份总归不好。”谢芳华道。

  忠勇侯顿时横眉怒目,“你离开这八年,如今才知道暴露了身份不好?”

  谢芳华顿时笑了,一别八年,她的爷爷还是她的爷爷,她的哥哥还是她的哥哥,一切还在。她心里蓦然轻松了几分,不想再让他担心,“爷爷放心,我懂些医术,包扎之事不难,稍后我们说完话,我简单包扎一番就好。”

  忠勇侯闻言面色稍霁,但口气依然有些硬,“别拿身体不当回事儿!你总归是女儿家,将来要嫁人的,留下伤疤怎么办?”话落,对外面道,“福婶,将我的药箱取来。”

  福婶在外面应了一声,转眼拿了药箱走了进来。

  忠勇侯示意她递给谢芳华。

  福婶将药箱递给谢芳华,打量她一眼,忽然笑了,悄声道,“小姐刚才一进来,奴婢就觉得是您,但是不敢乱认。八年了,老侯爷和世子日日担心您,如今您回来就好了。”

  “这些年辛苦福婶照顾爷爷了。”谢芳华笑了笑。

  福婶面色柔和,连连摇头,抹着眼睛笑着走了出去。

  谢芳华打开药箱为自己包扎,她的手法熟练,像是这样包扎的动作做了没有千次也有百次一样。不多时,便包扎好了。

  忠勇侯全程看在眼里,心里的怒火忽然就泄了,待她包扎完后,语气也缓和很多,“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吃了很多苦吧?”

  “没什么?爷爷您知道,当年我混进了选拔皇室隐卫的队伍里,便被带去了无名山。无名山里面到底如何,不用我说,爷爷也该知道几分,无非是狠者出头,强者出彩,弱肉强食。不想死,就只能拼命学东西,拼命比别人厉害。然后拔得头筹,就无人敢惹了。混着混着也就过来了,没有太苦。”谢芳华云淡风轻地道。

  “你是我侯府的小姐,锦衣玉食,金尊玉贵,偏偏去受那份苦!”忠勇侯挖了她一眼。

  谢芳华弹了弹茶盏的杯壁,漫不经心地道,“爷爷可还记得我父母是如何死的?哥哥是如何落下了一身毛病?”

  忠勇侯身子一僵,“自然没忘。”

  “那就是了!”谢芳华淡淡道,“您是忠勇侯,哥哥是世子,都没办法悄无声息离开京城。有些事情只能我来做。咱们忠勇侯嫡系这一脉,也就仅余哥哥和我了。我不能让忠勇侯府有朝一日消亡。”

  忠勇侯顿时沉默下来。

  谢芳华不再说话,屋中气氛有些冷寂。

  许久,忠勇侯喟叹一声,“难为你那时才七岁,就看清了局势,忠勇侯府若是不能稳于这一代,便会没落下去。旁支族亲只知道日日争夺家产,斗个你死我活,却看不见高门大院外面的危险,以为生来我们忠勇侯府就是尊贵的。可怜几百年的世家,这一代却堪堪出不来个自立自强的男儿,偏偏需要一个女孩子去外面受苦以求将来稳住家业。”

  “哥哥比我聪颖,不过是被身体所累而已。我没有爷爷说的这么崇高,只不过是知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罢了。”谢芳华笑了一声,放下茶盏,“为我自己而已。”

  忠勇侯一噎,瞪了谢芳华半响,蓦然笑了,有些骄傲,“为这份家业也好,为你自己也罢,你总归是姓谢,我的孙女!”

  谢芳华这些年在无名山被养成了一个毛病,那就是能见得人受苦,见不得人得意。他看着忠勇侯骄傲的脸道,“明日爷爷陪我进一趟宫吧!”

  “你刚回来,进宫做什么?”忠勇侯果然收起了笑意。

  谢芳华从怀里拿出一封密函,抖了抖,解释道,“我的身份如今是漠北军营的王银,奉武卫将军之命,明里是来给忠勇侯府送年货,暗中实则是躲过驿站兵部排查,进宫觐见皇上,直达天听,呈给皇上一份密函。”

  “什么密函?”忠勇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谢芳华笑容淡淡,实话实说,“无名山被天雷给毁了,山体崩塌,宫阙付之一旦。无名山在漠北,自然是戍边的武卫将军先发现了,这是天大的事儿,武卫将军不敢大肆宣扬,只能呈上密函,请皇上示下了。”

  忠勇侯闻言腾地站起来,伸手指着谢芳华,颤抖着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题外话------

  今天是4号了,咱们开文的活动结束了,感谢亲们与我一同归来,相约京门。明天更新章节会公布幸运读者名单!

  关于“告白上墙”的版面很多亲可能还不了解,在这里说一下,可以是有意思有意义的留言,可以是关于文的疑惑提问,可以是深刻的解读分析,更可以是动心的告白……都可以,只要足够一眼打动我,就会上墙!

  今日上墙者:童生[2014—12—3]“因为每天只有一章可以看,所以一边追文,一边回顾妾本,刚没看多少,就开始哭了,就像第二遍看纨绔一样。阿情的书,不管读多少次,都像第一次读一样,都有不同的理解和感动,相信京门风月也一样会是一本让人充满了感动和回忆的书~”

  上墙理由:说对了,京门风月一定是这样的一本书,不负期待!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四章密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